《海峡时报》一名记者撰文,反驳义顺集选区议员李美花的“阿公论”,也强调当权者的家长式作风,是一种危险的自满态度。

通常国会里很难听到方言福建话,但是当李美花提到“死鬼仔”,形容忘恩负义的儿孙,立刻引起新加坡人民的注意,更令人质疑,难道不赞成政府或彼此意见相左,就是忘恩了?

《阿公与阿成》的故事,似乎就在影射新加坡居民,指新加坡居民经常询问政府为什么没有在最近公布的财政预算案中,为人民提供更多经济支持,尤其是在保健医疗等领域。

《海时》记者Tee Zhou于本月24日撰文评论,李美花透过故事,赞叹和感谢政府精打细算管理国家财政,取得61亿新元的盈利并提供独立一代配套。她也质问”别人的阿公有这么好吗“?

Tee Zhou在文中写到, “我很高兴独立一代,即出生在50年代的人们,在今年的财政预算案中获得关注。但我不赞同李美花,把政府的描述成被误会的阿公” 。

虽然李美花以这个在议会中的故事而闻名,但并非所有民众都接受有关言论。

“阿公论”引来瞩目

上月初,李美花“谈蛇又说鼠”的片段广为流传。她表示,这是养猫志愿者留下食物太久,且无人看管,导致她所在地区的蛇和老鼠问题加剧。然而,这是她的选民所面临的问题,是她作为国会议员的工作之一。

Tee Zhou写道:“我对这种所谓“乡土、接地气”的形象倒没意见,别人也这么形容她。事实上我觉得她的故事很有效,能让议员们保持清醒。”

Tee Zhou提到,15分钟的辩词中,李美花也有提到其他有见地的意见课题,如增柴油税和减少外国劳工政策的看法,可惜的是一句“死鬼仔”引来的瞩目,远远盖过了她其他的观点。

事实上,将人民和政府的关系比喻成阿公和孙子,是一个坏比喻。“首先,政府最重要而工作之一,就是代表人民善用和分配资源,但是这些资金是都来自纳税人。阿公的钱财则是来自他自己,然后他选择将钱分一些给阿成。然而,社会支出,并非政府的慈善行为。这是一种责任。”

他随着问到,“是否人民不同意政府或彼此的意见,就意味着他们忘恩负义?相反的,我认为这表明他们关心这个国家,想对国家发展提出更好的方案”。

政府是民选的 钱是纳税人的

他总结道,“阿公既不是阿成的仆人,也不是他的代表”。这是因为,好的政府,需要为选民做到这两件事。

“对于当权者来说,家长作风是一种很危险的自满态度。不像阿成,无法选择他的阿公是谁,新加坡人可以投票选出他们的政治领袖……换句话说,政府# notmyAhGong(不是我的阿公),我也不是不知感恩的人。”

他的评论在脸书获得超过400多条读者留言,支持Tee Zhou的观点。他们都表示新加坡人民不欠政府,而事实上,政府有责任为扶助人民。此外,这个国家的人民缴交税款,这是政府用于为人民提供支助的款项。

有些网民认为,将政府比作阿公是错误的,因为政府显然不是穷人,而且只是为了给阿成(人民)提供经济援助而节省开支。

另外,有一群网民更为李美花是政府的一员而感到羞耻,并认为她不尊重他人。他们盼望她下台,并希望能够在来届大选中看到这个成绩。

You May Also Like

Postman involved in the case of disposing unopened parcels in Ang Mo Kio rubbish bin arrested

Singapore Post (SingPost) revealed that the postman involved in the case of…

被要求把头巾取下 锡克教徒摄影师揭发遭无礼歧视

一名锡克教徒的摄影师,准备会见业务上的主办单位,但是代理商却要求他,可否在会面之前拆除头巾。 这名摄影师帕维达星(Parvitar Singh)昨日(7月20日)在脸书帖文,指出一名女代理人对他做出无礼和具种族歧视的要求。 他指出,他是因为业务需求而向一家代理商做出申请,但是代理人却将他的头巾暗喻为“杂物”,并希望他将头巾取下。当帕维达星表示无法取下时,代理表示“不确定这样是否会引起发起人的不满”。 帕维达星则反驳女代理,我国宪法下保障的公民权益,包括允许他作为新加坡公民,戴着头巾生活和工作。他之后也表示会就此事报警,确保不会再有人因此而被歧视。 很多评论者对他的经历表示震惊,并且赞成他报警之举。 他之后在昨日下午2时发帖跟新情况,表示他已经寻求法律途径,并要求相关公司的发起人在24小时内道歉,并交代会对女代理所采取的行动。 接着在晚上10时许,帕维达星再次帖文跟新有关事项,他表示相关公司已和他取得联系,已经着手调查此事,希望他能够给予多些时间和空间。 对此,帕维达星指出,他在过去五年一直都积极参与信仰活动,并致力于建立更团结的社会,让社会中的各种族和宗教团体彼此了解。 他表示,此次事件让他想起了在成为锡克教徒后,面对了不少的歧视、种族主义和偏见。“作为新加坡的少数民族,从来都不是容易的事,甚至有人针对我的头巾说事。” 他强调,公布有关事件并没为了针对任何人或公司,旨在提醒民众我国仍然有这些歧视现象出现,因此选择不透露公司和代理名字。他并不希望有关帖文导致相关单位或人士被抹黑,或影响他们的生活、生计,甚至是家人。“我坚信给予第二次机会、救赎和宽恕。” 他也感谢民众所给予的支持和鼓励,甚至给予他可采取行动的建议。“让我们一起携手捍卫和平、团结的新加坡。”

受洪涝影响 乐山大佛被洪水掩至脚趾

据中国媒体《四川在线》报导,受持续特大暴雨影响,当地乐山大佛景区也受到洪涝影响,水位甚至已淹没至大佛脚趾。 乐山大佛景区管委会声称,这是1949年以来,乐山大佛首次被洪水淹至脚趾。

Blogger Roy Ngerng questions Ho Ching’s implication that Singapore’s GDP growth has benefited citizens

Blogger and activist Roy Yi Ling Ngerng took to Facebook on Thurs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