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市民揶揄,公共医院似乎并不鼓励病患看病,不仅开出比实际费用高六倍的预估费用,交给保险公司的医药报告,也跟病患收100新元,令他感到不可理喻。

市民周晋国(译音)曾于2月26日在海峡时报论坛(ST Forum)上,非议樟宜综合医院的收费。

周先生的女佣,日前到樟宜医院动手术。女佣入院时院方告知,住C级病房的五天费用,估计高达1万5000到1万8000新元。不过最终女佣仅住院两天,费用仅2千930.70新元。

他对何以设定高昂的预估费用感到不解:“预估费用比实际费用高出六倍,有什么意义?”

他补充,“病患可能被高昂的预估费用吓着,打退堂鼓而选择不接受治疗”。

索赔医疗报告收100新元

此外,在所有收费中,他发现樟宜医院也向他征收100新元,用于付还职总英康( NTUC Income)要求下的的医疗报告。

“既然已经有一份住院病患的出院表格,清楚列明病患的医疗状况和程序,为什么保险公司还要一份医疗报告?”他认为,撰写医疗报告不像很复杂的任务,何以要征收100元?即便专科看诊也没那么贵。

他呼吁政府管制这些医院对于医疗报告的收费数额。

根据病患背景进行预估

樟宜综合医院与东部医疗联盟首席财务官,林丽娜(Lim Lee Nor)于昨日(3月11日)针对周先生的不满作出回应。

她解释,院方的手费,乃是根据动手术病患过去的医疗费,以及其居民身份作出预估。

“若手术并不复杂,而且住院较短,最终的费用就会比原本的预期费用少。”

她补充,“周先生担心病患会因为无法负担预估费用,进而不接受治疗。我们可以向周先生保证,新加坡人拥有各种适合他们的医疗融资计划和津贴”。

病患可免费索取出院简报

关于医疗报告的收费,林丽娜指出,其实该收费已包含“行政费”和“医生专业服务”,以检阅患者的医疗记录,并根据需求定制报告。

“如果只是索讨基本信息,例如入院日期和原因,可以免费索取一份出院简报。对于所引起的不便,我们深感抱歉。”

为何由病患付费

网民在本社英语站的脸书也留言,质疑保险公司要的医疗报告,为何要叫病患买单?

网民Farhan Abas认为,病患已经付了看诊费,报告应是属于病患的。整个医疗过程就是诊断、治疗、用药和发医疗报告,这理应是我们要落实智慧国的标准。即便如果有特别需要客制化医疗报告,也理应有征收100元或较低收费的选项。对医疗报告收费,也有如拒绝让病患了解自身病况,或者作出决定例如是否要转介到其他医院治疗等。

报告费用过于昂贵

有者留言认为,准备一份报告要100元,甚至比专科咨询费还贵。他们也怀疑有关的花费是因为病患是外国人,所以费用才比较昂贵。

他们也建议简化这个索赔程序,或许能将保险索赔报告与医院账单自动生成。“保险公司需要提出医疗索赔的标准要求,让医院能够提供这些信息。”

Ameedee申诉新加坡的医疗系统太复杂了,每个医院,甚至私人诊所都有自己的收费服务。网民建议新加坡医疗服务可以向日本看齐,国立医院的收费更便宜。

预估费用也考量治疗风险

当然,也有网民为较高的预估费用做解释。

他指出,预估费用总是比较昂贵,因为手术时期和手术后,根据每个病患的状况和恢复情况,总会有并发症和更多治疗的风险。院方不能给你最便宜和最准确的数额,因为在医疗和手术治疗过程中,任何事情都能发生。

网民表示,有关的预估费用并不是为了阻止病患求医,而是要尽可能的透明和现实。“如果医院给你较低的预估费用并向你做了保证,但是医疗过程中出现了一些状况而你需要付更多的费用,你会如何做?可以肯定的,会有更多的法律案件和来自社交媒体的抱怨。”

You May Also Like

阻断措施期间遇车祸 马国客工魂断异乡

我国实行断路器措施期间担任送货员的马来西亚员工,日前骑乘着电单车和德士相撞,脑部重创不治身亡,德士司机则被逮捕。 32岁的死者黄展鸿是一名牛奶和饮料等食品送货员,生前已在我国工作了五年,每日往返两国。但是随着马来西亚锁国和断路器措施实施,他就决定留在新加坡,暂住在姨丈刘光亮(53岁)的家中。 刘光亮指出,死者在大成一带工作,每天起早摸黑。“23日早上早早出门,但是同事迟迟不见他出现,拨电话被医院职员接听了,才知道他发生意外,然后再通知我们。” 死者是于23日早上6时24分,在前往樟宜机场的泛岛高速公路上和一辆德士相撞,被送入医院时已经情况危急,进入紧急加护病房。 “医生说他脑补重伤,已经肿胀了,身体器官也无法正常运作,需要依靠辅助器。” 惟在24日晚上,死者血压骤降,最终于晚上10时56分宣告不治身亡。 促请目击者提供详情 刘光亮指出,虽然事发地点有电眼,但是似乎并没有拍到事发经过,因此促请目击者提供援助,还原真相。 警方受询时指出,电单车骑士送院后伤重身亡,而德士司机(61岁)则被以疏忽驾驶造成他人重伤的罪名逮捕,当时在清醒的情况下被送入黄廷芳医院就医。 刘光亮指出,基于两国的防疫措施,死者母亲无法越堤,他们一家也不能进入马国参与丧礼,因此只能够协助办理后事,并将死者尸体运回马国。 他指出,死者原本计划今年内结婚,但是一场车祸导致两人阴阳相隔,身在泰国的女友也无法参加丧礼。 他也指出,要将遗体送回马国,除了要死亡证书,还必须要有没感染到冠状病毒的医药证明,需要经过一定的程序才能获得。…

Option for CPF members to withdraw part of CPF in lump sum at 65: LHL

Prime Minister Lee Hsien Loong announced changes to the Central Provident Fund…

2030年调高退休重新雇佣年龄 网民抨“国民欢迎论”不真实

领导层看好在2030年调高退休和重新雇佣年龄,并指国民对此也表示无限欢迎,但是事实上是否如此则不得而知,网民的反应更是激烈,完全反对有关领导层的言论,要求他们实事求是。 在8月18日的国庆演说中,李显龙总理宣布将在2030年前,将退休年龄逐步从原有的62岁调高至65岁,重新雇佣年龄也从67岁调高到70岁。 鉴于总理的宣布,《海峡时报》于上周五(8月23日)组织了一个圆桌论坛,探讨与会者的看法。与会者有人力部长杨莉明、新加坡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长黄志明、全国雇主联合会(SNEF)会长叶进国以及新加坡国立大学文学暨社会科学院经济系副教授谢妮春。 与会者表示,他们希望在2030年看到 “多代”共事的场所增加,让老者能分享他们的工作经验,而年轻员工能分享他们的创意和精力。 调升退休龄益处多 希望看到更多年长工作者的谢妮春表示,“我希望当我走进药房时,能够看到一名年长工作者。我希望在2030年我国会有更多开明的雇主,人们接受再培训计划,而员工也能适应时代脚步” 。 黄志明:年长雇员反馈积极 黄志明也提到,年长工作者曾向他表示乐见延长工作岁数。“我曾经接触过的员工,尤其是年长者,对我们的发展计划给予几乎一致的积极反馈。” “他们乐见有机会能够工作更长时间,一方面能让老年生活更积极,另一方面能够储存足够的退休金,而最重要的是在贡献社会上有更多的机会。” 事实上,若职工总会秘书长所言非虚,我们的年长员工都非常无私、愿意牺牲自己的晚年继续工作,只为了能为社会做出建设性贡献。那么新加坡第四代(4G)的领导班子核心人物应该会非常高兴,我国拥有如此自我牺牲的公民。…

【武汉冠状病毒】马国一日暴增190确诊! 累计病例428起

根据马来西亚卫生部文告,马国截至今日(15日)中午暴增190例武汉冠状病毒(COVID-19)确诊病例,使得该国累计确诊已高达428起! 文告指这些新增病例与上月底在吉隆坡大城堡占美清真寺传教士集会有关联。有关活动获得1万6000人参与,中有1万4500名都是马国人。 马国目前仍呼吁曾出席上述宗教活动的人士必须主动卫生部,据了解仅超过1500人主动向当局申报接受检测。 至于我国与上述宗教活动有关联的确诊病例,已增至五人(第183、187、197和199和202例)。 另一方面,马国也出现首名国会议员确诊,有关议员是砂拉越行动党泗里街的议员黄灵彪,有关议员还曾和前首相敦马哈迪一同出席会议。他上月29日至3月初曾到吉隆坡出席政治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