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3 January 2021

升涛湾水道呈粉红色  数千死鱼浮水面

升涛湾水道呈粉红色 数千死鱼浮水面

网民爆料,圣淘沙升涛湾一带的水道呈粉红色,还漂浮着不少死鱼。 昨日起在脸书上就流传了数张照片和视频,显示了升涛湾高级住宅,翠珀湾(Turquoise)一带的水道,呈现了粉红色,且水面上也漂浮这数千只死鱼! https://www.facebook.com/singaporemarineguide/posts/224951495778204 其中,网民Marc Lansonneur也在脸书群组The Heron of the Green Barrels上分享现场视频,只见水道的周围,都堆积这死鱼的尸体。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205941944494597&id=109634684125324 有网民指出,现场可以闻到腐烂的味道,并于1月10日就发现了死鱼。 据《慈母舰》访问一名当地居民,对方表示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妥。居民表示,水道中的水已经恢复平常,只是以往偏绿色,现在则显得有些“灰色”。 目前尚不清楚水变色和数千鱼只死亡的原因,但是有网民留言指出,水道或许因近日的雨水将土地养分冲入,呈现藻华(Algal bloom)现象,导致水中缺氧,进而致死水中的鱼群。

工人党“东海岸计划”!    收集旧家具赠失业家庭

工人党“东海岸计划”! 收集旧家具赠失业家庭

去年选举,临危上阵东海岸集选区的副总理王瑞杰,在提名日当天喊出了“东海岸计划”,演说中不断重复“东海岸”,一时传为“佳话”。 不过,看起来“东海岸计划”仍是不错的点子,就连工人党也要“抄袭”,本周日,工人党社区基金就在脸书更新帖文,指出工人党持续进行的“蓝色环保”(BlueCycle)活动也有“东海岸计划”,这次他们协助收集二手家具或日用品,赠给住在勿洛南的一户家庭。 根据帖文信息,原来这是一户年轻家庭,遗憾的是一家之主前不久才刚失业,夫妻俩还有一个月大女儿要照料。 工人党志工是前往蔡厝港、宏茂桥、勿洛蓄水池、盛港等社区,收集各种割爱的家私或家电,“我们很庆幸能协助这个新的小家庭,建设好他们的新家园。” 基于年关将近,相信会有许多家户开始大扫除整理,为此工人党不忘呼吁各界,如有物品割爱,不妨联系:[email protected],好让这些二手物品帮助有需要的家庭。 Bluecycle's "East Coast Plan" The heavens were kinder today and we were able to resume ...

过去五年  四成上班族曾遭性骚扰!仅30%受害者举报

陈振声:新马紧密合作 确保供应链不中断

随着邻国马来西亚昨日宣布紧急状态,贸工部长陈振声在今早告知媒体,强调新马仍会以最大力度保持经济合作,以及物流畅通。 他表示,双方都希望能持续合作,也确保两国供应链不中断,这是因为这不仅影响新加坡,也会影响马国民众的生计。 他指出,新加坡采取多元化采购等步骤,加大国内储存和生产线数量。 马来西亚首相在本月11日,宣布马国将在13日起重新落实行动管制令(MCO)到26日,为期两周。隔日,马国元首也宣布,全马进入紧急状态。

曾代表前进党打义顺   卡拉称党籍已终止

曾代表前进党打义顺 卡拉称党籍已终止

2020年大选,卡拉(Kala Manickam)曾偕同团队披前进党战袍攻打义顺集选区,不过她在昨日(12日)宣称,本身的前进党党籍已在去年12月31日终止。 她称自选举来发现党内的不足,也尽责第向党管理层反映,但屡屡遭忽略。 她表示,导致她决定离开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前进党其中一位“知名成员”在冠病议题上发表错误信息。“再一次, 我的反馈被忽略,也未看见该党对这位成员采取行动。” 卡拉不认为前进党针对冠病议题诸如疫苗接种、口罩、社交安全距离、经济重开来等,有公开表达立场。 据了解,前进党中委阮健平告知《8视界》,卡拉已不再是前进党党员,也不会针对后者终止党籍原因置评。 目前本社尚在等候前进党方面针对此事的正式声明。

政府鼓励年轻人当小贩?  网友对此褒贬不一

政府鼓励年轻人当小贩? 网友对此褒贬不一

环境及水源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在周一(11日)第二届新加坡小贩座谈会上表示,随着逐步认同小贩文化和价值,设立小贩也被视为是进入餐饮业的大门,也能吸引有意在餐饮领域创业者投身小贩事业。 环境局和精深技能发展局与淡马锡理工学院合作,为理工学院和工艺教育学院的毕业生,推出为期12个月的“小贩攻读专业文凭深造课程”,着手学习经营摊贩。 而该计划也会征求有经验的小贩成为“师傅”,手把手教导学生经营摊贩,而“师傅们”每月可获得500元至1千元的培训津贴。当局计划在未来三年通过该课程支持约50名小贩,今年3月预计迎来首批学生。 迄今已逾170名小贩完成了培训,其中三成已步入学徒阶段,另有41人将着手设立自己的新手小贩摊位。 该计划获得热烈响应,为此当局将在两年内把培训名额从现有100名增至300名,而加入培育新手小贩摊位也增至80名。 当局也会预算安排摊位和15个月的补贴租金,为有抱负的新手小贩提供支持。不仅如此,许连碹也表示小贩也会获得数码化方面的支持。 “为了保护我国的小贩文化,我们不能以同样的方式做相同的事情,而是要从疫情中学习,需要适应变化,作出不同的选择。” 网友反应不一 各持己见 消息一出后,立即引起网友的关注,网友们对此各持不同的看法,部分网友认为,即使孩子同意,父母也不一定同意他进入小贩行业。 Kiara Ten认为:行行出状元,但是鼓励上过大专的年轻人成为小贩,在各国都“实属罕见”。他坦言,本身就来自小贩家庭,这份事业真的需要长时间的辛劳和心血,有足够的热诚才能传承。尽管家里如今没人再当小贩,但不是因为回避小贩工作的艰辛,而是他们都已在个别领域取得成就。 “我并不认为有这么多年轻人想要这么做,除非你非常感兴趣。老实说,即使是他们的父母也不会鼓励孩子做这些事。” 还有网友则提出疑问,认为基于行业的收入波动较大,这些年轻小贩是否能够长期维持生活,甚至能否达到储蓄或退休水平。 “这确实是很好的想法传承小贩文化。可是年轻小贩有孩子要养,还要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支撑。小贩没有固定的收入,且每好几年,小贩就要重新装修升级,会有短暂时间无收入。” “我们年轻人(要成为小贩的人)一样能够享有退休、公积金和医疗保健的福利吗?如果他们在这个年纪成为小贩,然后要改变主意,会如何对他们的职业生涯产生影响?我们的国家到底是在进步还是进步?要怎么说这些鼓励年轻人进入小贩行业的领导们?” 一些网友则认为,鼓励年轻人走向摊贩相等于将我国PMET的空缺“拱手让人”,使得更多外国人能够占据职位。 “他们一直引入外籍人士和其他外国人来代替我们,另一方面却着手鼓励年轻人进入小贩行业。这都是什么事? ”本地毕业生被训练成为小贩,然后外籍人士却来我国抢掉原本属于本地毕业生的工作职位,很好的策略!” “所以这真的现在的计划?本地未来的小贩、Grab司机和送餐员,外籍人才就是我国的专业人士?” ...

Page 2 of 4 1 2 3 4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