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

选举期间也投放付费广告 为何《AsiaOne》未被举报?

本地网络媒体《新叙事》,日前被助理选举官于18日举报,在未经授权下发布与选举相关的付费广告。 选举局指出,《新叙事》并未获得获得任何候选人或选举代理人的授权,因此在竞选期间的7月3日、7日和8日,要求新叙事撤下在该专页的五则付费广告。 根据国会选举法令,任何选举活动,都需要得到相关候选人或其代理的书面授权。否则形同非法进行竞选活动,抵触国会选举法令。 而选举活动意指,任何能够促进一个或多个政党、候选人群体在选举中获得成功的活动,抑或损害另一方政党、候选人群体的选举前景。 《新叙事》创办人兼执行总经理覃炳鑫博士,也在21日下午在金文泰警局接受盘问后,其手机和手提电脑均被警方扣押,相信是作调查用途。 另一方面,本地的另家网络媒体《AsiaOne》却在6月30日至7月11日期间,在脸书上也有大量的付费广告。 根据脸书上的广告库(Ad Library)上显示,《AsiaOne》自6月30日至7月11日之间,共投放了多达240个付费广告,其内容包括与社会课题、选举和政治相关。其中148则广告显示与新加坡选举相关。 要知道,《AsiaOne》是mm2 全亚影视娱乐有限公司,以及新加坡报业控股(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旗下的公司。截至2018年7月3日,mm2和新加坡报业控股分别持有51巴仙和49巴仙。 而根据所收集到的信息,《AsiaOne》自2019年9月27日至2020年9月22日,共花费1万1512元在社会课题、选举和政治相关的广告。 而在近7日的数据显示,《AsiaOne》就已花费661元在社会课题、选举和政治广告上。 而在7月7日至7月8日之间,也可看见发布了一些付费广告,其中均与选举相关,更是光明正大的使用“2020选举”标签。 《AsiaOne》在每项广告上共花费了100元,预期能触及100万名受众。 尽管《AsiaOne》在选举时投放了广告,但也不见有任何接获任何通报。反观《新叙事》,与《AsiaOne》属于同性质的媒体,却被举报。这也引发一个问题:为什么《AsiaOne》与《新叙事》之间的对待差异如此大?

Read more

回应选举局报警之举 《新叙事》谴责当局试图打击言论自由

本月18日,选举局发文指责,本地网络媒体《新叙事》(New Naratif)未经授权,发布与选举相关的付费广告,助理选举官已就此事报警。 对此,《新叙事》于本月19日发文谴责当局滥用法令,骚扰独立媒体和异议者。上述报案似乎试图恐吓独立媒体的存续、在批评政府者和公民之间产生恐惧。 《新叙事》认为,这是当局利用惯用的手段来对付异议者或独立媒体。 “人民行动党的论战在选票失利,而总理李显龙也承诺放低身段。然而,总理办公室却选择报复异议者和独立媒体。他们滥用国会选举法令,使用惯用的旧策略,犹如2015年和2016年选举之后,对异议者展开调查。” 《新叙事》也表示,新加坡理应获得更好的,因此该媒体也呼吁政府勿滥用权力。 选举局18日曾发文指责,《新叙事》于竞选期间,未经授权下发布与选举相关的付费广告,助理选举官已就此事报警。 选举局解释,根据国会选举法令,任何选举活动,都需要得到相关候选人或其代理的书面授权。否则形同非法进行竞选活动,抵触国会选举法令。因此,选举局是在竞选期间的7月3日、7日和8日,要求新叙事撤下在该专页的五则付费广告。 未经授权下进行竞选活动,若罪名成立,可罚款最高2000元或坐牢12个月,或两者兼施。

Read more

精英、防卫性思维却自夸“务实” 陈思贤叹行动党陷入“衰败”

盛极必衰?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助理教授陈思贤认为,当今人民行动党已达到“成就的巅峰”(the zenith of its achievements)在极速增长中精疲力竭,陷入“衰败”(“decadent)。 本月11日,悉尼大学澳洲新马社会研究中心(Malaysia and Singapore Society of Australia)举办一场网络座谈会,题为:《新加坡2020年大选:真正的分水岭?》 参与分享看法的陈思贤,尽管认同“分水岭”这个形容此次选举的用词,但他也提及行动党往往在选举后进行许多“灵魂探索”(soul-searching),特别是当选举结果不太理想的时候。 陈思贤认为,行动党可能会作重新振兴该党的举动,不过在很多方面,今日她无法自我革新。 长期执政下,后殖民时期开国领袖,在那个豪情时代原来的家长式和专制主义,到今天就显得少了气魄、缺乏变革,而“技术官僚”(technocracy)也显得不够鼓舞人心。 行动党执政日久,陷入“精英权利、防护性的思维、棘手的人格以及教条式主义”的形式,却仍胆敢自称是务实的。 陈思贤认为,行动党议员也意识到,他们全面政策和政治抱负中面对的局限。要在行动党的强硬路线内生存,他们只得和“玻璃天花板”(无形、人为的困难)和复杂的“OB”标记网抗衡。 OB标记指的是那些在新加坡可公共讨论的议题。 但陈思贤分析,如果这些革新的举动不是一些进行增值的基本尝试,也很可能只是为了能仿效多元、包容的展示,好赢得一些选票。 形容行动党“盛极而衰”,他指出行动党自觉在迅速增长的过程中“彻底精疲力尽”,而过去促成新加坡的旧有理论也似乎走到了头。 “我想,这可能是缺乏新颖和令人兴奋的独创概念,这也意味着要去振奋国人士气、迈向未来就变得愈发困难。”...

Read more

发布未经授权选举付费广告 选举局举报《新叙事》

选举局今日(18日)发文指责,本地网络媒体《新叙事》(New Naratif),未经授权下发布与选举相关的付费广告,助理选举官已就此事报警。 选举局是在竞选期间的7月3日、7日和8日,要求新叙事撤下在该专页的五则付费广告。 文告解释,根据国会选举法令,任何选举活动,都需要得到相关候选人或其代理的书面授权。否则形同非法进行竞选活动,抵触国会选举法令。 当局在7月3日,已针对新叙事未经授权刊登广告发表声明,不过仍在4日公开表示,将撤下之前的内容,但仍继续刊载其余付费广告。 当局提醒,未经授权下进行竞选活动,若罪名成立,可罚款最高2000元或坐牢12个月,或两者兼施。

Read more

自选举后首次回应族群言论事件 辣玉莎感谢亲友、群众的支持

工人党盛港集选区议员辣玉莎因两年前的网络言论,在本届大选竞选期间被举报。警方调查后在今日(17日)表示,予辣玉莎严厉警告。 辣玉莎早前此事协助警方调查,包括在7月27日当天也受警方传召,录供长达三小时。自选举后她首次回应上述事件,感谢期间给予她支持的亲友们。 她也重申本身无意造成分裂,而她从青少时期即积极参与组织、为少数群体发声,包括那些因亲属被囚禁而支离破碎的家庭、残障人士或性侵害的女性受害者等。 但她坦言,她的言论可能造成特定群体伤害,并为此道歉,也表示会从中学习,希望能为国家带来正面的改变。 辣玉莎分享在当上国会议员后,与团队积极与盛港居民联系,协助有需要的居民,与居民的对话也让她谦恭地了解,每个人对于建立平等、富同理心的新加坡发挥的角色。 “从互动中我也了解到,领导者有能力发起艰难议题的对话,以周到和问责的态度来组织这些讨论,至关重要。” 一些支持者也在辣玉莎的脸书留言予以支持,认可她对于少数群体服务的热诚,也提醒辣玉莎身为议员的责任艰巨,应从错误中学习、前进。

Read more

防疫措施、资源不足 导致投票站大排长龙

在本届大选投票日当天,部分投票站出现大排长龙现象。对此选举局于今日(10日)发声明表示,包括防疫措施和一些较大投票站资源不足,都影响了投票过程的效率。 此次选举当局安排了1097个投票站,但有199个(约18巴仙)投票站,当天早上出现排长龙现象,有47个投票站一整天都持续有人龙。 当局在检讨中指出,一些较大投票站资源不足。比起2015年投入多20巴仙工作人员,即3万6000人手。平均一个投票站负责2400位选民,但有25个投票站,选民人数超过4400人,其中22个都有出现人龙。一些地点甚至还同时有两个投票站。 再者,选民未根据所分配的投票时段来投票;工作人员、选民对电子登记系统不熟悉,也使得投票过程延长。 此次选举也落实防疫措施,但为了减少等候时间,选举局不得不免去选民戴手套程序,此后一些投票站排队的情况在11点后才有所改善。

Read more

【国会】陈立峰申诉选举期间面对“卑劣政治”

选举局证实,曾接获投诉指工人党后港单选区议员陈立峰的竞选海报不符合张挂高度。 在昨日(8月31日)的国会,陈立峰提到选举期间,自己在后港竞选曾遭受“卑劣的政治手段”( petty and bad politics ),令他质疑执政党是否在开倒车。 选举局在竞选期间接获两起与他有关的投诉,第一份投诉,包括13项指控陈立峰的竞选海报,位置低于2.2米标准,“我的志工都感到讶异,他们很肯定他们把海报挂在适当的高度。后来志工也去检查和矫正了海报高度。” 但两天后,又接到第二起投诉,令工人党竞选团队更加感到困惑。他也指有居民告知他,目睹行动党团队把陈立峰的竞选海报拉低。 陈立峰也谈及自己在2015年凤山参选时,都没有遇到类似糟糕的经历,也担忧形成争锋相对、最终导致分化的政治文化,最终受害的还是国人。 对此,选举局则向媒体回应,证实陈立峰的两起投诉均与海报高度有关,而若选举局接获此类投诉,无论来自什么政党的候选人,当局都会要求选举代理在三小时内纠正,否则将采取行动。 至于称有居民看见人民行动党将陈立峰的海报位置拉低,选举局则表示,这是严重的指控,但却未接获陈立峰的举报,因此呼吁陈立峰立即向当局报案,启动调查。

Read more

乔立盟:在波东巴西单选区的阿裕尼邻里警岗 网民讥选区划分到底有多荒谬?

人民党主席乔立盟,日前上传了一张在裕盛区(Joo Seng Estate)内的阿裕尼邻里警岗照片,也令人不禁联想到选区划分的荒谬。 他指出,该警岗所在地位于裕盛,以前为马林百列集选区的一部分,但如今被划分在波东巴西内。 “位于裕盛社区的阿裕尼邻里警岗,直至10日前,仍属于芽笼士乃分区,而芽笼士乃则隶属马林百列集选区,如今该区却被划分在波东巴西单选区内。” 他说,“你们就试想一下”。在本届选举,乔立盟代表人民党在波东巴西选区上阵,对垒行动党的司徒宇斌。 https://www.facebook.com/JoseRaymondThomas/posts/2776242139277103 对此,许多网友也纷纷按赞表示赞同,截至目前已有567人按赞,346转载,网友也指出自己居住地的选举划分的荒谬。 网友Paul Anthony Virtuosoh : 说真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不能叫阿裕尼,而这个招牌(阿裕尼警岗)就在我家楼下,而且很显然是叫做阿裕尼的地方,到底是什么世界! 网友 Alan TanYong Hong : 我的朋友22年来都知道我住在盛港,可是却没有一次是为盛港透过票。第一次是榜鹅白沙,再来是榜鹅东,现在是盛港集选区,终于回归盛港子民的身份。 网友 ...

Read more

王乙康抵触选举条例警不追究 张素兰质问为何有差别待遇?

日前,教育部长王乙康被指选举期间,出现与小学生对话的短片,已违反选举规则,短片也已取下。 根据选举法(第218章)第83条文,不得参与选举活动的人士,包括中小学生、非公民、破产、或有犯罪记录者,都不得参与选举活动。 然而,选举局和警方告知媒体,警方虽确认接获有关报案,但不会对王乙康采取进一步行动,理由是短片已被取下,选举官已经训诫后者,需遵守选举条例。 对此,张素兰律师质问,警方为何不追究王乙康短片一事。 文内指出,在她阅读了相关报道后得知王乙康已违反选举法第81(1)条文,并指警方有权针对相关违法人士进行扣押电子设备、摄像机、电脑和手机等。 “我刚阅读了警方不会对教育部长采取进一步行动的报导,王乙康确实违反了第81(1)条文,并援引第81(7)条,警方有权进行逮捕。“ 张素兰:其他被指抵触同样条例者却遭“羞辱” 但选举局与警方却选择不采取进一步行动,王乙康甚至都没有接到警方的警告。然而,其他被警方声称有着相同违法行为的人包括她自己却不得不忍受警方的羞辱。 “包括我在内的人如鄞义林、拉维、库玛兰等人却在2016年时不得不忍受警方所带来的羞辱。“ 她也忆述当时被抓捕的情形,指当时遭受署名警方的威胁,要求交出手机,并指出当时被告知犯下“可予拘捕罪行“,却与王乙康的待遇截然不同。 “犹记当时深夜,便衣警察找上门,他们开始追踪我的动向,并在门缝地下留了一封信。翌日,警方早上9点来敲我门,并要求我必须到警察总部报到。在警察总部时,我被几名凶狠的警察审问和威胁,并要求交出手机,当时有人告诉我,我犯下的罪行是“可予拘捕罪行”,与王乙康所犯下的罪行相同。“ 未犯下谋杀罪,却被八名警员“护送”回家 张素兰续指,当时虽然并非犯下谋杀罪,可是其待遇却相当让人震惊,被八名警察“护送“回家,并质疑为何警方要八名警员护送一个手无寸铁的老人。 “我拒绝交出我的手机,并受到数名警察的威胁。随后四名便衣警察便护送她上警车。更令人意外的是,当我抵达我的住处时,还有另四名自称是采证官员(forensic officer)。我并不是犯下谋杀罪,却在八名警察护送回家,我们到底是有一个什么样的警察部队,需要八名警察逮捕一个手无寸铁的只有五尺老人。“ 他也提及与她遭遇相同待遇的人,并指出虽然如今已经归还设备,却也遭到无可挽救的破坏,只能再次购买新的设备。 “幸亏我朋友目睹了一切,包括他们如何没收我的设备。我相信鄞义林和其他人也遭受相等对待,在许久后,我们也被警告,设备也归还了,却因疏忽而已经被破坏,必须在购买新的。“ “为何我们被当作犯罪者对待,而警方却无需传唤王乙康?“ 种种的亏待下,张素兰在文内最后直指警方和选举局的差别对待,并质疑警方对王乙康特殊待遇,在他们被当成犯罪者对待的同时,有着同样罪行的王乙康却不需要被传唤。 “选举局和警方什么时候要对我和公众解释,给予王乙康特殊待遇和差别对待?为什么他却有机会能够撤下视频,而我们却没有任何机会删除帖文?为何我们被当作犯罪者对待,而警方却无需传唤王乙康?“...

Read more

何廷儒向选民说明 盛港市镇会交接工作进展

续选举结果尘埃落定一周后,盛港集选区候任议员何廷儒,在脸书向该区选民报备筹备市镇会进展。 她提及新划分的盛港集选区,需要寻求宏茂桥市镇会和白沙-榜鹅市镇会的协作,因目前该集选区仍属上述二市镇会的管辖范围。 何廷儒指出,当选工人党议员已联系国家发展部,表明有意自行管理盛港市镇会,预料将由她出任盛港市镇会主席。 她指出,在投票日隔日(11日),就已致函宏茂桥和白沙-榜鹅市镇会,希望能召开初步会议,讨论移交事宜。 7月15日,他们也要求尽快拿到管理代理服务合约的副本,以及市镇会管理软件。7月16日,与白沙-榜鹅市镇会召开线上会议,工人党候任议员也重复上述要求,以及希望能召开面对面会议,以进一步讨论交接事宜。 另一方面,何廷儒也指出一些盛港居民也曾致电向阿裕尼-后港市镇会反映区内问题,不过何廷儒指出,盛港的组屋社区事务,当前仍是由宏茂桥和白沙-榜鹅市镇会范围,若要反映社区民生问题或缴付杂费,仍暂时由上述市镇会处理,直至另行通知。 她表示在未来数周仍会继续更新交接工作的进展,也感谢选民们的耐心和支持。

Read more
Page 1 of 34 1 2 34

Trending posts

June 2021
MTWTFSS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