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

用敲肉锤打断女佣牙齿 残忍雇主被判监禁15个月

只是因为挨饿吃掉了罐头或没有擦窗,就被要求挥拳自殴50下,还要女佣使用敲肉锤把自己的牙齿砸下来,女佣没能砸下后,雇主还要亲手将其砸下,硬是将女佣牙齿打断,手段狠心,最终雇主被判坐牢15个月。 41岁被告女雇主文秀莹(译音)今日(16日)涉嫌六项蓄意伤害女佣,以及一项使用危险武器蓄意伤害女佣。对于其中三项,她表示认罪,而余项将交由法官下判时作为考量。 庭上揭露,受害女佣为24岁印尼籍女佣,于2018年4月开始为被告工作,而被告也在曾在受害女佣雇佣期间,曾七次对女佣下手。 据案情显示,被告除了前述的恶行,还是用了吸尘机的吸头殴打女佣肩膀、拳揍女佣头部,并掌掴女佣直至女佣脸颊瘀青,嘴唇流血。 女佣曾在2018年11月某天下午,因为肚子太饿,决定开一罐沙丁罐头来吃,虽然罐头是留给女佣的晚餐,却被被告认为女佣是在“偷吃”,因此要求女佣用自己的拳头殴打自己50下。 女佣不敢反抗,于是按照指示边数数边殴打自己的脸,导致被自己打得鼻青脸肿。为了不被被告丈夫发现,还要求女佣必须低头回应。 2019年2月4日,被告因不满女佣未听从她的吩咐擦窗,大发雷霆对女佣说,“我要你牙齿掉!”,吓得女佣急忙求饶,并表示父母可以叫父母亲给被告钱。 但被告不顾其哀求,指示女佣一手拉扯嘴唇,一手猛揍自己的牙齿,直到她双唇开始发肿。 然而过了15分钟,女佣牙齿仍未掉落,于是被告立即结果敲肉锤,在牙齿上敲打,导致其中一颗牙齿打断。事后并没有及时求医,仅要求女佣自己在伤口上上药。 女佣因长期遭受虐打,不堪忍受,于是在2019年2月15日,趁家中无人时,拨电向职总家庭佣工中心求助,中心人员立刻报警,揭发被告的罪行。 控方表示,虐佣案件难以察觉,部分女佣担心后果不堪因而不求助,而被告也因小事而迁怒女佣,并使用残忍手段虐待,理应予以15个月的监禁。 被告律师则表示,被告曾患有厌食症和抑郁症,一路饱受折磨。根据心理卫生学院报告,被告也称是一直听见一把声音在怂恿被告虐打女佣,但控方反驳该报告并未清楚说明被告的病症是否与虐佣案有关。

Read more

【爱国歌曲疑遭剽窃】印度作曲家坚称创作于1983年 原创人回应打脸

涉嫌盗窃本地爱国歌曲《Count on Me Singapore》的印度作曲人 Joey Mendoza昨日(15日)作出回应,称印度版的歌曲是在1983年孟买所作,于同年5月1日进行表演。Joey续指,当时在表演后开始在各地学校和院校传颂,也因此成为当地家喻户晓的“印度”爱国歌曲。 由于版本众多,于是一直到1999年,唱片公司Pauline communication决定制作原版歌曲,正式发行。 至于我国1986年就发行相关歌曲,他则回应,“至于新加坡的版本,恕我不知,一直到了前两天,我才得知有这首歌。” 他表示,一直都非常尊重新加坡人的情怀和文化,因此此次声明是想要表达他所了解的事实,并不是想要主张《Count on Me Singapore》的歌曲版权,也并不旨在伤害任何人。 尽管Joey一再声明拥有这首歌的版权,但他所主张的声明却被原曲创作人休·哈里森(Hugh Harrison)打脸。 哈里森在原曲的Youtube频道下留言,解说制作《Count on Me Singapore》的过程,指这首曲子是政府、唱片公司、制作团队等人共同合作,经过好几个月的作词作曲才得以产生的歌曲。他强调,所有的资料都有证据留存。 “只能说这一切也太过巧合了,如果Joey Mendoza版本内的编曲与我们的版本和我们近乎相似。” 他也讽刺地说道,若要求Joey Mendoza拿出这首歌曲在1983年制作的证据可能会很困难,因为这首歌就是在1986年后,由通讯及新闻部的Richard Tan、麦肯广告的Brian Watson,以及Jeremy Monteiro等人共同作词作曲。...

Read more

猫头鹰幼崽试飞跌沟 动保协会人员助送返鸟巢

纵使是婴儿,刚学会走路时都会跌跌撞撞,而第一次学飞的马来渔鸮(Buffy Fish Owl)猫头鹰幼崽也不例外。恰巧,这一切就被本地观鸟者所发现,最终猫头鹰幼崽还借助了众人的力量,回到母亲身边。 有本地观鸟者,在脸书上分享马来渔鸮猫头鹰幼崽第一次学飞的过程,不仅整个过程都在跌跌撞撞,且最后还要靠动保协会的“叔叔阿姨们”送回母亲身边,非常有趣。 这场“众人瞩目”的马来渔鸮猫头鹰幼崽试飞活动,发生在实力达(Seletar)附近,而根据其中一位观鸟者描述,当时猫头鹰幼崽飞行前跃跃欲试,带着“雄心壮志”,看似想要一举成功,但却不小心跌入水沟内。   “我要飞得更高!哎呀,好像走错方向了”(取自Alex Low) “咦,我怎么会在这里?”(取自Alex Low) [caption id="attachment_299866" align="alignnone"...

Read more

三医护人员注射后出现血栓“不寻常“情况 挪威暂停使用阿斯利康疫苗

近期传出阿斯利康(AstraZeneca)冠病疫苗在注射后出现血栓问题,目前挪威卫生当局正在调查是否与疫苗接种有关,尚未得出结论。 据路透社报导,挪威卫生局表示,近期有三名医护人员接种了阿斯利康冠病疫苗,出现了血栓等不寻常的症状住院治疗。三名医护人员皆为50岁以下。 挪威药品管理局局长麦德森表示,三人症状不寻常,有出血,血栓和血小板数值低的情况。 挪威医学署首席医师霍尔特莫则表示,目前尚无法确定是否与疫苗接种有关,正在调查。 挪威已在周四宣布暂停使用阿斯利康疫苗。 此前丹麦政府宣布,因有多人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后出现严重血凝块,暂停使用该疫苗14天,事件引发各界担忧。随后挪威、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卢森堡、意大利和奥地利等国家亦宣布停用该款疫苗。 据韩国联合通讯社14日报道,韩国一名50多岁男子接种阿斯利康疫苗九天后死亡。死者患有长期病症,与本月4日接种疫苗后出现发热症状。 韩国冠病疫苗预防接种推进团表示,目前未能证实男子的死因同接种疫苗有关联。

Read more

垃圾遍布满地 野猪半夜在组屋底层翻垃圾觅食

野猪的出没愈发常见,因栖息地减少野猪与人类的接触事件也增加。再者,一些不负责任的喂养或垃圾的乱扔,也在改变野猪的自然习性。 近日又有民众拍到半夜有野猪出没并将组屋底层被胡乱丢弃的垃圾撕开觅食,导致垃圾堆撒落满地。 取自 Karen Koh 视频中并未说明拍摄地点,但有网友猜测该地疑似是在蔡厝港附近。从视频来看,当时野猪已将垃圾袋撕开觅食,并准备离开前往其他去处,垃圾袋附近也出现了被啃咬的痕迹。 https://www.facebook.com/BryanANDKaren/videos/10158633736938300/ 《Mothership》报导,去年6月,蔡厝港附近曾出现野猪从垃圾堆中翻找觅食。关爱动物研究协会(ACRES)副首席理事长布巴尔(Anbarasi Boopal)表示,乱扔垃圾会吸引野猪或其他野生动物的觅食。由于生态环境破碎化,导致野猪需要冒着生命危险过马路或通过公园连道。 因此,关爱动物研究协会呼吁民众对野猪进行投食,或者将厨余随地乱扔。若有民众看见有人在投食,应该加以制止或向有关当局通报。 据《野生动物和飞禽法令》(Wild animals and Birds Act),初犯者将被罚款高达5千元,重犯者的罚款可高达1万元。

Read more

82人出现肠胃炎的症状 娘惹餐供应商被勒令暂停营业

娘惹餐供应商Chilli Api Catering涉嫌食物制作欠卫生,导致82人食用后出现肠胃炎症状,14人住院治疗,目前供应商已被勒令暂停营业。 卫生部与食品局发文告指出,本月10日至12日期间,有82人食用了位于勿洛北5街大牌3015的Chilli Api Catering,出现肠胃炎(gastroenteritis)症状。14人目前在医院接受治疗,情况稳定。 该涉事餐厅已被当局下令从14日开始暂停营业,直至另行通知。目前当局也正介入调查。 食品局再次吁请食品经营者应时刻维持良好个人卫生习惯,一旦发现违法行为,将会毫不犹豫采取执法行动。 当局建议公众,不要光顾卫生情况较差的餐饮场所,并可通过食品局网站www.sfa.gov.sg/feedback举报,以便当局跟进调查。

Read more

经典爱国歌曲疑被剽窃 印度唱片行:“作曲人”声称拥版权

狮城爱国歌曲之一《Count On Me Singapore》(相信我吧新加坡),疑似遭改编,成了印度的爱国曲作。目前文化、社区及青年部已介入调查,改编歌曲是否涉及侵犯版权。 涉及发行有关改编歌曲的唱片公司Pauline Communication,针对事件发文澄清,他们在1999年时,在作曲人Joey Mendoza的协助下创作这首歌,并获得相关版权。 有关公司称,作曲人Joey Mendoza将版权转售给该出版社,对方还声称对歌词歌曲都拥有所有权。 且出版社也在2012年将相关歌曲上载至音乐平台soundcloud,作为印度爱国歌曲的合集歌曲之一。 然而出版社并未得知,原曲《Count On Me Singapore》,早在1986年,便已成为新加坡爱国歌曲,是由加拿大的词曲创作人休·哈里森(Hugh Harrison)创作,曹思平(Clement Chow)演唱。 Pauline Communication也坦言,印度版本中的歌词几乎少有更动,有99巴仙与原曲相似,只是把“新加坡”字眼改成“印度”。经改编后,曲名也被改为《We can achieve》(我们办得到)。...

Read more

13巴士司机起诉新捷运 申请转移高庭审理

13名提告新捷运的巴士司机已提出申请,要求把诉讼审判从推事庭(Magistrates’ Court)转移高庭审理。 代表这批巴士司机的律师拉维,认为此案将涉及有关雇佣法的重要议题。同时,这可涉及近6千新捷运巴士司机的权益,也可能为全国雇员带来影响,有鉴于其重要性,才提出上述转移高庭的申请。 拉维也预计,代表新捷运的律师将反对上述申请。雇主新捷运一方,是由知名大状文达星及其团队代表。 13巴士司机诉讼案,预计将在今年5月进行为期三天的审讯。 去年3月,由于无法在最后一次调解会议上达成和解,再有五名巴士司机决定再对新捷运公司(SBS Transit)发起诉讼。 新捷运与巴士司机的诉讼,可追溯至2019年9月,有五名巴士司机分别状告本地巴士业者新捷运,指责后者违反加班工酬条款,支付不足工酬。不过在2019年11月13日,工业仲裁庭(IAC)裁决新捷运未抵触雇佣法。 他们控诉新捷运公司未能对他们间隔值班( split shifts)期间的等候时间,予以补偿。

Read more
Page 1 of 23 1 2 23

Trending posts

June 2021
MTWTFSS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