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取得民众对疫苗的信任? 跨政府防疫小组得反思沟通策略

作者: Professor Sattar Bawany

跨部门抗疫工作小组联合主席黄循财传达的信息(指疫苗不等观望者),只能说对于减轻群众的不信任无济于事,也无法达到政府尽快为每人接种疫苗的目标。

公众对冠病19的疫苗不信任问题,是世界各地政府劝服人民接种疫苗的一大挑战,但为何会如此?

公众对疫苗的接受程度,取决于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以及免疫和卫生系统、医疗保健专业人员、更广泛的疫苗研究。

这些因素都有可能影响公众对疫苗决策过程。尤其是对来自其他国家有关副作用的问题(包括有公众接种疫苗死亡案例)的不利新闻,都会影响公众的信任和信心。

遗憾的是,这些问题都会计入有关疫苗可靠性的数据,而科学卫生局也会基于卫生部的专家和医生的建议后给予批准。

我们已经和疫情对抗了一年有余,因此加速了疫苗的开发(通常疫苗都需要数年时间),在如此短时间的开发内,公众难免会对此产生怀疑。

卫生官员需确保疫苗安全有效

目前我国公共卫生官员必须克服的最大障碍是,在我国批准使用前,疫苗是否经过适当的安全和有效测试,这也是我国在接种疫苗上的关键问题。

公共卫生机构则必须尽力让人民对假消息“免疫”。欲达目标,政府与人民必须建立真实的信任关系,只有信任才能让人民免受误导。为了解决误导和信任不足的问题,政府与民众的互动必须是真诚可靠的。

对于疫苗接种的犹豫,也关乎尊严以及大量假消息。新加坡人希望自己的选择能够被尊重,而不是被告知不能选择服用哪种疫苗,让他们自己无法支配。

此外,为了增加疫苗接种的频率,必须与公众有大量真诚的沟通对话,让公众和政府可以相互保护彼此。遗憾的是,我国公共卫生机构,包括跨部门抗疫工作小组都无法达到这一点。

只有有效的沟通和参与,才是修复公众信任的唯一方法,这也应是在疫苗接种活动开始前,非常关键的一步。公共卫生机构应该展开强而有力的公民接触活动,鼓励各种社区包括宗教团体,解决他们关切的问题。

即使疫苗受到公众的质疑,社区在规劝人民上还是起了很大帮助,因为只有他们所爱的人和关心他们健康的社区认为他们应该接种疫苗,他们才会在耳濡目染下,接受疫苗接种。

因此,只有跨部门抗疫工作小组重新审视他们的沟通和宣导策略,试图重建人民的信心才会对疫苗工作有所帮助。

For just US$7.50 a month, sign up as a subscriber on Patreon (and enjoy ads-free experience on our site) to support our mission to transform TOC into an alternative mainstream press in Singapore.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