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

网民促有关当局关注 老妇马路中央兜售纸巾

有网民透露在义顺一带碰到一名老妇人,每天没戴口罩地在路中央徘徊,询问轿车司机们是否要购买纸巾,行为非常危险。 Joseph Jee昨日(3月14日)在脸书群组COMPLAINT SINGAPORE贴文,指出在21街和义顺环路的十字路口处,有一名老妇人常常就在附近徘徊,趁着车子等待交通灯转绿的这段时间,向轿车司机兜售纸巾。 “这是很危险的,因为她有时还会站在十字路口的马路中央。是否有人可以帮帮忙?” 贴文一出就引起网民注意,而有网民指出,该老妇人当初并非在马路上卖纸巾。 她表示曾于数年前在巴刹一带看到老妇,老妇纠缠着人们,直到对方买了纸巾,她才离开。“实际上,她只想要赚快钱,且有点易怒。” 据《联合早报》报道,老妇被指穿金戴银地,每天都在该处,向驾驶人士等兜售纸巾,几乎有一年了。 有居民指出老妇经常在交通灯旁边的人行道等待,在汽车因红灯而停下时,就会冲到马路上进行兜售;而在交通灯转绿时,她就会回到人行道。 她有时会敲打车窗或车门,然后类似询问“要不要纸巾,三包纸巾卖两元”。她有时也会在搭巴士时,向巴士乘客进行兜售。 脾气不好 怒骂劝阻民众 有经常和老妇乘搭同一辆巴士的居民指出,老妇脾气暴躁,有时会对着不购买纸巾的乘客破口大骂。她甚至理直气壮地对巴士车长表示,“我没钱,也没口罩!”,而拒绝交付巴士费。 然而,该居民指出,老妇看似不像经济有问题的人士,因为她戴着金项链和手镯,因此对她冒险售卖纸巾的举动感到不解。 也有人问过老妇为何在马路边兜售,不会到之前的巴刹去,老妇只表示因为咖啡店没生意。 老妇在马路上兜售,有时甚至跨越围栏到马路中间的行为非常危险,也曾有人们劝告过,却反而被她大骂,简直是狗咬吕洞宾。 减轻家人经济负担和做慈善 老妇受访时表示,她兜售纸巾是为了减轻家人的经济负担,也是为了做慈善。 面对各种的批评和猜疑,老妇表示自己的儿子和丈夫都有做工,丈夫也有给零用钱,但是她不想增加他们的经济负担。她表示自己兜售纸巾,每个月能够赚约300元,除了一部分存起来,还有一部分可以拿来做慈善。 至于她被指穿金戴银,她也表示自己身上的首饰是30多年前买的,因为喜欢才继续戴在身上。而不戴口罩,则是因为自己容易气喘发作,所以才不戴,但是都有随身带着口罩。...

Read more

当初没阐明合力追踪可用于刑事调查 李显龙承认“政府的错误”

早前未阐明“合力追踪”数据也可用于协助刑事调查,李显龙总理也承认,这是政府的错误。 他在接受BBC专访时,提及民众担心“合力追踪”(TraceTogether)数据隐私问题时表示,政府已立法明确点出警方可以使用有关数据的范围,并保证在疫情结束后就会删除有关的数据,民众也接受了这些解释。 上个月在国会内,负责智慧国计划的外交部长维文也针对“合力追踪”数据一事,坦承早前出现沟通上的疏忽,没有完全告知有关数据将用于协助警方调查严重案件。 他表示,愿意承担全责,并为造成的恐慌和焦虑深感遗憾。而国会上个月也通过了紧急法案,限制冠病防疫追踪数据所可以使用的范围。 李显龙指出,“我认为我们犯了错误” ,并指虽然合力追踪应用程序主要是为了追踪病例,但是根据法律,警方在进行刑事调查时有权利索取个人信息,包括合力追踪的数据。 “我们应该说清楚,但我们没有,但是后来我们已经向民众作出交代。” 在询及追踪技术普遍牵涉到隐私问题上,李总理表示,人们在这个大数据时代,使用着各式各样的应用程序,因此转卖数据已普遍化,这也显示了人们对隐私的认知有所转变。 他认为这是人们必须去适应的新发展,而对人们对个人隐私保护所提出的合理要求,社会也有责任去设法回应及安抚。 他也提到政府目前正逐步放宽客限制工行动一事指出,政府非常照顾客工的福利,但是基于客工都居住在宿舍内,若没有限制而允许他们和工作场所之外的人群接触,极大可能会把病毒带回宿舍内,导致病毒传播的恶性循环。 他续指出,政府也了解到,被困在宿舍内,客工也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因此决定做出安排,让客工能够到客工休闲中心等地区进行休闲活动,确保他们的身心健康获得良好照顾。

Read more

被询问“是否私会党员” 青年突遭大叔袭击挂彩

三名好友外出用餐后,却遭到恶大叔们攻击,其中一名19岁青年被破裂的酒瓶割伤脖子,涉嫌袭击的两名大叔被逮捕。 SgfollowsAll的Instagram社交媒体上转载了其中一名好友的贴文,分享了整个事发经过。 青年指出,他们于周三(3月10日)晚上8时40分,和另外两名好友在淡滨尼4道第802座的Domino’s Pizza披萨餐厅用餐后,离开餐厅时被人叫住。当时三名年龄介于50至60岁的华裔男子逐个靠近他们。 首个华裔男子就询问了他的好友,是否名为Hafiz、又是是私会党员,而他们也透露Hafiz已经有两个孩子了。 “我好友(18岁)当时就否认,但他天真地回答了他们的问题。忽然第二个男子就冲上来,并抓住了我的朋友。” 青年表示,在看到好友挨打时,他就急忙跑出店外、大喊,并攻击之前打了好友的男子。“但是我没有发现,有第三个人从好友的后方走来,用破玻璃瓶捅向我好友的脖子。” 青年表示,受伤的好友当时反应不及,受伤后倒在地上。而他也尝试止血、大声呼救,也请周围的人们帮忙召救护车。然而,令他感到难以置信且气愤的是,他们所处的位置并非冷清清的街道,到处都有人,但是所有人都围观并拿起手机拍照和录视频,却没有人帮忙报警或召救护车。“十分钟!十分钟后才有人帮忙报警!” 三人中两人已落网 他透露,三名华裔中,有两人已呈现半醉状态,但是拿着破玻璃瓶捅人的男子似乎是清醒的。他们当时无法看清三人的脸部,因为他们都带了口罩,且当时现场光线有限。“我和好友都有看到捅人的男子,穿着长袖白T恤和棕色背包,以及类似西瓜头的发型。” 他昨日(11日)更新贴文时指出,被捅伤脖子的好友情况良好,且没有伤到主要动脉。 警方以涉嫌使用危险武器蓄意伤人罪名,逮捕两名分别57岁和60岁的男子,他们被指用破裂啤酒瓶割伤青年脖子,并已在今日面控。   警方也逮捕了另一名涉嫌公共滋扰的39岁男子。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Read more

蓄水池边沿出现粉红色螺卵 当局表明不影响水质

有网民投诉在实里达下段蓄水池(Lower Seletar Reservoir)出现一坨坨粉红色的蜗牛卵,然而当局大派定心丸,指出这类螺卵并不会影响蓄水池的水质,且当局都有定期进行清理工作。 网民Anne Yong周一在脸书群组Nature Society(Singapore)贴文指出,实里达下段蓄水池的边沿出现大批的螺卵,被染成了粉红色。“看得令人起鸡皮疙瘩,我从来没看过这么大规模的螺卵。” 不少网友笑称这就像明太鱼一般,也有网友认为螺卵太多不是问题,因为会成为鸟类和其他动物的食物。 然而,国家公园局(Nparks)和公用事业局(PUB)发表联合文告指出,这堆螺卵并不会影响蓄水池内的水质,但是福寿螺或许含有毒性,不能食用,而且它几乎没有天敌。 当局指出,这些都是金苹果螺(Golden Apple Snail)的螺卵。“金苹果螺非本地的淡水软体动物,主要可在城市化的淡水栖息地,如蓄水池和池塘内发现。” 虽然这种螺不会影响水质,但是会和本地产的苹果螺(Apple Snail)带来影响,两者会竞争食物和栖息地。 国家环境局和公用事业局都表示,会定期清除这些螺卵,这也是维护自然区和水库的工作之一。当局每两年都会进行超过50万次的水质测试,以确保我国自来水符合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 当局也提醒民众,不要随意放生动物到蓄水池等地方,避免影响和破坏水域的生态系统。 https://www.facebook.com/PUBsg/posts/3720266484730672

Read more

两名小孩突然冲出马路 !所幸司机及时踩住刹车未酿成大祸

两名小孩突然冲出大马路,吓得司机差点闪躲不及,幸得司机及时踩住刹车,才未酿成大祸。 SG Road Vigilante今日上传了一段惊险画面,据视频所述,当时司机正在淡滨尼一带的工商小学( Gongshang Primary School )。 从视频可见,当时路上车子来来往往,当司机正在驾驶时,站在斑马线前的两名小孩突然冲出马路,而司机显然被小孩的行为吓到,但所幸司机反应迅速,立即踩住刹车,孩子在看见车子差点撞向他们前也赶紧跑回去。 根据视频上的时间显示,视频是在3月9日下午4点50分左右录下。只能说这是有惊无险。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1n8JZtxuVw 孩子冲过马路事件并非是首次发生,此前一名孩子在大马路中央来回跑,所幸司机也是及时停车,并未酿成大祸。 https://www.facebook.com/779082855472239/videos/923040861567104

Read more

约300送餐员入群组 提防阿窿恶作剧订餐

近两个月内,频频发生送餐员被恶整,指派送餐后却无人领餐,疑似是大耳窿的新手段出现。 这不仅对居民造成干扰,更是严重打击了送餐员的士气,也让送餐员“白送一趟”。于是,送餐员守望相助,自发在网络上创建社群,相互警惕。 有送餐员向《海峡时报》透露,近两月内接获“虚假订单”的次数增多,为了有效对抗这些虚假订单,大约300名送餐员在Telegram上组成名为“Foodpanda Scam Alert”的聊天群组,相互提醒与假订单相关的收货地址。 警方此前也表示,近日经常出现利用送餐员为他人进行骚扰或恶作剧事件,不排除与大耳窿有关。 目前相关案件已经正在侦办中。 对此,Foodpanda也做出回应,表示目前客户在订餐时,确实可通过信用卡、银行卡、PayLah及Apple Pay等电子钱包付款。 若选择用现金付款,则可在交付食物后才付款,这是为了让无法以电子付款的人也可以通过Foodpanda订购食物。 Foodpanda也表示,一旦发现客户有恶作剧行为,将“拉黑”该用户,而未来在同一设备上创建的帐户也将被删除。 反观Deliveroo和Grabfood均表示,目前并无提供货到付款的选项。 Deliveroo认为这样也能够确保送餐员能够获取相应的费用,Grabfood则表示,若用户的线上余额不足,自动充值功能被禁用时,送餐员将不会收到其货到付款订单。

Read more

隔离期间参加脚车赛夺冠 外籍男让主办方给酒店职员请吃

履行居家隔离期间参与健身脚车赛,男子以450公里赢得冠军后,要求主办方帮忙买些食物,送给酒店职员当做慰劳品。 租赁网络平台Happy SHN于周二(3月9日)在脸书贴文,公布二月份的迷你脚车赛冠军为“行驶”了450公里,平均每天32公里的J先生。他的赛程比每日从我国最北端到最南端的行程还要远。 贴文指出,获奖者基于公司政策而不公开姓名,但是他要求主办方为史丹福瑞士酒店(Swissotel The Stamford)的职员们购买一些食物。 “我们联络了酒店,被告知当天有约15人在上班,因此购买了30杯泡泡茶并送到史丹福瑞士酒店和其姐妹酒店费尔蒙特酒店(Fairmont Singapore)。” 当局指出,当奶茶送给酒店职员时,他们都很高兴,“我们几乎可以看到他们面具后的笑脸了”。 在贴文中,当局也分享了酒店职员们向他吐露的心声,甚至表示,他们更愿意为定期来度假的人们服务。 “有些人可能认为他们只是领薪工作的酒店职员……他们把每天的工作都形容成是战场,面对着各种苛刻且不合理的要求,因为客户们被迫困在房内太长的时间,而感到沮丧。” 因此,当局诚心感谢应对冠状病毒19的前线人员,因为他们确保了我国的安全,也感谢J先生的“请吃”。 当局举办的比赛,旨在鼓励人们于隔离期间开始运动,赢家可以获得免费租金、指定给某个和冠病相关的慈善机构100元,或作为指定人士的小费。 https://www.facebook.com/happyshn/posts/2807435426135887?_rdc=1&_rdr 据《8视界》报道,平台创办人李国樑披露,赢家是一名自以色列入境我国,在本地工作的外国人。他入境后,在史丹福瑞士酒店履行居家隔离,因此要求主办方帮忙购买些食物,以慰劳酒店的员工们。 他表示,酒店职员在看到泡泡茶时,并不知道有这个比赛,并惊讶有这么多杯。而经当局解释后,职员们得知是住客所赠,都感到非常高兴。

Read more

凭3月或4月份新能源账单 民众下月可领取免费消毒洗手液

下月12日开始,民众可凭着3月或4月份的新能源账单,领取免费消毒洗手液。 淡马锡基金会昨日(3月10日)在脸书发文指出,4月12日开始至25日,每户家庭可以凭着3月或4月份的新能源账单,领取500毫升的免洗消毒洗手液。 帖文中指出,无论是纸质或电子,只要印有二维码的账单,都可以领取免费消毒洗手液。“您也可以在自动派发机,手动输入新能源账户号码。” 民众可以在任何民众俱乐部或多美歌的淡马锡店屋(Temasek Shophouse)领取,但是必须带上干净的空瓶。 https://www.facebook.com/TemasekFoundation/posts/3324098144483359

Read more

回国后还在外用餐并谎报旅游史 留英女子坚称不知要立刻回家

自英国返国就接到居家通知,留学女子却没立刻回家,反而和家人一起在外用餐,更到金文泰一家诊所取药,被控触犯传染病法令时,竟表示不知道接到通知就要立刻回家隔离。 据《亚洲新闻台》报道,24岁的英国留学女子Esther Tan Ying Ling,于去年3月23日回到我国时,就接到必须履行居家通知14天的指令。但是她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和家人在樟宜机场第一搭客楼的员工餐厅用餐,也到金文泰一家私家诊所,谎报旅游史并获得药品。 她之后也被确诊感染冠状病毒19。 被告的案件于周二(3月9日)在国家法院进行审讯,被控在传染病法令(Infectious Diseases Act)下,使他人面临病毒感染风险。 指关卡人员没告知 移民与关卡局的关卡人员出庭供证时指出,在被告抵达樟宜机场后,他就告知被告在接到居家通知后,必须立刻回家。对此,被告表示不认罪,并决定抗辩。 被告昨日(10日)在庭上供证时,否认曾被关卡人员告知必须立刻回家的讯息,并指居家通知的文件上也没有这方面的注明。 被告原本表示,据她朋友透露,在入境我国后的隔日才开始需要履行居家通知,但是,她后来“改口”指出,以为是在回到家中后才开始需要履行居家通知。 惟,根据被告早前的口供,控方指被告其实知道自己应该立刻回家,而且关卡人员也有告知。但是,被告否认关卡人员告知一事,并表示当时因为害怕,而思绪混乱。 控方质问被告,难道我国要控制疫情扩散,会允许人们回国后四处溜达,到隔日才开始隔离?还是被告认为病毒有时差,会隔日才醒来? 坚称是鼻窦炎发作而非感冒 至于到金文泰私家诊所谎报旅游史一事,被告表示自己当时鼻窦炎发作,并非感冒。 然而,当控方在法院中播放被告假诊所外拉下口罩咳嗽的电眼画面,并询问被告是否在咳嗽时,被告承认拉下口罩的行为会加剧人们感染病毒的风险,但是电眼画面上并看不出她是否有咳嗽。 控方随后在庭上出示被告签名的口供书,显示被告曾表示因担心自己的感冒未痊愈,怕传染给父母,所以急着到诊所拿药。 对于这份口供书,被告承认有关说辞,并表示当时感到很压力,思绪混乱,但是坚持自己并没有感冒,只是鼻窦炎发作。...

Read more

电力站何去何从?林瑞莲与孙雪玲因电力站课题交锋

近日本地艺术中心电力站(The Substation)因宣布在今年七月撤出亚美尼亚45号后永久关闭,令本地文艺界惋惜。有关课题也在本周一带入国会讨论,引发议员之间的交锋。 此前,电力站的所在之处亚美尼亚45号街建筑因需进行翻修,电力站被迫撤出两年,并在返回原址后需与其他艺术团体共用亚美尼亚45号建筑的空间。 电力站以失去原有的意义和对整体空间设施的自主权,经过与国家艺术理事会多方商榷后,仍无法达成双方协议。担忧影响作为独立艺术中心的运作能力,电力站作出永久关闭的艰难决定。 随后,国家艺术理事会也证实此事,并称若一个艺术团体有将近九成的运营经费(包括分租场地的租金收入)须靠政府,那是难以持久运作下去的。 国家艺术理事会的一番说法引起了各界的舆论。对此,工人党主席林瑞莲也将电力站的课题带进国会进行辩论。针对失去常年矗立于亚美尼亚45号街的自主权,艺术界感到相当不安。 林瑞莲在周一(8日)的国会上质问,政府是否同意若以艺术者本身经营艺术中心,会比政府接管经营更能体现艺术的纯粹和可持续?同时还能丰富社会的生态系统。 她表示,目前之所以会引起舆论是因为电力站目前的定位,因为这是许多艺术家孕育自己艺术生涯的最初之地。 “电力站”是在1990年由已故戏剧大师和文化奖得主郭宝崑成立。 中心现址在1970年代末之前用作为公用事业局的设施,因此郭宝崑成立这所艺术中心时,就以电力站命名,并已独立运作近30年。 “我想询问政府能否再次检视目前的对话,并加以改进,让艺术界人士了解政府愿意敞开心胸与他们商榷,且他们的声音能够被重视。” 刘燕玲确保将持续与利益相关者咨询 对此,文化、社区及青年部政务部长刘燕玲则表示,多年来我国的艺术空间已有所进展,国家艺术理事会也确保这些艺术空间为艺术界,尤其是年轻有为的艺术家提供更公平与包容途径,因此艺理会也会定时更新和提升措施,希望这些空间能够被善于利用。 至于对于电力站的支援,刘燕玲则回应,自2017年,国家艺术理事会积极为电力站与管理层提供支援,不仅在各方面提供协助,还有组织层面的重组和其他事情上都会伸出援手。 “我们也希望能够持续支持它们(电力站),让更多年轻未被认同的艺术家提供更多平台,也让艺术和社区文化能够持续合作。” 刘燕玲也确保文化、社区及青年部、国家艺术理事会等人会相继与有关利益者咨询,是否再为电力站拨款或提供电力站基础设施和空间。 她表示,会利用接下来几个月持续进行焦点团体,并与不同的有关利益者、自由业者、艺术与文化团体等人进行对话,收集各种意见。 至于电力站的空间如何被运用,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兼律政部第二部长唐振辉也站出来回应,指在经查看后,当局发现电力站大部分的空间并非为电力站本身所用,反而大部分空间是第三方在使用,因此几经考虑后,当局认为电力站和第三方成为共同合租空间更为合适。  

Read more
Page 1 of 12 1 2 12

Trending posts

August 2021
MTWTFSS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