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

【国会】黄永宏:尽管受疫情影响 武装部队转型仍在轨道

在今日(1日)的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 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称尽管在疫情冲击下,新加坡武装部队的转型进程仍在轨道上。 包括第五代F-35B战机的交付、现有F-16战机的提升,以及采购H225M和CH-47F型号的多用途直升机都会如期进行。 去年黄永宏也曾在国会透露购F-35B战机的采购,提及第五代F-35B战机拥有短距离起飞、垂直着陆(STOVL)的特性,以及以及全套传感器和战斗能力。他相信该战机入手能有住我国保持震慑力。 我国将在2026年接收四架F-35战机,并将在2029年后在关岛进行培训。 CH-47F型号的多用途直升机则是为了取代现有CH-47D 契努克直升机。 购买新战机是我国建立下一代武装部队的计划之一,我国从2020年起,陆续更换老化的军备。预料现有的F16战机将逐步在2030年之后逐步退役。 不过,黄永宏坦言,仍有一些关键计划还是因为疫情延迟,包括原本预计在2023年开放的武装部队军训城(SAFTI City),将展延至2023年。 新加坡海军方面,德国制造的长胜级(Invincible)潜艇,也将延迟半年直至2022年中序你,才能交接。 去年3月,黄永宏也称武装部队将重组新加坡海事保安特遣队 (MSTF),以便更好地应对新加坡海峡区域日益增加的海上安全威胁。 海军也将部署无人巡艇,只要今年完成海上测试,四艘无人巡艇将协助载人巡逻舰,巡逻我国海域。

Read more

【国会】国防部将检讨 不再依据PES分配军务等级

今日(1日),国会在拨款委员会环节,针对国防部拨款预算进行辩论。 国防部长黄永宏透露,新加坡武装部队将检讨现有体格军务等级(Physical Employment Standards,简称PES)分类。他称这类分类制度“已过时”,但会确保调整是在不削弱安全和战备能力的前提下进行。 将来不再仅着重体能是否符合作战标准,而是根据个人职业背景经验、专业技能和作战效率,分配军务等级,为部队作出贡献。 他称,在科技与现代工具辅助下,实则服役人员的战备效率已不完全取决于体能,一些因健康情况而无法担任战斗职责的士兵,将可部署在更多不同岗位。 现有国民服役制度,符合服役年龄者须接受全面体检,过后按身体及健康情况获分配PES A至F不同等级。PES C至F等级,属于非作战体格士兵,服役时部分只会安排在作战援助岗位上,如担任文职。

Read more

七被激化少年年仅16至19岁 内安局称有年轻化趋势

内部安全局今早(3日)进行记者会,透露本地遭恐怖主义激化或相关活动涉案者,有年轻化的趋势。 其中,2007年至2014年之间最年轻的涉案者仅20岁;而2015年至今,有七名被激化青少年,年仅16岁至19岁。 内安局称,鉴于这种趋势,当局需调整被捕者改造方法,以更好地针对不同被捕者群体。对于青少年被捕者,当局则强调的归属感、身份、心理建设、批判性思考等,提升明辨激进主义的能力。 上月27日,内政部发文告,证实一名16岁新加坡籍中学生自我激化,意图持械恐袭我国的两所回教堂,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逮捕。 对此,内安局首次公开被捕者的改造过程,主要从宗教、心理以及社会三个层面,所有被捕者每月需接受至少一次来自宗教改造小组(Religious Rehabilitation Group)的导师宗教辅导,以改造被捕者的激进思想主义。 被捕者每周仍可和家人见面;不论是在拘留、获释后及接受限制令监控期间,仍会接受心理医生的开导和评估。同时,内安局人员仍会继续与他们保持联系,确保他们能融入社会并减低重犯风险。 有鉴于被捕少年不适穆斯林,当局也邀请基督教组织的辅导员为他进行辅导。 自2002年以来,在内安法令下,有129名国人因涉及恐怖主义相关活动被逮捕。 其中,有41人接到限制令,当局也向其他88人发出拘留令。88名被拘留者中,68人已获释。当局也称,都已成功受雇,较年轻的也在继续升学。 有两人是累犯,另外四人则顽抗当局改造过程,继续视当局为“敌人”。内安局称,将继续尝试对这六人进行改造。 此外,2016年至今,也有六名女性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    

Read more

“李函轩是模范士兵” 国防部冀改善军训安全措施

昨日(27日),验尸庭针对服役军人李函轩(19岁)军训中暑身亡案件进行研讯,验尸官坦言当时的急救做得不够理想,送医过程延误。 独立医疗专家、医院急诊部主管邢伟坚医生曾供证表示,“竟然需要40分钟(将李函轩)送医,真的是太久了”。李函轩送院后,经12天抢救后回魂乏术,于2018年4月30日在樟宜综合医院过世。 去年9月,国防部宣称,完成对李函轩中暑案的审讯。六名武装部队军人,各面对怠忽职守、行为疏忽危及生命等罪行,遭军事法庭判罚款,各人罚款金额介于1千800元至4千500元。 针对验尸庭近期的研讯,新加坡国防部也在今日(28日)发表声明,强调李函轩一等中士(CFC),是恪尽职守的模范士兵。“他的离逝对家属和武装部队都是悲恸损失。我们对李函轩家属致以深沉哀悼。” 对于事故中的指挥官失职未能照顾士兵身心健康,国防部表示遗憾。国防部也重申,士兵的安全仍是核心价值且在培训中不能被妥协。在事故中违反军训和纪律规定的指挥官,已获得相应惩处。 当时的快步行军指挥官陈保树,在2018年10月31日,在刑事法典304A(a)下,因行为鲁莽导致他人死亡的罪名下被控。2020年1月8日,由于陈保树患末期癌症,在国家法院获无事省释。他在去年2月13日病逝。至于其余六名涉及事故军人,则遭军事法庭判罚款。 国防部声称,自李函轩事故以来, 武装部队在咨询委员会的建议下,已加强对热损伤的管理和预防措施。改善的安全机制包括简化的立即送医方案、在军训时让服役人员降体温的附加措施,同时教育指挥官和士兵,认识热损伤的症状等,并强调知情上报。 “武装部队将继续提升我们的安全体制,在培训士兵捍卫新加坡应对威胁的同时,达到军训零死亡事故。”  

Read more

应付海上威胁事故 海事保安应对遣队成军

根据新加坡国防部文告,为加强我国海域防御能力,以及应对日益增加且复杂的海上威胁事故,海军部队已成立海事保安应对遣队(Maritime Security and Response Flotilla,简称MSRF)。 海事保安应对遣队初始将起用四艘“哨卫级”(Sentinel-class)海事保安与应对船艇,以及两艘海事保安与应对拖船。两艘船艇——“哨卫号”和“护卫号”今日起已投入运作。 不过从2026年起,将操作专门打造的新巡逻艇,目前还在开发与设计初期阶段,不过将比“哨卫级”船艇更大型,预计可在海上航行数周。 实则“哨卫级”是由“无惧级”(Fearless-class)巡逻艇改造而成,有更先进的设备包括通讯器材、视觉与音响警示系统、弹道防护等。 海军此举相信也是为了应对包括海上抢劫事故等威胁。 根据亚洲反海盗及武装劫船区域合作协定组织亚洲反海盗及武装抢劫船只区域合作协定组织(ReCAAP)揭露,2016到2018年间,位于新加坡岸外的这块海域共发生17起劫船事件。不过,到了2019年增加到31起。 2020年更是达到34起。 该组织吁请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尼等国,加强巡逻和分享讯息,以打击海盗。

Read more

【冠状病毒19】武装部队现役人员 大部分将于年中完成接种

武装部队人员自上周起开始接种首剂冠状病毒19疫苗,国防部长黄永宏指出,依据目前计划,在今年年中前,大部分武装部队人员将完成接种。 接种疫苗的武装部队人员,包括了医护人员和冠病前线人员,而在关键单位人员,包括海事保安部队、防空部队以及反恐部队接种后,才轮到武装部队内其他部队的现役人员。 “所有身体状况符合标准的现役武装部队人员,都能够接种疫苗。” 黄永宏也偕同国防部兼人力部高级政务部长扎吉哈一起,配合首批接种疫苗的武装部队人员,于今日(1月21日)在国防部医疗中心接种疫苗。 而在21天后,他们将接受第二剂的疫苗接种。 我国的前线人员和医护人员自上个月30日起接种疫苗,医疗为在六周内完成疫苗接种,包括接受第二剂疫苗注射。 黄永宏指出,大多数武装部队人员完成疫苗接种后,各部队就能够恢复更广泛层面的战备训练和组建活动。目前,武装部队已经逐渐恢复诸如营地训练和个人体能测验之类的活动,但是海外演戏和培训计划仍然暂停。 武装部队也在脸书上贴文,分享两位部长和队员们接种疫苗的照片。 黄永宏表示,接种过程是“顺畅且无痛的”。“我们希望能够安全得进行(疫苗接种),并以我的经验,他们制定了很好的流程。” 接着将会有2万名航空业人员和1万多名海事前线人员接种,之后接种疫苗计划将会扩大规模,于下个月起在全国拟定36个疫苗接种中心,在今年年底前完成全民接种。 https://www.facebook.com/mindefsg/photos/pcb.10157394710331059/10157394743516059/

Read more

以为李函轩仅是体力耗尽 指挥官再三被提醒仍延误送医

即使已经出现中暑现象,指挥官却误判国民服役人员李函轩仅是体力耗尽,错失送医抢救时间,医疗专家也认为,“拖了40分钟才将他送医,真的是太久了。” 本周三(13日),有关李函轩事件的细节,以及指挥官多项违规的情况,首次在验尸庭研讯(coroner's inquiry)上曝光。 根据警方的调查报告,已故指挥官陈宝树,当时评估李函轩为体力耗尽,而不是中暑,因此拒绝指派他到医疗中心接受治疗,而是要求他在原地等待。 同时,他也拒绝了为李函轩吊点滴,延迟了40分钟才送医,医疗专家分析,由于时间拖得太久,引起多器官衰竭,致使李函轩不幸死亡,年仅19岁。 李函轩在中暑前身体看似无恙 法院得知,李函轩于2018年4月18日早上6点45分与其他军人一同快步行军,他在一开始看上去身体状况良好,还能与上级谈天。 然而,在最后两公里时,他向一级中士报告自己小腿抽筋,被允许暂停休息做伸展,并在最后一阶段,持续获得休息。 当时身为第一精卫营的指挥官陈宝树在最后300米加入行军,而李函轩则在8点25分左右越过终点线,最终跪在地上。 据悉,当时他时间线已经被记录下来,并被带到休息区,可是当他走到休息区时已经开始摇晃,口齿不清。 据观察,他开始出现反应迟钝、口水直流、呼吸沉重。他的装备也立即被移除和衣服被揭开。在陈宝树的指示下,将冰袋放在李函轩脖子、腋下和腹股沟,并用水冲洗脸部。 李函轩也被灌上等渗饮料(isotonic water),但他当时已经无法喝下,水已经不断从嘴巴流出。 指挥官曾观察到中暑现象 却评估为体力耗尽 陈宝树曾观察到李函轩开始失去方向感、反应迟钝、呼吸沉重,甚至无法按照指示操作。然而,他却评估为体力耗尽,而不是中暑。 当时有人建议将李函轩送到医疗中心,陈宝树却让他再稍等,因为判断李函轩只是体力耗尽,休息一下就会康复。因此他没有下令让李函轩送去医疗中心,涉嫌未能及时在士兵中暑时送医的协定。 相反,陈宝树认为李函轩手臂发凉,应该为李函轩盖上防潮布。被聘协助调查此案的陈笃生医院急诊部专科医生 Kenneth heng直言,当时盖上防潮布根本是本末倒置,导致他无法排汗散热。...

Read more

在美涉间谍案 姚俊威今抵国门即被捕

承认替中国套取美方情报的新加坡男子姚俊威,今年10月在美国被判14个月监禁,三个月后驱逐出境。 据《亚洲新闻台》报导,姚俊威在今日(30日)返国,甫抵境就被内部安全局(Internal Security Department)依内安法令逮捕。相信他将被盘问,是否涉及任何有损新加坡安全的活动。 当局指出,我国不容许任何“国外势力”(foreign actors)利用我国公民从事可危害我国安全和利益的活动,也重视这类与外国政府建立暗中关系、从事间谍或颠覆活动的国人,并将依法对付。 今年7月,内政部答复媒体询问时表示,姚俊威此前活动未对新加坡安全构成直接威胁。 美国司法部指控姚俊威承认自2015年至2019年期间,以顾问公司为掩护,替中国向美政府及军方人员套取情报。 他被控作为“外国特务”,从事非法行为,初期以其他亚洲国家的目标为主,其后专注于美国。 2018年,杨俊伟成立一家虚构顾问公司,他开始寻找掌握非公开信息的美国军方或政府人员,聘雇他们撰写报告,付2千美元给上钩对象,要他们交出报告。 其中还包括“一名参与空军F-35B匿踪战斗机计划的文职人员”、“一名国防部官员”、“一名曾在阿富汗服役的国防部军官”,杨会声称这是他亚洲客户要的资料,但事实上是交给中国政府。 2019年11月,杨俊伟飞抵美国时被捕,华盛顿法院在10月9日作出裁决。

Read more

在沙特遇袭新加坡油轮 外交部:船上无我国公民

一艘在新加坡注册的油轮“BW Rhine”,前日(14日)在沙特阿拉伯吉达港口遭装有炸药的船只攻击,所幸无人伤亡。 新加坡外交部发声明谴责袭击行为,也表示我国海事及港务管理局,正与沙特阿拉伯相关单位调查上述袭击事件。 据沙特媒体报导,本月14日,悬挂新加坡国旗的油轮“BW Rhine”,在当地时间凌晨零时40分左右在吉达燃料站遭受装有炸药的船只攻击,造成油轮爆炸起火。 总部设在新加坡、拥有上述油轮的Hafnia航运公司指出,油轮在岸上消防队和拖船的协助下,成功把火扑灭,船上22名船员都安然脱险。 新加坡外交部的声明指出,22名船员中无新加坡人。我国也谴责任何对商用船只发起的攻击行为,这对于国际航运和贸易,都构成严重的安全威胁。  

Read more

新加坡男子涉参与也门内战 去年2月返新时在内安法令下被捕

根据内安局本月9日文告,新加坡籍男子Sheik Heikel Khalid Bafana,因涉嫌参与也门内战,而在去年3月就在内安法令下被拘留。 内安局指出,48岁的Sheik Heikel,在2008年至2019年期间,为当地一个内战派系提供援助,并自愿与他们并肩作战。 他也充当上述派系和外国势力之间的中间人,以争取军事装备、物资和资金,进行军事训练。 2012年到2018年期间,Sheik Heikel向外国势力出售有关也门的情报。 不过,Sheik Heikel最终在去年2月5日,在返回新加坡时,遭当局原因内安法令拘捕。 当局声称,为了避免影响调查,为此早前未公开Sheik Heike被捕的信息。 当局也指出,另有三名同样在内安法令下被捕的本地男子,因接受改造进展良好,经评估后不再构成安全威胁而获释,惟受到限制令约束。此外,另5名本地男子,因改造期间表现良好,限制令在届满时失效。 就在两周前,内政部也揭露,一名孟加拉籍建筑客工,因涉及恐怖主义相关行为,在11月2日援引《内部安全法令》逮捕。 这名客工是26岁的费萨尔(Ahmed Faysal)。2017年初,在本地当建筑工人。2018年,他在网上接触极端主义伊斯兰国(ISIS)宣传,自我激进化,萌生了前往叙利亚加入伊斯兰国一起对抗叙利亚政府的想法。他也相信,死后会成为一名烈士。  

Read more
Page 1 of 7 1 2 7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