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

考完试把书本丢进河!马国学生被邀推广清洁河流运动

对学生而言,最可怕的应该就是考试,因为这不仅是一场分数的比拼更是学生间的“战场”。所以,每每有人考完试后,都会有一种疯狂的想法,就是把所有参考书都狠狠地丢掉!然而,还真的有一名学生就做到了! 马国网络上近日流传一段视频,从视频可见,一名身穿校服的学生正站在河边,手上拿着一叠类似参考书和资料,他先是左右张望,随后用力一丢!把所有书籍都丢到河里,视频末还配上了庆祝音乐,示意着一切终于结束了。 有网友相信,应该是近日正在经历大马教育文凭考试(SPM)的学生。 马国学生丢书视频在网络上传开,网友对于学生丢书一事褒贬不一,有些网友认为学生做了他们一直以来想做的事,而部分网友则调侃学生还是应该好好保留书籍,保不齐还要重考。 然而,丢书行为也掀起了舆论,还有网友批评学生的丢书行为可能造成河水污染。对此,马国环境及水务部也对视频回应,希望能透过网络寻找到该名学生。 当局也解释,要找到学生并非“秋后算帐”,反而是要邀请他成为“大马河流之友“(Friends of River Malaysia),一起推动净河运动。 “环境及水务部想要邀请这位弟弟加入大马河流之友,一起推动净河运动,并于3月22日参与世界水日。希望能够透过教育和社区的支持,不仅仅是让弟弟,也让其他一同关心河流的洁净。” https://www.facebook.com/KementerianAlamSekitarDanAir/posts/273148744318456 有了当局的暖心回应,相信这位学生应该对丢书一事感到抱歉。虽然说考试后丢书真的很爽,但还是要好好维护我们的生态环境哟!

Read more

【国会】2026年前增公园及扩大公园连道 国家发展部拨逾3亿1500万元

为了打造我国成为大自然中的城市,国家发展部将拨款超过3亿1500万元,放眼在三年内增建公园和扩大公园连道。 昨日(4日)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部门开支预算时,国家发展部长李智陞指出,当局将增建四条越岛连道和绿色廊道,其中两条绿色廊道是由北到南。其中一条长18公里,衔接白沙和东海岸公园,途径勿洛蓄水池;另一条全场34公里,衔接兀兰和市中心。 此外,当局也将增建衔接东部和西部的两条越岛连道,分别有25公里和62公里长,其中一条链接卡迪蒙苏自然公园和双溪布洛湿地保留区,另一条则经过新加坡植物园,链接樟宜海滩和大士。 国家公园局指出,当越岛连道和绿色廊道竣工后,国人将会拥有总长360公里的绿道,以探索大自然。 另一方面,首阶段环岛绿道、划手湾和滨海湾花园之间的公园连道基础设施,也将获得当局提升。 在去年推出的“百万树木运动”,至今已经种植了16万棵树,而当局将放眼在10年内中下100万棵树。

Read more

【国会】从各方面加强学生环保意识 政府在四校推环境可持续发展概念

教育部将在所有中小学和高中推行“生态永续计划”,从课程、设施、课外活动、以及和社区合作,加强学生的环保意识,并在四所学校推行环保相关的试行计划,落实环境可持续发展概念。 教育部长黄循财今早(3月4日)在国会参与新加坡绿色发展蓝图辩论时,宣布上述消息,并表示为了强化学生的环保意识,教育部会从四方面着手,首先在课程方面将会进行全面提升,会在小学的科学和人文科目的课程加入教导学生善用资源,以及环境保护的课题;随后在中学低年级和高年级的科学课程中纳入可持续性的相关知识,以及环境探讨课题。 在高年级和高中的地理课加入我国的环境问题、区域的创新方案,以及可持续城市发展的重要性。 其次,学校内也会种植更多树木,采用节能科技,使用LED灯泡,加强环保有效的基础措施。 再者,学校也会推出环境相关的课外活动,通过各种学习项目,让学生掌握相关知识,鼓励学生养成环保的好习惯。 最后,校方将同社区合作,让学生有更多机会参与相关的志愿活动,同时了解环保和可持续发展的工作机会。 四学校试跑永续发展解决方案 不仅如此,黄循财也表示,为了能落实环境可持续发展概念,会在四所学校推行永续发展解决方案,其中四所学校包括伊莱雅园小学、弥陀学校、立才中学和淡滨尼中学。 今年4月起,教育部将在四所学校推行永续发展解决方案试验计划,落实环境可持续发展概念。这些学校将会制定环保政策和项目,如试行环保课程教材、开发绿色教学资源。 透过试行计划的项目,当局希望到了2030年,学校的净碳排放量可减少三分之二,至少两成的学校实现碳中和。 黄循财也指,当局将会以试点学校作为借鉴,逐步在其他学校推行永续发展解决方案。

Read more

康埔桦标示字母被移动 盛港市镇会速回应获赞

盛港康埔桦一处的标示英文名称字母被移动,将“COMPASSVALE”改为“VCMPASSOALE”,成为网民讨论话题,盛港市镇会很快做出回应,表示会展开调查。 工人党盛港集选区议员辣玉莎昨日(2日)在脸书贴文指出,他们收到居民反馈,指遭破坏的康埔桦标示照片在社交媒体上流传。“我们的团队和市镇会对此展开调查。” 她指出,据他们了解,标示问题已存在且多次被修复,而标示损坏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人们会靠在其上,导致字母的装置松脱。人们还会移动字母,造成混乱和拼错的标示。 她表示,市镇会正在研究固定标示的方法,但是类似的事件还会不时重演。 因此,市镇会在寻求长久的绝决方案,但是也需要居民的合作,确保当地环境获得良好照顾和为何,避免人们依靠在字母上,或在字母松脱后混乱它们。 “如果你发现有任何字母松脱了,或有人故意重新排列字母,请尽快通知市镇会。” 贴文中,她也分享了在脸书上流传的两张“被混乱”的标示,其中一张的“COMPASSVALE”的标示少了C、O、V和L,另一张的标示则被拼成“VCMPASSOALE”。 她的贴文获得不少网民的大拇指,赞扬他们能够这么快对网民的投诉做出反应,并且采取行动。 然而不少网民感叹,就算设置了监督用的闭路电视,却无法阻止部分民众“倚靠”在这些字母上,尤其是晚上在该处喝酒的人们。因此,他们认为将该标示改为可移动式、转移地点,或者直接删除标示。 https://www.facebook.com/RaeesahKhan.wpsg/posts/250088513414351

Read more

信任需要多年建立树林也是!前进党孙俊伟批政府缺乏问责和监督

“信任需要多年建立,打破信任仅需一时,修复信任需要一世”。 前进党成员孙俊伟关注克兰芝林地的发展,批评政府在保护丛林上缺乏监督和问责程序,呼吁政府重视森林砍伐的问题。 日前,有网友发现克兰芝一片林地被清理了大半,在追查之下才得知该地由新加坡裕廊集团负责,将其发展为农业食品创新园(AFIP)。裕廊集团时候解释,那是承包商在去年12月开始,”错误地“清理部份林地。 要知道据公园局官网,要砍伐周长超过一米的成熟树木,开发商和私产拥有人都必须获得公园及康乐委员(Commissioner of Parks & Recreation)的书面批准。 公园局随后也回应,将会对未经许可清理林地一事严阵以待,并将会毫不犹豫采取适当的执法行动。 林地的破坏导致淹水和野生动物事件频发生 克兰芝林地被“错误”清理一事引发社会哗然,此事也得到前进党关注。孙俊伟于26日在脸书上批评政府在保护丛林上缺乏监督和问责程序,才会得以让森林砍伐发生。 他表示信任的建立需要花费数年,却能够在一瞬间轻易被破坏,丛林也是。如今我国的丛林砍伐事件已逐渐增加,导致淹水事件几乎每年发生,且野生动物攻击事件也逐渐增加。 “难道我们只能从表面上看待这些事吗,还是应该深入探究其发生的原因?造成大量的淹水事件就是因为我国的绿色园地逐渐减少,雨水的吸收和径流区域也逐渐变少。” 至于野生动物的攻击事件发生在高度城市化的地区,孙俊伟也表明,这亦是因为森林砍伐导致野生动物的栖息地减少,它们也只能频繁在居民处出现觅食。 林地的消失不是征收碳税就能弥补 他续指,近日裕廊集团与承包商Huationg针对克兰芝林地被“错误”砍伐一事也引发前进党的关注,尤其在林地竟在“错误“的情况下被砍伐,前进党考虑的还是一直以丛林赖以为生的生物。 “当我们已有11个足球场大小的土地被错误砍伐,我们必须考虑到生物的多样可能会因此消失。” 针对克兰芝林地的错误砍伐,尽管在近日的预算案中,政府宣布了相关绿色发展蓝图(Singapore Green Plan),但孙俊伟也批评政府在环保的可续行上缺乏监督和问责程序,且目前光是要以征收碳税也无法弥补自然碳汇的损失,如克兰芝林地。...

Read more

实里达蓄水池下段大片树林被清除 自然学会列九要点咨询公园局

有网民爆料,实里达蓄水池下段有大片树林被清理,新加坡自然学会关注并提出了九个要点,包括该协会未被当局联系或咨询、未公开环境影响评估,以及受影响的动物生态。 继克兰芝森林被错误清理引起民众关注后,网民SH Lee于上个月27日,在自然学会(Nature Society (Singapore))脸书群组分享了两张图片,指实里达蓄水池下段发生了大规模森林砍伐活动。他询问有关砍伐活动的原因,并指出“看似至少20个足球场大的40年以上树木被砍伐,而且他们还继续砍伐活动。” 针对这些提问,新加坡自然协会保育委员会主席梁国平于隔日(28日)中午,在脸书贴文做出回应,并发表了九个要点。 自然协会未曾被告知或询问 他估计实里达蓄水池下段的森林截止2021年1月,已经被砍伐了约40公顷。但是,该学会并未获知有关砍伐活动,更别说咨询。 他表示,因官方禁止进入该林地,所以他们透过外围进行野生动植物的生态纪录,而森林很大,往好方面想,至少能够记录到鸟类的生态。其中,他们经常看到鸟类包括有白腹海雕(White-bellied Sea Eagle)、凤头鹰雕(Changeable Hawk)、灰头渔雕(Grey-headed Fish eagle)等,且都在南洋楹(Albizia)树种筑巢。 有异于标准作业 贴文中,梁国平也提到,就算该区进行了环境影响评估,但是并没有公布于众,也没有告知该协会,这和其他政府组织,如公共事业局、陆路交通管理局和新加坡建屋局以往的标准作业有所不同。 “透过卫星画面,被清除的广阔空间并没有任何生态导向。因为它并没有留下任何自然生态绿色廊道,以连接到邻近的春叶自然公园(Springleaf Park)和卡迪蒙苏公园连道(Khatib Bongsu Nature...

Read more

野猪“大卫”任人摸 关爱动物协会忧已习惯被喂养

近日网传本地骑友发现一只温驯的野猪,不仅任摸也亲近人类,骑友还称呼它为“大卫”,叫它躺下睡觉也乖乖跟着照做,令人啧啧称奇。 不过,关爱动物研究协会(ACRES)则提醒,尽管温驯野猪看起来憨态可爱,但也担忧野猪的行为可能是因此前受训或习惯所导致,这也意味着野猪很可能是透过人为喂养而来,因为它已习惯人类的存在。 关爱动物研究协会副执行理事长Kalaivanan Balakrishnan告知英语媒体《Mothership》,指出在我国是禁止喂养野生动物的,因为这很可能改变了野生动物原有的行为,并鼓励它接近人类觅食,甚至冒险闯入居民区。 此外,人为喂养也使得野生动物的数量不受控制地增加,且通常喂养的食物含糖量过高,野生动物一旦习得这样的行为,即会不断返回相同之地,也增加了人与野生动物的冲突。 不仅关爱动物协会对野猪的行为感到忧虑,也有许多网友对此表示,短片中男子可能作出不良示范,随意亲近野生动物也可能为自己带来风险。 https://www.facebook.com/779082855472239/videos/759818727990740 近日榜鹅径一带的组屋到野猪闯入,一男一女于20分钟内各别遭攻击而受伤入院,其中女子更遭野猪咬着左腿拖了近一米,之后在热心公众的帮助下,才成功将野猪赶走。 被袭击女子的四肢都受伤流血,尤其小腿的伤口很深。然而,在约20分钟,距离现场600米外的另一座组屋,一名男子遭同样遭到野猪袭击而受伤,并相信是同一只野猪所为。 事后,榜鹅西议员孙雪玲也在脸书上提醒民众在看到野猪时,要保持冷静并且缓慢动作地远离它们,不要尝试喂食或亲近,更避免使用闪光灯拍照。在看到带着猪崽的野猪时,更要小心避开,因为野猪可能会为了保护崽儿而变得更凶猛。

Read more

疑闯入加冷地铁站列车被撞 死者证实为31岁男子

加冷地铁站附近昨晚(2月25日)发生列车撞人致死的不幸事故,死者证实为31岁男子,目前警方已排除他杀可能。 警方受询时表示,于昨晚9点35分左右接获通报,当时31岁男子位于劳明达朝往加冷地铁站之间的轨道上,被列车碾过。 民防部队随后赶抵现场,并宣告男子死亡。 初步调查显示,案件并不涉及任何犯罪行为,警方将之列为非自然死亡案例调查。 根据SMRT的文告表示,列车车长当时曾通报在加冷地铁站附近“撞到东西”,车站经理于是前往轨道查看,却发现一名男子倒卧在车站150米处。 事件导致武吉士站至阿裕尼站之前的双向服务中断,SMRT出动超过80名职员协助受影响的乘客。 SMRT向死者家属表达最深切的哀悼,并表示将提供援助,且正在协助警方调查。 https://www.facebook.com/SMRTCorpSG/posts/3952319614789238

Read more

4.5公顷林地遭清理 裕廊集团总裁:不逃避责任

经初步调查显示,有4. 5公顷的克兰芝林地(约六个足球场大小),于去年12月24日至1月13日之间遭承包商华中环球“错误清理”。对此裕廊集团总裁陈文凯称该集团“不会逃避责任”。 两周前,大自然爱好者Brice Li在脸书发文,分享克兰芝兀兰一片林地,在两年前还一篇青葱,但是今年初却已被清理一大片土地。 上述被划为发展农业食品创新园的林地,位于克兰芝路和克兰芝弄交界处,长有南洋楹(Albizia)和灌木等,生活着约47种鸟类,约占本地总记录的12%。 尽管克兰芝林地不是自然保护区,但仍存在生态价值。2011年,马来西亚铁道公司(KTM)归还这片林地时仍是灌木丛,之后渐渐长出植被。 有25公顷的林地被划为农业食品创新园发展用地。其中11.9公顷已被开发,仍保留13.1公顷的绿地。 贸工部与国家发展部在今日(22日)召开记者会,席上贸工部长陈振声指出,裕廊集团已展开内部调查,以了解旗下职员是否有按照规定和流程工作,并且探讨如何改善与承包商等合作机构的监督流程。 他称,已指示所有涉及参与土地清理项目的相关机构立即进行检查,确保他们的项目监督和执行过程合规有序,以免重蹈覆辙。 至于国家公园局则另外援引野生动物法令与公园与树木法,调查涉事单位是否违法。 陈文凯坦言,裕廊集团在此事件有整体责任,且不会逃避。 国家发展部与市区重建局,曾计划将斜穿这块土地的铁道走廊改道,以保留一整块土地供未来发展。 2019年,裕廊集团建议保留走廊原有位置,以留出面积六公顷绿色缓冲带,并作为农业食品创新园的一部分。

Read more

克兰芝林地被”错误“清理?惟许宝琨曾提农业食品创新园进展

克兰芝兀兰一片林地遭揭发,在今年初已被清理引起哗然,而该片土地被新加坡裕廊集团(JTC Corporation)专用于发展农业食品创新园(AFIP),属于双溪加株生态区(Sungei Kadut Eco-District)计划之一。 对此,新加坡裕廊集团(JTC)声称,是承包商在去年12月开始,“错误地”清理部份林地,并为此给出警告。 集团表示,在今年1月13日发现土地被“错误”清理,目前已勒令承包商停止有关开发工作。集团也指去年12月才聘请环境专家,对该地进行生物多样性基线研究;预计今年4月完成后,咨询国家公园局和自然团体等利益相关者的意见,结果将适时公布。 上述被划为发展农业食品创新园的林地,位于克兰芝路和克兰芝弄交界处,长有南洋楹(Albizia)和灌木等,生活着约47种鸟类,约占本地总记录的12%。林地总面积约70公顷,相当于98个标准足球场大小。 虽然集团强调土地是被“错误”清理,但值得关注的是,去年3月份,在贸工部的开支预算辩论环节,贸工部高级政务部长许宝琨医生,曾提及有关农业食品创新园计划进展。 当时有议员提问有关农业食品的发展,他表示,在2019年时宣布在双溪加株地区成立农业食品创新园,作为高科技企业的试验平台。 他也表示第一阶段的AFIP基础设施和土地准备工作已在筹备,并预计在2021年上半年提供运营商使用。这也意味着,AFIP有完整规划。试问在一项完整的开发计划下,如何存在失误,导致林地被承包商”错误“地提前清理? 种种迹象显示林地开发“势在必行” 除了部长在国会曾提及此事,建屋局前副局长姚其骝,也发文抨击别把责任推卸给承包商。从照片上看,工程至少已进行了一年半载;再者,任何项目甲乙双方都要相互协作,负责驻守工地监督、协助乙方的甲方项目经理,究竟去了哪里? 当局称在接近敏感自然地带的发展,都需要经过较高的监督,以及可能需进行更详细的环境评估,且据市区重建局(URA)于2019年更新的总体规划,大部分土地将用于农业。 然而,根据网友分享的照片显示,兀兰森林左上角一块尚未被清理的区域,已经被指定为“商业”用地。 至于为何会成为“商业”用地,则可能是因这些林地并非森林保护区(TCA),树木周长不到一米。要知道,要砍伐周长超过一米的成熟树木,开发商和私产拥有人都必须获得公园及康乐委员(Commissioner of Parks & Recreation)的书面批准,即使现场没有进行任何开发工作。 这也让这些林地成为“灰色地带”,企业无需获得国家公园局的准证就可砍伐树木,导致林地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被开发了。在我国,只有中南部和东部有两个绿地被列入树木保护区,而克兰芝林地并不在列中。...

Read more
Page 1 of 33 1 2 33

Trending posts

June 2021
MTWTFSS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