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永远怀念人民总统王鼎昌 勇气和信念带他走过巅峰 经历低谷

今年的2月8日,是王鼎昌总统逝世19周年。自他去世后,对于我们曾经的总统王鼎昌,更为珍惜和尊重。 王鼎昌向来恪尽职守,虽然他曾在担任总统前,代表人民行动党担任部长和副部长,但更多的是,他对新加坡人有着始终如一的忠诚。 然而,他的总统之路却是从争议中上台,在极度苦涩中下台。水可载舟亦可覆舟,虽然他的勇气、信念和正直支撑他走过巅峰时期,却也因为这些带给他极大的痛苦。 他应当被世人所记得,他是我国史上第一民选总统(尽管如今已经被官方剥夺),向来维护劳工权利的他,甚至在未经内阁批准下批准罢工(当时他任职部长)。 因为热爱艺术和音乐,他推动了滨海艺术中心(Esplanade)和成立国立艺术理事会,主持委员会。除了滨海艺术中心外,还有国家文物博物馆也是经他之手。 此外,他也擅长照顾弱势人士,《总统星光慈善》(President's Star Charity)就是他一手创办。 最重要的是,已故总统王鼎昌在与前同事政府对抗的黑暗日子中,他的隐忍不拔也值得缅怀。 当时的他,如同遇到一面石墙挡住去路,政府当时宣布需要花56年时间才能产出价值1元1分的资产,而王鼎昌则表示,“我有一件事要做,不管政府喜欢与否,你看,如果你让我保护资产,你就必须告诉我我应该要保护什么,所以我不得不问。” 他在任期内,也曾反对政府在他未知情的情况下,宣布将邮政储蓄银行(POSB)出售给星展银行。他后来表示,“我从报纸上得知,这并不对。不仅如此,他们还要在未知会我的情况下,向国会提呈一份出售法案,解散邮政储蓄银行。 王鼎昌对于星展接手邮政储蓄银行的观点,也始终无法得到回应。 在六年任期结束后(1993年至1999年),王鼎昌被告知,内阁将不会支持他连任第二个六年任期。当时他坚称,他不需要内阁的支持竞选连任,但是经过一番打击后,王鼎昌宣布不参与接下来的总统竞选。 我们能否再次见证如王鼎昌这般的家国栋梁?他将荣誉和义务先于自己,先于朋友同事,甚至是带他进入政坛培养他的政党和国家元首。他在位时所作的种种事迹,或许,有人宁愿他成为被遗忘的总统。 但对于心如明镜的新加坡人而言,王鼎昌才是真正的人民总统。

Read more

没上过大专 回顾“海南鸡饭”创始人如何鼎立传奇

环境及水源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周一(11日)宣布,环境局、精深技能发展局与淡马锡理工学院合作,为理工学院和工艺教育学院的毕业生,推出为期12个月的“小贩攻读专业文凭深造课程”,着手学习经营摊贩。 该计划获得热烈响应,为此当局将在两年内把培训名额从现有100名增至300名,而加入培育新手小贩摊位也增至80名。 而该计划也会征求有经验的小贩成为“师傅”,手把手教导学生经营摊贩,而“师傅们”每月可获得500元至1千元的培训津贴。 此外,当局也会预算安排摊位和15个月的补贴租金,为有抱负的新手小贩提供支持。不仅如此,许连碹也表示小贩也会获得数码化方面的支持。 许连碹表示,随着逐步认同小贩文化和价值,设立小贩也被视为是进入餐饮业的大门,也能吸引有意在餐饮领域创业者投身小贩事业。 “海南鸡饭”的创业经历 值得关注的是,我国大部分小贩在经营小贩生意前,未有参加过任何结构性专业课程。事实上,一些年长小贩教育水平也不高,甚至有些不曾上学。那他们又如何在没有上过大专、课程下,一步步走向成功的? 提到新加坡想到的食物,一定是闻名四海的海南鸡饭。根据国家图书管理局资料显示,海南鸡饭最早是由王义元开始在新加坡售卖,再由我国“瑞记”餐厅老板,同时亦是其徒弟莫履瑞在50至60年代发扬光大。 之所以会称之为海南鸡饭,还要源自中国海南“文昌鸡”,而身为海南琼海市的王义元,为了学煮海南鸡饭,曾前往文昌县文成镇的“毓葵鸡饭店”请教养鸡及烫鸡技术。 1936年,王义元从海南远赴南洋,来到新加坡后,他发现新加坡境内有许多海南人,且大部分都来自文昌县,也许是为了解决思想之情,于是决定开始在当地买起鸡饭。 每天早上,他会提前先把饭煮好,弄成鸡饭团,并将白斩鸡煮了切片,方便客人街上吃,再手提两个竹箩在街上沿街叫卖。 随着生意逐渐叫好,王义元也开始在海南二街开始租咖啡店,把生意做大。然而,由于屋主换人,他被迫搬到了海南一街继续营业,并持续到退休,并在50年代在陈笃生医院逝世。 莫履瑞继往开来 除了将海南鸡饭带到新加坡的王义元,另一大功臣莫属瑞记餐厅老板莫履瑞。他自小也远赴南洋来到了新加坡,经亲友介绍,成为王义元的徒弟并在王义元的小摊贩边打工边求学,白天在店里上班,晚上则道学校上课。每个月除了把学费交了,所有转来的钱都会寄回给还在海南的母亲。 不久后,莫履瑞决定自己出去闯一闯,于是在密驼路(Middle Road)租下了一家咖啡店,随后在搬到了海南二街另家咖啡馆卖鸡饭,并将自家店铺命名为瑞记。 1949年,莫履瑞凭借自己的能力,在密驼路买下一家杂货铺,改成“瑞记鸡饭餐厅”。他也在此时改进食谱增加香气和口感,将海南鸡饭的质量提高。 其中最重要的“秘诀”是在于莫履瑞亲自挑选好质量的鸡肉,每天他都会等待一大卡车活鸡运到餐馆,用手感触摸,便能分辨出鸡的质量,以此保持鸡饭的质量。 在莫履瑞的餐厅开张不久后,借由《星洲日报》的推广,红遍大街小巷,甚至在餐厅外排起了长龙,就为了一探鸡饭的美味。 1951年,已故香港影星李丽华、严俊等人来到新加坡拍摄电影,在下了飞机后,直接前往瑞记试吃,也让原本已经相当有名气的瑞记鸡饭再度爆红。电影明星的到来无疑是最好的宣传管道,不久后餐厅前聚集,只是为了一睹明星风采,导致他们只能偷偷从后门离去,避开人群。...

Read more

以为李函轩仅是体力耗尽 指挥官再三被提醒仍延误送医

即使已经出现中暑现象,指挥官却误判国民服役人员李函轩仅是体力耗尽,错失送医抢救时间,医疗专家也认为,“拖了40分钟才将他送医,真的是太久了。” 本周三(13日),有关李函轩事件的细节,以及指挥官多项违规的情况,首次在验尸庭研讯(coroner's inquiry)上曝光。 根据警方的调查报告,已故指挥官陈宝树,当时评估李函轩为体力耗尽,而不是中暑,因此拒绝指派他到医疗中心接受治疗,而是要求他在原地等待。 同时,他也拒绝了为李函轩吊点滴,延迟了40分钟才送医,医疗专家分析,由于时间拖得太久,引起多器官衰竭,致使李函轩不幸死亡,年仅19岁。 李函轩在中暑前身体看似无恙 法院得知,李函轩于2018年4月18日早上6点45分与其他军人一同快步行军,他在一开始看上去身体状况良好,还能与上级谈天。 然而,在最后两公里时,他向一级中士报告自己小腿抽筋,被允许暂停休息做伸展,并在最后一阶段,持续获得休息。 当时身为第一精卫营的指挥官陈宝树在最后300米加入行军,而李函轩则在8点25分左右越过终点线,最终跪在地上。 据悉,当时他时间线已经被记录下来,并被带到休息区,可是当他走到休息区时已经开始摇晃,口齿不清。 据观察,他开始出现反应迟钝、口水直流、呼吸沉重。他的装备也立即被移除和衣服被揭开。在陈宝树的指示下,将冰袋放在李函轩脖子、腋下和腹股沟,并用水冲洗脸部。 李函轩也被灌上等渗饮料(isotonic water),但他当时已经无法喝下,水已经不断从嘴巴流出。 指挥官曾观察到中暑现象 却评估为体力耗尽 陈宝树曾观察到李函轩开始失去方向感、反应迟钝、呼吸沉重,甚至无法按照指示操作。然而,他却评估为体力耗尽,而不是中暑。 当时有人建议将李函轩送到医疗中心,陈宝树却让他再稍等,因为判断李函轩只是体力耗尽,休息一下就会康复。因此他没有下令让李函轩送去医疗中心,涉嫌未能及时在士兵中暑时送医的协定。 相反,陈宝树认为李函轩手臂发凉,应该为李函轩盖上防潮布。被聘协助调查此案的陈笃生医院急诊部专科医生 Kenneth heng直言,当时盖上防潮布根本是本末倒置,导致他无法排汗散热。...

Read more

内安法令下 连文化奖得主英培安、剧作家郭宝崑都曾被囚禁

人权律师张素兰感叹,新加坡领袖是何等的荒谬,或残酷及“记仇”,以至于包括作家英培安和剧作家郭宝崑,都曾在内安法令下成为阶下囚? 文化奖得主、笔耕半世纪的本地知名作家英培安,在本月10日与世长辞,令本地文化界和公民社会悲恸。张素兰也在个人脸书发表感言,除了赞叹英培安是了不起的作家和诗人,与此同时,不能忘记后者也是内安法令的受害者。 张素兰指出,过去英培安未曾从政,只不过在黄金大厦经营“前卫”书店,但却在1977年11月在内安法下被捕。 英培安被怀疑与“马来亚解放阵线”有联系,被捕而拘禁近四个月。张素兰指出,他的罪行似乎仅仅是对常光顾书店的左派朋友表达同情。当这些友人被捕,英培安也遭连累。 在内安法令下,即使没有拘留令仍可拘留和审问涉事人士30天。当30天届满前,当局带英培安出去“游车河”,然后再押他返拘留所继续审问。这意味着,英培安需要经历多达三次获释的希望破灭。 英培安在获释后,写下短篇小说《寄错的邮件》,记录这段荒谬经历。 张素兰指出,在上世纪70年代,上述做法常用来继续拘留一些扣留者。由于没有拘留令,他们甚至于不算是在内安令下的囚犯,为此在政府的记录也不归为内安法的拘留者。 另一本地知名剧作家已故郭宝崑,亦是那个年代的内安令的受害者。1976年,郭宝崑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且因为自己不曾犯下的罪行受罪,直到1980年才获释放。“获释后,即使没有政府的支持,他仍坚持剧作家和舞台剧导演的事业是令人赞叹的。 1987年,郭宝崑还曾被“秘密警告”,若继续剧作事业他可能再次入狱,但他拒绝屈服。如同英培安在获释后,仍继续执笔不放弃写作。 郭宝崑在2002年与世长辞。他离世后,曾有剧场工作者感叹:“新加坡太小,郭宝崑太大。” 张素兰指出,许多内安法令的前拘留者都曾揭露恶法的残酷。只要该法还存在,新加坡就不能自夸领袖仍遵守法治。“现在是时候让我们的领导人认识到这一点,并停止欺骗世界了。” YENG PWAY NGON The leaders of Singapore are so...

Read more

那位针砭时弊的“孔大山” 文化奖得主英培安离逝

文化奖得主、笔耕半世纪的本地知名作家英培安,于昨日(10日)下午1时35分因病去世,享年74岁。 英培安出生于1947年1月26日,早在公教中学时期就开始创作,七八十年代曾以笔名“孔大山”写了不少风格犀利,针砭时弊的杂文。他还曾在黄金大厦经营“前卫”书店,并先后出版独立杂志《前卫》和《茶座》。 不过,1977年11月,英培安却被怀疑与“马来亚解放阵线”有联系,在内安法令下被捕而拘禁近四个月,最后才发现无罪。此后他致力长篇小说写作,例如1987年出版《一个像我这样的男人》,1989年出版《孤寂的脸》。 1995年,他在桥北路中心三楼开设“草根书室”,专营文史哲书籍,顿时成为本地文史爱好者的宝库,也是文化旅客的朝圣之地。 2014年三位有心人林仁余、林永心和林韦地接手草根书室,英培安则专心写作。 早在2007年,英培安就被诊断罹患前列腺癌第四期,即便无法动手术,他仍以顽强意志力抗疾。25万字的长篇小说《画室》,就是在抗癌和面对官司期间的四年完成的。 不幸的是,2015年,又被诊断患有大肠癌,手术切除了一段大肠。据《联合早报》报导,英培安的妻子吴明珠指出,2020年5月英培安接受检查,又发现胰脏癌,手术过后血糖高低不定,胃口也不好,血糖过低时会变得神志不清,曾经因此由救护车紧急送院。 回溯六年前,他针对武吉巴督补选受访表达看法。对于有人称,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和执政50年政府硬干,如同“鸡蛋碰石头”,对此他直言“我选择站在鸡蛋这一边,我也希望你们站在鸡蛋这一边。” “只有独裁国家文化人才不会出来讲话”,“如果没有了批评的自由,那是很严重的事情”。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W5YrcSO-Ms

Read more

拜访结霜桥旧货店铺 淘到40年古董棋钟林鼎乐开怀

今年9月期间,约20名结霜桥旧货市场的摊贩,迁入吉兰丹路第28座组屋楼下两间店铺,重新开业。 人民之声党领袖林鼎律师,偕同党员在周日早上拜访上述店铺,了解目前摊贩们的营生情况。他分享自己在这里竟淘到了一个40年的古董西洋棋棋钟!上面还印有华中初级学院的标签。 林鼎表示,其实年少时常因为在课堂偷下棋被罚,自己曾梦想成为新加坡首位西洋棋大师,他笑言可惜母亲反对,所以没当成。 他说,自己曾到华初就读,还成了西洋棋代表队成员,“我可能还用过这个计时棋钟!” 另外,林鼎也买了一个金龙雕塑,上面刻有1964年,正好是林鼎本人的出生年份;此外还从摊贩那里买下一个裱框的立体帆船和航海用具模型壁饰。他指出,他出道时便是海事律师,所以把和航海有关的壁饰挂在办公室,很有意义。 他直言,去到世界任何角落都可以看到大型超市;但是即便是伦敦这样的大都会也有跳蚤市场,为城市增添特色,且外国游客来访,都希望寻访历史特色。 林鼎质疑三年前为何急于迁走摊贩 林鼎忆述,过去的结霜桥旧货市场,成了吸引游客的特色之一,不论是普通民众还是外国游客,都会到这市场“淘宝”,希望能找到心水宝物作个纪念,或者找些旧物或二手物件的替代品。 遗憾的是,有近80年历史,在2017年7月10日结业,这个地段将为未来发展住宅项目作准备。 不过,林鼎走访了旧货市场原址后,也质疑现场都还未有施工动静,为何三年前就急于将原摊贩迁出? “好些结霜桥摊贩在这之后都面对营生困难的挑战。所幸的是,还有邱垂文这样的善人。” 据《联合早报》报导,邱垂文是娘惹菜馆The Peranakan创办人之一兼主厨,他自结霜桥旧货市场结业后便一直帮助这些摊贩。近三年来,他每周一次为摊贩们提供约50份免费餐食,疫情的阻断措施期间更是增加至一周提供80份。 他也认为,旧货市场是一种文化遗产,应该被保留, 而不该被时代淘汰。旧物再升级,可以成为艺术品、礼品, 旧物本身也能带来故事,让看到它的人产生共鸣和话题。 “有顾客带着患有失智症的老人来旧货市场,老人突变得活泼起来, 因为这些物品唤起了她的回忆,所以旧货市场是不该消失的。” 许连碹曾指旧货市场失特色 回溯2017年,时任卫生部兼环境及水源部高级政务部长的许连碹博士,在国会回答议员提问时,曾指出街头摊贩到结霜桥市场摆摊,对周遭环境及公众造成不便,包括阻碍道路及货物囤积等。...

Read more

高级律师及爱国者G拉曼博士安祥过世 享年82岁

文:前学运领袖、维权律师陈华彪 翻译:万章 2020年12月8日高级律师及爱国者G拉曼博士安祥过世,享年82岁。 新加坡法律界称呼他为可靠先生。 他以诚实,公平磊落,绅士风范和个人品德赢得了2014年新加坡律师协会CC Tan奖。 资深大律师Thio Shen Yi宣读表扬书时,形容拉曼博士是一位资深的律师,他以正直和坦率著称,他“无论对方的身份如何,都毫无疑虑的表达自己的观点。” 自1974年起,我很荣幸与拉曼律师成为朋友。拉曼一直是我多年的好友和同志。 尽管已经在政治上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勇敢的他仍然对我这么说:“华彪,你须要我帮上什么忙,尽管让我知道。” 1974年,大卫·马绍尔(David Marshall)在令人费解的情况下提出辞呈后,拉曼接手成为星大学生会的名誉法律顾问。这正是政府发动了镇压学生运动的那一时刻,拉曼英勇地前来协助星大学生会(USSU)。 1974年,拉曼担任了诬陷案中的一名工人的无偿辩护律师。在辛纳度莱法官主审的臭名昭著的这场审讯中,拉曼在法庭上持续了47天。 拉曼在自传中将审判描述为“新加坡法律史上的重要里程碑。 是一个无法除掉的污点。” 新加坡需要更多敢于对权势讲真话的拉曼。 但是诚实的政治和坦率的态度使拉曼落入了恐怖的牢狱。 “作为一名相信因果报应的印度教信徒,我告诉我自己,我的被拘留必定有它的原由。 我的活动并不足以对政府构成任何威胁。...

Read more

【诽谤诉讼】重访欧思礼路38号故居事件进展

李家纠纷“烧到”本地公民身上,这次是本社总编许渊臣也遭牵连。总理提告许渊臣诽谤诉讼,在本周一(11月30日)开始进行,首日由许的代表律师林鼎,交叉盘问总理李显龙。从12月1日下午开始,即进入总理代表律师文达星质询许渊臣的环节。 12月3日,李光耀生前的私人律师柯金梨亦在下午出庭供证。她坦言曾两度查找欧思礼路38号故居,是否已被宪报为古迹。在半小时内完成供证后,法官指示控辩双方须在一个月内提呈书面陈词,之后有两周时间回复双方陈词。届时已是明年1月中旬,此后将交由法官作出裁决。 因一篇文章中,复述了总理弟妹李玮玲和李显扬的指控,总理提告本社总编。回溯前日的审讯,林鼎律师就已提醒,总理的弟妹早在2017年,就已针对欧思礼路38号故居向总理作出指控,而这些指控也被广泛转载、获主流媒体报导,但总理却没有起诉他们。 本地主流媒体《海峡时报》、《联合早报》,在2017年7月亦完整刊载了总理弟妹的声明。其中,两人指责哥哥显龙涉嫌“误导李光耀(与全家人)让他们认为故居必将列为国家古迹(Heritage site)。”,他们也强调,已经出示了多封电邮证明这点。 此案也被视为李家“间接”交锋的延伸。李玮玲在去年5月,也有发帖文重提此事。总理有没有误导父亲,亦成为林鼎在盘问时对总理穷追猛打的关键议题。 配合此次诉讼,让李家纠纷的欧思礼路故居议题重新浮上台面,根据这几日在庭上控辩双方作出的证词、媒体报导以及总理弟妹的联合声明,在此整理事件始末: 2011年 3月:报业控股总编们建议李光耀应保留欧思礼路38号故居 7月21日:李光耀与内阁会面,内阁成员皆反对拆除故居 7月23日:李显龙从父亲那里得知,不再被列为遗嘱执行人 7月29日:李玮玲曾致函时任律政部长尚穆根,提及父亲认为哥哥安排与内阁的会面,是希望内阁告知父亲,故居将被保留。电邮中玮玲也指在尚穆根和显扬会面后,将针对如何拟定遗嘱中故居事项讨论 8月10日晚9时44分:李显扬电邮父亲、姐姐、总理和柯金梨,提到: “父亲,我想你应该清楚在遗嘱表明,当玮玲不想住了,欧思礼路38号需拆除,以及你和母亲一直都认为,房子不能变成供群众参观的博物馆。任何未来的政府都将承受欠缺敏感的政治代价。” 8月11日:李光耀把故居留给李显龙 傍晚6时28分:李光耀答复显扬,指出: “我和显龙谈过。询问他是否有意把欧思礼保留为古迹。他答有鉴于内阁的强烈意见,恐无可避免。(He replied inevitably so given...

Read more

《亚洲周刊》刊专题 质问何时恢复陈六使公民权

1963年9月23日,东南亚第一所华文大学南洋大学的创校人陈六使,被指控“与共产党份子合作”,被剥夺公民权。直到1972年老人家离逝,都未能获平反。 今年第48期(2020/11/30-12/6)的《亚洲周刊》刊载封面专题--《南洋大学等待平反   创办人陈六使公民权何时恢复?》,重访当年轰轰烈烈的教育抗争路,亦无疑向当今新加坡执政领袖抛出问题,如何重新看待南大课题。 2019年10月,南洋理工大学把校园内原名南洋谷的道路,易名“陈六使径”,肯定陈六使对教育的贡献。时任教育部长王乙康还主持揭牌仪式。“陈六使径”的设立也引发联想,许多校友和东南亚华人,都希望南大和陈六使获得平反。 “然而官方对此举完全不谈陈六使名誉是否恢复的问题,还有一些人议论的是,以陈六使对南大与华社的贡献之巨与气魄之大,路名却仅仅是一个微不足道的‘Walk’,既不匹配也显得小器。” 1953年,陈六使倡议创办以华文为主的大学,并率先捐出五百万新元。登高一呼,立马获得华人社会响应,“新马各界泉涌而来的捐献,涓滴成河海,尤其是新加坡本地,除了商家,无数市井小民、三轮车夫、舞女、小贩、洗衣妇,都为了一所完全属于民间的华文大学,默默献出自己的劳力和血汗,换成微不足道的捐款。” 《亚洲周刊》的文章提及,后来陈六使与英殖民者及已故李光耀的矛盾被政治化、甚至被视为眼中钉,结果被扣上“曾经积极与反国家共党分子合作”、对“南大在治安上成为马来亚之严重问题应负其责”为由,剥夺了陈六使的公民权。 南洋大学在一1956年正式开课,到1980年举行第21届毕业典礼为止,共培养毕业生约1万2千人,校友包括新加坡执政党政治人物蔡崇语、何家良、庄日坤、柯新治、陈原生、流亡政治人物谢太宝、何元泰、邓亮洪、反对派政治人物刘程强、艺术家陈瑞献、著名作家尤今、资深媒体人林任君、杜南发、潘正镭、澳洲历史学者杨进发、大马前内阁部长刘贤镇、企业家与社团领袖林源德、颜清文、历史学者李业霖、资深媒体人谢诗坚、评论人李万千、香港学者郑赤琰、财经专家曾渊沧、印尼出生的学者廖建裕等,都是南大校友。南大毕业生不像以英文为主流的新加坡大学毕业生,容易进入公务员体系或与官方相关的大企业,很多人在私人企业界闯荡或出洋深造,不少人成就斐然。 当年办校盛况今竟不复记忆 1958年3月30日南大落成典礼更是空前盛况,“前往校园的一条裕廊路塞车长达16公里,出席主宾总督顾德爵士,都为此迟到两个多小时”。 然而文章也感叹,短短两代人对当年那个缔造离逝的盛况,竟然不复记忆,甚至不愿提起。 其中一个原因,是李光耀在世前后的执政者,都不愿去面对它,在野党领袖也不敢、不便或不屑去提起它。李光耀在回忆录里试图隐晦自己在南大关闭事件中的角色,将倡导关闭南大的责任,归属于南大毕业的几名内阁成员。 据《联合早报》报导,去年10月时任贸工部兼教育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出席南大校友之夜,曾表示“肯定南大精神”,但对于与陈六使的分歧,政府“至今仍维持当年的观点”,他也形容当年为亲共和非共阵营,为新加坡生存的博弈,最终由非共一方取得人民委托。 要知道,徐芳达曾担任李光耀私人秘书。但李光耀在《我一生的挑战 — 新加坡双语之路》,开篇就提“南大注定要失败”论。不知现今的徐芳达还坚持这观点?再者何以陈六使在教育理念上的分歧,却招致对付?以及当年众多学生被逮捕和打压? 不提南大或与政治气压有关 这篇专题也采访一些南大校友,忆述和回首往昔南大情怀;当年出国深造不易,南大就成了新马华社培育人才的根基地。然而文章探讨南大毕业生不愿提起南大的原因,可能和长期以来的政治气压有关,以及逐渐接受一种比较接近官方立场的论述,即独立后的国家必须制定国民教育政策。 不过也有者认为,“政治敏感应该随着李光耀等当事人的逝去而终结,南大事件应该放在新加坡国家历史之中去评析其是非,梳理其真相,而不能让少数人的恩怨情感,湮灭一段宝贵的历史大事,才更能健全国家的历史,凝聚国族的共识。” 完整文章欢迎阅读:《南洋大學等待平反創辦人陳六使公民權何時恢復?》...

Read more

张素兰:前职总主席彭由国 仍有一事待忏悔

2018年10月,全国职工总会前主席彭由国,完成五年刑期,重获自由。 回溯1979年12月,彭由国被控失信罪,指他在1973年至1979年期间,挪用工会基金和员工基金,涉及款项近46万元。 他当时以10万元保释,原定隔年1月7日上庭,但他却在除夕搭火车,经由吉隆坡潜逃到曼谷,此后就在泰国隐姓埋名近36载。 不过,获悉建国总理李光耀逝世后,他在2015年向新加坡驻曼谷大使馆自首,隔年1月被判坐牢五年,刑期从还押日2015年6月23日算起。 在两年前彭由国接受《海峡时报》专访,他为自己的行为道歉,希望能有第二次机会。 前政治拘留者、维权律师张素兰坦言,欣见彭由国顺利结束刑期,在当时接受《海时》专访时也看起来气色不错。不过,张素兰也提醒,彭由国仍有一事需要忏悔。 张素兰指出,在1974年,彭由国指控新加坡大学学运领袖陈华彪,以及美国游艇厂私人有限公司的两名工人吴华龙(22岁)和叶金凤(29岁),参与非法集会,侵入新兴工业工友联合会(PIEU)办公室,并破坏其财产。 三人隔年被判骚乱罪名成立,陈华彪入狱一年,另两人则入狱一个月。当时是PIEU秘书长的彭由国,是控方的一个主要证人,主审法官 T S Sinnathuray也接纳了彭的证词。 陈华彪过去都一直否认自己在骚动现场,他的证人也证实他在PIEU建筑的范围外,包括一名《海时》记者也指他当时看见陈华彪身在工会建筑之外。然而法官无视这些证词。 自陈华彪和上述两名工友面对不公待遇,已经过了46年。当彭由国在2015年服刑,陈华彪也曾致函总检察长,要求采取行动以撤销他与其他两名被告当年的罪名洗冤。遗憾的是,此事遭总检察长驳回,理由是撤销陈等的控状,不在总检察长权限,撤销罪状只能由本地法庭执行。 张素兰在个人脸书提到,既然彭由国在接受《海时》访问时,提及希望能获得第二次机会。如果他本人还健在、也读到他的文章,张素兰希望彭能解释当时为何当年要对陈华彪和工友们作出严重的诬陷。 “这也许是他在离开前至少能做的事。” Posted by Soh Lung Teo...

Read more
Page 1 of 5 1 2 5

Trending posts

June 2021
MTWTFSS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