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

费沙质询他国已允护士警员戴头巾 马善高称议题“敏感和复杂”

针对是否允许穆斯林妇女在工作场所或制服领域穿戴头巾,行动党部长本周一(8日)再次在国会重申政府的立场。 主管回教事务的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兼卫生部第二部长马善高称,在一些公共领域内,制服团体如医护人员与警警员等,穿制服是不分种族与宗教的最明显象征。允许女护士或女警员戴头巾,将突出她们是穆斯林的身份。他认为,这可能会带来显著影响。 “我不希望患者偏爱,或者不愿接受穆斯林护士的服务,又或者民众区别公共治安是由穆斯林或非穆斯林警员执行。” 他是针对工人党阿裕尼集选区议员费沙的提问,这么表示。 “这也让这课题变得艰难和敏感。”为此,马善高辩称,在舆论压力下很难达成妥协,为此当前政府的方式都是与社群进行闭门讨论。 至于教育部兼外交部第二部长孟理齐博士,也附和马善高的观点,强调制服应彰显中立,提供不分族群或宗教信仰的服务。 他也引用大伊玛目塔伊布(Ahmed Al-Tayyeb)的观点,后者曾建议穆斯林妇女,不要仅仅因为工作场所禁止戴头巾,而放弃工作。 费沙也质询,政府与穆斯林群体的闭门讨论,不仅是执政党穆斯林议员,在野党当选议员也应一同参与。 不过,孟理齐却认为,不论费沙有没有参与这些讨论,“我想最重要的是大部分的社群都得到咨询,我们也会继续对话。” 不过,费沙也指出,实则在一些先进国例如新西兰、英国和澳洲等,即便穆斯林属少数群体,但都已允许穆斯林妇女戴头巾。 对此马善高则回应:“但其他国家做了许多其他事项,我们也未必照跟。” 他声称,我们作为新加坡人,应作对本地有益之事,“如果你要跟他们一样,也可能要仿效他们做一些我们不想做的。我不认为这是我们要的。我们该做对我们、对社群、对整个国家有助益的。” 马善高仍要求费沙克制、不要透过敏感课题干扰现有的和谐。 网友不反感妇女戴头巾 不过,一些穆斯林和非穆斯林网友,也在报导留言,他们并不反感制服领域穿戴头巾,也有者指出,在其他世俗主义国家,也同样允许穆斯林妇女戴头巾。

Read more

网订烧鸡饭却没烧鸡 男子揶揄难道青菜配饭?

男子通过外卖平台买烧鸡饭和油菜,但却被告知烧鸡已经售罄;打算移除订单,客服却告知只能退款烧鸡的钱!男子揶揄这就像点了汉堡,却没有肉只有菜一样! 日前网民Prem Kumar在脸书上将自己订外卖不愉快经历,放到网络诉苦。从Kumar与客服联系的过程中可得知,他在外卖平台Foodpanda上点了锦记海南鸡饭的四份油饭、一份油菜和一份烧鸡。 然而在他确定点单后,才被告知烧鸡已售罄,因此平台将只会送出四份油饭和一份油菜。对此,Kumar感到相当不满,于是联系客服要求取消订单。 经过客服查询后,客服表示由于他只是将订单中无法提供的食物移除,且目前烧鸡是售罄的状态,其余的食物包括油饭和油菜都会送达。 Kumar表示,“如果是这样,应该要取消所有订单,而不是要向我收取费用。” 随后,Kumar要求将所有订单取消却被客服告知,若取消所有订单将无法获得退款。 Kumar 说道,“我要买的是烧鸡饭,难道是要我单吃青菜配饭?这到底是什么愚蠢的服务。” 尽管客服持续安抚他,但似乎无法平息Kumar的怒火,最终Kumar也只能获得烧鸡的退款。 越想越不满的Kumar最后将自己不愉快的经历放到网络上,写道,“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愚蠢的服务,我点了鸡饭你却送了一个没有鸡的鸡饭,然后告诉我不能退款?你说了你可以取消却又不退我款,是要吞掉我的八块钱吗?你是想要我吃没有鸡的鸡饭是吧?如果你去麦当劳买汉堡,给你一个没有肉只有菜的汉堡你可以吗?” https://www.facebook.com/bigptattoo/posts/10159669658709131 Kumar对Foodpanda的控诉也掀起了一波的议论。 许多网友指能够理解Kumar的气愤,因为Kumar的经验也让他们想到与外卖平台对应时糟糕的经验,甚至有网友扬言不会再外卖平台上购买食物。 然而,有一部分网友对Kumar的回应提出质疑,他们认为是Kumar没有事先了解外卖平台的条款,还网友则表示若Kumar点选取消所有订单(Cancel the Order),而不是从订单中移除(Remove from the Order)或许就会不一样,这则留言也获得Foodpanda的动图回应,暗示这名网友说的对。

Read more

价值“远非金钱能衡量” 文化学者为电力站熄灯感惋惜

不管你是朋克摇滚乐手,还是街头艺术家,不管你是在呈现环保艺术、传统粤剧还是行为艺术,30年来,这个地方就像是“艺术的大花园”,曾是如此生机盎然,在创造中激发无限火花。在这里的场地和咖啡室,社会学者可以和辍学生来个思想激荡,又或者借助场地,展示对环境或社会议题的倡议。 上周,电力站宣布在亚美尼亚街45号的建筑进行翻修后,将永久关闭,对此文化遗产学博士黄子明感叹,电力站的价值,远非金钱所能衡量的。 一向以Z’ming Cik活跃在网络上的文化遗产学博士黄子明6日在脸书上感叹,指每每看见本地艺术家许元豪于1990年所拍下的电力站所在大楼的瞬间,都为我们所失去的而感痛心。 电力站(The Subtation),是本地首间独立运作的艺术中心于今年7月永久熄灯。自1985年开始,电力站就创建于此,并持续坚持了逾30年。 国家艺术理事会今年将为建筑翻修,但建议电力站将作为数个租户之一返回该处,不会再对整体建筑具备自主权。 为此,许多来自艺术界的人也对即将失去电力站而感到痛心疾首,这也让他们不禁感叹问道,难道艺术的价值只能被金钱所量化? 就在近日,《联合早报》高级新闻编辑朱立新,亦针对电力站原址亚美尼亚45号街修缮事宜发表观点。 他表示,失去电力站,就如同在使用推土机铲平甘榜罗弄万国(Kampung Lorong Buangkok)并建立一个新的盛港中心,做新加坡城市和甘榜的景观。 “同时,我们也集体埋没了属于我们的灵魂。” 黄子明也提出了相似的看法,“我们所失去的不仅仅是简单的一间画廊和剧场、工作室或一个繁荣茂密的有机花园。 在这里,没人会先入为主评断你,即便您的艺术作品不赚钱也没关系,“这是一场攸关人性灵魂的修行,作品和活动的价值,都与金钱无关。” 黄子明也质问国家艺术理事会,比起滨海艺术中心的年度开销,电力站的开销可以说是占不了多少,为何还是认为电力站无法以现有的资金持续支撑。 对此,黄子明感叹,新加坡在文化产业维护的行为上,更像是荒唐怪异。 黄子明也补充,电力站应该成为新加坡的集体回忆,因此必须要好好保留属于我们的记忆。 https://www.facebook.com/zming.cik/posts/10159631519835530

Read more

东海岸水域发现一具男尸疑似溺毙 警方已介入调查

东海岸水域发现一具男尸,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 警方于今早7点04分接获民众通报,指在东海岸公园附近海滩外的水域发现一名男子疑似溺毙。民防部队赶往现场后立即为男子进行心肺复苏不果,当场宣布死亡。 死者为62岁男子,经常出现在东海岸水域一带垂钓。 目前案件仍在侦办中,初步调查显示,并无谋杀的嫌疑。  

Read more

跨岛线第一阶段 陆交局颁3.56亿元钻掘隧道工程合约

据陆路交通管理局(LTA)文告,当局拟建设3.2公里的隧道,衔接航空园站(Aviation Park Station)和罗央站,这是跨岛线第一阶段的(CRL1)的一部分, 预计工程将在今年第二季动工。 有关钻掘隧道土木工程合约,将总值3亿5600万元,颁给一家联营公司,由大成建设(Taisei Corporation),以及中国建筑工程(China State Construction Engineering Corporation)新加坡分公司组成。 当局称,此次工程将将首次采用大直径隧道钻凿机,以兴建有两条轨道的隧道。 跨岛线第一阶段全长29公里,预计在2030年通车,计划设立12个地铁站:实龙岗北、光明山站、德义、宏茂桥、达维士笃(Tavistock)、后港、德福、巴西立、巴西立东、淡滨尼北、罗央,以及航空园站。 上述地铁工程预计能让逾10万户家庭受益。而整体跨岛线全长超过50公里,将会是全国第八条、也是最长的全地下地铁线。 跨岛线近一半的地铁站是转换站,方便乘客转换地铁前往目的地。 陆交局文告称,大成建设和中国建筑,在提供设计与兴建建筑服务都有良好记录。 大成建设参与兴建汤申-东海岸线的滨海湾站和隧道。 中国建筑则在建造环线第六阶段延长线的岌巴(Keppel)和广东民(Cantonment)站,及东北线延长线的隧道。

Read more

更多疫苗运抵 卫生部拟安排60-69岁年长者提早接种

据卫生部今日(8日)文告,有鉴于更多冠病疫苗运抵新加坡,该部计划让60岁至69岁年长者,可提前接种。 未来数日,该群体将陆续收到邀请,无需等到3月底才接种。接下来,该部也计划让更多风险较高群体接种,例如邮差、送货员、媒体和银行人员等。 至于长时间接触孩童和青少年的教职员也将开始接种。 卫生部称,截至昨日,已有37万9000人,接种第一剂疫苗,以及逾21万7000人已接种第二剂。 70岁以上年长者群体中,,由逾5万5000人已接种第一剂疫苗;9万6000人已预约,在未来数周接种第一剂。

Read more

艺理会称要求空间自主权为租金收入 电力站驳斥说法并不完整

本地艺术中心电力站(Substation),位于亚美尼亚街45号的建筑急需翻修,为此电力站须在2021年7月撤出该址,为期两年。 不过,艺理会建议电力站在翻修完后,作为租户重返该处,但艺理会也表明,电力站将会是几个租户之一,不会完全占用建筑。 电力站董事会认为,如果无法完全重返亚美尼亚街45号,将失去原有的意义和对整体空间设施的自主权,恐影响作为独立艺术中心的运作能力,为此作出永久关闭的艰难决定。 电力站艺术之家将于7月熄灯,引发各界关注。在此之前,国家艺术理事会也针对电力站现址进行多次会议讨论,但理事会发言人对电力站的宣布仍表示失望,但同时指出,一个艺术团体如果有将近九成的运营经费(包括分租场地的租金收入)须靠政府,那是难以持久运作下去的。 发言人说,艺理会认为电力站原本可以利用装修期间好好思考现有的运作模式和如何在当前的艺术景观扮演好其角色。艺理会也准备和电力站一起探讨规划可行的艺术与财务策略,打造翻修后的艺术中心,对电力站拒绝艺理会的提议感到遗憾,但会尊重其决定。 不过,艺理会也指,电力站要求对整体空间有自主权,是为了能赚取租金收入,对此电力站也澄清,这种说法是不完整的。 电力站声明表示,“我们需求对整体空间的自主权,从而让我们能作为跨领域艺术中心与艺术栽培空间持续运作。” 电力站强调,电力站一直以“艺术中心”而非“艺术团体”运作,两者间的运作模式也相对不同,并以滨海艺术中心为例,指其运作模式更倾向小型的滨海艺术中心。 电力站也解释,之所以对建筑空间拥有自主权,主要是因为致力于艺术用途,以此吸引和聘雇中短期合适雇佣者,提供无法负担的艺术家,一个制造更多社区效应的空间。 此外,电力站也提供非商业或遭到高补贴价格阻碍的艺术团体,向他们出租大楼的空间。 “如同滨海艺术中心,我们也要聘雇员工照顾建筑空间内的设施和活动管理,而我们也会承担物业维护和公用设施的费用。” 至于电力站与滨海艺术中心的不同,该声明也强调,电力站更倾向培养新兴艺术家,以及迎合本地中年艺术家。 艺理会称近九成收入是来自政府资助 电力站驳平均每年费用在50万元 而国家艺术理事会(NAC)指出,电力站约86巴仙的收入都仰赖政府资助,也是国家艺术理事会中获得资助最高的艺术中心。对此,电力站则表示不认同。 电力站强调,艺术中心的运作模式与剧院、舞蹈或音乐公司之运作模式有异。 “再拿滨海艺术中心相比,滨海艺术中心在2019/2020财年赠款前,其赤字总数为5418万4000千元,然而当年的赠款和政府补贴总额却达到5615万5000元,是赤字的100巴仙。“ 此外,国家艺术理事会也称,电力站在国会方面的支出少于业务总支出,自2017年至2019年期间,平均为23巴仙。在工资和其他人事费上却超出150万元。 对此,电力站也反驳澄清,指所谓的150万元是在三年内的指出,这也意味着,平均每年费用略高于50万元,且50万元中含电力站的11名员工的薪水,包括两名艺术总监。 “我们相信所支付的薪水是公平的,我们当然不会多付他们工资。事实上,我们相信我们的员工在电力站所获取的薪水只是象征性的报酬,拒绝在艺术市场上寻求更高薪的工作。“...

Read more

【国会】与屋友合不来有单身者睡组屋底层 建屋局将允单独申请租凭组屋

建屋发展局将推行新的试行模式,让单身者无需事先找人合租,也能单独申请租凭组屋。 内政部兼国家发展部政务部长费绍尔,昨日(4日)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国家发展部开支预算回复议员质询时,他解释此新的试行模式下,当局也会在几处租凭组屋保留一些楼层,并委派社会服务机构管理这些单位,包括为租户安排合住事宜。 目前适合单身者的计划有单身者联合住房计划(Joint Singles Scheme,简称JSS),在JSS的计划底下,两名或以上单身者可联合申请租赁组屋。他们可与亲人或朋友一起申请,也可与当局接洽寻找室友。 包括蒙巴登单选区议员林谋泉、碧山-大巴窑集选区议员锺奇雄以及义顺集选区议员黄国光,都在国会反映一些单身租赁组屋租户面对的问题。议员称一些单身者因健康、离婚、性格或其他个人因素,无法与他人合租。 林谋泉也称,数年前有民调显示,有15巴仙受访的街友反映,他们无法与屋友相处而结果选择露宿组屋底层 尽管多数租户能顺利找到人合租并和谐共处,但仍有一些单身者无法找到室友。 因此,社会服务机构管理也会具备相应的能力,为单身者匹配背景相似的室友,并调解之间的分歧。如有必要,他们也可安排租户搬到其他单位。 此新试行模式的租金也大致与现行的JSS租金相似,且租户也须满足同样的申请条件。计划预计在今年内推出。 对此,林谋泉追问费绍尔,有关居民对设有隔墙的租凭组屋之看法。他解释,即使一些租凭组屋设有隔墙,但家中的所有设施包括厕所、厨房等地方都属于公用,这也使得租户间在安排使用公共设施时产生嫌隙,导致部分租户搬走,宁可露宿在组屋底层。 面对林谋泉的质问,费绍尔则回应,截至目前所受到的反馈都是较为正面。他表示,“大部分的租户都能够和平相处,尽管如此仍有部分合租租户是无法共同居住,我们也会持续观察,并适时作出相应的调整,包括对私人空间的安排。” 他续指,当局发现,租户眼下最重视仍然是私人空间的安排,且私人空间的安排对个人休息极为重要,因此对于组屋内的空间安排,租户仍然能够接受共用组屋设施,但他们也会要求拥有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 根据前述说明,当局也持续为租户的私人空间努力做出改善,不仅是在室内空间,还有室外空间的安排。 “我们发现住户(对这些改变)非常感激,这也鼓舞了我们持续前进。“

Read more

【国会】小贩承前启后计划 今年第二季度开跑

小贩承前启后计划(Hawkers Succession Scheme)将在今年第二季度开跑。 永续发展与环境部兼交通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部门开支预算时,宣布上述消息,表示国家环境局将成立独立的咨询小组,协助资深小贩和有意接受生意的人进行配对。 根据计划,当局将为有15年经验并有意退休的资深小贩和有意接手生意的人进行配对,让资深小贩传授食谱和摊位经营知识给新晋小贩,并为他们提供指导。 此外,该计划也会从冠病疫情中学习教训,遵守安全措施,比如饭桌间的距离拉大,减少造成拥挤的可能。同时,该计划也会加强数码化工作,利用传感器监控人群,尽量维持所有人的安全。 许连喧也表示,“我们将于少数现有的小贩进行接触,为受疫情影响的小贩中心解决基础设施缺口,希望能够从这些试点中心学习更多,以完善我们的计划。”

Read more

班级人数多师生压力大 本地DJ分享个人经验冀能削减人数

工人党盛港集选区议员林志蔚,昨日(3日)在国会中建议,检讨现有中小学班级人数,有助于减轻教师负担,教师也较能关注进度较落后的学生。 不过,教育部长黄循财却表示,尽管本地师资有些微下降,但过去十年本地师生比例已有改善。 黄循财则回应,“我希望他们(议员)能明白,相较经合组织成员国,我国的教师人数并不多。” 黄循财续指,尽管近年师资人数有轻微下降,但大致维持在3万2000人左右,因此要将我国师资人数与入学人数做比较。 在过去十年中,师生比例确实有所改善,从2010年的19比1,到目前的15比1,且在中学制度内,也从16比1 减至12比1。 基于教师人数较少,黄循财表示,教师通常会以最大化影响,比如在最早入学的年纪或是更有需求的地方作出安排。 关于班级人数 本地人气女DJ有话要说 针对班级人数的争议,本地人气女DJ洁蒂(Jade Rasif)有话要说,她忆述自己的读书经历时,因为在人数多大40人的班级内,经常备受打击,直至转校道国际学校,接受一对一的教育,成绩才有了显著的改善。 洁蒂在本地学校求学期间,因为患有阅读障碍,上课期间非常吃力,直至母亲发现到她的状况,并将她转至圣若瑟夫国际学校(St Joseph's Institution International School,简称SJI),接受一对一的教育,才有了很大的进步。 在小班制的情况下,洁蒂表示,她从来无需接受任何额外的补习,说道,“因为只要有人不明白,老师就会给予额外的关注。” 她表示,在国际学校内他们拥有长时间的上课时间,且从来无需被迫接受课外辅助课程(CCA),开课时间也较晚,所以也会让学生有更多睡眠。 洁蒂将国际学校的课程安排与传统的初级学院(junior college)相比,她直言,本地的初级学院的课程让他感到过度劳累、压力大且精疲力尽,且还要额外准备课外辅助课程的全国比赛,试图竞争领袖的位置,无疑是更加压力和乏味的。...

Read more
Page 1 of 7 1 2 7

Latest posts

Trending posts

January 2023
M T W T F S S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