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

网民:证明部长薪资过高 却无法解决民瘼

虽然副总理张志贤,费尽唇舌在国会解释部长薪资的成分,不过他仍没有提及总理薪资和部长们,加上基薪和花红后实际的所得数额。 更进一步,是否能效仿邻国,公布所有部长和议员名下资产? 据张志贤在前日于国会对比,政府与工人党提出的薪资建议差别。初级部长年薪是110万元,其中65巴仙乃是71万5千元的基本年薪,也即12个月薪和第13个月花红。相当于这些初级部长,每个月的月薪达到5万5千元。 部长薪资参照国内首千名富者收入 虽然把工人党也拖下水,想证明连工人党也同意这样的高薪准则,但是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在国会中也及时反驳,该党提出薪资建议,使用的原则不同,工人党以公务员薪资为基准,但是执政党则是参照全国首1千名最富有者的中位数收入,再折扣40巴仙。 同时,工人党也主张,与其只是公开计算薪资的方程式,更应该直接向民众公开,每个部长实际收到多少金钱数额。 网民们也不是省油的灯,直言人民关注的重点,不是部长薪资怎么算,而是现有薪资本来就太高,但是人民却被各种生活负担压得喘不过气。特别是总理李显龙已经成为全球年薪最高的领袖。 网民Loh Wai Poon就揶揄,现在政府终于透明化,证实我国部长所得比其他第一世界国家的部长来得高! ”百姓做到退休,公积金才10余万“ Irene Mok表示,七丈夫工作到退休的四十年,所积攒的公积金才10余万元,但是部长每年年薪都有百多万,可以累积的退休金差距太大。 有者就揶揄张志贤,能够公布部长们的所得税? “不管怎么算,部长薪资还是太高” Peter Chin就提出,不管用哪一个方式来算,薪资就是太高了!对于低收入群体来说,假设年薪万余元,岂非要工作达百年才追得上部长月薪? JF Gary Tom:...

Read more

社论:竞消委应避偏袒官联企业之嫌

职总创优企业合作社(NTUC Enterprise)将收购Kopitiam集团,视之为符合职总履行社会使命、提供国人可负担的餐饮服务。 与此同时,私召车巨头GRAB收购优步业务,却被竞争消费委员会,判定为违反竞争法,两家公司被罚1千300万新元。 虽是不同个案,但要说上述两起收购交易,同样削减市场的竞争力,值得进一步论证。但,为何两件个案受到的待遇和关注截然不同? 职总企业,正是旗下职总社会企业(包括职总富食客)的控股实体、唯一最大股东。职总富食客经营14食阁、10间咖啡店和9座小贩中心。 KOPITIAM集团旗下则有56家食阁、21间咖啡店、管理三个小贩中心和两个中央厨房。并购KOPITIAM 集团,意味着职总企业几乎垄断本地小贩饮食市场。 若把职总旗下的平价连锁超市(Fair Price)算在内,职总集团实际上已经垄断了从原料到熟食的整条食品供应产业!新加坡竞争监管机构是不是应该好好检视,这种违反市场自由竞争的垄断行径? 如果GRAB和优步并购违反竞争法,职总企业收购KOPITIAM岂能不闻不问?后者并购对市场的破坏比起GRAB优步合并,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可以理解GRAB优步合并,使本国私召车共享科技为单一企业独享。但须知不是所有国人都有使用这服务。 垄断餐饮冲击更大 相比下,“民以食为天”,职总企业收购KOPITIAM垄断大块饮食市场占比,直接影响很大部分老百姓如何解决三餐填饱肚子的问题,怎么看,它带来的冲击都比GRAB并购案来得高! 职总企业声称,收购KOPITIAM有助降低食物价格,但如何监督?不要忘了,职总集团是有利可图的公司,又该如何确保,这是以牺牲国人消费选择为代价,提高公司利润的行径? 新加坡监管机构理应公平执法,不该等闲视之。“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让人误会只有官联公司受偏袒,也有损政府的信誉。 撰文:Ghui  

Read more

覃炳鑫遭特委会抹杀 网民质问毕丹星立场

研究网络蓄意散播假消息国会特委会,在上周三提呈了300页涵盖22建议的报告,特委会10名委员,包括工人党阿裕尼国会议员毕丹星皆一致同意报告内容。 不过,特委会指控历史学者覃炳鑫博士”撒谎、自抬身份“,判定后者歪曲自身学术资历、不是可靠的供证者,完全不考量他提出的意见。 作为特委会成员之一,毕丹星也遭一些公民组织挞伐,质疑他认可特委会形同人格谋杀史学家覃炳鑫的做法,并未表达明确立场。 毕丹星在上周于脸书分享个人对特委会报告的看法: “蓄意散播假消息特委会报告洋洋大篇读来费劲。鉴于涉及课题之广,没有万灵丹可解决所有问题,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报告两大主轴有二:针对蓄意散播假消息,需采取多元的对应措施。对我而言这是仅次于立法的重要长远之计。 其二,审慎调控管制权限,审理假消息课题很可能陷入主观判断,也有担忧新法会被用来达成政治上或党派意图。 政府很可能会在国会提出立法动议,若果有意实践特委会报告中的建议,工人党必会参与辩论。 阅读了许多和受欢迎的陈述,其中要求平衡并对课题深入探讨的诉求,令我印象深刻。 其中一位陈述者提出两大必须关注的原则。其一,只针对伤害社会的假消息采取行动。 其二,相关任何措施都不能拿来合理化,扼杀在正常民主下直率和健康的意见交流。 第一项原则,是提防透过立法正当化大权在握的欲望,第二项则有意推动全国人民针对假消息议题参与对话。 作为新加坡人,我们理应畅所欲言而无需畏惧。如有,对话应是互相尊重的,即使我们坚定立场,也不忘多倾听。 民众可以点击此处阅读完整报告:goo.gl/f6Pnjm 不过,网民Henryace Ace就对毕丹星表达其失望,认为后者如果不认同特委会认可谋杀并令覃炳鑫蒙受不公的羞辱,”暗示“下表达不满也好。 ”特委会处理覃炳鑫的做法是卑鄙的,拿他的学术头衔做文章、标签他为“骗子”,正是当权者词穷时管用的人格谋杀手段。覃炳鑫攻读史学,从合法大学获取博士学位,但是特委会成员中没有一个是史学家,却自以为有学术权限去压制一位对国家贡献的公民。“ 毕丹星对此则解释,覃炳鑫使用的资料来源并不全面,虽然事后他有补充给特委会,惟仍未釐清从他的资源和论文中,可以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 ”我个人观点是,覃炳鑫从手头上的资料得出结论,他解释为何排除掉其他资料来源,并无法支撑行动党和李光耀在冷藏行动中散播假新闻的争论。“  ...

Read more

职总企业并购KOPITIAM:关乎竞争垄断与公共利益透明化?

最近媒体报导,职总创优企业合作社收购本地咖啡店和小贩中心运营商KOPITIAM集团,但是实际并购价格至今未公开。 据报导,KOPITIAM集团在全岛有80分行,预计并购交易将在年底完成。 并购若成功,将造就全国最大规模的餐饮中心巨头-- 这似乎正走向一个竞争减少、约趋垄断的市场局面? 新加坡竞争与消费委员会的官网,对并购垄断的观点是这样的: ”竞争与消费委员会,透过推演并购、假设不并购可能出现的市场后果,来评估并购造成的影响,以及是否出现竞争减少到状态。“ 但我们想想,职总企业并购KOPITIAM,是否与不久前发生的私召车服务公司GRAB并购优步,有相似之处? 职总企业声明:并购符合职总社企的社会使命,确保提供民众可负担的熟食服务(9月21日报导)。可是据《网络公民》早前揭发,有小贩中心业者缴付近1千600租金之余,还要承担逾2千元的杂费。职总不应对外公布,此次并购究竟花了多少钱? 并购涉及公共利益 并购一事涉及公共利益,诚如研究蓄意散播假消息特委会的建议,如果涉公共利益事项选择不公开,政府(当中有许多工运议员)似乎有必要给个说法。 知名美食家司徒国辉在美食指南部落客”食尊“(Makansutra)揭露社会企业管理的小贩中心,却实行最为商业化的餐饮业管理模式。小贩除了租金还要缴交各种杂费,平均每月支出4千元,比新加坡知名麦士威小贩中心最高标价者,平均2-3千元的每月指出还要高。 司徒国辉也指出,职总富食客向摊位征收每月1千608元的租金,比起环境局管理的小贩中心平均1千514元的租金,稍微高些。 但是,职总富食客也征收林林总总的杂费: 1. 服务和维护费(S&CC)- 350元; 2. 桌子清洁费-550元; 3.碗盘清洁费- 850元;...

Read more

社论:怎能不避嫌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再次成为众人焦点:他澄清自己的职务并没有领薪,在2011年卸下内阁职务后,仍热衷为民服务。 但是,他没有告诉民众的是,他目前仍是国家金融管理局的高级顾问,同时也是野村控股公司的顾问团之一。 同样,吴资政只告诉了我们事实的一半。他并没告诉我们,他还领着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约19万元的年薪,以及退休金。至于他身兼其他顾问职是否有津贴,我们不得而知。 这也带来一个根本问题:一些政治人物在卸下职务后,仍能够在其他机构乃至私企受委,更不用说那些纸将军们,在退役后就被安插在一些官联机构。从军旅走入官企,在踏入政坛,似乎成了不成文的规定。 吴资政或许不明白,为何人民会对部长薪资议题穷追猛打。 一些网民就已提出精辟见解:老百姓不关心你到底是不是千手观音、做得到的话,身兼百职都行。 但我们真正关注的,是“裸薪”的机制-- 是否能公布朝野政治人物的每年薪资和总体所得(包括花红),以及在其他团体组织是否有担任任何职务,如有,薪资多少? 裸薪,不只是为了避免官员贪腐,才假借高薪养廉为借口,为自己许以高薪。裸薪也意味着透明化,政要是要公布财产的,人民公仆拿多少薪水、是否还有其他额外收入,一切坦荡荡,开诚布公给老百姓。 要么,就每年公布所有部长、议长、朝野议员的薪资财产,包括身兼顾问职是否领津贴,也要公布。由政府公布以正视听,这样就能省却民间无谓的猜测和流言,不需要老百姓整天乱猜。 遗憾的是,迄今为止,我们除了有一份2017年内阁成员薪资检讨报告,含有部长薪资计算方程式,对于政治职务者的薪资透明化,做到真正裸薪,仍还有很大距离。 要么,为避免民间指责政治人物私相授,透过政治委任来奖励特定人物,即使民间组织主动举荐,也应懂得避嫌,新加坡人才济济,不愁找不到人来接任这些民间或私企组织的职务。特别是提拔更多青年才俊。 看看我们隔壁家老马,在接任首相后不久想兼职教育部长,立即成为众矢之的,最后只得不了了之;至于后来接任教育部长职的马智礼,因为受委国际伊斯兰大学主席,也被学生组织炮轰干预学术自由。 懂得避嫌,是为了避免利益冲突,若然政府一日不公开政要的薪资收入实得,就无法让民众信服,同样的议题还会争议下去。

Read more

只准部长陪正恩,不许百姓见敦马

针对历史学者覃炳鑫和前学运领袖陈华彪律师等人探访敦马一事,我国内政部长善穆根在本周日接受记者访问,他是如此看待此事的: “我(对覃炳鑫拜访敦马)感到失望和遗憾,我们可以有不同意见,这是人民的权利,但我们不应邀请外国人来干预我国内政。这是肯定不行的。” 他举例,覃炳鑫在脸书中张贴与敦马握手合作,并将他撰写评论新加坡课题的著作送给敦马。 “他邀请马国首相敦马,在东南亚人权和言论自由课题,扮演领导角色。我想,这很清楚是什么意思。”虽然韩俐颖说,这是针对整个东南亚,但善姆根说,新加坡就处在东南亚。对他而言,凭着几位公民个体和敦马见个面,就足以对国家主权构成威胁。 就连新加坡外交部前常务秘书比拉哈里,也质疑覃炳鑫对国家的忠诚。他也一口咬定覃炳鑫拜访敦马,邀请他关注领头推动东南亚的民主和人权,就是邀请外人干预我国内政。 覃炳鑫博士面对这几日各界的挞伐,在脸书澄清本身热爱这国家,却被比拉哈里质问,“你爱的国家和人民是哪一国?为何不直接说明?” 对此,比拉哈里还慎重其事地翻出陈年旧账,把覃炳鑫过去数年,在脸书发表的贴文作为证据,指责后者“扭曲历史”,在帖文中重复使用“马来亚”一词,同时也热切期望“能克服狭隘政治,有一天能与马来亚的兄弟姐妹们重返应有的地位。” 见过敦马就是叛国? 在上周30日,覃炳鑫和数人一同前往吉隆坡拜访敦马:被剥夺公民权的前学运领袖陈华彪律师、记者韩俐颖、漫画家刘敬贤和马国社运份子希山慕丁莱斯。 事实上,在会面后,陈华彪也接受马国媒体采访,清楚表明数人都是立场不同的非政府人物,会面目的是为了了解敦马对马新未来关系的看法,并邀请他出席计划在明年于马国举行的一场有关深化民主基础课题的演讲。 https://youtu.be/inItpVFzqP4 陈华彪表示,在敦马领导下的希望联盟政府,成功绊倒执政超过半世纪的国阵政权,带来的最大启发,就是我们在有生之年,用选票的力量带来改变是可能的。 ”马国变天形同启发灯塔,将为包括新加坡等其余东南亚国家,开拓开放民主空间带来积极影响,“他相信马国可作为民主样板,例如强大非政府组织净选盟等组成同一阵线,509选举也告诉新加坡人,改变是可能、并不可怕的。 打压非政治正确论述 几个”刁民“与敦马见面长达90分钟,比总理李显龙与敦马会面对30分钟时间还长,当权者当然不是滋味;更重要的是,这些要求更开放民主空间的”非政治正确“论述,触发建制派神经紧绷,再再显示行动党政府骨子里的大家长心态:岂能容许几位”刁民“在外头胡说八道,还要借外力来撼倒政权? 于是,就有马林百列集选区国会议员谢健平急着护主,率先批评覃炳鑫见敦马”不怀好意“,断章取义指涉后者邀请敦马为新加坡带来民主。加之配合亲政府网军的攻击抹黑,凡是见过敦马的,都变成了”叛国贼“了,甚至透过网军炒作,合理化以恶法来对付异议者。 谢健平摆乌龙 网军失声 然而,当民主党作出澄清,维权律师张素兰已非民主党员,谢健平才知自己已经摆了乌龙,立即在本周一在脸书致歉。(不过他未对覃炳鑫致歉)公民组织批评他搞不清楚状况,身为研究网络假消息特选委员会成员,自己却混淆事实。 此时,主流媒体未大肆报道谢健平摆乌龙致歉,连先前陪着谢健平瞎起哄,轰轰烈烈声讨”叛国贼“的网军也跟着一起被带到”荷兰“,全体哑然。...

Read more

新加坡捷运被揭 委2前军官任要职

今年四月,经过一轮“全球海选”,从20多位候选人中,前三军总长梁建鸿脱颖而出,被钦定为新加坡捷运(SMRT)新任总裁,并已在本月1日走马上任。 对于新总裁仍是军人背景,前总裁郭木财称“纯属巧合”,表示自己没有参与遴选过程,认为董事会即使直到会引来民众批评,还是选了梁建鸿,显示他们坚信梁就是最适合人选。 不过,据《新报》报导,新加坡捷运其实也雇用了两名武装部队上校-- 姜文纪(45岁)和李炎珠(49岁),接管人事管理职务,他们都是郭木财任期内被聘用的。 姜文纪在5月加入新加坡捷运,任职人事部主任。李炎珠则负责领导汤申-东海岸地铁线部门的人事部。该线路将在六年后启用,将有超过1千职员投入运营。 姜文纪在军中任人事指挥(personnel command),直至2016年把职务移交给李炎珠。也在同一年,新加坡武装部队在卓越人力资源表现评奖,连续三年卫冕电子人力管理以及学习发展奖项。 郭木财2012招揽四军官 2012年,郭木财招揽了四名前军中高官,加入新加坡捷运,其中就包括首席运营长许庆瑞。48岁的他,原是新加坡国防部国民服役事务处长,获委捷运公司人事部主任,如今已掌控该公司的资讯科技、采购、人事和培训事务。 至于揭育文(Alvin Kek),在武装部队服务14年,军衔达上校,曾当过编队指挥官首席工程官。在2008年担任国庆筹委会负责节目的筹委主席;2011年国庆庆典执行委会主席。曾于2009年获颁国庆公共行政(军事)奖章。 他也是郭木财当年招揽加入新加坡捷运的高级军官之一。45岁当上捷运营运总监、营运副总裁而后擢升为首席营运总管。但是在不久前因为犯下酒驾罪,而被降职,也不能领取2019年财政年花红。 https://www.facebook.com/melvinyong.sg/photos/a.1471232229846868.1073741835.1464226677214090/1908085566161530/?type=3 至于新加坡捷运的新总裁梁建鸿,已是该捷运公司第四位拥有三军总长背景的总裁。他曾任国防部常任秘书(国防发展),2010年至2013年期间任三军总长。其中较令知名的功绩,乃是2003年SARS时期,身为卫生部营运司长,协助成立全国联系与追踪系统,提现其领导能力。 频频招揽前军官的“传统”,也令新加坡捷运被批评形同半军事机构,带有层次分明的阶级,容易造成组织僵化,也影响职员整体士气。

Read more

预留停车位给部长出席校园活动 民众质问何不停在组屋区

一名民众向“网络公民”爆料,教育部长王乙康出席兰景中学(OPSS)种族和谐日活动,校方在活动前一天,就特地把停车位预留给部长及随行的北区督学,学校教职员则被指示停在别处。他质疑校园停车收费未能公平执行。 这名不愿具名的民众提供照片,显示一大清早,有一排停车位已被预留。其中一辆车牌号码SCH4800D轿车,遭眼尖网民鉴定认出乃王乙康座乘。两年前,同一辆轿车曾被网民踢爆,违规堵塞于国家图书馆的消防车出入口。 这名民众质问,既然部长有缴特别年费,在执行公务时可停车在建屋局组屋,而最近的组屋停车场仅在咫尺之遥,为何还需特别礼遇,让部长尊驾占用校园内的停车位。 教师缴停车费制度将在下月1日落实,但有别于高等学府,中学校园不设收费闸栏,教育部表示这是为了“减低行政工作和成本”,只由校方根据发放的停车印花,确保访客和教职员停在制定的停车位。 这意味着,所有在校园工作者,包括所有教职员、食堂经营者、经常到校处理事务的书商、校外教练等,都得购买印花,缴交停车月费。但是,学校访客(例如部长)却不会被征收费用。 访客无需付费,但是所有教职员却需要为停车位买单。 裸薪制度只落实在教师身上,但是教育部督学等高职,却不受管制。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谢建平就曾批评基于“裸薪”准则,向教职员征收停车费是“可笑且羞辱老师”的。 早前,国会议员被揭发每年仅需付365元的特别停车年费,就能在新加坡全境的建屋发展局(HDB)组屋停车位和国会停车,相当于每天只需付1元。 今年8月起,教育部属下360所中小学和初级学院,教职员需缴付停车费,教育部长王乙康估计,每年预计可征收800-1千万元的停车收费,款项将悉数纳入学校资金。 事缘在2015年总审计署报告反映,有几所大专学府的停车费低于市价,认为这类做法等同“隐藏津贴”,不符合公共部门“裸薪”标准。 教师被要求每个月为有盖停车位付100元,露天停车位则为75元,至于学校假期减少为15元。部长表示,这些收费将转入学校基金。 https://www.facebook.com/ongyekung/posts/2097118616969396 王乙康亲自回应谢建平的批评,并回应遵从“裸薪”原则的必要。 王乙康于5月25日的个人脸书贴文,解释自从审计署揭发免费停车有违“裸薪”,该部认真看待不规避,不会挑选、剔除该遵守那些准则,维护自身的自律。 王乙康坚称,向教职员征收停车费,符合公共服务部门“裸薪”(clean wage)准则,确保公务员并未享有“隐藏福利/津贴”。“这是保障干净政府的重要举措。” “我们花时间和教育工作者讨论,也向大家解释遵守“裸薪原则”的重要,不能把特权提供给开车群体的教职员,也与其他公务员不一致。” 不过,上述爆料民众则认为,部长作为民选议员,既然已经享有每日一元在建屋局组屋停车的优惠。 他补充,如果不设收费闸栏,我们每年预计能从停车费收取1千万元收入,应该足以追回设闸栏的成本。是否要等到下一个总审计署报告,揭发督学高职在校免费停车,涉及“隐藏福利”,才会有进一步行动? 与此同时,“网络公民”已致函部长王乙康,等候他针对此事回应。

Read more

国防部拒批本杰明缓役  网民惋惜

新加坡足球小将本杰明戴维斯,获得英格兰足球联赛富勒姆FC两年职业球员合同,成为新加坡首名跻身顶级球会的球员,让我国公民看到本地球员活跃世界级球坛的希望。 在最近刚落幕的世界杯,赢得冠军的法国队姆巴佩表现接触,年仅19岁就能在球场上发挥,也令民众看好和鼓励本杰明,乘年轻好好表现,为国争光。 不过,今年11月将满18岁的本杰明,和其他新加坡青年一样,需要服两年兵役。若服兵役可能得暂时放弃其足球事业,为此,向新加坡国防部申请延迟服役。 然而,他的申请在本周六(14日)证实被国防部拒绝。国防部认为,如果批准本杰明的上诉,对其他如常履行义务的服役人员不公平。 国防部甚至措辞强烈指责,本杰明无意履行国民义务,只想发展自己的职业生涯而不是维护国家利益。本杰明的父亲哈维戴维斯从未给出具体日期儿子何时回国服役,而是优先考量儿子的职业发展。 批本杰明只为个人事业发展 “我们不批本杰明的缓役申请,但是他们仍与球队签约,甚至其父亲哈维公开表示儿子可能放弃新加坡国籍,全力投入其足球职业。他的家长无意让儿子回国履行国民义务,特别是本杰明在两年合约期满,又在获得全职专业合同续约。” 国防部发给武装部队指挥官的说明称,本杰明同富勒姆签约,就跟其他国人上大学和在其他专业领域工作一样,属于追求“个人发展”。 国防部表示,明白足球在新加坡很受欢迎,英超联赛在本地也有大批球迷。但是,批准本杰明延期服役,将对其他为履行服役义务而暂时搁置个人发展计划的准入伍者不公平。 部长王志豪:培才和国民义务应平衡 国防部高级政务部长王志豪也表示,对于培养人才和公民履行国家义务,必须取得良好平衡。至于戴维斯上诉会否重新考量,他仅表示,国防部已把先前的决定告知对方,会根据他们上诉的理据和事实,作出评估。 政府国会文化、社区及青年委员会主席、三巴旺集选区议员林伟杰医生,及政府国会国防和外交委员会副主席、丹戎巴葛集选区议员祖安清心都支持国防部的做法。 国防部昨日在其官方脸书专页,发出两则贴文,阐述延缓服役和中断服役(disruption)的差别,强调缓役只适用于追求高等教育之申请。 国防部称,透过咨询文化、社会与青年部,只有潜能获奖选手或高阶国际赛事(如奥林匹克)的体育选手,该部才会特别允准长期缓役。选手过往的表现和获取卓越成就的潜能,也是考量范围。 “参与海外足球协会与代表新加坡出征国际足球赛事是两码事,前者属专业职涯选择。” 国防部也指出,在过去15年,只有三名体育选手获得缓役,包括:泳将约瑟林、柯正文和帆船选手Maxmilian Soh。 “国防部对于需参赛、培训的选手,在服役期间都能弹性处理和支持,只要不影响军训,他们在参赛前能告假专注培训,例如在2017年被赋予特假的球员伊砂凡迪就代表新加坡出征东南亚运动会。” https://www.facebook.com/mindefsg/posts/10155297415196059 对于国防部说辞,显然网民并不买账,纷纷在国防部脸书留言,其中大卫门农认为,本杰明戴维斯成为首名在英超联赛的新加坡球员,就已有足够的理由列入缓役特例。“体育与升学不同,必须把握好最高峰的体能时机好好发挥。国防部,请做对的事,不要一手毁掉这名孩子追求梦想的前途。”...

Read more
Page 97 of 97 1 96 97

Trending posts

July 2021
MTWTFSS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