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9 January 2021

余振忠赠新书予尚达曼   忆述提出财案建议获认真聆听

余振忠赠新书予尚达曼 忆述提出财案建议获认真聆听

工人党前非选区议员余振忠近期出版新书《蓝色旅程-透视新加坡工人党》,分享从政见闻,也让人了解工人党的崛起历程。 他近期也把新著作赠给国务资政兼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余振忠在书中坦言,尚达曼待人和蔼,且有在认真聆听他的建议。 他在书中记述,在一次国会预算案辩论,他建议要提升生产力,其中一个方案应该是推动业界领域的合并,以实现规模经济。 “我呼吁财政部改善刺激并购的措施。财案演说结束后,在茶水间看见我的尚达曼主动走过来,赞许我说的论点很有趣,且突出合并的需求。很欣慰他有认真聆听。” 当时尚达曼仍是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数个月后,财案推出数项新的奖励措施,尽管与他所建议的方案不尽相同,不过目的仍是协助业界的整合。 余振忠表示,在著作中他有提及的人物,都会先寄送草稿片段给当事人阅读。他感谢尚达曼针对他的点评作出回应。 Presented a copy of #journeyinblue to Senior Minister Tharman Shanmugaratnam today at his office. ...

防疫限制今年没得看舞龙!   舞狮表演仅限公共场所

防疫限制今年没得看舞龙! 舞狮表演仅限公共场所

2021年的农历新年,舞狮表演不可以在咖啡店、饮食中心和巴刹、以及住家进行。 继“静音”模式的捞鱼生,政府也对舞狮舞龙的表演列出了安全管理措施,包括限制表演场所和人数,而这可能对许多往年都有参与演出的舞狮团队造成影响。 新加坡武术龙狮总会周日(1月17日)宣布,基于冠状病毒19疫情,今年的舞狮舞龙表演团队将会采取更严格的防疫措施。 据规定,为了避免民众群集,舞狮团队不能在咖啡店、饮食中心和巴刹,以及民宅进行表演。 舞龙团队则完全被限制,舞龙一般是七节与九节龙,再加上乐手就已超出八人的限制。 采青将属于私人活动 然而,当局指出,并非所有表演都被禁止在公共场所进行。较大的公共场合,如办公室、工厂、酒店、寺庙和大型购物中心内的商店,都允许舞狮表演。前提是,有关的表演是依据政府规定的安全社交距离规则下展开。 据《海峡时报》报导,武术龙狮总会会长洪茂城表示,让社团得以上述地点进行舞狮表演,因为今年的“采青”将属于私人活动,没有所谓的客户或赞助者。 而为了让舞狮表演得以进行,有关的场地只限制50人。 拥有舞狮舞龙表演的社团,往年都靠着民宅和小型商家的“捧场”取得经费,而有关的措施将严重打击他们在来临春节的收入。有些社团也因为有关的措施和传达方式,而感到不满。 其中一名社团负责人表示,他感到很疑惑。“我不明白,购物商场的人流量很大,都可以进行舞狮表演,为什么咖啡店却不可以。” 预计会有更多团队退出表演 总会表示,截至17日,已经有85个舞狮团队申请表演许可证。 而据《海时》报导,考量到所要依据的措施以及对收入带来的影响,预计会有许多团队退出表演。 有关措施带来唯一的好处就是执照成本降低了,对团队收入影响不大。 采青执照将耗费50元,为期16天,去年则需要150元(不含消费税)。 在另一个角度来说,剧团必须通过政府向警方提交更多证件,包括提呈他们每日的表演行程。

杜佛森林值得被保留   居民发起联署逾3万人支持

杜佛森林值得被保留 居民发起联署逾3万人支持

有居住在杜佛一带的居民发起联署,呼吁建屋局保留杜佛树林(Dover Forest),保护森林的自然生态系统。 有报道指出,建屋发展局计划明年在乌鲁班丹、芽笼、比达达利、登加、兀兰等多个地区推出约1万7000间预购组屋单位供买家申购,供应量与今年推出的1万6752间预购组屋单位相差不远。 对此,位于乌鲁班丹的杜佛森林可能成为组屋开发的土地,尽管此事未有定数,但请愿发起人呼吁就杜佛森林内含大量物种栖息地,应将杜佛森林保留下来,并转为自然公园。 请愿发起人Sydney Cheong表示,自己自1976年开始便居住在该地,认为如今新加坡的自然区域已逐渐减少,如果剩下的次森林(mature forest)都将被用于组屋发展,或其他基础建设,无疑是对我国气候和自然生态有着负面的影响。 杜佛森林含有丰富的生态,包括120种植物与158物种,包括飞禽、蜥蜴、两栖类、哺乳动物、昆虫与蜗牛的栖息地,其中涵盖了不乏濒危动植物。 根据建屋局的环境基准报告,当局早在2017年便对杜佛树林进行研究,在上世纪20至40年代曾是橡胶园地,但在战后被搁置。林地约有33公顷(约46个足球场大小),近半为次生林,从1980年代至今这片林地以及四条淡水溪流就未曾被干涉,可见这是动植物的一片净土。 Sydney本身也是环境保育份子。她强调,保留杜佛森林对我国也有极大的好处,包括帮助应付气候变化、缓解城市的热岛效应、保留丰富的自然多样性、改善与提升身心健康,改善都会美观、吸收空气污染等。 截至本月16日,建屋局曾向公众收集有关发展乌鲁班丹地区的反馈,Sydney则希望在任何发展未开始前,能够让更多公众知道保留杜佛森林的好处。 “杜佛森林值得被保护,因为它一直是野生动物的天堂。如果你也喜欢大自然,不希望更多大自然区域备受干扰,也请支持请愿活动。” 截至目前,该请愿已获得逾3万人支持。 各界纷为杜佛森林喊话 称应善用其它空间发展 尽管建屋局报告证实这片树林的物种多样性,但也坦言,早在2014年的市区重建局大蓝图,大部分都被划为住宅用途。 为了能够保留仅剩的自然区域,自然协会也曾向建屋局提出相关建议,首先是将有关森林列为自然保护区;再来是将已被去宪报高尔夫球场、重新利用旧的工业地、道路、停车场或是交通枢纽改造为组屋开发区域,既能解决国人居住需求,也能同时保留自然区域。 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迪舒沙议员也在脸书上发文,称将就保留杜佛森林课题,向国会提呈修会动议 迪舒沙也强调,自己虽然支持房屋发展和重建,但他也非常珍惜绿色地带,因此他称会借此提出其他空间的调配,尽可能保留乌鲁班丹目前的绿色园地。 https://www.facebook.com/chrisdesouza.up/posts/3920293877989050

路标不清、树木倾斜    本地部落客抱怨白沙榜鹅市镇会疏忽

路标不清、树木倾斜 本地部落客抱怨白沙榜鹅市镇会疏忽

本地部落客Philip Ang,近日发现白沙榜鹅社区内一些公共设施有破旧、路标不清和树木倾斜的问题,便向市镇会投诉。 该部落客表示,他在白沙榜鹅一带看到一些树木明显倾斜,像是美化工作未妥善规划。此外,他也在那一带看见许多因为经常曝露在阳光底下而褪色的路标,导致居民难以辨认,有些路标看起来更像是一只电线杆上的金属板。 随后,他也在去年12月30日将上述问题致函至白沙榜鹅市镇会主席沙礼尔(Mohamed Sharael Taha ),并抄送一份给国家发展部,但得到的回复是“会派遣相关负责人前往调查“。 Philip表示,他在此后也发现到市镇会试图解决问题,方法却只是拉直树木,或者直接砍掉。 对此,Philip再回复国家发展部常任秘书吴凤萍,质问将树木砍掉是否即视为“解决问题“,并提醒沙礼尔,市镇会的资金筹集均来自居民和纳税人,一旦发现有规划不良的种植计划,或是在社区内出现破旧的路标,该承包商是否应该尽早解雇。 最后Philip指出,对方似乎是一位无动于衷、不负责任的主席,轻视系统性问题,并敦促国家发展不应该建议白沙榜鹅市镇会,严加管理选区。

Page 3 of 4 1 2 3 4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