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8 February 2021

回应黄循财“文化战争”论   学者:包容就是最好的武器

回应黄循财“文化战争”论 学者:包容就是最好的武器

施仁乔表示,只要新加坡政府和执政单位能够拒绝排他性思维,新加坡将完全有能力处理任何分歧,成为更具包容性的国家。 日前教育部长黄循财针对跨性别学生课题作出回应,指新加坡不应该引入西方国家的“文化战争”,或允许性别认同课题分裂社会。 对此,著名传媒学者,兼前媒体通识理事会(Media Literacy Council)成员施仁乔(Cherian George),周二(2日)在脸书上回应近日的跨性别认同争议时表示,认同教育部长黄循财所说的勿引入“文化战争”,但“战争”的延续不仅仅是单一方的责任,且战争内的“和平条约“(peace treaty)都需要双方支持。 因此,施仁乔认为,“解除武器”(disarmament)的行为都应在用于双方,而不是特定的群体。 施仁乔强调,解决不公平歧视的问题,不一定就意味着要“挑起战争”。 “那些对示威而感到冒犯的人,即使他们的权利并未受到威胁,也应该学会放下。” 最好的武器是包容心 施仁乔补充道,这次的“文化战争”最大规模的杀伤武器,就是任何宣扬“我们还是他们”的部落形式,否认其他人的人权。 “最好的武器是包容心,是试着拥抱它而不是抹杀它。” 施仁乔也谈起数十年前的美国“文化战争”,是因为他们无法接受不断扩大的多元化,包括女权主义和少数民主。 其中文化战争获得了资本主义的支持,因为当时对于工人阶级的起义感到诧异。 “1992年,帕特布坎南公开宣布了“战争”,以解放美国自由灵魂为宗旨发动一场宗教战争。迄今为止,该战争同样以自以为是文化左派所持续。” 施仁乔指出,尽管美国的文化战争中的语言已渗入我国政治对话,但称新加坡走向如美国般失调的两极分化的风险,是危言耸听的说法。 施仁乔也解释,美国的文化战争之所以会恶化是因为共和党将身份认同政治(identity politics)武器化,分散阶级不平等的注意力。 身份认同政治是指在社会上,人群因性別、人种、民族、宗教、性取向等,集体的共同利益而展开的政治活动。 ...

自本月5日起 外籍女佣入境需接受血清检测

去年入境旅客仅4200万人次 但货物入境高达1170万件

去年通过我国海陆空关卡出入境的旅客竟只有4200万人次,与前年相比,旅客量不到两成。 移民与关卡局今日(8日)公布全年数据显示,去年检查通关人数,比前年少了1亿7500万人,但各个关卡处理的货物却高达1170万件,比前年多了40万件。 当局表示,为了实施防疫措施,边境管控措施也正在严格执行,才会导致旅客量锐减,但是在阻断措施期间,电子商务和网络购物成为消费者购买必需品和休闲娱乐用品的需求,因此让空运入境的低值货品激增一倍。 与此同时,走私案件总数从前年9万2000起减少一半至去年的4万1000起,企图利用低值货品走私的案件却从610起激增五倍至4千起,因此当局也正在密切关注。 除了利用低值货品走私案件,当局也探测到合法货物中,暗藏大批私烟,手法也愈来愈精妙,包括将私烟藏在铁柜子里、家用品里、纸盒里,以及经过改装的夹层里。 甚至是豆芽都可以成为走私的工具,当时一辆载送豆芽的火车藏着七包受管制毒品,包括4千622克海洛因和521克冰毒,而38岁马来西亚籍司机以及24岁乘客被捕。 当局去年也侦破一起大型漏税香烟走私案,起获1万7250箱漏税烟,四名男子被判监禁36至39个月。 当局将继续密切关注,因为这些走私手法也可能被恐怖主义份子利用来走私武器或爆炸物。

感谢邻居的帮助  友族为走廊添新装!

感谢邻居的帮助 友族为走廊添新装!

农历新年将至,淡滨尼一名友族同胞为了感谢他的华裔邻居一直帮忙照顾植物,决定用农历新年装饰品来装饰走廊,非常有甘榜精神! 网民Lilian Loy昨日在脸书贴文,分享了在淡滨尼街11组屋一单位的友族同胞,因为常年获得邻居的帮助,而在这节庆日子来临所做的感谢事宜。 据《慈母舰》报道,友族同胞阿都拉(Abdullah bin Abdul Rahman)用红色和金色装饰品,将其单位外的走廊装饰起来,以感谢邻居常年的帮忙。 他指出,父亲于2020年12月去世,一家人就一直住在姐妹的家中。家中当时没人,但是他的邻居却一直都有帮助他,包括帮他种植的植物浇水,并保持其住家外的走廊清洁。 “像在甘榜一样,这里的人非常友善,所以我想对他们说声谢谢。” 装饰工作获得多方鼓励 他也补充道,这里很多邻居是年长者。他认为对这些年长者而言,上下爬楼梯来装饰和张贴走廊墙壁及天花板是一件非常繁琐的工作,所以他决定自己承担有关的装饰任务。 他甚至打趣地指出,“牛年实际上是我的出生年月” 。 当然,他的行为也为他引来一些好奇的评价。就有一名店员问道,“你马来人可以做啊?”。“我说,‘为什么不能’。没错,这只是文化,不是宗教。” 幸运的是,在他解释后,店员对他购买装饰品的行为感到非常高兴,甚至免费送他一些装饰品。 在被询及他是如何选购装饰品,尤其是那些有中文字眼的,他表示有征求店主的意见,并且在挑选或使用这些装饰品时,都会传简讯传简讯询问华裔朋友,“像这样的措辞,应该(黏)在左边还是右边?”。 阿公阿嬷可开心了! 阿都拉这一举措似乎影响了整个社区,许多附近居民都对他的行动表示支持。“这并不意味着只有华人为农历新年装饰,马来人只为开斋节忙碌,印度人只为了屠妖节而忙。” 此外,阿都拉指出,他在1月中旬才开始装饰走廊。在宠物店担任全职工人的他,只有在空闲时一点一点地做。 他在单位外的走廊关上了红色彩灯、人造红花和悬挂着菠萝装饰品,另一边的走廊则装饰了红色流苏。 ...

Page 3 of 4 1 2 3 4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