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

裕廊集团称林地遭“错误开发” 建屋局前副局长:别卸责给承包商!

克兰芝一片在两年前还绿意盎然的林地,却被发现被清理了大半,而新加坡裕廊集团(JTC)解释,那是承包商在去年12月开始,”错误地“清理部份林地,并为此给出警告,勒令承包商停工。 但是,卫星图像却显示了,在将近一年前,该林地地段就有被开发的迹象。 建屋发展局前副局长姚其骝,对于当局只把责任推卸给承包商“感到不是滋味”,撰文直言,本地几乎所有工程项目都是公开投标;且项目中负责发展的甲方以及承包商(乙方)都需相互合作,确保工程进行。 他质问,究竟负责驻守工地监督、协助乙方的甲方项目经理(project manager)和工程监督(Engineering supervisor或clerk of works),去了哪里? “当我看到上述报导的图片时,真的不敢想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新加坡。这样大规模的砍伐不是一朝一日发生的,工程至少得进行了一年半载。” 他在《联合早报》撰文分析,政府工程项目公开招标,承包商依据招标当局的工程图纸和合同规格标准(Engineering drawings and contract specifications)来下标。 一般情况下,通常由最低标价的承包商(乙方)标得。开工前甲方还得聘用合格的土地测量师(qualified land surveyor),将工程范围用地标锁定好交给乙方。 “如果乙方不根据地标开发,那就是乙方的错。当然,甲方可能会说根据合同,土地测量应由乙方负责,因此任何测量错误应归乙方。” 但姚其骝抨击,这种说法非但很难使人信服,也很不负责任。因为任何项目甲乙双方都要相互合作确保工程顺利进行,再者,甲方还要聘请项目经理和工程监督,驻守工地。 他们专门负责监督确保工程达标,再者,若乙方遇到困难则要协助解决问题。...

Read more

慧眼识宝藏!自然爱好者分享狮城动植物照片惊艳所有人

作者:Mok Kai Lin 作为与其他东南亚国家进行文化交流的代表,我选择分享一系列野生动物的照片合集。 多年来,我使用值得我信赖的相机,对野生动物进行拍摄,因此积累了不少作品。我认为这是一次非常独特的对话,让这颗隐藏在内的宝藏,即新加坡的自然遗产能够被讨论,因为这课题往往都不被碰触。 我在展示时,无法即时看见观众的表情,但他们的惊讶却显而易见,因为在我一张张按下照片时,能感受到他们发出一声声的惊叹“哇!” 在我分享结束时,一名与会代表甚至惊讶地表示,不知道原来新加坡也有这么多自然美景,因为对我国的形象,最著名的都是一些建筑物和摩天大楼,以及被誉为美食和购物天堂。 这番留言让我感到相当震惊,因为我才意识到我国的自然遗产是多么地被低估。 近几个月来,我许多朋友都使用了“重新探索新加坡”消费券(SingapoRediscovers vouchers)前往了本地景点如新加坡动物园、夜间野生动物园、新加坡河川生态园、飞禽公园、海洋公园、等地区。 在他们的社交平台上,展示出对野生动物的赞叹和迷恋,不过我很好奇到底我们有多少人能够意识到还有多少动植物被藏在我们本地公园、自然保护区等地方。 这些都是免费可享有的,比起进口动植物,安置在围栏里供人欣赏,这些免费的自然宝藏更值得拥有。 我们如今的生活越发忙碌,也许现在更是如此,我们花越来越多时间在电脑笔记和智能手机上,只有少数人愿意停下来,去注意到新加坡的自然美景。 在如今无情的竞争年代,又有谁能够沿途停靠,闻一闻玫瑰香。在疫情不断打击我们的健康和经济下,我们应该怎么做?当我们受到土地稀缺的制约时,怎么能决定将原本属于动植物的居所,换成是我们自己居住的空间? 这些声称保护的话,似乎是特权阶层留下的话语,只有那些无需为房地产价格上涨或经济衰退而担心的人才能说的出话。 然而,我们如何能够公平地评估新加坡自然遗产的价值?我们如何把一些无价之宝,不可取代的东西以财政价值所比较? 与其说是人类与自然的一场生死之战,难道两者之间就无法存在共生关系?任何一段健康的关系,都需要妥协,也需要界限。 随着环保技术的进步,是否有可能森林与我国的心脏地带能够共存?在娱乐休闲方面,我们能否选择野餐和花上宝贵的时间在户外活动,替代进入时尚的购物中心或餐馆?在住房和房地产价值方面,我们能否重塑我们的观念,使绿地成为像附近学校、地铁或购物中心那样的必要便利设施? 我承认,我在这里提出的问题比答案还多。 然而,开发和保护之间的平衡是如此不稳定,这对人类和非人类的生命而言都产生深远的影响。因此,所有利益攸关方之间的公开讨论和合作,对开辟了前进的道路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 这也意味着,作为新加坡人,我们不能再冷漠、袖手旁观和视而不见。...

Read more

延续刘程强传统 新春前“大扫除”检视选区民生

工人党盛港集选区议员林志蔚分享,昨日偕同志工和市镇会成员,参与市镇会在新年前的视察活动,检视他负责的安谷区内社区民生问题,来个“春季大扫除”。 他分享,这个工人党市镇会季节性的传统,由前党魁刘程强开始。他指出,这意味着他需要在当天偕同职员,走访安谷(Anchorvale)区内的每个社群、了解维修保养问题、可改进的建议等。 他也藉此机会更多了解市镇会团队,也赞许他们的付出和贡献。 由于家家户户都在大扫除,他也提及农历新年前垃圾数量增多,为解决大型物品的处理,也把每周的回收增加到每日进行。 该区清洁工友会把无法再循环的保丽龙,从蓝色垃圾箱(处置回收垃圾)分类出来,方便回收卡车取走。

Read more

疫情影响 求助家庭收入中位数从1600跌至500元

向慈善机构彼岸社会服务(Beyond Social Services)求助的家庭收入中位数,从原本的1千600元跌至500元。 该项调查于4月至9月间进行,针对逾1千名在疫情影响下,欲申请基金援助的家庭收入中位数进行研究。研究发现,接受支援的家庭收入中位数大跌了69巴仙。 约八成的申请人目前居住在租赁组屋,研究亦发现,由于疫情的影响,租金已经占据家庭收入的一倍之多,而从家庭总收入中除以其家中人数,其人均收入中位数,在疫情爆发前,为425元,如今跌至113元。 研究内也以一名单亲母亲的例子为例,指该名单亲妈妈平时只能从事招待员,来养活三名子女。因此当孩子生病时,她不得不呆在家里照顾他们,结果在一次自己生病时,获准了五天的假,却让她无法领到这五天的工资。 更糟糕的是,由于疫情期间,公司也减少了所有员工的工作时间,导致她工作的日期比以前更少,甚至被送到更远的工作地点,只好让她掏出更多交通费开销。 研究表明,她在这期间不得不向家人借钱,因为房租、电费和网络费都缴不上了。 研究主要作者卓君美(Stephanie Chok)表示,疫情对低收入户家庭尤其严峻,不仅是要面临经济困难,甚至在日常生活中都以无法预料的方式受影响,导致出现不同形式的不安。 “要从疫情中恢复必须注意其个别影响,以便新常态不会复制或进一步加剧弱势社区的不平等。” 为了能够进一步减轻低收入的家庭经济负担,确保低收入老公能够获得更好的支持,研究建议,应改善老公的就业权利和社会保护计划,延长公共租赁公寓居民的租金见面和债务减免计划。 本周一(8日),统计局报告显示,自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新加坡家庭收入总体中位数首次下降。 报告指出,其中受影响最严重的是低收入户家庭,最底层10巴仙的家庭收入减少了6.1巴仙。 根据《海峡时报》的脸书留言区上,许多网友不仅赞同了这项研究,且强调疫情严重打击了他们的家庭收入。 “除了在昇菘工作或在金字塔顶端的人,大部分新加坡人的收入或多或少都被影响了” “穷人更穷,富者更富,预料之中“ 还有用户表示,政府今年应该好好规划预算案,帮助经济困难的人,不仅提供贫困家庭支持,也要多考虑中等收入家庭。  

Read more

淡马亚:冠病疫苗内不含活病毒 误打五剂未必造成伤害

日前,新加坡全国眼科中心日前为职员进行冠病疫苗接种,其中一名职员被错误打了五剂疫苗。 针对全国眼科中心为职员误打了五剂疫苗事件,身为传染病学亚太学会会长的淡马亚教授,也分析,与水痘疫苗不同的是,冠病疫苗内并不含活病毒,在mRNA的疫苗中仅有蛋白质。 他在线上问答论坛“Ask Paul Anything”,针对网友的提问答复。他表示,在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的辉瑞临床试验中,也有30毫克和50毫克,因此100毫克也不太可能造成太大伤害。 但他也不建议打超过剂量疫苗,也敦促当局若向社区推出接种计划,应减少这类误打剂量的失误发生。 新加坡有没有生产冠病疫苗的公司?淡马亚指出目前并没有,他坦言这可能让民众感到困惑,但他认为,国人应该跳脱出“政府有所有答案”的思维;再者,实则不少我国专才,都有参与冠病疫苗研发的工作。 应劝请老年人接种疫苗 此外,民众也对于疫苗的效果进行提问,尤其是对老年人的用处,因为目前老人对疫苗的反应并不如年轻人热烈。 淡马亚则表示,根据他的经验之谈,疫苗对老年人有很大的帮助,为了避免潜在危机,淡马亚也呼吁老年人应该接种疫苗,以保护老人家。 他接着解释,如果有人身体内已经染疫,其病毒抗体将维持将近三至六个月,且与沙斯(SARS)相比沙斯的症状更为明显,因为沙斯在第二周感染时,就可能已经病的很严重,但冠状病毒更为狡猾,甚至在未出现任何症状时已经可能获得感染了。 目前我国的疫苗品种仅有辉瑞疫苗,而莫德纳疫苗则预计将在三月份抵达。 与疫苗相关问题:改变基因、对于Ct值的疑问 有观众提问有关mRNA病毒是否会改变一个人的基因问题,淡马亚则提及,要改变基因的过程涉及了上游过程,而疫苗是下游过程,因此这完全反驳了基因改变的说法,且mRNA不含任何动物产品和酒精。 至于有关病毒是否会从无症状者传播,他则表示,无症状的人传播的可能性较低,因为他们既不会咳嗽或打喷嚏,但这也不能完全证实无症状者不会有传播的危险。 观众也对于聚合酶连锁反应(PCR)中Ct值好奇,对此,淡马亚表示,新加坡如今正遵循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若高于40将不会被视为传染性案例,但若低于30,将视为传染性案例。Ct数值越低,样本中病毒遗传物质的数量越高。 新加坡仰赖外籍专才和劳动力 对于新加坡为何不关闭边境,制止入境病例输入,淡马亚则推断,由于我国非常依赖外籍人士,无论是高端人才(就业证)或低端人才(工作准证)。在高端市场则填补了教育制度的空白,而我国也沉迷于依赖没有最低工资的廉价客工。 对此,淡马亚则认为,人们不应该一味认为政府拥有所有解决方案,新加坡更需要有创造力的人,自由地为政府提出相关解决方案。

Read more

网友戏称抽烟杀死冠病? 淡马亚提醒:千万别这么做!

早前,传染病专家淡马亚教授提醒,在接受冠病19拭子检测前30分钟,应避免抽烟,这是因为抽烟产生的热力会杀死周遭的病毒和细胞,这致使在检测时出现“假阴性”,也无法侦测到在细胞底下的病毒。 为此,有网友在网络提问环节,笑言这是否意味着仅凭抽烟产生的热力,就能杀死冠病?对此淡马亚无奈答道,很不幸地,对于烟民来说,抽烟无法完全杜绝冠病。 他提醒,抽烟本身已对健康有害,除非一个人能每天24小时、连续一周抽,但这肯定是不可能的,再者抽烟伤害呼吸道和肺部,反而会提高染上其他疾病的风险。“千万别这么做。” 淡马亚也是民主党主席,他在线上问答论坛“Ask Paul Anything”,回答一些民众的提问。由于近期本地已开始接种疫苗计划,为此好些民众都关注疫苗的成效。 淡马亚认为,政府此次在处理疫苗过程中相当谨慎,也提醒人们在接种时应申报本身的身体状况,好让医护人员能更准确地评估他们是否合适接种。 对于接种疫苗后,多久会产生副作用?淡马亚指出,短期反应通常都是在15至30分钟就会出现,这也是为何医疗团队会预设30分钟的观察期,若有副作用反应他们可以立即处理。 有网友也询问接种是否有过敏性休克(anaphylactic shock)的风险。淡马亚则指出,目前,辉瑞疫苗在每100万人接种有5巴仙的案例通报;莫德纳(Moderna)则是每100万,2.5巴仙的个案通报。这固然比起流感疫苗(每100万1.5巴仙通报)稍微高些。 不过,淡马亚也指出,若出现脸部或眼睛肿胀、呼吸困难、血压下降等症状,医疗团队都能立即处理,注射肾上腺素。他提醒,若过去有这类过敏病史,在注射前都应该寻求医生建议。 至于注射第二剂时会否出现过敏反应,淡马亚则指出,如果第一剂没有出现,那么接种人士在第二剂不太可能产生严重过敏反应。“如果第一剂已有严重过敏,一般都不会再被注射第二剂。” 但他也分享本身经历,在第一次注射时,手臂疼痛了三至四个小时,第二次注射疫苗,手臂则持续感到疼痛四至五个小时。 有鉴于冠病19是非常新的传染疾病,淡马亚坦言,目前尚未由足够的数据来佐证疫苗的长期副作用。不过,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在批准疫苗前,都索取至少两个月等值的相关资料。

Read more

全国眼科中心职员误打五倍疫苗 何晶称“毕竟都是凡人”

上周有报导指出,因人为失误,新加坡全国眼科中心(SNEC)一名职员被误打了五倍的辉瑞疫苗剂量,但是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为止,似乎仍未有任何负责疫苗事宜的高层,对此事件作出回应。 误打剂量事件于上月14日发生,这也让人质疑,为何事件过了这么久才告知民众。 我们的总理夫人何晶还在其脸书上发文,似乎试图为此事件做出辩护。她指在进行疫苗接种等大规模活动,容易出错,称“毕竟都是凡人”(We are all human after all),言下之意,“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虽然大部分人都对此错误表示理解;全国眼科中心医药总监Wong Tien Yin为此事道歉,并表示会彻底审查内部流程,且已采取措施避免类似失误重演。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687172518137242&id=100005335308340   但我国有跨部门防疫工作小组,来处理与冠病防疫相关事宜,有卫生部长颜金勇,还有现任教育部长黄循财联合领导。 基于疫苗接种工作属防疫小组的权限,却不见两名部长发言,不禁令人纳闷。当然,这属于他们部长级的职责范围和权限,以让民众安心,并为错误问责,但是,为何迄今仍未对此事发表声明呢? 而何晶女士、颜金勇和黄循财是否都试图转移人们对此事件的关注呢? 尽管卫生部指出,辉瑞疫苗的临床试验数据显示,注射超过推荐剂量并不太可能危害到人体,但是,难道颜金勇作为卫生部长,就不必在卫生部发出一般文告后,站出来说话吗? 归根究底,此事件的关键不在于所犯下的错误,而是如何进行事后处理或应对。 接种疫苗涉及我国所有人,绝对是公共利益问题,政府耗费了将近一个月才揭发此项错误,是危险的讯号,而颜金勇和黄循财保持缄默,可能进一步增加了人们心中的不安。之后,何晶女士似乎想要将大事化小的态度,无疑是雪上加霜。 拖延揭发问题、负责人士缺乏问责、或是企图大事化小,都很容易形成当权者把问题扫在地毯下的印象。

Read more

更多能胜任专才加入 余振忠:在野党俨然成为主流

工人党前非选区议员余振忠形容,现今越来越多专才成为在野党候选人,足以与人民行动党分庭抗礼,使得在野党俨然成为当今主流。 “喜不喜欢都好,我认为在负责任态度之下、加之越来越多候选人,他们的专业与学术资历与行动党的(候选人)同等匹敌,在野党正成为主流。” 过去,人民行动党常描绘,新加坡只足够形成A队,有规模的反对党出现反而不利新加坡。 回溯2011年,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曾表示两党制在新加坡根本行不通。治国最关键的是人才,唯有让A队有最大的成功机会,才能保障国家的前途,不能为了反对党所说的“买保险”,而去削弱A队。 本月6日,英语媒体《慈母舰》主办论坛“2020大选后的新加坡青年”,同时受邀的还有知名漫画家刘敬贤(Sonny Liew)以及律师朱正熙。 论坛上也有听众询问,在资讯更为流通、年轻人政治醒觉抬头下,主讲人对于未来10至20年新加坡政治发展的观点。 余振忠认为,上届选举的盛港集选区选举结果,将是很有趣的个案研究。“工人党青年竞选团队,竟然把三位强大执政党的政治职务者斩落马,这显示相对年轻选民对改变抱持开放态度。” 朱正熙也指出,对于信息的接触、新社交平台崛起,也在影响着未来的选举。例如,利用脸书做竞选宣传还是不久前的事,但如今也加入了Instagram,年轻人也转向抖音(Tik Tok),而抖音的使用群体好些还只是12至16岁、未有投票权的青少年。 相比过去被管控的资讯,他认为,如今事社交平台赋权群众,有能力去影响那些政治人物。 对此,刘敬贤则以中国政府成功管控媒体为例,质问政府是否仍会继续允许资讯的自由流通?他指过去中国还是向新加坡学习如何管控政治程序,如今可能我国政府会向它们学习。 对此,余振忠坦言希望这一天不会发生,因为现如今面对“泼马”法令人们都已感到不安,希望不会演变成如其他国家那般的诸多管制。

Read more

网友揪出尚穆根“稻草人论证” 难道性犯罪也被归类为非暴力?

本月2日,盛港集选区议员林志蔚,提呈国会提问,询问政府是否有意扩大黄丝带计划范围?包括让那些非暴力犯罪的前罪犯,在很长一段时间行为良好的前提下,在成功重返社会后有资格撤销他们的犯罪记录。藉此,无需在求职时申报这些记录。 然而,律政暨内政部长尚穆根,在脸书分享针对林志蔚的书面答复,提及删除非暴力前囚犯记录的风险,也把性诱拐(sexual grooming)、非礼、刑事失信、入室行窃等,都列为非暴力罪行。 随后,林志蔚回应了尚穆根,解释之所以会提出相关问题原因在于,他最近发现到一些居民曾因为年轻时犯下吸胶罪或小偷小摸的罪行,而在日后找工作面对困难。 根据《罪犯登记法令》(Registration of Criminals Act),确有条款可依循特定条件下移除某人犯罪记录,惟取决于警察总监的裁量。 不过,对此尚穆根却声称,政府已针对类似课题展开对话,并非新鲜事,早在20年前已经针对高风险的前囚犯强制进行治疗;修正毒品法案,冀能借此消除刻板印象,协助吸毒者重返社会。 “我们需要的是明智的、真实的世界和实际的建议,这些有助于我们对于相关话题进行对话,我们也随时欢迎任何想法和意见。” 他表示有关对前囚犯可从事的工作限制,目前已有框架,且该框架已经进行了多年的调整。 “如果议员(林志蔚)认为前囚犯(无论是你猥亵儿童者或因入室盗窃等被定罪,只要是非暴力),应允许他们在公寓内担任保安(且雇主还没有其犯罪记录),他也可以提出类似的建议,或是在部分同意相关措施的公寓进行测试。” “性犯罪”也列为非暴力行为? 不过有网友就揪出尚穆根的“稻草人论证”(strawman argument),包括林志蔚并没有要求删除性犯罪者的记录;也质问为何尚穆根把猥琐儿童被列为非暴力犯罪,并反问尚穆根敢不敢登记、公布那些性犯罪者的记录,避免他们被聘雇为私人教师或在幼儿园就职? “我其实同意这项提议,有很多非暴力的犯罪者,都不是猥亵儿童犯罪者。为什么每次只要有人提议一些,就要把它想到这么极端?你要如何让其他人在政策决策上参与公众讨论?他只是将一名居民的困扰带到国会,难道不是在尽他的职责吗?不要再玩政治游戏,到底是谁为了反对而反对呢?“ ”与其真正讨论帮助前囚犯,我们只看到有人只是用“稻草人论证”来赢林志蔚。这就是当一党独大垄断了所有好建议的后果,真的不是很好的示范。“ 另为网友则建议政府应该分配更多国家资源给其他政党的议员细读,与他们共享更多相关数据。目前这些议员受到《官方机密法》的约束。 ”真的很有趣看到来自反对党议员这么简单的书面提问(目的在于质问政府,而不是询问相关细节的方式),能够让部长这么焦躁不安,要用到两篇贴文来回应。 虽然我能理解这都是政治的自然现象,但我也隐约看到这是人民行动党不想要的政治。所以我呼吁政府至少对反对党议员开放更多国家资源,让他们自由享用更多相关数据,不要只是一直强调他们的建议无用。如果在使用过程中,担心数据会被泄露,可以请他们签订保密协议。...

Read more

永远怀念人民总统王鼎昌 勇气和信念带他走过巅峰 经历低谷

今年的2月8日,是王鼎昌总统逝世19周年。自他去世后,对于我们曾经的总统王鼎昌,更为珍惜和尊重。 王鼎昌向来恪尽职守,虽然他曾在担任总统前,代表人民行动党担任部长和副部长,但更多的是,他对新加坡人有着始终如一的忠诚。 然而,他的总统之路却是从争议中上台,在极度苦涩中下台。水可载舟亦可覆舟,虽然他的勇气、信念和正直支撑他走过巅峰时期,却也因为这些带给他极大的痛苦。 他应当被世人所记得,他是我国史上第一民选总统(尽管如今已经被官方剥夺),向来维护劳工权利的他,甚至在未经内阁批准下批准罢工(当时他任职部长)。 因为热爱艺术和音乐,他推动了滨海艺术中心(Esplanade)和成立国立艺术理事会,主持委员会。除了滨海艺术中心外,还有国家文物博物馆也是经他之手。 此外,他也擅长照顾弱势人士,《总统星光慈善》(President's Star Charity)就是他一手创办。 最重要的是,已故总统王鼎昌在与前同事政府对抗的黑暗日子中,他的隐忍不拔也值得缅怀。 当时的他,如同遇到一面石墙挡住去路,政府当时宣布需要花56年时间才能产出价值1元1分的资产,而王鼎昌则表示,“我有一件事要做,不管政府喜欢与否,你看,如果你让我保护资产,你就必须告诉我我应该要保护什么,所以我不得不问。” 他在任期内,也曾反对政府在他未知情的情况下,宣布将邮政储蓄银行(POSB)出售给星展银行。他后来表示,“我从报纸上得知,这并不对。不仅如此,他们还要在未知会我的情况下,向国会提呈一份出售法案,解散邮政储蓄银行。 王鼎昌对于星展接手邮政储蓄银行的观点,也始终无法得到回应。 在六年任期结束后(1993年至1999年),王鼎昌被告知,内阁将不会支持他连任第二个六年任期。当时他坚称,他不需要内阁的支持竞选连任,但是经过一番打击后,王鼎昌宣布不参与接下来的总统竞选。 我们能否再次见证如王鼎昌这般的家国栋梁?他将荣誉和义务先于自己,先于朋友同事,甚至是带他进入政坛培养他的政党和国家元首。他在位时所作的种种事迹,或许,有人宁愿他成为被遗忘的总统。 但对于心如明镜的新加坡人而言,王鼎昌才是真正的人民总统。

Read more
Page 2 of 97 1 2 3 97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