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权益

疫情影响 求助家庭收入中位数从1600跌至500元

向慈善机构彼岸社会服务(Beyond Social Services)求助的家庭收入中位数,从原本的1千600元跌至500元。 该项调查于4月至9月间进行,针对逾1千名在疫情影响下,欲申请基金援助的家庭收入中位数进行研究。研究发现,接受支援的家庭收入中位数大跌了69巴仙。 约八成的申请人目前居住在租赁组屋,研究亦发现,由于疫情的影响,租金已经占据家庭收入的一倍之多,而从家庭总收入中除以其家中人数,其人均收入中位数,在疫情爆发前,为425元,如今跌至113元。 研究内也以一名单亲母亲的例子为例,指该名单亲妈妈平时只能从事招待员,来养活三名子女。因此当孩子生病时,她不得不呆在家里照顾他们,结果在一次自己生病时,获准了五天的假,却让她无法领到这五天的工资。 更糟糕的是,由于疫情期间,公司也减少了所有员工的工作时间,导致她工作的日期比以前更少,甚至被送到更远的工作地点,只好让她掏出更多交通费开销。 研究表明,她在这期间不得不向家人借钱,因为房租、电费和网络费都缴不上了。 研究主要作者卓君美(Stephanie Chok)表示,疫情对低收入户家庭尤其严峻,不仅是要面临经济困难,甚至在日常生活中都以无法预料的方式受影响,导致出现不同形式的不安。 “要从疫情中恢复必须注意其个别影响,以便新常态不会复制或进一步加剧弱势社区的不平等。” 为了能够进一步减轻低收入的家庭经济负担,确保低收入老公能够获得更好的支持,研究建议,应改善老公的就业权利和社会保护计划,延长公共租赁公寓居民的租金见面和债务减免计划。 本周一(8日),统计局报告显示,自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新加坡家庭收入总体中位数首次下降。 报告指出,其中受影响最严重的是低收入户家庭,最底层10巴仙的家庭收入减少了6.1巴仙。 根据《海峡时报》的脸书留言区上,许多网友不仅赞同了这项研究,且强调疫情严重打击了他们的家庭收入。 “除了在昇菘工作或在金字塔顶端的人,大部分新加坡人的收入或多或少都被影响了” “穷人更穷,富者更富,预料之中“ 还有用户表示,政府今年应该好好规划预算案,帮助经济困难的人,不仅提供贫困家庭支持,也要多考虑中等收入家庭。  

Read more

妇女协会冀立法对付职场歧视 惟雇联辩称恐弊多于利

新加坡妇女行动与研究协会(AWARE)高级执行人员Mamta Melwani,上周在《今日报》发表文章,认为有必要立法遏止职场歧视的现象,确保雇主问责。 不过,全国雇主联合会(SNEF)执行董事长沈锦源,却认为“仅少数雇主”有歧视性的雇佣行为,若立法管制恐弊多于利。“采用法律方法解决工作场所问题,往往会导致职场关系僵化或恶化,对雇主和雇员都没好处。”(Taking a legalistic approach to resolving workplace issues often results in rigidities and souring of workplace relations) 根据人力部最新雇用标准报告,仅今年上半年,有约70名雇主涉及职场歧视行为,比2019年全年的人数高出了近一半。...

Read more

被骗到家中上下其手 女子险遭男同学性侵

女子在脸书上揭发,遭中学男同学约出来叙旧共进晚餐后,被带到对方家中遭上下其手,所幸她顽强反抗并扬言会报警,才成功逃脱魔掌。虽然,男子事后道歉并寻求原谅,但是女子坚持报警,并且和男子断绝往来。 事件于本周一(8月17日)发生在新加坡,受害者也在当天网上分享了这令她难以接受的一事,以警惕其他的女性。 受害者指出,男同学于周一约她吃晚餐,并且拒绝有任何人同行,因为“有事要私下说”。受害者当时也没多想,就和男同学到约好的晚餐地点见面,岂止男同学却表示要换地点。 跟着男同学坐巴士到其他地点后,受害者因不见任何饮食中心而询问时,男同学却表示要回家放东西。岂知在抵达家门时,男同学却不顾受害者反对,而将她扯入屋内,受害者顿时发觉不对劲。 机灵的受害者一路上都有和室友通信息,因此想室友求助。室友当时也立刻拨电联络受害者,让受害者寻到借口离开。但是,男同学不放人,还上下其手并企图把受害者拉入房内。 受害者当时强烈反抗并扬言要报警,挣脱男同学后跑到客厅门口才发觉门已被上锁了,因此再次扬言若男同学不放她,就会报警。男同学当时只开了木门,却不开铁门,还要求受害者原谅他。 为了逃出去,受害者当时就假意敷衍,并在男同学开门后立刻朝楼梯冲去。“我冲下去后,发现他在寻找我。我根本不了解那边的地区,就尝试跑去人多的地方。过后发现他还在后面追着我,我就往大马路冲过去对面。” 受害者较后成功摆脱男同学,并且就近登上了路过的巴士逃离现场,才联络室友求助。 她表示,她冷静后将此事知会了男同学的女朋友,也必须公布此事,以警惕其他的女性朋友。“我也不想让他女友受到额外压力,所以不公开当事人的名字和身份。” 她指出,这是她首次和男性朋友出门,没想到会摊上这一难忘事件,更表示已在心中留下阴影了。“通过这件事情我也得到教训,我要去报名跆拳道。大家可以放心,我内心很坚强,都会过去的。” https://www.facebook.com/RCZQ1996/posts/3252215991521289

Read more

国大生对前女友动粗案 判决引坊间哗然

针对国大牙科生对前女友动粗后被判短期拘留的判刑,人民行动党妇女团表示失望,并认为刑期和被告的罪行不成正比。内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则承诺将会重新检讨现有法律框架,提呈国会。 日前23岁的国大牙科生殷子勤(Yin Zi Qin译音),因女友拒绝复合,而对她动粗,被判12天短期拘留。拘留结束后须遵守日间报到、进行社区服务等。 不甘女友在去年5月9日提出分手,被告当晚到在女友家人不知情下爬进她睡房,还拿出玫瑰花试图挽留感情,但遭拒绝。 凌晨1时10分,被告表示很难过,女友原本还想解释,却被被告掐住脖子。女友尖叫挣扎,被告又用拇指紧紧压住女友左眼,直到她左眼流血昏迷才住手。 被告在2月21日认一项蓄意伤人罪。7月17日,获法官开恩,被判12天短期拘留,这意味着他不会留案底,也可从牙科学院毕业并到政府牙医诊所服务,逃过支付40万元毁约金的下场。 校方昨日(20日)针对有关判决表示,在国大完成纪律调查之前,涉案的23岁牙科学生殷子钦(译音,Yin Zi Qin)将不准踏入校园。 https://www.facebook.com/nus.singapore/posts/10158428083563540 针对相关判决,也引起各界关注,指该判决过于宽松。人民行动党妇女团发表声明,强烈谴责针对妇女的暴行。但她们也表示,尊重我国的机构和司法制度,并且明白目前已有程序,处理人们所提出的合理疑虑。 人民行动党的女性议员也纷纷转贴声明,表达支持。其中包括丹绒巴葛集选区议员英兰妮、麦波申单选区议员陈佩玲、东海岸集选区陈慧玲也在脸书上转贴有关声明,以示支持。 此外,榜鹅西单选区议员孙雪玲表示,已经向内政部长尚穆根传达了对有关判刑的疑虑,而部长也承诺会研究这起案件。 https://www.facebook.com/helloxueling/posts/4053959858011642 除了女性议员和妇女团体发表声明以外,许多男性议员也陆续通过社交媒体表达支持对此案重新上诉,并强调与妇女站在同一阵线反对暴力。 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陈川仁表示,“许多人都在关注此事,赞同声明所说,法官的判决过于宽松,希望能够再次上诉。” https://twitter.com/chuanjin1/status/1285417493633232896 不仅如此,淡滨尼集选区议员马炎庆和裕廊集选区议员陈有名也转载相同的声明,表达对女性的支持。 针对各方回应,尚穆根今日(21日)在脸书上表示,已经要求内政部重新检讨案件,并承诺将会在国会上提呈。...

Read more

黄国光帖文澄清哺乳疑云 公交枢纽将为妈妈们增设护理室

交通部指出,政府将在所有的新巴士转乘站和综合交通枢纽,包括新地铁转乘站设立护理室,为产妇们提供哺乳的地点。 交通部长许文远昨日(3月26日)在国会上,是针对国会议员黄国光提出的相关问题做出以上回应,后者也对有关的答复感到高兴,而在脸书上作出分享。 他向妈妈们保证,她们能在公共场所、公共巴士和地铁上,毫无掩饰地进行哺乳。 学校将设立护理室 黄国光表示,他非常赞成和支持母亲哺乳,并欢迎妈妈们在公共场所内毫不犹豫地哺乳,而教育部也将确保在未来三年内,为所有学校都会设有哺乳护理设备。 “教育部将确保在未来三年内,假所有学校,即高等学府、大学、理工学院和工艺教育学院内设置副乳设施。此外还为妈妈们提供储存母乳的冰箱。” 针对许多妇女对SMRT公司呼吁,在进入地铁站前先进行哺乳感到担忧一事,黄国光在国会中提出有关的问题,交通部表示他们将建议公共交通业者在其网站上做出澄清,以免妈妈们误会不被允许在该处哺乳。 “我将此事带到国会,交通部表示将建议公交业者在官网上,或在问答环节中做出澄清,以免妈妈们以为他们不被允许哺乳。” 黄国光指出,他也询问内政部,是否制定任何法规来禁止母亲们公开哺乳。 “没法律禁母亲公共场合哺乳” 新加坡内政部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次长孙雪玲指出,虽然在公共场合衣着猥亵暴露是刑事犯罪,但是没有任何法律严格禁止母亲在公共场合哺乳。“不雅暴露着装和在公共场合裸露是刑事犯罪,但在公共场所哺乳的母亲不太可能属于这个类型,警方会查明每起案件的具体实施和情况后才确定是否犯罪。” 黄国光随后要求孙雪玲澄清,如果母亲在公共场合毫无遮掩地哺乳,是否会遭受起诉时,后者强调有关举动并非违法。“除非引起法律和秩序问题,否则警方不会干预。” 黄国光随后也询问,在公共巴士和地铁上是否能哺乳时,交通部兼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高级政务次长马炎庆回应说,不禁止在公共交通工具上哺乳。 马炎庆说,“议长,我们并没有禁止在公共巴士和地铁上哺乳。至于需要隐私的妈妈们,我们在重要的交通枢纽提供了护理室,并将建造更多类似空间” 。 他也证实了并没有限制母亲们在巴士和地铁上照看婴儿。

Read more

单亲妈妈因欠杂费遭扣10小时 马西岭-油池市镇会:是法庭发拘捕令

日前,因无力缴付累计18个月、逾两千元总计的市镇会杂费(S&CC)的单亲妈妈,被警方扣留将近10个小时,引起网民关注,马西岭-油池市镇理事会随即向媒体澄清,是法庭因该母亲未遵照强制令出席审讯的情况下,而发出拘捕令。 社运人士吴家和于脸书发文称,该单亲妈妈共积欠马西岭-油池市镇会高达2150新元,包括杂费、罚款和法律费用的欠款。 对于为何会欠下高额费用而言,吴家和解释单亲妈妈是一名月收入仅1000元的促销员,即便每月159元分期付款方式缴付杂费欠费,都感到力不从心。若过了缴款期限,市镇会向她发出一份法律通知,约200元左右,这无形增加她的欠款负担。 市镇会:主动联系安排分期付款 对此,市镇会称,市镇会曾为了防止法庭向她发出逮捕令,曾主动联系单亲妈妈,劝她与市镇会联系并安排分期付款,让当局能够撤销法律诉讼。市镇会于2016年12月至2017年10月期间,共向单亲妈妈发出六次通知书,提醒她还款;于2016年8月和2017年7月期间也曾到访单亲妈妈的家中进行家访。 市镇会也表示,该单亲妈妈后来还了部分欠款,于2017年12月同意以分期付款的方式清还剩下的欠款,而当局也在同日撤销法律诉讼。同时,该单亲妈妈于去年11月签订最新的分期付款协议,使得她在偿还欠款同时,也能继续支付每月的杂费。 针对此事,市镇会提醒居民,若在缴付杂费方面遇到困难,应该及早联系市镇会寻求解决方法,以免欠款会越滚越多。 回溯去年3月,国家法院曾计划推出一系列措施,对于违反市镇会条例如拖欠服务与杂费等,鼓励市镇会选择“非提控”的方式处理,并希望市镇会与居民交涉,刑事诉讼才是最后途径。 面对那些拖欠服务与杂费以及违反市镇理事会条例的居民,市镇会往后在把他们传控上庭之前,必须先跟对方交涉尝试解决问题,采取刑事诉讼应被视为最后途径。 除了上述个案,还有居民因为拖欠区区122元五角钱的杂费(S&CC),被宏茂桥市镇会透过律师所发出律师信,追讨杂费。

Read more

人力部统计称同一就业条件 男女雇员薪资差距六巴仙

女性与男性薪资差距一直被视为职场上的性别薪资歧视,即使同一份就业条件,有时女性薪资比男性来得更低。根据人力部调查显示,男性与女性之间的性别薪酬差距为6巴仙。 人力部首次统计经调整男女收入中位数差距(Adjusted Median Gender Pay Gap),以评估同样就业条件的男女收入相差多少。 根据调查显示,在同样的年资、学历、职业、行业以及工作时长中,男性与女性在2018年的收入中位数差距为6巴仙,相交2002年的8.8巴仙,有着明显的下降。 根据今天发布的调查报告,同样年龄、学历、职业、行业,以及工作时长的男女,2018年收入中位数差距为6巴仙,比2002年的8.8巴仙小。比起美国(8巴仙)、加拿大(7.7巴仙至8.3巴仙)和中国(18.3巴仙),新加坡也有着明显的差距。 此研究是透过25岁至44岁的新加坡人和永久居民,共3万3千名家庭所提供的数据,研究人员根据调查对象各项因素包括年龄、教育、职业、工时等进行统计对比后所得出的薪酬差距结果。 调查显示,劳动力市场中的那女薪酬差距中位数是有所增加。 然而,研究也发现,职业扮演了薪酬差距中最关键的角色,从2002年的16巴仙至2018年的43巴仙,其增长率是逐年增加。最主要的原因为,由于男性占高薪职业的比例日益渐高,而女性则占据低薪职业的比例也增多。 换言之,尽管女性已经提升了职业水平,改善了劳动市场,但由于高薪职业更倾向男性,因此职业工资的性别差异也愈来愈大。 应采取措施缩短薪资差距 《今日报》报道,针对性别薪酬差距,女性权力维权人士认为应该在职业女性上采取更多的措施缩小差距,例如共享育儿假 或提供更多的照料支援。 麦波申单选区议员陈佩玲认为,应该提倡男性在家庭功能角色中发挥更大的作用,目前仍不断在提倡父母分担育儿责任减轻负担,即指女性在工作中开始承担了比男性更大的责任。 妇女团体AWARE也表示,育儿责任确实一直在阻碍女性的事业发展,因此呼吁应立法要求将工作形式重新调整安排,并强制规定产假和陪产假。 新加坡妇女组织理事会也认为薪酬差距在16年内才有“勉强扩大” 的效应,意味着根深蒂固的性别观念需要迫切解决,除了提供父亲陪产假,及在各方支援职业母亲,也应该鼓励女性更多踏入以男性为主的工作领域,包括科学、科技、工程及数学领域。

Read more

#Me Too故事:女孩到狮城工作 却落得被性骚扰的下场

自2017年全球倡议#Me Too反性侵犯与性骚扰的活动开始,全球对于性骚扰/性侵犯的事件更加关注,呼吁抵制性骚扰/性侵犯事件,归还女性的社会安全权益。这股风潮也延烧到亚洲,各大艺人和公众人物开始分享自己在工作场所中面临到性骚扰案件,让人震惊的是,性骚扰却是随处可见。 一名在狮城辛辛苦苦工作,却因性骚扰案件而被辞退女性,现身说法分享她的经历。 “他用他那脏兮兮的手套,有意无意的,碰我的肩膀甚至是我的大腿。我也有让他知道这些行为是不恰当的,但他坚持这么做。” 我的名字叫珍(化名),今年20来岁。在过去五年内,我担任诊所里的牙科护士,在我换新的工作前,一直都有良好的工作经验,直到我换了工作,换到其他诊所上班… 2个月前我的噩梦便开始了,性骚扰我的人,就是我的老板,暂且叫他口臭医生或BB医生。BB医生是一名著名的牙科医师,目前50岁,已婚,已有三名孩子。 BB医生会用他那脏兮兮的手套,有意无意的,碰我的肩膀甚至是我的大腿。我也有让他知道这些行为是不恰当的,但他坚持做着。除了我,我也发现他会对其他女员工或者女病患有着不恰当的行为。我一直都很好奇为何没有人愿意出面指正他,为什么? “我曾站出来指正,却被人资抵制,他还甚至惩罚我,强迫我和他一起工作。” 我甚至还两次将此时禀报到人资部门,还是一名女性人资员工Fatty,但却无所作为。Fatty完全不予以理会。此后,BB医生反而开始惩罚我,并连续两周将我和他一起列入办公名单内。 BB医生几乎掌管整个人资部门,很可笑的是,人资部门清一色都是女性。她们却没有将心比心站出来,反而是与他串通一气。 “他竟然坦承自己停止碰我,这个人是不是有病?” 在上一次和我见面时,他当时和Fatty在一起,他当时竟然坦承自己已经“停止”碰我,原因竟是因为每当他想碰我的时候,我对他三番四次的警告,会再次出现提醒他,所以他才停止碰我,难道这个人是有病吗? 我因此感到非常困扰,因为这些事我总是吃不下又睡不着,我经常在工作中感到压力很大,而且没有人愿意听我诉苦。 幸好,我联系了妇女行动及研究协会(AWARE),他们给了我很大的支持,我也因此去看了医生,医生非常的友善并且将我转介到咨商。而当我报警处理时,我却在当下被解雇了。我本身就是一个就业通行证的持有人,当时正在准备申请永久居留,却因此蒙上了一层灰,无法继续我的永久居留申请。 “生活是多么的不公平,性骚扰我的人,如今仍然可以像往常一样生活,而我却因此被解雇” 这或许是为什么众多的性骚扰案件没有被爆出来的原因,因为目前的体制,无法保护受害者或者快速提供追索权。我甚至觉得在我第一次向警方报案的时候,都没有被警方重视,置之不理,警方还再三质问我,说我是否真的被性骚扰。我第一次发生了这些事,而我也试图让一切变得非常合理,所以当警方不停质疑我的时候,我觉得我非常不被尊重,同时也影响了我和我男朋友的关系。 “他和妻子继续享受生活” 生活是多么的不公平,性骚扰我的人,如今仍然可以像往常一样生活,甚至还和自己的妻子在法拉利俱乐部晚会上享受生活。 我不曾想过性骚扰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尤其是在原以属于安全专业的工作场所内,但无可否认的是,它确实发生了。这就是我被羞辱被非礼的过程。虽然很痛苦,但仍然向让面对这件事觉得很恐惧的女孩一个信心,让她们能够勇敢站出来。我也希望所有的性骚扰者能够绳子绳之于法,受到法律的制裁。 欠缺对受害者的保护,...

Read more

Latest posts

Trending posts

February 2023
M T W T F S S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