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27组织冀巴蒂案设调查委员会 未被没列入1月国会议程辩论

2021年伊始,国会会议除了审核新法案、卫生部长和教育部长的部长声明之外,还有99个口头问答和52个书面问题将被提起。 惟,值得注意的是,早前27个民间组织向哈莉玛总统提呈,要求设立调查委员会,审查我国司法制度,却未见有被列入国会议程。 印尼籍前女佣巴蒂(Parti Liyani)案件于去年9月上诉得直,引起人们质疑警方调查程序,以及检控的潜在差距。这案件也暴露了令人不安的实施,即人脉关系良好的公民可能将国家资源用于个人议程上、处于社会中间层的穷人和受教育程度较低者,则在法律咨询和援助上面对较不利的情况。 换句话说,巴蒂案件不仅涉及一名外籍女佣,相反地,这是一个审核及改善司法机制的机会。 或许有人会说,巴蒂能够含冤得雪,是我国司法系统正常运作的标志。但是巴蒂在“推翻控诉”时克服了一切困难,包括坚持立场,并获得客工援助组织“情义之家(HOME)”和代表律师阿尼尔(Anil Balchandani)的坚定支持。 “如果她不够坚韧,怎么办?如果HOME没有了解她的困境并提供援助,她怎么办?如果没有获得公益律师援助,怎么办?在这些假设中可能发生的事件,是无法想象的。” 然而,巴蒂案件,只是高庭审讯的诸多案件之一,还有多少无辜的人可能因为太累了或太害怕了,而没有成功为自己申诉?还有多少人没有获得情义之家那有限资源的援助。 从这角度而言,巴蒂案件在很大程度上,可说是公共利益问题,不能因为律政部长尚穆根认为这是相关当局“秘密进行”的内部调查结果而不了了之,因为这其中没有第三方或民众进行的独立验证。 但是,似乎没有任何国会议员对此提出质疑。这不禁让人质疑,难道他们准备让这件事情就这样告终?如果我们不极力争取设立调查委员会,是否会有任何持久的改变,以确保类似案件不会重演?

Read more

新加坡无庞大内需市场 陈振声称闭关锁国不是选项

昨日(25日),贸工部长陈振声出席旅游会展活动TravelRevive开幕典礼。他在致词时称,冠病疫情颠覆了国际旅游,而新加坡有别于其他国家,闭关锁国不是选项,我们没有庞大本地人口或市场,去支撑旅游领域。 对于疫情下的旅游经营,他认为新加坡需采纳风险管理的模式,而非消除风险的做法,以求生存。 “我们不能指望防堵所有风险,学习如何管理风险,会是更有效的做法。这对我们有利,因为我们不知道,下个危机何时会发生、下个影响航空旅游的病毒是什么?” 为此,他认为谁能以更好、更有效的方式保障访客的健康,将会更有竞争优势。 “我们没在等疫苗推行、也不仅是等疫情过去。反之,我们已在打基础,踏上重塑行业的道路。” TravelRevive由新加坡旅游局和ITB亚洲承办,是亚太区首个实体国际旅游会展。两天活动下来,吸引千人到场,包括65名来自14国的代表。不过为了确保访客顺利来访,当局试行仅冠病检测取代居家通知。 据旅游局体验发展司展览与会议执行署长潘政志称,卫生部正与旅游局和不同机构合作,在不同商业活动测试不同的检测方案。 而上述TravelRevive会展,若来自其他国家访客,活动首日需接受检测。 据《联合早报》报导,阿联酋旅游网站Musafir.com创办人之一加多亚(Sachin Gadoya),也是受邀出席会展的人士之一,他称生意人时间最宝贵,“因此很高兴只要通过检测,就不用隔离,否则我应该不会出席”。 据了解,TravelRevive会展也进行一些安全措施,包括让与会者分组、分批参观展厅,展亭也设立隔屏,减少近距离接触等。

Read more

全球昂贵城市排名跌至第四 惟“两种新加坡”窘境待消除

今年巴黎和苏黎世取代我国和大阪,与香港并列全球最昂贵外派人员居住地。 根据经济学人信息部(The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今天所发布的2020年全球生活费调查,由于欧元和瑞士法郎兑美元升值,我国与大阪生活费相对下跌,巴黎与苏黎世晋升四个名次成为榜首。 文告指出,由于国内需求萎缩,以及受政府政策影响,我国与大阪正面对通货紧缩的压力,因此排名下跌。 我国虽然排名下跌但仍稳居第四,相对其他低收入群体,外派人员的收入还是相对非常高,至少仍能够维持基本生活开销。 然而,根据日前数据公布,本地约3万2000名全职员工包含就业入息补助和公积金后,少于1千300元,入不敷出。 家庭医生Ho Ting Fei曾在《海峡时报论坛》发表相关文章,认为应优先思考为何会有人需要依靠不到1千300元挣扎生存的现实问题。 “新加坡生活成本出了名的高,人们首先应该考虑的是,一个人或一户人家如何在每月不到1千300元下,能不能生活?” 回溯两年前,瑞士信贷研究院(Credit Suisse Research Institute)发布2018年全球财富报告,指新加坡人的整体财富增加7.4%至1.3万亿美元(约1.8万亿新元)。每名成年人的财富增加5.3%至28万3000美元以上,全球排名第九、亚洲领先。 当有些人浸淫在所谓“新加坡人变得富足”的自我感觉良好,《南华早报》在采访本地学者的报导中,却提出令人不安的事实–我国社会面临不断增长的社会分化。 其中,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助理教授陈庆文就认为,也许在我们社会当中存在着“两种新加坡”,也强调大家有必要意识到,这种阶级分化对所有人都是有害的,尤其是那些得益于现有体制的群体。 比起北欧国家,我国政府对社会开支的投入还是很低,高收入群体仍享有较低所得税赋,致使乐施会和非营利研究机构国际财政发展组织抨击,新加坡政府落实”有害的税制“、过低的社会开支、对女性在法律和薪资上的此事,以及未制定最低薪金制。 3.2万低薪工友不应只是数字...

Read more

逾300元在星耀樟宜豪华露营? 网民称助贫户街友更佳

樟宜机场于周二(11月17日)在脸书发文,宣布与今年年底举办的一系列新活动,包括在星耀樟宜内推出全新豪华露营体验,广受民众欢迎。但也有网民认为,这活动价格太贵且划不来,简直是“在羊身上拔毛”,亦忽略冠状病毒19的感染风险。 受冠病19疫情影响,机场或旅游景点之前都变得冷清清的,而为了能随着逐步解封而让更多人潮回流,樟宜机场集团和新加坡航空推出了多项活动。 民众可选择营地 而其中的豪华露营活动,让民众可在两个地点选择所要的营地,分别为星空花园“Cloud9 Piazza”和资生堂森林谷(Shiseido Forest Valley)。而不同的营地,竟会提供不同的床位设置、入住和退房时间,以及沐浴地点。 例如在星空花园营地中,民众可欣赏到室内瀑布(Rain Vortex)的景点,配备一张大号床和一张单人床。若帐篷内有超过人,则可以选择添加多一张床。入住时段始于晚上7时,退房时间则定在早上10时,民众可使用樟宜休息室(Changi Lounge)的淋浴设施。 两个营地都有提供其他的优惠,如星空花园、樟宜时空体验馆或天空之网的门票,以及购物折扣和免费停车。 豪华露营活动的价格为周一至周四为每晚320元;周五至周日、公共假期和公共假期前夕为每晚360元,并于11月23日至26日期间提供特别优惠价,即每晚288元。 过夜配套已被预订一空 若不想过夜,民众也可选择三小时豪华帐篷野餐配套,分别为上午11时15分至2时15分,以及下午3时至6时这两个时段。场地提供了餐桌、桌布、一次性盘子、餐具和就被、坐垫以及带冰的保温箱。价格分别为周一至周四160元;周五至周日、公共假期和公共假期前夕为180元。 活动从11月20日开始至来年的1月3日,但是截至昨晚(11月18日),价值320元至360元的豪华露营配套已经被预定一空了。 https://www.facebook.com/changiairport/posts/10159210351458598 此贴文至今已经吸引了1100个反应,40个评论和64人转发。大部分网民都表示很“想念”重返星耀樟宜,包括它的景点等,也对樟宜机场推出豪华露营活动表示赞赏,认为是非常吸引人的圣诞活动。 网民:320元购街友体验? 在另一边厢,在《亚洲新闻台》发出有关樟宜机场豪华露营活动的报导后,却引来不少网民的批评,认为这是一个要“自羊身上取羊毛的活动”,且收费太昂贵了。 网民认为我国因为边境管制等措施,导致国民需要为这些观光景点和旅行泡泡付费了。...

Read more

钦奈一家银行财务出问题 印度央行却把她“改嫁”星展银行

据印度媒体报导,印度一家银行Lakshmi Vilas银行(LVB) 财务出现严重状况,印度中央银行已接手管理。不过,该国央行却有意将前者“改嫁”给星展银行。 Lakshmi Vilas银行已陷入困境,但似乎印度央行此举似乎有意透过合并,来解救前者。 《彭博社》更是形容合并形同星展银行的“救援行动。”一位机构投资者顾问告诉彭博社,总部位于钦奈(Chennai)的Lakshmi Vilas银行,“相当资不抵债”的情况,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 印度财经媒体《Mint》则报导,央行令人意外的干预,可能源于Lakshmi Vilas银行试图寻找一个有收购意向者(suitor),以满足最低自本需求,借此拯救该银行。 该银行此前资本充足率不仅不符合监管规范,在9月季度也变为负值。截至9月底,资本充足率(CAR)降至负2.85%,而最低监管要求为,是达到10.875%。 银行的亏损也从去年同期的35.7亿卢比(6400万新元),扩大到9月季度的39.7亿卢比(7200万新元)。自去年9月以来,它一直受到印度央行关注。 印度媒体称,合并被金融界视作为破产银行的最快解决方案。不过,似乎星展银行印度分行似乎很欢迎这项合并举措。 星展认为合并能为Lakshmi Vilas银行的客户提供稳定和更好的前景,与此同时也有助拓展星展在印度南部的客户群。 Lakshmi Vilas银行扎根钦奈已有94年历史,并建立了零售和中小企业客户群。如果合并草案获批准,星展集团将注资4亿6300万元,支持这项合并计划。  

Read more

有多少“巴蒂”待雪? 徐顺全失望穆仁理没为人民说话

上周三(4日),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在国会提出全面动议,呼吁国会阐明新加坡司法系统的公正、独立,确保贫困、弱势者能诉诸正义,也敦促对司法机制的检讨。 遗憾的是,经过一整天辩论,人民行动党武吉巴督议员穆仁理,却在临近午夜时发难,“骑劫”工人党的动议,要求删除检讨司法机制的字眼。尽管林瑞莲就此提出强烈反对,惟最终被修改的动议还是被全体执政党议员通过。 曾在本届选举在武吉巴督单选区,和穆仁理交手的徐顺全,这次不向政敌说教,反之叙述一件近30年前的旧案,希望能“点醒”老穆,看清普通群众在诉诸司法时面对的问题。 徐顺全分享1992年的剪报,两名原本因谋杀罪名被判刑的马来籍两兄弟,在被拘留三年后终于获得法院平反,无罪释放。 事缘1989年,时年30岁的再纳古宁(Zainal Kuning),以及27岁弟弟沙拉弗丁(Salahuddin Ismail),被指控在该年2月2日刺杀了义顺一家咖啡店的65岁管理人。还有一名28岁弟弟莫哈末巴希尔(Mohmad Bashir Ismail),原本被控谋杀,后控状改为抢劫。 再纳古宁原本自动认罪( confession voluntary),但他在被拘留时,从其他囚犯口中得知,有名为 “Man Semput”的人士,吹嘘刺杀了上述管理人,还指受害者把热水洒在他身上,造成胸部留下烫痕。 为此再纳联系上,他认为会愿意相助的律师,那就是知名政治家、工人党前党魁已故JB惹耶勒南先生。惹耶勒南也随即着手此事,然而在自动认罪在先的前提下,似乎要翻案举步维艰。 据知,当时再纳坦言,曾被迫在花洒下被淋湿、然后站在温度调至最低的冷气机前,两手还要各拿着电话簿。负责审问的人质问,另一同伙指再纳刺杀受害者,但再纳重申自己和弟弟根本不在场。不过经过24小时后,出于恐惧和身心俱疲,再纳只得认罪。 在庭审时负责警官则否认被告是在胁迫下招供,法官也指是被告自动认罪。不过,惹耶勒南仍不死心,他挑战警方找到那名嫌疑人“ Man Semput”,最终警方确实找到此人,真名为Mohd Sulaiman,胸前也有被烫伤的伤痕。...

Read more

【国会】人民对巴蒂案感困惑 梁文辉促设独立调查委会

针对印尼籍前女佣巴蒂案件,前进党助理秘书长梁文辉呼吁政府为此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我国刑事司法制度是否出现了系统性的问题。 “经由此案件,我国刑事司法各机构的个别内部调查,不足以挽回人民对于司法公正的信心。” 梁文辉指出,在这起涉及弱势群体的盗窃案中,看似简单,却耗费了四年多才能过洗脱冤情,让很多人感到无法理解。而这名弱势群体需要耗费很多支援才能进行诉讼。 他昨晚(11月4日)在脸书上发文时指出,虽然说法律的依据在于程序和证据,但在巴蒂案,双方是处于社会的两极端,一方是生活在社会的最高阶层,而另一方则是在社会的低阶层。 高庭法官陈成安在判决书中对原告报案的动机,也特别提出了一些疑问。 对此,他认为政府应该正视,并采取行动消除人民对此的种种疑问。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并现场直播调查过程,以便向民众证明并坚定我国政府在维护正义上的立场。 https://www.facebook.com/leongmwofficial/posts/195642625459775

Read more

女儿先天肠衰竭无法正常饮食排便 妈妈冀国内肠道移植合法化

女儿自出生即被诊断患有终身肠衰竭,无法正常饮食和排便,长期需要进行 全胃肠外营养(TPN,total parenteral nutrition)的输入。母亲杨银湘(Ivy Yeo)呼吁卫生部等各造,推动肠道移植合法化。同时,修改现有终身健保,要求患者接受的肠外营养治疗(TPN)需至少90天的条件。 终身健保理事会,在9月29日至10月20日期间,展开公共咨询活动,向民众征询意见,以检讨终身健保的福利和保费。为此,杨银湘在上周也作出呼吁,希望民众能帮忙填写,积极提供反馈,以促成政策的改善。 其中,她倡议肠道移植,应在新加坡获得批准并合法化。即便不行,也应扩大终身健保和保健储蓄的受保范围,让患者也能前往海外接受移植。 根据今年7月访谈短片,杨银湘叙述小女儿菲萱,出生即患有肠衰竭的终身病,无法正常饮食和排便。2013年至2015年的三年时间,几乎都是在医院中度过。但出院后却不符合受保范围。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ATTf2vu2hQ&feature=youtu.be&fbclid=IwAR1Ex3snjAbqjZxZF68BPihiIsMZK7X_QUyVCs9HnXLf4DzZGXS7PN0lTCU 但他们每月的医疗费高昂,将近1万3千元,两夫妇薪资加起来也没这么多,“但他们似乎认为我们仍能负担得起这笔医疗开销。”妈妈杨银湘为此也曾多次写信给卫生部和多位政要求助。 但过程中也面对一些挫折,杨银湘形容,自己写给当局的信五页之长,但结果收到的回复可能就寥寥数句“会再联系你”或“无法索偿”等。他更形容卫生部办公处“像堡垒”,如果没有预约,根本见不到任何人。 “医疗保健不是基本权利吗?难道我不能前往卫生部,厘清我女儿能在这个国家取得的福利?” 他形容,即便疫情下每个人能待在家都要疯掉了。更何况作为病患、几乎90天、每天20小时都要和机器相伴,难道就只是为了滥用当局的福利机制? 洗肾病患每次疗程需要四小时,每周至少三次。但是,菲萱要进行的TPN却需要14小时,每周至少3至四次! 全胃肠外营养是指完全经静脉途径输入营养物质,以维持机体正常生理需要和促进疾病康复的治疗方法。尽管本地有洗肾中心,但是却未有提供全胃肠外营养输入的中心,即便洗肾和肠衰竭病患都需要进行长期治疗。若所有血管都塌陷、失去了“生命线”,可能意味着病患面对风险。 目前,要符合终身健保(MediShield Life)和保健储蓄受保范围,患者接受的肠外营养治疗需至少90天。 不过,杨银湘认为这是不合理的,因为连续输注90天会导致肝衰竭。在实施这些政策之前,应征询医生的意见。 要促成这些医疗上的改革,杨银湘亟需来自各界对肠衰竭患者处境的理解,以及共同向卫生部等各造提供反馈。 《海峡时报》也曾在2016年报导菲萱的情况。当时包括医生、医护人员、医疗物品供应商等都施以援手,杨银湘本人甚至花了两个月时间,才掌握如何用点滴方式喂食菲萱。...

Read more

侏罗纪步道行人脚车拥堵 挨批“浪费纳税人的钱”

新加坡樟宜侏罗纪步道(Changi Jurassic Mile)于本月11日正式开幕,但是网民非常不满其设计,甚至抨击该设施“浪费纳税人的钱”。 全场3.5公里,展示超过20中恐龙模型的景点,连接了樟宜机场和东海岸公园,让民众能够边骑车边欣赏,吸引不少民众带着一家大小前往观光。 然而,署名Eric Ng的网民于10月18日在脸书发贴,猛烈抨击该景点的车道设计。“设计这条车道的人和机构应该重新接受教育,或好好用用脑子。他们或许会做出更好的结果。” https://www.facebook.com/eric.ng.3517/posts/10158828912189679 “简直是浪费纳税人的钱。” 帖文中,Eric Ng强调恐龙模型的围栏太矮,人们都能够爬过围栏并破坏模型。“看看围栏,明显有很多蜘蛛侠都碰过……真是一团糟!” 不少分享贴文的网友在评论区指出,约两米宽的脚车道对新人和脚车骑士而言,根本就太窄了,无法同时使用。他们认为政府应该集中于设计一个合适的脚车公园连接道,并且只有在空间和资源充足的情况下,才能够提高吸引力。 Wyvin Cheong指出,这条脚车道似乎是个被步行者、婴儿车、脚车骑士、围栏攀爬着等其他东西塞满的瓶颈路段。“意外随时会发生。” 分享贴文的博客作者Andrew Loh则质疑甚至此景点的目的。“这车道原本是公园连接道的一部分,现在你却引来了脚车骑士和观光客。观光客会停下来拍照,导致车道受堵。” “无论如何,这真的没有意义——恐龙在机场?这到底有什么意思?” 除此之外,围栏的“不良”设计也导致了恐龙模型在开张第四天就遭到破坏。 《海峡时报》在最近的报导中,也提到有关被民众破坏的模型,其中包括最近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女子骑恐龙”视频,以及幼体龙模型上已经有五颗牙齿“消失”了。 附着恐龙展示的樟宜机场集团发言人表示,该模型蒙受一定程度的损坏,已经被临时拆除以进行维修。“我们将在景点的沿线添加警示牌,提醒民众不可攀爬模型,也沿着车道安装闭路电视摄像机。”

Read more

反对最低薪金制人士 敢否直视低收入者眼睛?

上周,工人党议员为捍卫最低薪金制,再度与人民行动党在国会殿堂交锋。国人反对党领袖毕丹星驳斥职总副秘书长许宝琨医生的“政治喊价”论,直言无法接受,我们能容许有国人赚取少过1千300元的薪资。他也质疑,为何在扶助低收入群体上,政府拖沓良久? 盛港集选区议员辣玉莎,也在本月16日在脸书发贴,重申工人党对此议题的立场,同时也分享本身接触低工资群体的经历。辣玉莎提醒,好些低收入人士陷入贫困的无止境循环,无法挣脱。 她也质问那些反对最低薪金制的人士,敢不敢直视那些低工资百姓的眼睛,告诉他们:“赚少过1千300元是合理”的? 她指出,在月薪少过1千300元的10万群体,她曾与其中一些人士共事过,“我进入他们过于拥挤的居所,到他们设立于海滩的帐篷,或是到临时庇护所进行探访,并和他们交流。” 她指出,和他们的交谈中,他们分享了如今各自所面对或有些与众不同的处境,但是大部分人都陷入穷困的永无止境恶性循环中,且无法摆脱。 有些低薪工友前来会见人民活动求助,辣玉莎和志工们都能感受到,他们已”走投无路“。 “我忍不住在想,那些反对最低工资制的人,是否能够看着这些人的眼睛,并对他们说‘每个月赚取少过1300元,是合理的’?我肯定做不到。” 贴文中,辣玉莎指出,疫情当前,也会看到越来越多的市民站出来,声援低收入国人。“虽然目前有更多人处于艰难时期,但是当大多数人的恶劣情况都有好转时,这些低工资员工、失业或半失业的群体是否又会被抛在一旁呢?” 她很坚定地表示,“我不会”。 她在贴文的尾端补充道,作为社会的一份子,我们必须站起来并强调,必须确保国内所有人拥有可维持生活的工资。“这样我们在疫情后,社会不仅能够壮大,还更加公平。” https://www.facebook.com/RaeesahKhan.wpsg/photos/a.120784339678103/164945138595356/?_rdc=1&_rdr 她的贴文至今已经获得超过1100人反应,84人给出评论,以及203人转发。

Read more
Page 1 of 31 1 2 31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