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自由

总理起诉许渊臣 林鼎将担任辩护律师

针对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起诉本社总编许渊臣,林鼎将担任后者的辩护律师。预计聆讯将在下月30日进行至12月4日。 2019年9月5日,本社总编收到代表总理李显龙的达文星律师楼( Davinder Singh Chambers LLC)寄来的原告诉状和法庭传票。 诉状中,对本社英语站发表《总理夫人何晶奇怪地分享了一篇与家人断绝关系》的文章,总理提出异议,指该文章作出不实和无根据,并且贬低和诋毁总理。 去年9月27日,许渊臣提呈答辩书。许渊臣认为内容是复述李总理弟妹的话,并不具诽谤性质。 林鼎在今日在脸书公开讲作为本社总编辩护律师的消息,指出他赞赏许渊臣和《网络公民》作为独立媒体的工作,也强调替代媒体作为民主制度中第四权的重要。正是这类替代媒体能确保有权势和社会精英能继续接受问责。 许渊臣则表示,由于面对许多法律技术层面的挑战,不得已而寻求律师id协助。他也担忧总理的律师在审讯时挑起法律上的失误,为此需要有一名代表。此前,许一直在审讯中为自己辩护。 除了许渊臣,林鼎律师也代表时评人梁实轩,在面对总理的诽谤诉讼中辩护。 I Am Representing Terry Xu In The Libel Proceedings...

Read more

【总理诉梁实轩】仅凭贴文截图作分析 林鼎质疑供证律师报告

总理李显龙提告时评人梁实轩的诽谤诉讼,于本周二开始至周五(6日至9日),在高庭公堂审理。 在聆讯第二日,诉方传召专家证人潘光俊(Tuan Quang Phan)博士,希望能说明诽谤性贴文的流传度。总理李显龙亦在今日(7日),身着粉红衬衫和灰色西服出庭旁听。 潘博士是香港大学经管学院,市场营销、创新与信息管理副教授,据知他研究社交媒体平台信息传播逾15年。他今日是从香港通过视讯,为官司供证。 不过,潘博士却指出,他并未掌握梁实轩有关涉事脸书贴文的原始数据,仅仅取得一张该帖文的截图。而他根据过往统计研究,作出保守估计。他指梁实轩脸书仅有5千脸书朋友,但他分析实际读到该贴文的人数应该多上好几倍。 有鉴于梁的脸书是公开账号,加之这类政治新闻的受关注程度,他估计至少200至400人读到贴文和所转载文章,在1万1749名面簿用户的“新闻流”。 但潘博士也指出,自己是在总理代表律师文达星事务所的协助下,准备上述报告。林鼎也认为,既然没有梁实轩贴文的流量数据,恐怕潘博士的报告不过是“揣测”(guesswork)。后者则重申这些都是根据过往统计研究,得出的保守估计。 潘博士也指脸书还有“热门话题”功能,但林鼎也随即提醒,这功能是否只有脸书粉丝专页才能操作。 再者,林鼎也质疑潘博士是否中立,包括他在前往香港前,曾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从事研究工作长达九年,也曾接受狮城政府不同单位拨款,例如教育部耗资820万元的项目。对此潘博士则驳斥自己从未见过、也否认偏袒总理。 由于梁实轩分享贴文后,包括内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金管局等都已采取行动,并获得主流媒体广泛报导更正消息。但林鼎也斥责,专家报告中却对此只字不提。 梁实轩不供证  林鼎:举证责任在原告 而在今午的审讯,梁实轩选择不出庭供证。他的代表律师林鼎认为,梁并没有供证的必要,举证的责任应在原告李总理身上,且大多事项都可透过书面陈词解决。 不过总理代表律师文达星则抗议,梁实轩选择沉默,也指对方没办法为自己辩驳。

Read more

选举期间也投放付费广告 为何《AsiaOne》未被举报?

本地网络媒体《新叙事》,日前被助理选举官于18日举报,在未经授权下发布与选举相关的付费广告。 选举局指出,《新叙事》并未获得获得任何候选人或选举代理人的授权,因此在竞选期间的7月3日、7日和8日,要求新叙事撤下在该专页的五则付费广告。 根据国会选举法令,任何选举活动,都需要得到相关候选人或其代理的书面授权。否则形同非法进行竞选活动,抵触国会选举法令。 而选举活动意指,任何能够促进一个或多个政党、候选人群体在选举中获得成功的活动,抑或损害另一方政党、候选人群体的选举前景。 《新叙事》创办人兼执行总经理覃炳鑫博士,也在21日下午在金文泰警局接受盘问后,其手机和手提电脑均被警方扣押,相信是作调查用途。 另一方面,本地的另家网络媒体《AsiaOne》却在6月30日至7月11日期间,在脸书上也有大量的付费广告。 根据脸书上的广告库(Ad Library)上显示,《AsiaOne》自6月30日至7月11日之间,共投放了多达240个付费广告,其内容包括与社会课题、选举和政治相关。其中148则广告显示与新加坡选举相关。 要知道,《AsiaOne》是mm2 全亚影视娱乐有限公司,以及新加坡报业控股(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旗下的公司。截至2018年7月3日,mm2和新加坡报业控股分别持有51巴仙和49巴仙。 而根据所收集到的信息,《AsiaOne》自2019年9月27日至2020年9月22日,共花费1万1512元在社会课题、选举和政治相关的广告。 而在近7日的数据显示,《AsiaOne》就已花费661元在社会课题、选举和政治广告上。 而在7月7日至7月8日之间,也可看见发布了一些付费广告,其中均与选举相关,更是光明正大的使用“2020选举”标签。 《AsiaOne》在每项广告上共花费了100元,预期能触及100万名受众。 尽管《AsiaOne》在选举时投放了广告,但也不见有任何接获任何通报。反观《新叙事》,与《AsiaOne》属于同性质的媒体,却被举报。这也引发一个问题:为什么《AsiaOne》与《新叙事》之间的对待差异如此大?

Read more

洞察行动党政策疏漏、勇于发声者 都被对付

源自作者人权律师张素兰 本周二(22日),我和数位友人一同在金文泰警局外,等候《新叙事》创办人覃炳鑫。他日前因涉嫌在未经授权下发布与选举相关的付费广告而助理选举官通报,警方随后也传唤他。我们无法得知何时被举报。 根据本月18日选举局的声明(选举过了的两个月后),大选期间,脸书接到通知需撤下五个与选举相关的“付费广告”。这些广告费共花了341元。覃炳鑫说,这些广告只是为了推广其中的帖文,包括一视频内有性感的声音重复“自由裁量权”(discretion)。 然而,总理公署似乎仍不满足于撤下五个付费广告。在他们获得压倒性胜利后的两个月(即93席位中赢得83席),现在开始向覃炳鑫追责。 张素兰:大选大获全胜,为何仍“赶尽杀绝”? 为何人民行动党表现地如此不合常理和充满报复性,耗费公帑调查这类琐事。即使所有的“广告”被法院认定为非法选举活动(这是不太可能的),对选举又有何用?人民行动党不能滥用纳税人的钱来满足他们的自大。 大部分的人甚至都没见过或听说过这些所谓的“广告”。我必须承认,其中一视频在选举期间出现,确实提及“自由裁量权”一词,而且是个精准的讽刺。但我也必须说,我并没有见过其余四个广告,即使我也是一名《新叙事》的订阅者。 即使如此,人民行动党在大选中的压倒性胜利,足以证明广告并未对结果有任何影响,其影响甚至是微乎其微,那为什么总理公署不让事情就这么算了? 我只得出一个结论。 这是行动党身上不幸和令人悲伤的特征。他致力于保障自身的利益和生存,不顾国人权益,即便他们希望享有一些基本人权如言论自由。行动党希望不惜一切代价维护权力。 因此,众所周知,他们被戏称为“霸凌者”。人民行动党必须确保所有能够看见他们政策漏洞,或是勇敢发声的人,都遭到对付(put down)。这是新加坡的悲哀。为什么我们的政府必须要肆意破坏这些有才能的新加坡人? 覃炳鑫说,他在经历四小时的审讯后,电脑和手机都被警方扣押。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显《新叙事》和脸书已经按照指令撤下相关广告。当然举报者可能希望采取预防措施,避免视频被复制。 覃炳鑫并非首个被选举局通报,扣押其电脑和手机的人。我们许多人也遭受一样的待遇,包括鄞义林、比尔莱(Kumaran Pillai)、拉维(Ravi Philemon)等人,设备均遭扣押,归还时有故障也未获得任何赔偿。 除非警方想要透过扣押电子设备并破坏它们,展示他们的权力,否则真的没有必要扣押我们的电子设备。如果他们想要持续向我们讨公道,反而应该保护这些“证据”,就不需要破坏他们。 近日,我们看见前女佣巴蒂的案子大获全胜,我们可得知所有据称被偷的赃物,仍继续归还给家属使用,只有在审判前才会再次被收回。因此,新加坡警方真的需要挽回其形象,挽回新加坡人的心,他们的行为就应该被关注。 接下来,他们究竟需要多久时间完成调查、将覃炳鑫的电子设备“完璧归赵”,挽回他们在我们心中的形象,我们拭目以待。 原文阅读在此

Read more

网民质问陈振声 哪来的350万工作机会?

本月19日,贸工部长陈振声透过连线方式,在新加坡峰会发表谈话。 其中,他声称国人无需担心没工作,“在新加坡,我不认为我们会没有工作。我们有250万国人,就职机会有350万个”。 他也提及,技术、经济周期比以往短暂,即便电脑科学毕业,五到10年后又需要学习新技术,这致使我们必须不断学习适应新局势。故此挑战不在于抗拒数码化或全球化,而是如何让国人做好不断应对变化的准备。 因疫情一些白领工作转到居家工作后,人们发现一些工作因网络便利已不受地理限制,而更具竞争性。这使得白领群体更需要终身学习,确保保持竞争力找到工作。 他认为,尽管自动化、数码化对新加坡更有利,但挑战也包括如何让那些受到数码化影响的人们,重新装备新技术以参与新的经济模式。 然而,并非所有网民都认同他的言论,对于用350万个就业机会言论持怀疑态度。特别是所谓350万份工作,是否也包括了清洁工、保安、德士司机等非高技术职缺?网民表示,人民都要打两份工才能温饱,有些工作的薪金根本无法应付本地开销。 350万份工作有哪些?网民愿闻其详 例如Kenneth Ong就问道,这些350万份工作机会有哪些?是否能开诚布公让民众检视? 此外,网民对于居家工作一事也有意见,认为陈振声的说辞不合理,因为事实上并非所有人都可以回到母国工作。“若是真的,那么可以把办公室转移到更低成本的国家。” “那么将新印全面经济合作协定(CECA)带来的外籍专才送回他们的国家,让他们赚取自己国家的钱币,毕竟我国的汇率更高。” 网民也认为我国在数码化方面已经落后很多国家,其他国家如印度、韩国、日本和美国都遥遥领先,才导致我国一直要“输入”外籍人才。因此我国大学应该尽早专注于电脑和数码科技的研究及学习。

Read more

回应选举局报警之举 《新叙事》谴责当局试图打击言论自由

本月18日,选举局发文指责,本地网络媒体《新叙事》(New Naratif)未经授权,发布与选举相关的付费广告,助理选举官已就此事报警。 对此,《新叙事》于本月19日发文谴责当局滥用法令,骚扰独立媒体和异议者。上述报案似乎试图恐吓独立媒体的存续、在批评政府者和公民之间产生恐惧。 《新叙事》认为,这是当局利用惯用的手段来对付异议者或独立媒体。 “人民行动党的论战在选票失利,而总理李显龙也承诺放低身段。然而,总理办公室却选择报复异议者和独立媒体。他们滥用国会选举法令,使用惯用的旧策略,犹如2015年和2016年选举之后,对异议者展开调查。” 《新叙事》也表示,新加坡理应获得更好的,因此该媒体也呼吁政府勿滥用权力。 选举局18日曾发文指责,《新叙事》于竞选期间,未经授权下发布与选举相关的付费广告,助理选举官已就此事报警。 选举局解释,根据国会选举法令,任何选举活动,都需要得到相关候选人或其代理的书面授权。否则形同非法进行竞选活动,抵触国会选举法令。因此,选举局是在竞选期间的7月3日、7日和8日,要求新叙事撤下在该专页的五则付费广告。 未经授权下进行竞选活动,若罪名成立,可罚款最高2000元或坐牢12个月,或两者兼施。

Read more

“阿谀奉承未深究问题” 前海时记者抨击主流媒体短板

因前雇主樟宜机场集团主席廖文良的指控,印尼籍前女佣巴蒂·莉雅妮(Parti Liyani)遭卷入长达四年的官司。直至本月4日,才获高庭平反,推翻判决改判无罪。 前海峡时报资深记者Goh Eng Yeow感叹,主流媒体并未针对此事“深入探究问题”,反而是选择“阿谀奉承”。 2016年,46岁的印尼籍前女佣巴蒂被开除,廖家父子在两日后又报警,指控巴蒂偷走5万元财物,包括价值2.5万元名表、Prada的名牌包和Gucci墨镜等。2019年3月20日芭蒂被判罪名成立, 然而,今年9月,法官陈成安推翻了上述判决,指廖家父子报警,可能存在“不当意图”(improper motives),被告有充分理由投诉人力部,而廖家“先下手为强”将他开除。 质问主流媒体没有深入探究问题 对此,Goh在脸书上发文,指主流媒体只会一味的刻画廖文良美好的一面,并晒出一张《海峡时报》的文章,内容为廖文良谈及自己一直都聘雇比自己更优秀的人。该篇报道于去年出版。 “所以我从我的前主管Alan John(已退休)那里看到这长篇大论的文章,想问为何没有再去质问,曾在去年以梦想和卑微背景打动我们的廖文良,问问他为什么?” 他不仅点名如今任职樟宜机场集团主席的廖文良,也点名了日前涉嫌造假奥巴马合影的罗氏兄弟。 “我想问的是,主流媒体记者为何更倾向提供谄媚的报道,还要接受这些人,无论是廖文良或罗氏兄弟,他们的表面陈述,一直到被拆穿。难道他们不应该更不容易上当,更精明吗?探究更多问题”。 作为过来人,他也能理解要刻画有权有势的富人不好的一面,是多么苦难你的一件事。忆述过往,他指出,10年前在担任记者是,曾报道廖文良在购买房产时可能私下交易,却指可能因负面舆论而引起各党的关注。 据Goh的报道,指出廖文良曾以374万元购买顶层豪宅,而儿子廖启龙夫妇则购买16楼的一套四居室公寓。 根据义安理工学院教授Nicholas Mak表示,董事级别与其亲属将会被列入VVIP的名单,并能够在市场好的时候选择自己心仪的单位。 尽管Nicholas也澄清在房地产放缓时,一些董事也会在价格暴涨时购买公寓,以安抚买家和投资者的信心。 Goh...

Read more

人力部将调高就业准证薪金门槛 各界忧“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昨日(26日)人力部宣布,将进一步调整外籍雇员政策,包括提高S准证和就业准证薪金门槛。 人力部长杨莉明,在政府施政方针附录宣称,国人不论年龄、族群获性别,应获得公平就业机会。 但她也指出,外劳政策旨在协助新加坡经济增长、为国人创造更好就业机会。惟政府会定期检讨和调整。 综合本地政治人物、时评员和网民意见,尽管大家都欢迎上述举措,惟提醒“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必须提防雇主“走漏洞”,政府的机制理应有“街头智慧”,找出并严惩这些老练、迂回政府规定的雇主们。 其中人民党成员欧斯曼(Khan Osman Sulaiman)担忧,人力部上述举措只不过是回应民间愤怒的公关噱头。 “仅仅提升S准证和就业准证薪金门槛,无法保证强大的新加坡核心雇员团队,为本地人制造良好就业机会。” 本月初,人力部揭发47雇主招聘员工未公平对待新加坡人;30金融领域雇主聘请外籍PMET,大部分来自同一国家;再有退休银行家踢爆,一些大型、老牌外籍银行,倾向雇用外籍人士、排挤新加坡人才等,这些事件无不引起坊间哗然。 欧斯曼甚至直言,雇主懂得滥用、迂回就业准证薪金门槛,已是老生常谈。有些雇主甚至被发现,即使雇员的薪水是就业准证等级,但雇主仍能之后向雇员讨回薪资,或是实际给的薪资更少。 故此,若不愿去限制就业准证在本地劳动市场的比例,仍是治标不治本的。 一些网民担忧,一些雇主仍能透过“报大数”,同样高薪资聘请外籍人士,但与外籍雇员协商,领取较少薪资,不失为业界的“潜规则” 网民Eddify Wang认为,人力部并没有对症下药,提高门槛只是把压力转给企业,反之成本增长仍会转嫁消费者,也无法阻止那些执意造假的雇主。 为此,他建议应该强制性规定就业市场的雇佣比例,例如国人占九成等。

Read more

“为了国家敢敢发言” 国人社媒上哀悼严崇涛

我国资深前高级公务员严崇涛于8月20日与世长辞,国人都在社交媒体上进行哀悼。 在主流媒体的评论区中,可以看到不少网民留言,引述已故严崇涛为国制定政策的片段话语。 脸书用户Jeffrey Tan指出,新加坡失去一位“善良、有能力”,且会谈及新加坡真实一面的人。 Alvin Ann表示,严先生曾发表撤回高级部长薪金的评论,反观现在年轻一代的部长们则 “害怕” 在内阁发言。 除了对这名前高级公务员致敬和感激之外,网民也指出,严崇涛在和部长说话时,一样是无所畏惧的。 Denis Edward希望现在的我国公务员除了争取高薪之外,也能够效法严先生。网友认为,现在的公仆们都为了保障高薪酬,选择“安全路线”,目前状况很难有任何改变。 不少网友和Basil Lim有着同样的看法,即严崇涛没有担任过任何部长职位,实属可惜。“他是新加坡需要的人,而不是随波逐流,且拒绝承认错误的人。” 在《联合晚报》的评论区,脸书用户Richard How表示,严崇涛是勇于讲真话的公务员。 Woo Liah Meng表示,他很欣赏严先生的一句话, “部长们一定要说到做到” 。...

Read more

网传录音揭发 与新捷运打官司巴士司机疑被“约谈”

2019年9月,五名巴士司机分别状告本地巴士业者新捷运,指责后者违反加班工酬条款,支付不足工酬。不过在去年11月13日,工业仲裁庭(IAC)裁决新捷运未抵触雇佣法。 2月28日,由于无法在最后一次调解会议上达成和解,五名巴士司机决定再对新捷运公司(SBS Transit)发起诉讼。 目前总共有13名巴士司机,对新捷运发起诉讼。其中一名在脸书署名QM Chua的新捷运前巴士司机,指出随着诉讼聆讯日子将近,新捷运一些“令人不安的行为”也开始浮现。 他在帖文中指出,他曾与另一名参与诉讼的巴士司机,在食阁共进午餐。结果后者就被公司人员“约聊天”,“讨论”两人的谈话内容。 他在网络也分享一段七分钟多的英语谈话录音,疑似该公司人员,讥讽巴士司机们的代表律师拉维是“免费律师”,也指如果司机们若输掉官司,可能还要支付10万至20万元不等的赔偿。 嘲讽巴士司机的代表律师“免费的” “SBS公司有两位律师,你的律师拉维免费的不要紧,他都是免费的。但是我们要还钱给我们的律师的,如果拉维输掉官司,你们要赔,你们可能很有钱,但是其他人可能没钱啊?” 这位公司人员还声称,官司不一定会赢,如果输掉官司,视乎官司拖了多久,赔偿额可能高达20万、甚至3、40万元等。 录音中的男子,还要求该名司机应避免和其他同事交谈,跟太多人交谈会“影响到”其他公司同事。 担心会“影响”其他公司同事 在音频中,这名巴士司机也回应,“他们(同事)是我朋友,就是这样,我也没跟他们讨论(诉讼)的事情。好吧,我就静静吧,握手总可以吧?” 录音中出现另一声音则告诉这名司机,要谈什么,就在新捷运公司的范围外。 这名男性公司人员也认为,这批巴士司机在为其他人“制造麻烦”,“我希望你们别参与(诉讼),但既然参与了,我不知道你们还能不能退出。这要看你们的决定,既然你们都是成年人,也能自己分析问题。这是法律个案。任何人输掉都要支付法庭和律师的。” 在录音尾端的谈话,他似乎有信心立足新加坡40余载的新捷运能赢下这场官司,也是有淡马锡作为“靠山”的公司。

Read more
Page 1 of 21 1 2 21

Trending posts

June 2021
MTWTFSS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