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

提高民众捍卫女权意识 AWARE欣见女性向性骚扰说不

单口喜剧演员沙鲁尔钱纳(Sharul Channa)和博士研究生基兰恳妲德(Kiran Kandade),勇敢站出来分享他们被性骚扰经历,妇女行动与研究协会(AWARE)给予支持,并认为这能够提高社会到对性骚扰说“不”的意识。 该妇女协会昨日(2月7日)在脸书发文,赞扬两人就性骚扰发言,并指出,他们曾和沙鲁尔在多个项目有合作,也曾因在国会中发言,而和前非选区议员国会议员维斯瓦萨达西万(Viswa Sadasivan)有过接触。 贴文中指出,沙鲁尔所涉及的性骚扰案件于上周发生,即维斯瓦于“不方便的问题”(IQ)的Zoom线上采访活动中,维斯瓦当时轻佻地说了一句,“如果你只戴着那朵玫瑰花,会更让人分心”。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0157613594601630&id=501471629&fbclid=IwAR3u-eWwFHNfilSeyHVrt1FUkpgH3im-DCxtKg3QNKS2BAgsJm2Ud8t9Myg 基兰的事件则发生于2016年3月,当时她寻求维斯瓦有关培训咨询工作时期。基兰在沙鲁尔于本月4日的贴文评论区内,分享了两人当时的谈话截屏,显示维斯瓦寻求一个吻(Does my proposition to kiss passionately offend you?)。虽然基兰已经拒绝了,并且要求尝试将话题待会咨询专业领域上,但是维斯瓦坚持继续。 “这些案件提出了有关女性在职场所面对的性骚扰经验重点。” 该妇女协会指出,沙鲁尔和基兰的观点是正确的,即他们将有关事件都是做性骚扰案件处理。“人们对性骚扰有很多误解,如受害者必须在事发时表示自己的不满,才算是性骚扰。这种想法完全阻止了他们举报,因为没有在当时做出回应,让他们觉得案件中的立场被削弱了。” “当场说出来并不容易。” 该协会表示,性骚扰通常发生得很快,令受害者措手不及,一时间也很难确定他们所听到或所面对是否造成了冒犯事件。 仅三成人会举报性骚扰...

Read more

不满餐厅挂彩虹旗 男子出言羞辱还扯旗丢向职员

一名男子不满餐厅柜台上放置象征包容跨性别群体的彩虹旗(Rainbow Flag),对着员工愤怒大骂,并拿起旗帜朝员工丢去,还诋毁员工“侮辱国家”,“去死吧!”。 此事于1月18日,在新加坡健康饮食餐厅SMOL位于老巴刹Food Folks购物与美食厅的摊位前发生。SMOL业者Charmaine Low也更将事发经过的闭路电视摄像视频分享脸书,批评男子“不愿进行和平对话,却认为自己有权利对我们的员工展开欺负和暴力手段”。 贴文一出,立刻引起网民的强烈回应,其中不乏感到震惊和愤怒的评语。 据视频显示,身穿白色衬衫黑长裤的男子当时在SMOL零售店前,看见彩虹旗后,趋近员工,并询问她是否了解旗帜的含义。员工当时回答说,该旗帜是对同性恋和跨性别群体表示支持。 男子瞬间显出不满的情绪,并离开柜台。岂知,他一会就转回身,对着愤怒地指责员工“并非所有人都支持LGBT”,并质问他们怎么可以在公共的饮食场所摆放彩虹旗。 他更扯下柜台上的彩虹旗帜,朝员工用力丢去。据称,他还斥责道,“就是有你这样败坏新加坡的人!去死吧!(You are the kind of people who are destroying Singapore! Go to...

Read more

自2009年,警方共发出8545份公众集会许可申请

内政部表示,自2009年公共秩序法实施以来,警方共发出了8千545份公众集会许可申请。 1月5日,内政部以书面答复盛港集选区议员辣玉莎,后者质询迄今为止警方供发出多少份集会准证,准许在芳林公园举行公众集会,又有多少是被拒绝的。 内政部则解释,在芳林公园举行的集会准证申请,很可能因为若干原因而被拒,如主办方取消或延迟活动。 根据公共秩序法第7条(2),除其他原因外,若警察局局长认为事前有合理理由,警方将会拒绝申请。 这些理由如下: 造成公共混乱或对公共或私人财产造成损害; 妨害公众; 危及任何人的安全; 引起新加坡不同群体间的敌意、仇恨、恶意; 煽动或美化恐怖主义行为; 在禁区举行公众集会; 由外国组织操控,引导公共集会走向政治目的 另一方面,内政部也针对辣玉莎有关一人集会申请的问题答复,即截至目前共有多少份一人集会被批准和被拒绝。内政部指出,警方未有追踪,到底有多少一人集会申请被批准或被驳回。 此外,辣玉莎也延伸提问,一人集会如何对公众秩序会产生威胁。内政部则回应,即使集会初衷是和平的,但也有从一个很小的群体,演变成暴力事件的可能。 “在其他地区也曾看到过这种情况。” 对公共秩序法第七(2)的条文,内政部的诠释是这样的:“即使只有一个人(集会)都可以触法,超过一个人也会触法。” 因此,在演说者角落外,集会本身不会被阻止,但若要举行集会,必须向警方申请许可证,让警方能够更好评估情况。 “从上述数字来看,绝大多数申请都获得批准,其中许多申请涉及不止一人。 一人和平集会是否会造成威胁? 其中最明显的案例为社运份子范国瀚的举笑脸卡片。去年3月,范国瀚在大巴窑中民众俱乐部(Toa...

Read more

工作地点无障友车位 残疾运动员被迫逾线停车四度中罚单

本地著名残疾运动员陈建民医生在脸书上感叹,已四度因逾线停车,在同样的地点被开罚单了,车子也多次遭人破坏,但是他也是逼不得已的,因为需要有足够的空间才能从车内取出轮椅。 陈建民医生(William Tan)于本月3日在脸书发文,申诉自己所面对的“窘境”,即在同一个停车场被开了四次罚单,且每次都是一样的原因,逾线停车。 需宽敞空间取出轮椅 他指出,身为轮椅人士,若每次得以停到较宽敞的残疾人士停车位,那么就会很方便,因为有更多空间从车内取出轮椅。但是,他工作的地点并没有残疾人士停车位,导致他只能够在普通车位内停车。“为了确保我能将轮椅从车内取出,我就必须把车子停在偏离停车线的位置,因此被开罚单了。” “民众在我的挡风玻璃上留下了亵渎的话语,用尖锐的物件刮花我的车子,拗歪我的雨刷等。” 他表示,他很多残疾有人也没对这类事的困境,令他感叹道,“如果当局(包括停车场管理员)和民众能够了解我们的困境,事情才会停止吧”。 令人欣慰的是,当陈建民把罚单领导相关单位并作出解释后,当局都能够理解,也免除了他的罚款。 他在贴文中也附上了照片,显示了残疾人士在专用停车位所拥有的宽敞空间,允许他们行动。 多次申请增设残疾人士停车位 陈建民指出,他在过去的18个月中,都有申请为残疾人士提供停车位,但是都没有任何回应。 “我相信我们能够做得更好,少许的基础设施援助能够让很多残疾人士受惠,让他们能够为社会做到更多有意义的贡献。” https://www.facebook.com/drwilliamtan/posts/10224323286131636 他在接受《8视界》访问时,并没有透露被开罚单的底单,仅表示在去年3月就开始就想有关当局提出增设有关停车位,而在脸书发文申诉接到第四张罚单后,当局终于点头答应了。 而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受询时也表示,建屋发展局已经同意在陈建民办公处附近增设残疾人士停车位,预计有关工程将于明年首个季度竣工。 据建设局《无障碍通行准则》,首50个停车位内就必须有一个残疾人士停车位。但是有些场所并不受此准则影响,包括于1990年之前建设的建筑物、于1990年后建设的小新项目,以及若建设残疾人士停车位将涉及安全或交通阻碍问题的场所。 残疾停车位被非法占用 就停车位课题,社会及家庭发展部也指出,新加坡协助残障者自立局(SG Enable,简称新协立)平均每月都会接获一起残障人士停车位被占用的投诉。而当局也已在2015年把非法占用残障人士停车位的罚款调高,从原本的50元变成200元,重犯者将被罚款400元。 要使用残障人士停车位,车主就必须向新协立申请残疾停车标签,并把标签贴在挡风镜上。当局已经发出5000张残疾停车标签,包括Class...

Read more

《新叙事》覃炳鑫接受警方盘问 手机电脑均被扣押

选举局18日发文指责,本地网络媒体《新叙事》(New Naratif)在未经授权下发布与选举相关的付费广告,助理选举官就此事报警。 《新叙事》创办人兼执行总经理覃炳鑫博士,21日下午在金文泰警局接受盘问后,其手机和手提电脑均被警方扣押,相信是作调查用途。 选举局表示,《新叙事》并未获得获得任何候选人或选举代理人的授权,因此在竞选期间的7月3日、7日和8日,要求新叙事撤下在该专页的五则付费广告。 在昨日的调查,警方前往覃炳鑫住处,扣押其手提电脑。 根据国会选举法令,任何选举活动,都需要得到相关候选人或其代理的书面授权。否则形同非法进行竞选活动,抵触国会选举法令。 未经授权下进行竞选活动,若罪名成立,可罚款最高2000元或坐牢12个月,或两者兼施。 覃炳鑫事后录制视频,感谢支持者候在警局外给予他支持。 “当你所居住的地方被侵入时,一定不会好受。这绝对是令人相当不安的。幸运的是,一切也结束了。我想重申这一切源自总理公署滥用法律的行为,我谴责一切滥用法律,以此恐吓和骚扰异议者和独立媒体的行为。因此,我促请总理公署旗下的选举局,撤回他们的投报,并呼吁人民行动党政府停止骚扰独立媒体和异议者。” 《新叙事》日前也发出声明表示,这是当局利用惯用的手段来对付异议者或独立媒体。 “人民行动党的论战在选票失利,而总理李显龙也承诺放低身段。然而,总理办公室却选择报复异议者和独立媒体。他们滥用国会选举法令,使用惯用的旧策略,犹如2015年和2016年选举之后,对异议者展开调查。” 《新叙事》也表示,新加坡理应获得更好的,因此该媒体也呼吁政府勿滥用权力。 纵观上述,选举局的行为确实有前车之鉴,2016年5月,选举局助理选举官也曾指控本地时政网站《The Independent  Singapore》、人权律师张素兰与实时评论博客鄞义林在冷却日及投票日当天,发布一些选举广告和文章。 鄞义林与张素兰因此遭警方搜查住处,并随后接受广东民警察局的盘问两小时。此外,两人的电脑、硬碟、记忆卡与手机也被警方扣留。 最终,他们被判有条件警告,而所有东西也在调查接受后10个月才得以归还。

Read more

租房不符安全距离需搬离 客工却面对租金涨两难处境

我国过去几周内确诊病例暴增,其中大部分的感染患者皆为客工。为抑制病毒持续传染,政府也于4月7日开始实施阻断措施(Circuit Breaker),然而在阻断措施实施期间,疫情仍未见好转,近日政府再度宣布延长阻断措施直至6月1日。 截至14日,我国累计确诊达2万6098例,其中共有2万3758人皆为客工,对此人力部也加强了客工宿舍的措施,除了为客工设立临时客工专用宿舍与工厂改建宿舍,以确保社交距离能够有效实施。而客工宿舍的条件也称是卫生条件良好的。 然而,针对仍住宿在外的客工而言,有者却不那么幸运,尤其是住在店屋的客工。 新加坡客工组织情义之家(HOME)的个案管理经理Luke Tan表示,一些客工被迫从他们的居住地搬走,当局在检查后发现他们的房间内过于拥挤,不符合条例。 “许多客工已搬离,因为房间被发现太拥挤。” 房东还要加租金 他表示,尽管是为了安全着想,但此举也让许多客工被迫露宿街头。更糟糕的是,有房东还试图起租金,使得客工的处境举步维艰。 此外,向来关注客工课题的维权人士柯基拉(Kokila Annamalai)也为客工的不公平的对待打抱不平。她表示,这也显示客工面临不公平对待的铁证,应同时也必须设法安置客工。 她认为,若更多客工无家可归,致使他们更易感染冠状病毒19,同时调高房租更促使他们背负更多的压力。 尽管人力部力图确保安全距离,惟他也呼吁该部需解决政策下延伸的这些问题。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223041629407515&set=a.1289824004047&type=3

Read more

获当局提供类似餐点连续两周 客工投诉无门苦不堪言

我国政府承诺会照顾留在本地的客工,为他们提供餐点,然而有网民发现客工们有很多食物并未吃完,因此怒轰客工们不知“珍惜”,岂止客工们连续两周享用同样的食物,甚至吃出病来,又投诉无门,真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基于外国客工宿舍的冠状病毒病例激增,新加已经于4月25日起将国内约25个宿舍列入公报上,并加紧努力,确保妥善照顾到宿舍客工们的需求和福祉。 人力部(MOM)于4月25日在脸书上分享了一段视频,指当局在斋戒月期间,也为穆斯林客工作出安排,让他们能够履行宗教义务。“此外,跨部门工作小组和新加坡回教宗教理事会也为居住在非专用宿舍内的客工们,分发了超过1500公斤的椰枣。” 然而,不少客工对此帖文发出评论,甚至表示他们并没有获得有关服务。 一名客工将自己的食物照片,即白米、番茄汁捞鱼和咖喱的照片传到网络公民处,声称那是兀兰北海岸客工宿舍(North Coast Lodge)的客工过去两周的餐点。该客工宿舍早前就被列为隔离区。 据可供指出,尽管他们可以从宿舍商店购买到干粮,如饼干、薯条、黄油面包和汽水,但是他们买不到新鲜食品。 曾向雇主投诉 建议自己煮食 他们也曾向雇主投诉,但是被告知雇主也无能为力。 他指出,他们曾向宿舍管理层投诉不能食用类似食物,甚至建议让他们在保持安全社交距离的情况下自己做饭,但是并没有获得相关当局的任何回应。 “我们是穆斯林。但是我们却获得印度食物,每天同样的食物,没有变化。每天都是味道不好的鱼和鸡肉,真的不能吃很多。” 《网络公民》还接获到来自CDPL大士南宿舍客工传来的一张照片,图片中的一餐饭有白米、咖喱鸡和蔬菜。客工写到,“食物的质量并不好……但是白米还可以。咖喱不好,不能正常食用”。 建德巷(Kian Teck lane)客工宿舍的客工也指出,他们获得的餐点中,米饭过于油腻,使得胃部很不舒服,还会导致他们胃痛。 新加坡客工组织情义之家(HOME)也在早些时候,在脸书上分享一张照片,指北海岸客工宿舍的客工抱怨他们几乎每天都获得相同的食物,即白米、土豆肉汁和杂菜拌肉。 社会工作者柯基拉(Kokila Annamalai)周一在脸书上帖文,也传达了类似消息,指客工们每天获得相同的食物,且食物质量很差。一些客工甚至因为食用了相关的食物而生病,“这也是他们选择不吃(食物)的原因”。...

Read more

因室友确诊20客工反锁房内? 经理:临时安全措施

因同室客工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其余同房客工就被反锁在房内,有关宿舍经理对此表示,他这么做是别无选择,因为该客工宿舍还有其余约800名客工。 昨日(21日)客工权益组织“客工亦重”(Transient Workers Count Too,简称TWC2)在脸书上贴文,指受到来自大士10巷Joylicious宿舍客工的求救电话,指其中一名室友被确诊感染冠毒后,他和20名客工就被锁在房间内。 针对此事,《今日报》联络了该宿舍经理Thng(35岁)以了解事情详情时,经理表示他这么做是为了安全起见,“我还要照顾800个客工,他们还有800个家庭要交代。(我们不能)为了一个人酿成大错(导致疫情传染失控)” 。 将客工搬迁至更大房间 他指出,事实上并没有将客工锁在房中24小时,因为他们当时需要时间,为被反锁的客工们准备一间有厕所设施的房间,而之前的房间并没有厕所。 他也澄清,受困的客工只有20名。 “客工亦重”在昨日下午5时更新帖文时指出,被锁客工已搬迁到较大且有配置厕所的房间,但是仍然被反锁着,甚至附上了显示门锁被上锁的房门照片。 然而客工雇主V Spec Engineering & Supplies的设计总监Reena Wong(51岁)和Thng都表示,并没有将客工锁在房内。 随后,“客工亦重”于晚上9时再次更新帖文,指警方已介入,房门已打开。“现在,大门敞开,他们也能呼吸到新鲜空气了。希望能保持如此。” Reena Wong受访时指出,一名中国籍客工于18日出现发烧症状,在当天晚上8时许被送入医院接受治疗。...

Read more

”吹哨人“李文亮医生调查报告出炉 两名涉案警官受行政警告处分

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曾因率先揭露疫情,而被当地警方训诫,随后被称为“吹哨人”。 但因后来确诊武汉冠状病毒(COVID-19),虽然积极接受治疗,却也不敌病魔,于2月6日不幸离世。 在李文亮医生死后也随即引起网民的愤怒与悲恸,中国与成立国家检查委员会,于今年2月初对此展开调查,经过多日调查后,在本周四公布结果。 该报告名为《关于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有关情况调查的通报》,其内容分为四点: 第一、重述李文亮在微信发布疫情消息的情况;第二、李文亮在接受谈话及训诫的过程;第三、李文亮在感染冠状病毒后的就医情况;第四、李文亮在去世后的抚恤金和善后措施。 最后调查委员也承认警方的训诫不当,执法程序不规范,并建议当局对此事进行监督纠正。同时也督促公安机关即时撤销训诫书,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并向社会公布处理结果。 对此,武汉市公安局也在官方微博上回应,对李文亮训诫一事,其副所长杨力与民警胡桂芳出现执法程序不规范,违规出具训诫书,将给予其行政警告处分。   然而,此次调查结果无法给予满意的答案,有人认为这只是将结果推给奉命行事的基层人员。 亦有网民认为,不仅应该有更高级别官员承担责任,基层警员也同样负有责任,而且他们的责任应超出“记过”和“警告”级别。 而早前为李文亮发声的北京人权律师程海也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他认为,此次的调查结果有“微小的积极意义,却仍缺乏重要的行动。” 程海说,“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下训诫不适当,没有说训诫的违法性。训诫撤销后,法律上来讲,李文亮的行为有了合法性,对他的处分是没有法律和事实依据的,治安管理法就没有训诫这一条。李文亮的行为没有危害社会,这部分没有肯定。责任人员也没有点名。”

Read more

人们纷纷响应捐血号召 15至17日获1900份“全血”

负责新加坡血库的新加坡卫生科学局指出,当局在上周末(2月15日)至周一所获的捐血量,比平常周末至周一的捐血量多出70巴仙,达到1900份“全血”。 所谓的“全血”,即是指还未分成血小板等各个部分的完整性血液,是最常见的捐血方式。 当局表示,有关的捐血量足以支持六天以上的国家血液储量,但还是仍然不足够的。血库需要保持至少六天的储血量,以备每日的输血需求及应对紧急出血情况。 据《今日报》报导指出,上周五曾经报导有关血库中某些血型的储血量,受到武汉冠状病毒(Covid-19)爆发的影响,而暴跌至临界低水平。 闻讯后的国人在周末纷纷前往新加坡的四个血库,排队等候献血,就连不少政府高官,如文化、社区及青年布部长傅海燕也参与捐血行列。 血库储血量仍然不足 虽然民众反应热烈,血库储血量仍然不足。 卫生科学局指出,在接下来的二至四周内,当局还需要1500个O血型捐血者,750个A血型捐血者,以及750个B血型捐血者,才能让血库储存量恢复到正常水平。 “由于血液的保质期只有六周,因此需要定期定量的捐血者,才能确保我们拥有足以满足患者的储血量。” “我们欢迎捐血者在任何时候预约捐血。” 新加坡红十字会网站也公布了血库存量中,各血水平型的出血量都处于“关键”,即O、A和B血型的储血量处于“低”水平,而AB血型处于健康水平。 当储血量处于临界最低水平时,就迫切需要捐助者,并且必须在同一天进行捐款。而处于低水平的储血量,当局就鼓励捐血者在一周内进行捐助。 据《今日报》指出,当媒体记者于周一(17日)到多美歌的血库外查询时,仍然看到有超过30人正准备捐血。 由于血库内没有足够的站立空间,因此有12人等待在血库外。他们大部分都已请假或下班,因为等待捐血的时间比起平常的30至45分钟,增加至约两个小时半。 欲知捐血地点以及血库开放时间等详情,可游览卫生科学局官网,或新加坡红十字会网站查询。

Read more
Page 1 of 9 1 2 9

Trending posts

June 2021
MTWTFSS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