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s by Terry Xu/Chong Woon Hian/Patrick Chng/Stephanie Chok/Joshua Chiang

Click on the links below to view the various slideshows

South View Primary School Nomination Centre (Click here to view slideshow)

Deyi Secondary School Nomination Centre (Click here to view slideshow)

SCGS Nomination Centre (Click here to view slideshow)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被谢健平不实指控 社运份子告状到总理处

记者韩俐颖、社运份子范国瀚和历史学者覃炳鑫,一同向人民行动党领导暨总理李显龙致投诉信,投诉该党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谢健平前几日在脸书作出不负责任的指控,把邀请马国首相敦马出席活动,曲解成“干预我国内政”。 有关投诉信也发到研究网络假消息特选委会主席张有福处。谢健平也是该特选委会成员。 三人在投诉信中指出,在本月1日,谢健平在脸书贴文称,覃炳鑫连同他的朋友(韩俐颖、刘敬贤和覃炳鑫)会见敦马,邀请后者把民主带来新加坡,并声称新加坡是马来亚的一部分。 ”谢健平的贴文污蔑覃炳鑫邀请敦马干预我国政治,很显然对新加坡不怀好意,暗示后者破坏新加坡主权。他还截图覃博士的脸书作为”证据“,有关贴文是覃炳鑫要求敦马在东南亚推动民主人权扮演引领角色,并希望新马人民有更密切关系。“ 投诉信指出,从以上文字中并没有要求把民主带来新加坡的字眼,也没有要求他人干预我国内政,至今谢健平都没有针对其指控提出有说服力的证明。 谢健平也针对覃炳鑫祝贺新加坡人民”非正式独立日快乐“,就是代表后者把新加坡视为马来西亚(马来亚)的一部分。 然而,事实上开国总理已故李光耀,确实在1963年8月31日,宣布新加坡脱离英殖民统治独立,因此将之理解为现今新加坡是马国一部分,是过度延伸。 更糟的是,谢健平的指控还被人民行动党官方脸书放大, 有数位该党领袖例如律政部长善穆根,也批评请敦马引领推动东南亚民主人权,形同要求马国首相干预我国内政,因为新加坡就处在东南亚中。 谢健平和善穆根的言论,也被本地主流媒体照单全收,大肆报道。 不靠领袖魅力,民主是不间断运动 ”令人失望的是,谢健平选择无视我们在社交媒体提出的反馈。不论是范国瀚还是韩俐颖,都针对与敦马会面表达了看法。…

Leong Mun Wai responds to ‘confrontational’ label: Pursuing answers is a Parliamentarian’s duty

Addressing the critique of his ‘confrontational’ parliamentary style, Progress Singapore Party Secretary-General, Leong Mun Wai emphasises his commitment to obtaining answers. He believes that asking follow-up questions and persisting for definitive answers are core duties of a parliamentarian. Mr Leong invites Singaporeans to judge whether his approach is confrontational while Dr Tan Cheng Bock, PSP founder, stresses that Mr Leong’s style is merely distinct, focused on eliciting answers rather than instigating confrontations.

MAS: 57% of senior management positions in banking industry held by foreigners

Last Saturday (15 Aug), retired Singaporean banker Raymond Koh Bock Swi wrote…

港新两者差异大,香港照抄狮城组屋计划意义不大

香港多年来身陷公屋严重短缺问题,近年来因地域、历史与经济方面条件相似,更向我国看齐,多次向我国的公共组屋(HDB)体制取经。 然而,香港大学客座教授邝健铭早前在南华早报发表文章表示,香港不能照抄新加坡的模式,因为狮城房屋能成功应付增长人口,绝不仅仅是增加土地空间那么简单。 他认为,新加坡之所能够成功建制组屋系统是更多是赖于新加坡于60-70年代时代的已故总理李光耀实行独立的主权国家,而香港则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两者之间有诸多差异,故要强行照搬公共组屋模式,只会东施效颦。 而学者刘浩典教授与作者李欣(译音) 日前于南华早报发表文章,针对邝健铭教授的言论作出解释,认为大部分的新填海土地适用于建立机场、工业园、码头与休闲场所,仅小部分的土地是用于组屋计划。 刘浩典教授也是李光耀公共政策研究院前副院长,曾在新加坡公共领域服务,包括担任财政部财务政策主任。李欣则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博士生。 我国组屋政策始于50年代末,由已故总理李光耀于1959年到1990年推行的政策,当时因房屋短缺问题,而造成在市中心的棚屋区过度拥挤。据文章指出,约50万人面临住宿问题,而约40万人需从市中心搬出去。 当时英国政府设立了新加坡改良信托局(SIT)解决问题,但仅规划在32年内建立23万间组屋。而人民行动党当选执政后,将新加坡改良信托局改为建屋发展局(HDB),以建造公共廉价房屋,安顿人民。 以强权实施政策 文章也指出,表面上,我国与香港有众多相似之处,但组屋计划成功的背后,包含着香港无法想象的土地改革与财富再分配课题。 作者认为,纵观新加坡的自主权,一向奉行强政府,弱社会的制度,不管是增进社会福利或是推行一项政策模式,从生意市场到劳动市场、土地业权、地产发展商或任何涉及金融财政的领域皆有政府掌握控制,而人民接受政府说法,认为政策的推行将有利于他们的生活。 为有效达到改善,建屋发展局接管组屋系统的管理,从规划、设计、发展到定期维修,皆由该局一手包办。建屋发展局以提供城外更多廉价房屋为首要目标,自1960年起建立了逾50万套住房来解决住宿短缺问题,并超标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