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杨莉明:新加坡需要立法“杠杆” 防止外国干预者

新加坡需要立法“杠杆”,以此应对敌对的情报活动,防止外国干预我国政治。

新加坡人力部长兼内政部第二部长杨莉明周一(1日)表示,这些“杠杆”将使政府能够获取必要信息,以调查敌对信息活动,确定情报来源是来自外国或是人为。

杨莉明表示,若发现外国欲透过情报活动进行政治干预,颠覆新加坡政治,当局也会被允许进行反信息传递,提醒新加坡人民留意这些信息提供,以此打破信息的流传。

因此,我国也正在研究其他国家在应付这方面的方法。

“新加坡需要向世界开放才能谋生,但同时也借此对外国干预者提供机会。”

杨莉明指出,在20世纪的70年代,我国曾遇过两次的外国干预活动,其中包括当时的媒体《东方太阳报》(The Eastern Sun)和《新加坡先驱报》(Singapore Herald),他们均从外国获得资金,刊登了试图破坏我国新生所建设的努力。

我国也曾在2018年和2019年,与邻国面临问题时,当时对新加坡的批评言论出现了“莫名的高峰”。

“这些留言都是来自匿名账户,试图制造新加坡人对我国的立场表示强烈而重大的反对意见。”

根据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显示,从2011年至2015年,网络上的外国干预选举案件原本也只有七宗,但在2016年至2020年竟上升至41宗。这些涉嫌出现外国干预者的国家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他们分别通过收买政党和个别政客来影响他国政治。

“与此同时,社交媒体也并没有要处理这些威胁,例如美国政治观察家发现美国国会大厦的风暴则需归咎于社交媒体平台的公正性,即对选举的误导信息采取及时和坚定的行动。”

她也谈及,还好在去年的国会选举时,我国是以和平的方式,然而,纵观其他国家,杨莉明认为我们有理由采取更有力的预防措施。

目前已有许多国家采取相应的措施降低风险,例如通过立法应对外国干预者所带来的威胁。

杨莉明也呼吁,在面对外国干预者时,首先必须培养新加坡人辨别合法且故意的线上对话,并对此作出相应的反应。然而,由于干预操作愈渐复杂,且被伪装得很好,因此如今公众未有足够的知识辨别。

她也提及对于外国干预者而言,资金、支援和主导必须有一定程度的透明度,且公众在审视这方面具有重要的角色,才能制定提案并给予最终保障措施最有利的支持。

2019年2月,时任律政部高级政务部长唐振辉表示,政府将考虑更新对外国干预活动的法律框架。他指出,有迹象显示,我国已然成为外国干预者的目标,在蓄意散播网络假信息委员会上利用相关新闻文章突出证词,并以社交媒体的影响力影响了部分人口。

杨莉名认为,外国干预者向来是内政部非常关注的问题,并指出目前也有一些平台正积极地处理有害内容,但并不是所有平台都会将社会利益摆于第一位。

她解释,平台有自己的价值观和商业利益驱动,因此许多国家已经发现了对社交平台进行监管的必要。

“我们一直与新闻及通讯部合作,研究其他国家的经验和监管模式,并筛选我们的选择,其中包括新的监管杠杆,让我们能够眼里监管网络情况。”

此外,恐怖分子也是对我国形成威胁的问题,杨莉明表示,目前我国也与外国安全机构建立牢固的合作关系,互相分享情报以此破坏恶意的阴谋。

不仅如此,杨莉明也鼓励公众举报任何可疑活动。

“欲消除他们的方式,其最好的办法为协助他们恢复并重新融入社会。”

她表示,根据多年来应对恐怖分子的经验,并借鉴国际做法,改进了做法以应对拘留者,也因此获得了良好的效果。

她续指,一些人通过社交媒体传播虚假信息,这些不负责任的贴文旨在削弱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削弱政府维护法律和秩序的能力,因此她呼吁公众应该负起相应的责任,拒绝散播虚假消息。

For just US$7.50 a month, sign up as a subscriber on Patreon (and enjoy ads-free experience on our site) to support our mission to transform TOC into an alternative mainstream press in Singapore.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