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长员工劳资政工作小组取得明确共识,未来将上调法定退休年龄和重新雇用年龄。

人力部长兼内政部第二部长杨莉明周二(3月5日)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人力部预算开支时,发表上述谈话,并表示还有一些细节需要规划,但是不会影响公积金领取入息年龄,公积金会员依然可以在满65岁时开始领取公积金入息。

年长员工劳资政工作小组在去年5月,由人力部宣布成立,主要商讨和重检年长员工的相关课题,如法定退休年龄、重新雇用年龄、公积金缴交率等。

“工作小组初步商议所得到的结论是,作为长远打算,新加坡有必要调高法定退休年龄,推动雇主和员工更积极投入资源,尤其是在提升技能和重新设计工作流程方面。”

他指出,新加坡需要应对的三大挑战为人口老化、不明朗的全球经济环境和各领域的参差表现。

会有大约五至10年适应期

她指出,工作小组也认为,重新雇用年龄仍然可发挥作用,有需要逐步调高年龄顶限,并确保雇主能够伸缩性调整工作和薪金等,避免职场陷入僵化情况。

杨莉明认同逐步做出调整的看法,并举例说一般有意调高退休年龄的国家,都会有大约五至10年的过渡宽限期,如丹麦已经宣布将在11年后,即2030年,将现有的65岁退休年龄调高至68岁。

她指出,要几时调整退休年龄和重新雇用年龄,如何调整和需要注意的事项等,都必须经过谨慎规划,也要让雇主有时间适应新调整。

针对工人党非选区议员吴佩松建议废除法定退休年龄一事,杨莉明表示,个别企业解雇员工,或让员工自行辞职,意味着雇主不会强制雇员在特定年龄退休。但是废除法定年龄,则代表着雇主可任意解雇员工,无需顾虑他们是否已达到法定退休年龄。

事实上,《退休和重新雇用法令》在2012年1月生效前,政府定下了为期五年的适应期,以便协助雇主和雇员适应和调整心态。劳资政委员会当年也先后推出了重新雇用年长员工参考原则和指导原则。

公积金入息领取年龄不变

另外,杨莉明强调上调退休年龄和重新雇用年龄,不会影响公积金会员领取入息,会员领取每月入息的年龄仍定为65岁。

璧山-大巴窑集选区议员钟奇雄和宏茂桥集选区议员殷丹博士较后也提问,如何能够在不影响就业率的情况下,提高公积金的缴交率,让年长者能够拥有足够的储蓄。

杨莉明指出,年长员工劳资政工作小组将对上述问题展开研究,以便在年长者的退休需求和受雇能力中取得平衡。

60岁左右还能做什么

针对上述的宣布,网民有话说。

网民表示年轻时天天打拼为了赚公积金,现在已经千疮百孔了。岂知新条例一改再改,已经身心疲惫了。“退休年纪又变成67岁,真的要做死我们。”

网民也问道,60岁左右时,还可以找什么职业。

网民也疑惑,重新雇用的话,月薪还会保持一样吗?还是直接从5000新元降至1000新元?

上调退休年龄不实际

网民指出上调退休年龄并不实际,一些公司会耍手段,逼迫员工自动辞职。网民也表示其实40岁已经很难在这个由外国员工填补空缺的市场里生存了,更何况是60岁的年长者。

关注公积金是否受影响

大部分网民都不是很在意法定退休年龄的上调,反而关注公积金领取入息年龄是否受到影响。

网民表示几岁退休不重要,如果身体弱了,就选择不工作,若身体还行就继续工作,但是“公积金不可以推迟还给我!”

有的网民表示赞成上调退休年龄,但是也顾虑到市场是否有足够的就业机会,以便提供给年轻一代。

治标不治本

更有网民表示,其实上调法定退休年龄和重新雇用年龄并不能解决问题,因为多数面对经济问题人士都是来自特殊账户或低收入群,大部分他们的资金用于供房,所以降低房产成本才是解决方案。他也建议为这些群体提供临时或兼职工作,给予经济援助,才得以帮助他们的日常开支。

他提到,长期的解决方案是为下一代提供优质的工作,也为妻子提供具伸缩性的工作机会。新加坡人要和全球市场竞争,就必须先培训国民,消除非增值的工作,和重新部署和培训在职人员。

You May Also Like

HDB failed to detect evasion of parking fees and no actions taken against evaders

In its audit report for Financial Year 2015/2016 which was published on…

Hong Kong's extradition Bill opponents storm into suburban Sha Tin district, Carrie Lam stays mum on total withdrawal

Protests against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s extradition Bill show no signs of…

Concerned daughter shares story of mother being asked to stop cooking “curry”

For months, the parents of Lisa Hussin had to endure complaints from…

对王瑞杰动议“感到不舒服” 官委议员王丽婷、特斯拉弃权表决

官委议员王丽婷和特斯拉博士也参与王瑞杰动议的辩论,他们虽认同议员应维持高标准诚信,惟质疑是否有通过此动议的必要。基于动议无法分项表决,他们只得放弃表决权。 副总理王瑞杰提呈的动议分为两大部分,第一点重申国会议员应维持高标准的诚信和责任感。 第二部分提及此前高庭对阿裕尼后港市镇会诉讼的判决,指林瑞莲和刘程强行为不诚实、有违受托责任,应该回避一切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相关的财政事务。 在辩论中,王丽婷先是认同议员需保持高度诚信的原则,但也质疑有关动议的动机,指动议即无法律效益,再者《市镇会法》也已赋予部长权力,可要求阿裕尼-后港市镇会采取必要行动处理不当行为。(参考市镇会法43D项) 在国会讨论法庭诉讼“感不舒服” 再者,他也提及在国会讨论法庭的诉讼个案感到“不舒服”(uncomfortable),再者工人党议员林瑞莲已表明将上诉,故此即便有议员发言免责的权限,仍恐有“藐视法庭”之嫌,干预司法程序。 特斯拉博士提及,此前法庭判决虽指林瑞莲等人,由于无法与前管理公司合作,而未招标即委任FMSS公司管理市镇会事务,有欠妥当;但他指出,根据判决他也未看见有任何证明,当事者是为了个人利益动机这么做。 市镇会实为“政治性的机构”,由民选议员领导,上述动议要求工人党采取行动,动议本身就已涉及政治解决的作用。 故此,尽管他认同议员需保持高道德标准原则, 但以非民选的官委议员身份,去参与表决具有政治意味的动议,同样令他感到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