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价值“远非金钱能衡量” 文化学者为电力站熄灯感惋惜

不管你是朋克摇滚乐手,还是街头艺术家,不管你是在呈现环保艺术、传统粤剧还是行为艺术,30年来,这个地方就像是“艺术的大花园”,曾是如此生机盎然,在创造中激发无限火花。在这里的场地和咖啡室,社会学者可以和辍学生来个思想激荡,又或者借助场地,展示对环境或社会议题的倡议。 上周,电力站宣布在亚美尼亚街45号的建筑进行翻修后,将永久关闭,对此文化遗产学博士黄子明感叹,电力站的价值,远非金钱所能衡量的。 一向以Z’ming Cik活跃在网络上的文化遗产学博士黄子明6日在脸书上感叹,指每每看见本地艺术家许元豪于1990年所拍下的电力站所在大楼的瞬间,都为我们所失去的而感痛心。 电力站(The Subtation),是本地首间独立运作的艺术中心于今年7月永久熄灯。自1985年开始,电力站就创建于此,并持续坚持了逾30年。 国家艺术理事会今年将为建筑翻修,但建议电力站将作为数个租户之一返回该处,不会再对整体建筑具备自主权。 为此,许多来自艺术界的人也对即将失去电力站而感到痛心疾首,这也让他们不禁感叹问道,难道艺术的价值只能被金钱所量化? 就在近日,《联合早报》高级新闻编辑朱立新,亦针对电力站原址亚美尼亚45号街修缮事宜发表观点。 他表示,失去电力站,就如同在使用推土机铲平甘榜罗弄万国(Kampung Lorong Buangkok)并建立一个新的盛港中心,做新加坡城市和甘榜的景观。 “同时,我们也集体埋没了属于我们的灵魂。” 黄子明也提出了相似的看法,“我们所失去的不仅仅是简单的一间画廊和剧场、工作室或一个繁荣茂密的有机花园。 在这里,没人会先入为主评断你,即便您的艺术作品不赚钱也没关系,“这是一场攸关人性灵魂的修行,作品和活动的价值,都与金钱无关。” 黄子明也质问国家艺术理事会,比起滨海艺术中心的年度开销,电力站的开销可以说是占不了多少,为何还是认为电力站无法以现有的资金持续支撑。 对此,黄子明感叹,新加坡在文化产业维护的行为上,更像是荒唐怪异。 黄子明也补充,电力站应该成为新加坡的集体回忆,因此必须要好好保留属于我们的记忆。 https://www.facebook.com/zming.cik/posts/10159631519835530

Read more

艺理会称要求空间自主权为租金收入 电力站驳斥说法并不完整

本地艺术中心电力站(Substation),位于亚美尼亚街45号的建筑急需翻修,为此电力站须在2021年7月撤出该址,为期两年。 不过,艺理会建议电力站在翻修完后,作为租户重返该处,但艺理会也表明,电力站将会是几个租户之一,不会完全占用建筑。 电力站董事会认为,如果无法完全重返亚美尼亚街45号,将失去原有的意义和对整体空间设施的自主权,恐影响作为独立艺术中心的运作能力,为此作出永久关闭的艰难决定。 电力站艺术之家将于7月熄灯,引发各界关注。在此之前,国家艺术理事会也针对电力站现址进行多次会议讨论,但理事会发言人对电力站的宣布仍表示失望,但同时指出,一个艺术团体如果有将近九成的运营经费(包括分租场地的租金收入)须靠政府,那是难以持久运作下去的。 发言人说,艺理会认为电力站原本可以利用装修期间好好思考现有的运作模式和如何在当前的艺术景观扮演好其角色。艺理会也准备和电力站一起探讨规划可行的艺术与财务策略,打造翻修后的艺术中心,对电力站拒绝艺理会的提议感到遗憾,但会尊重其决定。 不过,艺理会也指,电力站要求对整体空间有自主权,是为了能赚取租金收入,对此电力站也澄清,这种说法是不完整的。 电力站声明表示,“我们需求对整体空间的自主权,从而让我们能作为跨领域艺术中心与艺术栽培空间持续运作。” 电力站强调,电力站一直以“艺术中心”而非“艺术团体”运作,两者间的运作模式也相对不同,并以滨海艺术中心为例,指其运作模式更倾向小型的滨海艺术中心。 电力站也解释,之所以对建筑空间拥有自主权,主要是因为致力于艺术用途,以此吸引和聘雇中短期合适雇佣者,提供无法负担的艺术家,一个制造更多社区效应的空间。 此外,电力站也提供非商业或遭到高补贴价格阻碍的艺术团体,向他们出租大楼的空间。 “如同滨海艺术中心,我们也要聘雇员工照顾建筑空间内的设施和活动管理,而我们也会承担物业维护和公用设施的费用。” 至于电力站与滨海艺术中心的不同,该声明也强调,电力站更倾向培养新兴艺术家,以及迎合本地中年艺术家。 艺理会称近九成收入是来自政府资助 电力站驳平均每年费用在50万元 而国家艺术理事会(NAC)指出,电力站约86巴仙的收入都仰赖政府资助,也是国家艺术理事会中获得资助最高的艺术中心。对此,电力站则表示不认同。 电力站强调,艺术中心的运作模式与剧院、舞蹈或音乐公司之运作模式有异。 “再拿滨海艺术中心相比,滨海艺术中心在2019/2020财年赠款前,其赤字总数为5418万4000千元,然而当年的赠款和政府补贴总额却达到5615万5000元,是赤字的100巴仙。“ 此外,国家艺术理事会也称,电力站在国会方面的支出少于业务总支出,自2017年至2019年期间,平均为23巴仙。在工资和其他人事费上却超出150万元。 对此,电力站也反驳澄清,指所谓的150万元是在三年内的指出,这也意味着,平均每年费用略高于50万元,且50万元中含电力站的11名员工的薪水,包括两名艺术总监。 “我们相信所支付的薪水是公平的,我们当然不会多付他们工资。事实上,我们相信我们的员工在电力站所获取的薪水只是象征性的报酬,拒绝在艺术市场上寻求更高薪的工作。“...

Read more

【冠状病毒19】欲祭拜或扫墓民众 受促遵守防疫措施

清明节将近,若民众准备到坟场或政府管理的骨灰瓮安置所扫墓或拜祭先人,受促须遵守防疫措施。 对于扫墓或拜祭,国家环境局建议民众限制每户只有两人进行,尽量不要让年长者和孩童参与。 当局希望每次拜祭人数不超过八名,并在人潮较少的时段进行,因为坟场和骨灰瓮安置所会24小时全天候开放。 另一方面,欲前往万礼骨灰瓮安置所进行祭拜的民众,也须进行网上预约,开车人士也必须网上登记后,才能进入停车。 当局也鼓励民众使用公共工具,并鼓励有需要驾车的民众,可以考虑共车前往。

Read more

再见达叔 知名艺人吴孟达逝世享年70岁

与星爷周星驰合作无间,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为全球华人社会带来欢笑,香港资深艺人吴孟达今日(27日)不敌病魔辞世,享年70岁,令好友兼搭档周星驰悲恸,直呼“无法接受”! 吴孟达22岁就出道,参演不少电影,有星爷的喜剧片就有达叔,不论是《九品芝麻官》、《逃学威龙》系列、《赌圣》、《百变星君》、《食神》、《赌侠》、《少林足球》、《喜剧之王》等等。 他的演艺成就也得到影视圈的广泛认同,曾获得多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和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配角提名;透过电影《天若有情》,荣获第10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 近年他也进军中国影坛,出演过不少电影和连续剧。一个月前他参演电影《少林寺之得宝传奇》,不过有花絮片段流出,拍摄海报时突然心脏不适,面容扭曲地用手揉搓胸口,需坐下休息。 2月20日,有传吴孟达病重入院,好友田启文才对外透露吴孟达不幸罹患肝癌,两个月前已做过切除手术,不过身体尚未复原,正准备接受化疗。却未料到这几日又传出转入加护病房消息,家属也在商讨处理身后事。吴孟达最终在下午5时左右撒手人寰。 至于香港媒体则报导,周星驰称:“刚刚已经得知这个消息,虽然这段时间一直在关注吴孟达的病情,多少会有一些心理准备,但还是非常难过悲痛,不舍得。吴孟达的病情来的快,走的急。他是我那么多年的搭档和老友,现时我还无法接受。”

Read more

华语、福建话“张口就来”! 印裔推销员卖拖把吸引街坊围观

推销员在巴刹、商场推销产品,原本没什么稀奇,不过这位有语言天分的印裔推销员,却成功吸引街坊驻足聆听,因为他的华语和福建话“张口就来”,流利程度甚至让一些人“自叹不如”。 这段由脸书网友Zeng Li Ren,于周日(21日)上载的短片,只见这名印裔推销员以清晰的华语和福建话,向民众推销拖把,介绍清楚分明,并加入不少流行用词,可见有不少街坊在围观。 “你买我的mop回去,在家打开像一朵花,你把它放在地板上,扫地抹地一起做。” 但有趣的是,他在叫卖的过程能够以流利的华文,并随时切换福建话,若不看视频,可能还以为是一名华人商贩在叫卖。 尽管视频内没有指明拍摄地点,但根据部分网民表示,他们曾在勿洛一带看见这位印裔推销员叫卖。 除了用流利的中文叫卖,他也发挥创意,将自己带入叫卖内。 “(福建话)…50年了还是这样(指向拖把),50年前印度人不会讲华文,现在印度人都可以(讲话)两边换,所以你的mop也是时候要换了。” 而买家的反应在经过印裔推销员的卖力介绍后也似乎被打动,纷纷上前付款,甚至迫不及待付款买拖把。 https://www.facebook.com/liren.zeng.7/posts/10164976507700416 视频一出后,立即引发网友关注。许多网友为他标准的华文和福建话感到惊讶。 "他的华文绝对能打败我“ ”他的语言能力!!!“ 还有网友自叹不如,自己的华文或福建话可能都没有他好 ”这个人让我自叹不如“ ”对不起我的福建话真的什么都不是“ 部分网友甚至表示自己听了都想买拖把。 ”这个还真是不错的产品,到底哪里可以买“ ”我也想买,所以我也可以打开到像一朵花“

Read more

新年期间防疫措施有哪些?避免踩雷安心过好年

今天是除夕夜,也是华人新年的开始。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年庆祝的方式似乎比以往更安静一些,没有大肆的庆祝,但仍不阻我们与家人共享天伦。因此,在欢庆佳节时,仍不要忘了防疫措施。以下为大家整理新年期间,民众仍需谨记的防疫措施。 外头聚集或家访 第三阶段实施以来,能聚集的限制从五人增至八人,而为了有效降低传播风险,自1月26日起,每户家庭一天最多只能接待八名访客。 卫生部也劝请民众在新年期间少串门,一天尽可能拜访最多两户家庭。不过,政府没有规定访客上门的次数和逗留的时间长短。 在外用餐时 卫生部也提醒民众在不吃东西的时候,务必带上口罩,同时也提醒民众若想要“捞生”,必须注意以下几点: 不能高喊吉祥语 捞生时必须全程戴着口罩 捞生过程不能有任何对话 餐饮业者也应该全面配合防疫措施,严密监督捞生的进行。 另一方面,当局也提醒民众在团圆饭期间,除非是来自同一家庭,否则将不能同时预订太多餐桌。即使是来自同一家庭,在用餐过程,桌与桌也不能进行交流和互动。 商业活动的开放与限制 尽管如今在外聚集人数仍维持在八人,但卫生部也呼吁社交圈子尽量维持在小范围内。此外,夜店和卡拉OK等娱乐场所也将会暂停运营。 当局也将在这段期间加强对餐饮场所、购物中心和拥挤公共场所的执法行动。一旦发现违法的商业场所,将会严阵以待,采取严格的执法行动,包括高额罚款。 大家迎新年同时,当局也表示,仍有1033所家庭诊所在不同时段开放,其中768家是公共卫生防范诊所。 当局也劝请民众若身体状况不佳,或出现任何症状,应立即前往求医。 新年期间也提高了人流接触的风险,因此也请民众做好各自的防疫措施,才能有效控制疫情。

Read more

来自中国武汉 卓尔书店首家海外分店立足狮城

来自中国武汉的卓尔书店,在位于乌节路的伟乐坊开设分店。卓尔书店创办人阎格认为,即使现代社会对实体书店的需求减少了,但相信仍有一群热爱纸质书的人。 卓尔书店设在伟乐坊(Wheelock Place),总面积达433平方米,一楼是咖啡座与童书空间,二楼设有小画廊。 而书店选书七八成为华文书,主要以中国大陆以及台湾出版的书籍为主,同时也售卖本地出版社玲子与八方的出版物。 尽管受到冠病疫情影响推迟了开幕日期,但总经理阎格称,希望在疫情期间能够通过阅读拉近人与人的距离。 卓尔书店于2013年11月开业着力推广精品书籍,打造武汉的人文艺术阅读空间。其中一大特色就是24小时营业,但根据阎格所述,新加坡分店的24小营业计划受到疫情影响,只能暂时搁置,待时机成熟了再执行。 虽然纸质书受到爱书之人的喜欢,但近年来实体书店经营遭到电子书的打击,许多大型书店如叶壹堂、博德斯(Borders)相继退场。独立英文书店BooksActually去年也走上云端放弃实体店。 因此,询及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为何仍选择新加坡为卓尔书店的首家海外分店,阎格则表示,“当下互联网平台发达,大家对实体书店的需求减少了,这无可否认。但我们仍然相信,还有一群热爱阅读纸质书的人存在,希望他们在这里可以找到彼此。” “书店是一座城市的精神家园、人文地标,代表城市的活力。我们团队很喜爱新加坡这个地方,在喜爱的地方就应该有一家卓尔书店。我们在中国开店七年也不容易,各种数据都显示实体书店生存的困难,但我们仍为每个热爱阅读的人坚守。” 对于卓尔书店入驻新加坡,却获得本地出版商的支持。玲子出版社社长、本地诗人林得楠受访时表示,近年本地出版社的发行空间减少,卓尔书店在乌节路以中文形象出现,在纪伊国屋书店之外提供新的上架空间,对本地出版社和作家而言,起着激励作用。 本地实体书店也对卓尔的入驻乐见其成,认为有竞争有比较,也同时共同建构我国的人文格局,且只要彼此维持书价,便能让读者能够有更多选择。 租金永远是实体店的最大压力,阎格说不便透露租金,但她认为卓尔书店除了贩售书籍,还有咖啡厅和画廊的业务,她有信心可以抵消成本。

Read more

回应黄循财“文化战争”论 学者:包容就是最好的武器

施仁乔表示,只要新加坡政府和执政单位能够拒绝排他性思维,新加坡将完全有能力处理任何分歧,成为更具包容性的国家。 日前教育部长黄循财针对跨性别学生课题作出回应,指新加坡不应该引入西方国家的“文化战争”,或允许性别认同课题分裂社会。 对此,著名传媒学者,兼前媒体通识理事会(Media Literacy Council)成员施仁乔(Cherian George),周二(2日)在脸书上回应近日的跨性别认同争议时表示,认同教育部长黄循财所说的勿引入“文化战争”,但“战争”的延续不仅仅是单一方的责任,且战争内的“和平条约“(peace treaty)都需要双方支持。 因此,施仁乔认为,“解除武器”(disarmament)的行为都应在用于双方,而不是特定的群体。 施仁乔强调,解决不公平歧视的问题,不一定就意味着要“挑起战争”。 “那些对示威而感到冒犯的人,即使他们的权利并未受到威胁,也应该学会放下。” 最好的武器是包容心 施仁乔补充道,这次的“文化战争”最大规模的杀伤武器,就是任何宣扬“我们还是他们”的部落形式,否认其他人的人权。 “最好的武器是包容心,是试着拥抱它而不是抹杀它。” 施仁乔也谈起数十年前的美国“文化战争”,是因为他们无法接受不断扩大的多元化,包括女权主义和少数民主。 其中文化战争获得了资本主义的支持,因为当时对于工人阶级的起义感到诧异。 “1992年,帕特布坎南公开宣布了“战争”,以解放美国自由灵魂为宗旨发动一场宗教战争。迄今为止,该战争同样以自以为是文化左派所持续。” 施仁乔指出,尽管美国的文化战争中的语言已渗入我国政治对话,但称新加坡走向如美国般失调的两极分化的风险,是危言耸听的说法。 施仁乔也解释,美国的文化战争之所以会恶化是因为共和党将身份认同政治(identity politics)武器化,分散阶级不平等的注意力。 身份认同政治是指在社会上,人群因性別、人种、民族、宗教、性取向等,集体的共同利益而展开的政治活动。...

Read more

节礼日当天登游艇开派对狂欢 10人抵触防疫措施面控

戴圣诞帽却不戴口罩,在游艇上开派对的十人被控上庭。 据《今日报》报导,一名本地永久居民和九名英国籍男女,于去年12月26日的节礼日(Boxing Day),在拉扎鲁斯岛一带登上游艇开派对。 他们于今日(2月5日)被控上庭,各别面对一项违反《冠状病毒(临时措施)法令》控状。 本地永久居民为30岁的Mark Lau San Mao,而九名英国籍男女则分别是Mark Alexander Bellamy(29岁)、Annabelle Morgan Duke(26岁)、Holmes Philip Edward Knatchbull(27岁)、Amy Alexandra Stewart(32岁)、Amy Georgina Hunt(30岁)、Amy Grace...

Read more

在生铁上雕刻致敬已故同仁 78岁本地艺术家展出还剩两天!

寸心寸铁寸心寸草,寸心寸木寸心寸土; 无事无心无事无为,无事于心无心于事; 十九八九二〇二〇”——— 唐大雾 我国当代艺术家唐大雾以生铁为创作素材,在逗号空间场域展出最新个展生铁装置,并使用小刀雕刻出三个人物肖像,向已故的视觉艺术家庄心珍、李文和雅辛(Juliana Yasin)致敬。 今年78岁的唐大雾自1974年在圣马丁学院学习以来,便钟爱沉重的生铁,迄今为止,他仍然醉心于创作各种生铁作品,即使它沉重且硬邦邦,且带有一定的危险性,其艺术风格生硬却相当有力。 唐大雾也表示,作品以不同的生铁片连接而成呈现示威了几年三名本地著名已故视觉艺术家,同时该作品也反映了自己对2999年后的世界的想象,与未加工的工业建筑逗号空间相辅相成。 尽管具有一定的风险,唐大雾也向本地导演陈彬彬透露,表示他事先让供应商把生铁切成他可携带的尺寸,才会开始创作。唐大雾说道,虽然自己已经78岁,但这对他仍可应付,加上还有许多人一起和他完成作品,才会在此展现,欢迎民众可前往参观。 “我喜欢将工作调整成自己可以完成的程度的想法,当然还有许多人帮忙设置,因为生铁很重!” https://www.facebook.com/tanpinpin/posts/10157476666772455 展览16日至1月31日,在逗号空间(51 Jalan Pemimpin#04-02 S577206)举行,星期二至五须预约(电邮:[email protected],网址:comma-space.com),星期六、日下午1时至6时开放。

Read more
Page 1 of 12 1 2 12

Trending posts

June 2021
MTWTFSS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