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鼎:为何行动党仍畏惧生活工资?

林鼎:为何行动党仍畏惧生活工资?

人民之声党领袖林鼎,质问人民行动党政府为何迄今仍害怕落实生活工资,致使一些工友在全球生活成本最高的国家,却领取难以负担基本生活水准的收入过活。

本月4日,国防部兼人力部高级政务部长扎吉哈,曾声言将探讨餐饮业是否能采纳渐进式薪金模式(PWM)

林鼎揶揄前者仍在用“行动党式模式”思考,声称餐饮价格可能因此提高;但行动党却忽略了本地“食利者”(rentier,指靠投资收益过活)社会现象。林鼎指出,一些商家也反映,正是租金成本在遏制本土企业的成长。

林鼎偕同该党成员到牛车水向民众拜早年,分发碰柑给民众。他也预祝国人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他指出,去年一整年遭受疫情冲击,但似乎来到今年也无法期许生活能尽快恢复常态,全球各地如欧美因疫情仍在封境管制。

当前局势更需要让小商家、普通老百姓度过难关。至于副总理兼财长王瑞杰,早前也宣称在即将到来的预算案将扶助各界,也认为行业需要转型。

“过去30年他们也在说经济转型,却不曾发生,新加坡甚至仍未有生活薪资!”

生活工资指的是足以维持基本生活所需的收入。两年前,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曾发表一项研究报告,显示65岁及以上单身者,每月生活消费至少需1千379元。

林鼎质问:“那还是乐龄人士的,那么年轻人怎么办?”他抨击,行动党政府的渐进式薪金制一点也不“进步”,“如果一些民众收入仍少于1千200元,你不能自称是第一世界国家。”

本地德士司机“全球学历最高”?

他也重申外籍专才议题,认为政府不应只是关注招揽外籍专才,应该让有能力国人把握专业领域工作机会,而不是面对裁员问题、变成德士或私召车司机。他揶揄,新加坡的德士司机俨然是“全球最有学问、学历最高的德士司机。”

尽管王瑞杰提及创新,但林鼎也直言,那么政府就更应该焦点放在栽培中小企业,他预见“未来这几年,更多国人会仰赖中小或微型企业求生存”。

反之,政府似乎仍为官联企业注资,林鼎认为它们在创新方面是僵化的。

他指出, 全球目前正朝向“K型复苏”,意味着大资本、科技巨头将表现出色,但小企业、自雇人士和蓝领可能挣扎求存,只会加剧贫富悬殊。为此,林鼎认为政府要帮助国人、解决财富鸿沟,还得做得更多。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