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假消息法

对假消息和公共利益定义过于广泛 《新叙事》忧“泼马”阻吓异议和批评

本月13日,律政部长援引《防止网络假消息和网络操纵法令》,向历史学者兼《新叙事》总监覃炳鑫博士发出更正指示。 根据《防假消息法》办公处文告,当局认为覃炳鑫在本月8日发布在Youtube的视频,对于《防假消息法》含有不实声明。 对此,《新叙事》昨日发声明回应,表示他们会遵守有关指示,但仍会透过合适管道进行上诉。 不过,他们欣慰政府的声明作出两项说明,即《防假消息法》仅针对虚假事实陈述(第2(2)条文),不适用于意见观点。 “批评属于意见,不是事实陈述,也不在《防假消息法》的范围内。基于事实的批判也不受该法约束。” 对此,《新叙事》反驳,诚如视频中所言,他们认为《防假消息法》对所谓假消息和公共利益的定义过于广泛,理论上,这使得对新加坡政府所有的批评,似乎都可能被认为是“虚假的”。 “尽管政府再三保证能容纳批评,遗憾的是我们难以置信。” 该社认为,更正指示似乎在阻吓独立媒体,对公民当中和异议者制造恐惧,故此谴责《防假消息法》实为不公正、不民主的法律,故此呼吁民众共同检讨之。 同时,他们也欢迎内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针对此事进行辩论。

Read more

【防假消息法】覃炳鑫博士接更正指示 官网强调“人民可自由批评政府”

律政部长于本月13日,援引《w防止网络假消息和网络操纵法令》,向历史学者兼《新叙事》总监覃炳鑫博士发出更正指示。 根据《防假消息法》办公处文告,当局认为覃炳鑫在本月8日发布在Youtube的视频,对于《防假消息法》含有不实声明。 而政府澄清事实官网Factually,则反驳覃炳鑫在视频中的说法,强调《防假消息法》仅针对虚假事实陈述,并不会针对意见观点,至于有关陈述属实与否存争议,可带到法庭辩真章。 在原视频,覃炳鑫批评在《防假消息法》第二条文(b)项,对所谓虚假陈述的定义似乎太广泛,只有一点错误,那么整个陈述就可被认为是虚假的。对此政府声明则指,法院已发展出如何评估虚假的标准,故此这种说法并不正确。 声明中也重申法庭可对《防假消息法》执行权力进行监督;与此同时,还强调,有别于覃炳鑫博士的指控,实则人民仍可自由批评或不认同政府观点。 当局也指出,目前18项《防假消息法》案例中,有11项时针对冠状病毒19 疫情的假消息,更正指示也在24小时甚至于数小时内发出。 当局也称,即便发出更正指示,不过覃炳鑫的相关视频民众仍可观看,这也反驳政府透过此法审查言论的说法。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WjPx48lRVM&list=PLK5zBmY5nk_oFWjcoAnnLV18erJX3gqcL&index=15

Read more

报导提何晶薪资被发出更正指示 本社上诉提司法检讨

针对财政部因有关何晶薪资的文章,援引《防假消息法》向本社发出更正指示,本社已入禀法庭要求司法检讨。 4月19日,财政部长援引《防假消息法》,对本社、 Temasek Review、网络论坛 HardwareZone的账号 “darksiedluv”和人民之声党领袖林鼎,发出更正指示。 尽管本社在当天晚上向财政部提出上诉,不过21日财政部答复拒绝撤回。 故此,本社在4月29日,向法庭提出两项上诉申请,分别针对财长王瑞杰援引《防假消息法》发出的更正指示,其二则是针对财长的决定提出司法检讨。 不过由于当前阻断措施,聆讯料将迟至六月底或7月初的第一周进行,将根据届时阻断措施是否延长作安排。 事缘台湾东森新闻评论节目《关键时刻》,其中一名时评员黄世聪,声称新加坡总理夫人兼淡马锡首席执行长何晶,年薪近21亿台币(近一亿新元)。本社跟进报导,淡马锡控股也特地发文反驳相关说法, 不过未点名上述节目。 本月4日,,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Leon Perera)也在国会质问,依据《防假消息法》第四条文有关“公共利益”的定义,谈论何晶薪资,如何损害公共利益? 不过,财政部兼教育部第二部长英兰妮则指出,有鉴于本社已提出上诉,法庭将受理此事,为此国会不适合回答有关问题。

Read more

谈论何晶薪资 贝理安:如何损害公共利益?

4月19日,财政部长则援引《防假消息法》,对本社、 Temasek Review、网络论坛 HardwareZone的账号 “darksiedluv”和人民之声党领袖林鼎,发出更正指示。事缘这些人士谈及新加坡总理夫人兼淡马锡首席执行长何晶的薪资。 对此,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Leon Perera)在国会质问,依据《防假消息法》第四条文有关“公共利益”的定义,谈论何晶薪资,如何损害公共利益? 财政部兼教育部第二部长英兰妮代表财长王瑞杰答复。但后者指出,有鉴于此议题已提呈法庭,为此不适合在国会回答此问题。 早前,针对更正指示,本社已向财政部提出上诉,不过后者拒绝撤回更正指示。随后,本社在上月29日已转而向高庭作出申请上诉。 事缘台湾东森新闻评论节目《关键时刻》,其中一名时评员黄世聪,声称新加坡总理夫人兼淡马锡首席执行长何晶,年薪近21亿台币(近一亿新元)。 本社跟进报导,淡马锡控股也特地发文反驳相关说法, 不过未点名上述节目。 贝理安在附加提问时也指出,政府针对此事的举措,是否反而会损害民众对政府的信任? 他认为,若每次谈及淡马锡高层薪资,因为说了错误的数字,就要祭出《防假消息法》发出更正指示,但当局却从未透露到底实际数目是多少。 “这难道真的符合增进公众信任的目的,又或者反而削弱公众的信任,因为这只会造成更多没有建设性的揣测。” 英兰妮则回答,这件事上的主要问题,是《网络公民》已针对是否存在公共利益问题,向法庭提出司法检讨,因此必须交给独立的法庭作出裁决。 “故此,是否涉及公共利益,将交由法庭决定。”    

Read more

报导台湾节目谈论何晶薪资 财政部拒撤回更正指示

本月19日,财政部长则援引《防假消息法》,对本社、 Temasek Review、网络论坛 HardwareZone的账号 “darksiedluv”和人民之声党领袖林鼎,发出更正指示。 事缘台湾东森新闻评论节目《关键时刻》,其中一名时评员黄世聪,声称新加坡总理夫人兼淡马锡首席执行长何晶,年薪近21亿台币(近一亿新元)。 本社跟进报导,淡马锡控股也特地发文反驳相关说法, 不过未点名上述节目。 尽管本社已在19日晚上7时提出上诉,不过遗憾的是财政部已在昨日(21日)答复,拒绝撤回有关更正指示。不过本社将在未来几天向高庭提出申请。 本社在上诉中,指该部并未明确指出本社相关跟进报导哪部分含有虚假陈述,且报导乃是有关台湾时评节目和该时评员作出的揣测。 本社也询问“防假消息法”办公处,是否有对有关台湾媒体发出更正指示,不过据了解财政部并未发出指示,要求上述台湾媒体更正。 去年五月,第二财政部长兼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曾表示,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与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向来都是独立运作,政府并未干涉两间公司的运营决策,如薪资待遇。 部长并没有透露两家公司的高层领导的薪水,反而说明政府给予该两家公司的董事会高度期待 ,希望他们各自均有杰出的表现。  

Read more

台时评员称何晶薪水近一亿新元 财政部发四“泼马”更正指示

日前,台湾东森新闻评论解目《关键时刻》,其中一名时评员黄世聪,声称新加坡总理夫人兼淡马锡首席执行长何晶,年薪近21亿台币(近一亿新元)。 淡马锡控股特地发文反驳相关说法, 不过未点名上述节目。该公司强调,何晶年薪并不是某亚洲评论节目所说的一亿元,薪金配套也不是集团中最高、更不是前五位薪水最高的执行人员。 淡马锡称该公司薪酬框架按经济周期调整员工和股东利益。任何奖励都是以长期表现为考量,公司也每年检讨薪酬机制。 文告未揭露其高层领导的具体薪酬。2017年度的淡马锡财报,曾提及“行政开销”近84亿元。该年投资组合净值2750亿新元。 不过,财政部长昨日(19日)则援引《防假消息法》,对本社、 Temasek Review、网络论坛 HardwareZone的账号 “darksiedluv”和人民之声党领袖林鼎,发出更正指示。 本社已在昨日七时向财政部提出上诉。若该部拒绝撤回更正指示,本社将进一步转向高庭提出上诉。 林鼎则在脸书进一步质问,过去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在国会回应工人党议员提问时,曾指出,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与淡马锡控股向来都是独立运作,政府并未干涉两间公司的运营决策,如薪资待遇。故此政府又是基于何种公共利益,来对他发出更正指示? 政府网站Factually则澄清,淡马锡控股人员薪资并非由政府决定,而是淡马锡控股董事会和管理层的责任。

Read more

民主党获准对更正指示提出上诉 日期待定

去年12月,人力部援引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令,要求新加坡民主党在其脸书帖文与网络文章中作出更正。 民主党则申请撤销更正指示,却被驳回。高庭法官昨日(26日)批准民主党,就上述裁决向最高法院上诉庭提出上诉。 去年12月14日,人力部指民主党的三则包括脸书贴文图表与网络文章,均称本地受雇的专业人士、经理、执行员与技师(PMET)人数减少,而外国PMET的受雇则激增,同时民主党也在网络文章中指出本地PMET的被裁率愈来愈高,这些均与事实不符。 对此,民主党亦在今年1月2日作出回应,表示所采用的内容均出自于人力部的数据,因此内容均属实,并要求人力部长杨莉明撤销更正指示,并要求公开道歉。 随后,民主党也入禀高庭,申请撤销人力部的更正指示,而高庭在1月16日与17日进行审理,并于本月初发表书面裁决,驳回民主党的申请。 双方也在聆讯时提出证据,总检察署以代表政府的立场出席,并出示相关数据,表示2015年至2018年间,每1千名本地PMET中的被裁人数有所减少。 而民主党也出示图表显示,2010年至2018年间,每1千名本地PMET中的被裁人数呈上升趋势,以此辩驳。 对此,法官认为,民主党的数据追溯至2010年的论点存在问题,根据人力部的数据,民主党关于本地PMET人数骤减的言论是虚假的。 昨午,民主党向高庭申请,要求针对上述裁决提出上诉。经半小时的内堂审理后,法官予以批准。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在庭外告诉媒体,上诉日期待定。 是否会聘请律师参与上诉,徐顺全则表示,“看起来我们似乎必须这样做”,但他也补充,目前仍未与党员达成共识。

Read more

为单亲妈妈发声疑事实有出入 吴家和接POFMA更正指示

社运份子吴家和日前分享一则单亲妈妈被赶出租赁组屋的故事,引起许多民众关注并捐赠给她;岂料实情并非如此,国家发展部透过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办事处(POFMA Office),向吴家和与本地社会政治网站The Independent Singapore(简称TISG)发出更正指示。 2月19日,吴家和于脸书上发文,一位名为莉娜的单亲母亲向他求助,她与六名孩子因无力支付租金被赶出租赁组屋,正在她亲人家暂居。 据吴家和指出,其孩子均仍在上学阶段,年龄分别为14岁、12岁、9岁、8岁、五岁和一名两个月的孩子。 她告知吴家和,由于拖欠租金而被赶出来,她也正开始工作并已向社会家庭发展部申请社区关怀(ComCare)的援助计划。 同时她也要求提供奶粉供宝宝喝,以及为孩子们的EZ-Link充值,让孩子们能够搭上巴士。 消息一出,也引起本地社会政治网站The Independent Singapore的注意并将其报道,民众在看见帖文与报道后,也纷纷加入捐款行列,欲协助可怜的单亲母亲度过难关。 事实与报导有出入 然而,这看似是一场暖心捐款活动,实情并非如此。根据政官网Factually的声明,该母亲的说辞与当局所得知有所出入。 首先,建屋局并未将莉娜“驱逐”,根据当局调查,莉娜以往是与丈夫孩子一同在租赁组屋居住,他们并没有租金欠费,而且其丈夫也在今年2月初终止租约,并将钥匙归还。 其次,莉娜也与丈夫购买了一套新组屋,并且是全额付款,目前全家已在该单位居住。 莉娜称亲戚向吴家和求助 在此事被曝光后,当局在本月22日也前往他们的新组屋进行家访,这对夫妇却辩称,其实是一位亲戚向吴家和求助。 文告称这对夫妇接受来自各界的协助包括社会发展局、教育部、幼儿培育署、建屋局以及三巴旺家庭服务中心。同时他们也接受了基层组织的食物和超市购物券。 对此,吴家和也向捐赠者致歉。他补充,由于过去曾协助有关家庭,也许因为觉得熟悉她的处境,致使他们未进一步核实近况。他也表示已就此事报警。 吴家和致歉...

Read more

本社要求内政部撤回更正指示 遭高庭驳回

新加坡内政部于22日援引《防止网络假信息和防止网络操纵法案》(POFMA),对于马国捍卫自由律师团(LHL)、《网络公民》、雅虎新闻以及新闻工作者韩俐颖,发出更正指示。 本社已向内政部长尚穆根要求撤回指示,不过被部长驳回,为此本社在上月28日转向高庭上诉。即便准备法庭文件,都需要989元六角的费用,约占了本社运营成本的10巴仙。 昨日(19日)高庭作出判决,驳回本社的申请,高庭法官洪素燕(Belinda Ang)称本社的辩驳出现“两个严重错误”,首先误以为在《防假消息法》下对于“陈述”(Statement)还有其他诠释,实则在该法第17项下只有两种:“事实(fact)”和“意见(opinion)” 至于其他理智人士阅读本社有关报导,都会以为那是“事实陈述”。故此法官裁定本社在这一论点的辩述失败。 上月16日,本社报导捍卫自由律师团发表一篇新闻稿,指责樟宜监狱以残酷和不合法方式处决囚犯。包括本社、雅虎新闻以及马国主流媒体,都有报导上述律师组织的声明。 本社在申诉中强调,报导中已对资讯作出均衡报导,也强调那是来自上述组织的的第三方指控,且本社亦有向内政部求证,惟未获得后者核实。 根据判决书,法官也认为本社应证实有关陈述的真实性,而不是由被告(指内政部)证实。 在《防假消息法》第17(5)项下,如有关人士未在新加坡传播有关陈述、有关陈述不是事实陈述/确实是真相,又或者技术上无法发出更正指示,高庭才可裁决撤回指示。 总检察署的论点是,内政部长对本社发出的更正指示,是针对有关樟宜监狱行刑手法的指控。且本社未能提出任何证据,来抵消举证的责任。 对此法官认为,本社的“举报辩护”(reporting defence)是基于对有关陈述的误解。 此外,在《防假消息法》第11(4)项之下,只要有关人士在新加坡传播虚假事实,即便他并不知道/或者没有理由断定有关消息是虚假的。 故此,法官认为即便本社并不清楚,有关捍卫自由律师团的声明是否属实,也“无实质性的考量”。 再者,法官洪素燕认为,“举报辩护”可能会“阻挠”(frustrate)订立《防假消息法》以作预防的目的。 她解释,在《防假消息法》第5(a)项和第11(4)项,不仅针对“制造消息者”,也针对“消息传播者”,这意味着传播假消息者的诚实、不知情或无辜,并不在考量范围。 故此,本社单纯报导捍卫自由律师团,却未证实声明的真实性,并不能当作辩护。 在有关举证的问题,法官认为本社未能履行证实消息真伪的法律和证据责任。 不过法官有要求樟宜监狱局运营管理总监的宣誓书,并表示“不质疑总监提出的证据”。

Read more

脸书遵从防假消息法办事处指示 对时事专页发出屏蔽令

时事专页(States Times Review,STR)自去年起涉及多次发布不实信息,脸书已遵从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办事处,对该网页发出屏蔽令,停止本地用户浏览脸书页面。 当局称上述专页自去年11月至今,多次传出不实报道,例如指政府无法追踪病患感染源、政府是“唯一一个”告诉人民不必戴口罩的单位、“中国客工”可在14日缺席假期间,从政府那里领到每日100元的津贴、人力部长杨莉明努力从中国引进更多劳工;以及七个国家限制到新加坡理由,因对我国公共卫生措施缺乏信心。 对此,当时当局也出面驳斥,在58起确诊病例中,已确认其中51起病患是否去过中国,或厘清和此前病例的关联;无需戴口罩建议与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指南一致,至于美国和澳洲也不建议健康者戴口罩;中国的工作准证持有者,在14天缺席假并没领取100元的每日补贴,当局驳斥人力部长从未说过努力把中国客工带返新加坡;没有国家对我国限制旅游,只是一些国家如台湾、印尼等地区是发出旅游警示。 脸书质疑《防假消息法》已超出权限 尽管脸书发言人表示该公司“法律上”遵循指示,不过亦批评当局发出上述指令并不妥当,且和政府此前宣称法律不会被用来当作审查工具的主张,相矛盾。 “我们一再强调了该法有可能超出范围,并且我们深为关切这扼杀了新加坡言论自由的先例。” 通讯及新闻部长易华仁对此强调,武汉冠状病毒不仅带来医疗方面的挑战,同时也是一场心理战,因此有些人可能会借此传播假消息。对于此类行为,通讯及新闻部必须尽快采取行动,以免对社会大众制造恐慌。

Read more
Page 1 of 4 1 2 4

Trending posts

August 2021
MTWTFSS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