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5 January 2021

拨999订披萨?  机警接线警员立即提供救援!

拨999订披萨? 机警接线警员立即提供救援!

热线接听警员须保持机警和冷静,掌握在最短时间内掌握关键信息后立刻上报,就曾有人拨电999警方热线要订披萨,接听警员却能够立刻意识到不对劲,问到“是否要报警”,对方也机灵地回复“是的”。 据《亚洲新闻台》报导,这是警方为记者安排,于1月13日到新凤凰公园的警方行动指挥中心(POCC)参观时,在警员分享经验时提出的例子之一。 在指挥中心担任紧急通讯警员的Mohamad Suhaimi Bin Ami指出,那是他在这个岗位工作七年来,最难忘的一次经验。 他忆述在接到电话是,对方的声音似乎很平静,并不紧张,却表示自己要“订披萨”。他立刻意识到不对劲,就问对方是否要报警,而对方给出肯定答案后,他马上向上级汇报,让警方及时赶到现场。 来电者及时获得警方所提供的援助,所幸经过深入调查,证实有关案件并非严重罪案。 他表示,在担任这份工作之前,必须接受数个月的专业培训,以掌握沟通技巧等。 他也以自己所面对到的案件为例指出,有些民众在求救时无法直接说出自己所面对的危机,因此接听员必须凭经验做判断,通过资讯科技和网络的协助,快速找出来电者或求助者的位置等资料,及时提供援助。 警方行动指挥中心于2015年启用,由李显龙总理主持推介仪式。该中心主要分成三个小组,即紧急通讯小组(emergency communications group)、事件观察小组(the incident watch group)以及意义建构小组(the sense making group),当局只在预防、阻止和揭发罪案,因此三小组就能够在接到案件后即时处理和进行意义建构(Sense-making),同时整合人员、技术和流程。 三小组每天分成两班制进行,一班的执勤工作人员大约有27名。 ...

好妈妈不幸遇致命车祸   总理向家属致哀

好妈妈不幸遇致命车祸 总理向家属致哀

日前本地知名气球艺术师胡清琴在裕廊西园景路和永光路的交界处发生车祸,不幸去世,总理李显龙写信向其家属致哀。 52岁的胡清琴,在过马路时遭罗厘撞飞,尽管送院抢救,但医生于14日下午宣布脑死,家人只能忍痛拔管。 对于胡清琴的离世,许多人纷纷感到哀痛与惋惜,包括总理李显龙。胡清琴妹妹向英语报《新报》(The New Paper)透露上周二,在姐姐离世不久后,父亲便收到了来自总理的致哀信。 出于对气球的热爱,胡清琴曾被邀到总理住处布置气球,两人因此结缘。李显龙在信中向家属致哀,并回忆与胡清琴的过程,胡清琴曾于2018年和2019年被邀到总理的私人活动上布置气球。 李显龙也对于胡清琴一家捐献器官,遗爱人间的决定感到欣慰。 胡清琴妹妹也表示:“我父亲对于女儿能够被总理认同,感到十分骄傲。” 据本地英语媒体《新报》报导,胡清琴为了给儿子意外惊喜,在下班回家路上,买了儿子最喜欢吃的寿司准备为儿子庆祝,不料这份寿司却再也无法亲手送到儿子手上,直到儿子发现母亲晚归,拨通母亲的电话,才得知母亲已在医院。

想取得民众对疫苗的信任?  跨政府防疫小组得反思沟通策略

想取得民众对疫苗的信任? 跨政府防疫小组得反思沟通策略

作者: Professor Sattar Bawany 跨部门抗疫工作小组联合主席黄循财传达的信息(指疫苗不等观望者),只能说对于减轻群众的不信任无济于事,也无法达到政府尽快为每人接种疫苗的目标。 公众对冠病19的疫苗不信任问题,是世界各地政府劝服人民接种疫苗的一大挑战,但为何会如此? 公众对疫苗的接受程度,取决于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以及免疫和卫生系统、医疗保健专业人员、更广泛的疫苗研究。 这些因素都有可能影响公众对疫苗决策过程。尤其是对来自其他国家有关副作用的问题(包括有公众接种疫苗死亡案例)的不利新闻,都会影响公众的信任和信心。 遗憾的是,这些问题都会计入有关疫苗可靠性的数据,而科学卫生局也会基于卫生部的专家和医生的建议后给予批准。 我们已经和疫情对抗了一年有余,因此加速了疫苗的开发(通常疫苗都需要数年时间),在如此短时间的开发内,公众难免会对此产生怀疑。 卫生官员需确保疫苗安全有效 目前我国公共卫生官员必须克服的最大障碍是,在我国批准使用前,疫苗是否经过适当的安全和有效测试,这也是我国在接种疫苗上的关键问题。 公共卫生机构则必须尽力让人民对假消息“免疫”。欲达目标,政府与人民必须建立真实的信任关系,只有信任才能让人民免受误导。为了解决误导和信任不足的问题,政府与民众的互动必须是真诚可靠的。 对于疫苗接种的犹豫,也关乎尊严以及大量假消息。新加坡人希望自己的选择能够被尊重,而不是被告知不能选择服用哪种疫苗,让他们自己无法支配。 此外,为了增加疫苗接种的频率,必须与公众有大量真诚的沟通对话,让公众和政府可以相互保护彼此。遗憾的是,我国公共卫生机构,包括跨部门抗疫工作小组都无法达到这一点。 只有有效的沟通和参与,才是修复公众信任的唯一方法,这也应是在疫苗接种活动开始前,非常关键的一步。公共卫生机构应该展开强而有力的公民接触活动,鼓励各种社区包括宗教团体,解决他们关切的问题。 即使疫苗受到公众的质疑,社区在规劝人民上还是起了很大帮助,因为只有他们所爱的人和关心他们健康的社区认为他们应该接种疫苗,他们才会在耳濡目染下,接受疫苗接种。 因此,只有跨部门抗疫工作小组重新审视他们的沟通和宣导策略,试图重建人民的信心才会对疫苗工作有所帮助。

Page 2 of 4 1 2 3 4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