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和秩序

首段解封期到按摩院进行性交易 51岁中国籍男子被罚2000元

于第一阶段解封措施期间外出到按摩院,并和按摩女郎发生性关系,51岁中国籍男子被罚款2000元。 据《亚洲新闻台》报道,中国籍被告Ma Changjin昨日(3月9日)被控于去年6月20日,和52岁的女被告Zhang Shaohui在珍珠大厦的按摩院内见面后,并接受按摩服务和进行性交易。 第一阶段解封时期是于2020年中旬开始,民众在该时段内,非必要活动或工作,仍然必须留在家。 两人出门会面的理由不合理,且非因工作而会面,因此面对了两项控状。此外,外出没有带口罩,也添加了多一项控状。一旦触犯冠状病毒19法令罪名成立,可被罚款不超过1万元、入狱不超过六个月,或两者兼施。 女被告将于4月认罪。 检控官称,两人会合后的15分钟就开始进行性行为,不巧被到场执法检查的警察逮捕。 基于两人见面的时间“非常短暂”,且只有两人在现场,检控官因此建议给予2000元的罚款。 被告代表律师Arthur Quay则表示,这是被告首次犯法,且已经受到教训,因此向法官求情,并指被告不会重犯了。 法官鉴于被告在我国10年期间都奉公守法,且需要照顾在中国的家庭,同意只罚款2000元。

Read more

【国会】非礼与性剥削相关的最高刑罚将增至三年

内政部兼律政部张尚穆根表示,内政部与律政部已完成针对性相关和伤害相关罪案的判刑框架之检讨工作,并提高非礼与性剥削等三种罪案的最高刑罚,即从两年延长至三年。 上述消息由部长尚穆根今日(5日)在国会发表部长声明时,公开检讨结果。 他表示,本地于2016年至2020年间,每年平均有1千190 起非礼案,相交2011年至2015年高出24巴仙。 因此,为了加强阻慑,非礼案的最高刑罚也相对提高,从两年延长至三年,且能用于对付极其严重的案件。 此外,若在14岁至16岁未成年人士进行性行为,或让他们观看色情画面,其最高刑罚也从监禁一年增至监禁两年。 同样地,在16岁至18岁之间的未成年人士面前进行性剥削行为(exploitative sexual activity),或给他们看色情画面,其最高刑罚也将从监禁一年增至监禁两年。 另外,除非有特殊证明如犯案者心智不全,否则针对特定性罪犯,总检察署一般会反对以改造取代监禁。 再者,即便犯罪者拥有高学历或“前途光明”,将不获减刑。 内政部和律政部也与总检察署,以及律师公会合作,推出新加坡判刑指南,解释本地法庭的判刑程序,以及判刑考量等。 内政部、律政部和总检察署网站会刊载相关文件。

Read more

【国会】保障新型食品安全并加固执法力 食品局今年提新法案

新加坡食品局今年将提出新法案,以保障新型食品的安全风险,巩固并加强现有的执法能力。 在今天(3月4日)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部门开支预算时,永续发展与环境部兼内政部政务部长陈国明表示,新的法案将列出清楚地法律规定,以便巩固新型食品的监管框架,如强制新型食品必须经过安全评估后才能在市场销售。 当局也会对新型食品进行抽样检测和稽查。 新法案的内容中,仍然要求企业在产品包装上,贴标签,并清楚列明食品的本质属性。 保障食品在运送期间的安全 另一方面,陈国明指出,送餐服务在冠状病毒19疫情中成长了,因此食品局也接触了送餐公司,希望能够要求当局保障不会影响食品安全的送餐方式。 他表示,送餐公司虽然无需准备或对食物加工,但是有责任确保食物在运输过程中不变质,因此会探讨议员的建议,让相关公司在平台上列明所要注意的卫生和清洁信息。 拨6000万元设转型基金 另一方面,为了推动本地农场向高科技转型,食品局获得政府拨款6000万元,设立农业食品业转型基金。 陈国明表示,新基金将于今年推出,取代现有的农业生产力基金,旨在帮助本地食品生产公司提升技术、创新和试验,以及提升能力。 新基金将在现有基金的基础上进行改进,根据行业需求进行检讨和涉及,以便能够支持本地农场达到“30X30”的目标。 新基金也会帮助正在建造新养殖场,或改造工业空间为农场的业者,为他们提供相关基础设施和建筑的资金。 而在食品局将推出的清洁与绿化标准方面,新基金也将用于字符相关的费用,如购买设备以及认证手续费用。 新基金在不同的生产项目的资助顶限也有变动,如叶类蔬菜、食用鱼类和鸡蛋初级生产项目中,于农业技术方面的共同资助额顶限从现有的200万元,上调到450万元;试点项目的共同资助额顶限,从50万元调涨至70万元。

Read more

涉嫌诽谤尚穆根 拉维获无事省释并向尚穆根公开致歉

日前律师拉维在脸书上对内政暨律政部长尚穆根发表诽谤言论,警方依刑事诽谤罪名调查,控方在今早(3日)申请无事省释,法官批准。 本社报道,拉维曾在11月6日,在脸书上称本地资深律师尤金.图莱辛甘(Eugene Thuraisingam),于2017年曾告诉他,内政暨律政部长尚穆根自称能对大法官梅达顺“施加影响”,而且还能“发号施令控制梅达顺”(“calls the shot and controlls (sic) Sundaresh Menon)。 对此尤金致函尚穆根澄清,拉维的言论不属实,尚穆根也未曾告知他上述言论。随后,控方援引刑事程序第16(2)项,指示警方依刑事诽谤罪名调查拉维。 总检察署今早发文告表示,经代表律师的陈情后再三斟酌,决定申请无事省释,仅对拉维开出警告,与此同时,他必须服从三项条件,即必须承诺在24个月内不能再犯案;必须删除涉案的脸书内容;必须刊登对外的道歉,并且不能在论述涉案文章的内容。 据总检察署表示,拉维目前已经删除贴文,并且在面簿上刊登了道歉信,因此控方今早向法院申请无事省释,获得了法官的批准。 然而无事省释不等于获判无罪,控方依然可以在日后选择重新提控他。总检察署强调,若拉维违反任何一项条件,将会重新起诉他。 而拉维也在25日,在脸书上上公开道歉声明,指他承认该篇贴文对尚穆根和大法官梅达顺产生了影响,并承认这是虚假指控,毫无根据,因此也会向尚穆根致歉。 他也表示,目前该篇贴文已从脸书上删除,并承诺不会再就此问题作出任何进一步说明。 https://www.facebook.com/ravi.mravi.7/posts/10215103388058553

Read more

【国会】刑事法律援助计划 今年起实施新评估标准

刑事法律援助计划(CLAS)自今年起实施新的评估标准,评估标准也将与民事法援一致,这有助于简化申请程序。 律政部在2019年推出与社会援助计划保持一致的民事法律援助新评估标准,根据申请者的家庭人均收入、住所年值、申请者的储蓄及公积金之外的投资,来评估是否批准援助。这项标准今年将扩大到刑事法律援助计划。 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兼律政部第二部长唐振辉今日(2日)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部门开支预算时,做出以上宣布。和现行的可支配收入及可支配资产标准相比,新标准将简化了申请程序,减少相关的文书工作。 尽管如此,也不会对符合资格的获益者总数造成重大影响,且涵盖范围也维持在家庭收入最低的25%。 新加坡律师公会无偿服务办事处(LSPBS)也推出了新的刑事法律援助网上申请程序,为申请者提供详细、循序渐进的申请指导。 此外,办事处也与法院建立转介协定,法院会将需要法律援助但无法在网上申请的被告,直接转介给办事处,确保不太精通数码流程的申请者也能获得协助。 获全面法律服务的申请者多了三倍以上 唐振辉表示,自2015年起,形式法律援助中心一直与律师公会共同资助加强版形式法律援助计划,为无力承担诉讼费的被告提供法律援助。 政府亦每年平均拨款200万元,占刑事法律援助计划约75%费用,而加强版刑事法律援助计划每年平均收到2千400份申请,所有的申请者都接受了一些基本的法律咨询。 已有逾半数的申请者,平均每年约1千400人,从计划中获益,并得到了全面的法律服务,这比2015年增加了三倍以上。 刑事法律援助计划目前涵盖17项法令,占国家法院提出所有非死刑刑事指控的七成。 唐振辉指出,内政部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去年11月就巴蒂前女佣案发表部长声明时做出宣布,当局从2019年开始检讨刑事法律援助模型,研究将于今年结束,届时会就设立公设辩护人办公室(Public Defender's Office)的可能性,以及经济能力标准和控状覆盖范围进行总结。 他也指出,将会仔细研究其他国家的经验,防止法律援助遭到滥用,考虑涵盖的范围和应采取的措施,确保有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刑事法律援助模式。

Read more

帮助受害者伸张家庭正义 家事法院探讨增保护令申请途径

家事法院(FJC)正在探索增加渠道或途径,让面对家暴事件的受害者可以向社区中更多机构,申请个人保护令。 据《海峡时报》报道,有关“无围墙家庭司法”新倡议,还可能涉及赡养申请(maintenance application)和执行赡养令的申请。 这项倡议旨在改善社区内得以伸张家庭正义的机会,并为法庭使用者提供最大的帮助。 家事法院发言人指出,通过与合作伙伴的合作,前线官员可以作为我们的第一线联络点,以便更好地了解法庭使用者,如证人和案件受害者的情况,并将其转介到适当的机构中。 有关新倡议被纳入2021年家事法院工作计划中,并于2月10日向媒体公布。 目前,赡养申请和执行赡养令的申请,可以在新加坡妇女组织协会(Singapore Council of Women's Organisations)做出申请。而个人保护令的申请,则可以在三间防止家暴中心,即家暴服务中心(PAVE)、TRANS SAFE中心、关怀角项目StART提交。这些申请,也可以在家庭法院进行提交。 发言人表示,家事法院目前正和现有及潜在的合作伙伴进行探讨,以增加可进行类似申请的渠道或途径。

Read more

安排员工每月两次性服务 模特儿女老板被判监及罚款

经营模特儿与陪游公司却安排员工,包括一名16岁的女学生进行“陪睡”,女老板被判触犯《妇女宪章》罪名成立,坐牢五个月,罚款920元。 被告Farlynda Tan(38岁)曾是模特儿与陪游女郎,后来成立了自己的模特儿与陪游公司,利用自己的人脉聘请模特儿和陪游女郎。 据《亚洲新闻台》报道,被告要求员工“陪伴男人”,包括“陪睡”,并通过网络销售平台Carousell招募模特儿。 她的公司经营了将近四年,每个月都安排员工进行约两次,收费约每次1300至1500元的“陪睡”工作,从中抽取40%薪酬,因此可赚取约三万元薪酬。 一名16岁女学生在2019年4月,通过Carousell应聘模特儿工作。被告当时就对女学生表示,她的工作包括当顾客的“女朋友”,会有“亲密接触”。 女学生当时为了赚快钱就答应了,并谎报年龄,对被告表示自己已经19岁了。她在当年6月曾为一名47岁的男性提供性服务,收费1300元并转交520元给被告。她之后在6月22日,为另一名45岁男子提供性服务,收费1000元和小费一元,将其中的400元转交给被告。 警方于同年接到被告涉嫌卖淫活动,于11月将她逮捕,并在调查她的手机时,发现到她和女学生的对话,进而揭发她的罪行。 被告被控诱使少女卖淫来赚钱,违反了《妇女宪章》的两项罪名。 在庭上,被告一直哭泣,律师在求情时也表示,被告已经悔过了。而她的罪行可面对不超过五年的监禁,不超过一万元的罚款,或两者兼施。

Read more

涉地铁非礼案男博士捐款妇女组织 AWARE强调不应成减刑借口

男博士在搭地铁时非礼一名女性案件被带上庭,法官指男博士在干案后曾捐款给妇女行动与研究协会(简称:AWARE),但是AWARE认为,“捐款并非逃避罪行的方法”。 昨午(2月10日)涉嫌在地铁列车上非礼一名女性大腿内侧的男博士沈瑞福(译音,54岁),被判入狱18天。法官指出,被告曾捐款给AWARE。 对此,AWARE昨日在脸书上发文告指出,他们指受害者要求被告捐款的奉献举止,并不罕见却也不是常见。“会和其他捐款一样,用于协助其他性侵案受害者。” 然而,当局认为有关捐款不应被视为逃避入狱、或减刑的手段。“被告的捐款已被用作减轻判决的手段,除非受害者要求,否则这种性质的款项,不应该被视为有悔过的意思。” “我们现在了解了被告捐款的情况,如果他愿意,我们愿意退还所有的款项。” 此外,AWARE也促请法庭,在未来审理性侵案件时,不要将捐款作为缓解或减刑因素。 该协会对于此案件中,马文德法官在下判时,还“惦记”着被告对我国岩土和建筑领域所做出贡献。他们认为被告的专业成就和案件无关紧要,“当他对他人造成伤害时,不应该将这些列入考量”。 https://www.facebook.com/awaresg/posts/3966972326648510?_rdc=2&_rdr

Read more

狮城女在中国被判枪决 两律师愿襄助现一丝希望

男友携带毒品入境中国,本地女子阿兹琳达也被捕,并在当地法院被判处死刑判决。不过目前有两名义务律师愿意襄助,以争取在当地高等法庭重新检讨此案,阿兹琳达再现一丝生机。 阿兹琳达是在五年前被卷入毒品案,实则携带毒品的是她的男友,在抵达深圳后两人被捕。 人权律师拉维,在接受本地网络媒体《独立新加坡》采访时透露,目前有两名分别来自中国上海和香港的律师,表示愿意帮忙此案,不过有鉴于官司的敏感度,他们暂不便透露姓名身份。 拉维也指出,代表律师要造访狱中的阿兹琳达也遇到阻碍,但新加坡外交部正试图让驻中国领事馆协调所需的大量文件,以协助官司。 拉维了解到,目前阿兹琳达有两个申诉管道,一个是在广东的法院检讨此案,其二则是在中国最高法院。 早前,阿兹琳达的家人担忧她将面对死刑,拉维坦言,可以理解家属当时的焦虑,但如今焦虑的阴霾暂时排除,也希望当地律师团队能取得所需资料,在新加坡领事的协助下尽快见到阿兹琳达。 有中国律师索取天价费用 拉维在不久前接受CNN新闻台采访,也曾指出在中国聘请律师非常昂贵,有者甚至索取天价,阿兹琳达家属根本无力承担。 “我尝试与一些国际友人联络,找愿意无偿打官司的律师,但她的官司程序仍在进行,我们不知何时会到下个法院的阶段。” 但CNN报导出街后,很快就有律师愿意代表阿兹琳达出庭。 拉维曾就阿兹琳达的处境,致函询问外交部,后者也在去年12月25日答复,当局知晓此事,而新加坡驻广州领事,也对阿兹琳达与另名新加坡男子尤思礼( Mohd Yusri),提供领事协助。 阿兹琳达和尤思礼,是在2015年10月24日,被深圳海关人员发现他们携带的28个手提袋内藏有超过11公斤、市价高达22万美元的冰毒。两人去年6月被判死刑。

Read more

前马国游泳选手 因逃兵役判监八周

24岁的林清煌,曾在亚洲青年运动会等区域性比赛中,在邻国马来西亚旗帜下获得奖牌。但是拥有永久居民身份的他,却因为逃避兵役触犯国民服役征召法令,而被判坐牢八周。 2010年,林清煌来到新加坡,并在体育学校上学直到2013年,在这期间他获得学费和培训费用的补贴。 2014年3月,他在外国体育人才计划下,获得本地永久居民地位,但他也必须参与国民服役。 两个月后他就收到要履行国民服役的通知,但他以完成共和理工学院文凭申请延期,他的请求被批准,国民服役也展延至三年后,即2017年5月。 但与此同时,他获得一家私人机构提供奖学金,结果他没有完成本地学业,而是2014年9月起在美国一所大学留学。 2015年6月,他因担心担心之前的行为,将影响他入境新加坡参加2015年东南亚运动会,于是返回新加坡做体检。 7月7日,林清煌的体检结果显示,他的身体状况可以入伍。但他却在同日飞往美国,继续申请延迟履行国民服役。 2015年11月11日,林清煌没有如期入伍报到,警方向他发布紧急公报。 直到2018年6月11日,林清煌完成大学学业后才返回新加坡,直到2019年4月入伍,今年2月2日完成兵役。 林清煌是在本周二(9日),被提控触犯国民服役征召法令。他辩称自己“太专注于游泳”,且听从了父母“不好的建议”,选择在本地服兵役前,就飞到海外完成学业。

Read more
Page 1 of 3 1 2 3

Trending posts

June 2021
MTWTFSS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