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5 January 2021

“党籍不会过期失效”  前进党称已就党籍终止知会卡拉

警方展开行动打击私会党 两周内共151名男子被捕

警方展开行动逮捕疑似私会党成员,为期两周的行动共有151名男子被逮捕。 根据警方文告指出,警方于上个月21日至3日,在全岛多处展开行动,突击多个聚集热点,其中包括餐饮场所和购物中心,打击私会党活动。期间已有52人,年龄介于16岁至65岁,在上月30日至本月3日被逮捕。 不仅如此,警方表示,在为期两周的行动中,一共逮捕151名男子。 目前案件仍在侦办中。 警方强调,将持续监控,并采取执法行动,打击这些威胁公众安全的帮派活动。 根据社团法令,参与私会党活动者一旦罪成,可被罚款高达5千元、或监禁长达三年,或两者兼施。

过去五年  四成上班族曾遭性骚扰!仅30%受害者举报

救下孩童的“大侠”就是他!客工:八年来做过最好的一件事

日前,有孩童因在后港一带爬出三楼窗外无法下来,在众人着急之时,附近的客工开着升降机缓缓靠近,并将孩童救下,获得网民赞赏。这名“无名英雄”客工也在上周一(4日)在社交媒体公开自己的身份。 根据该名客工脸书信息显示,在社交媒体上以Kûâšhâ Ďâš命名,并自称自己就是在周日(3日)上班时将孩童救下的人。 “我还是在我的生活中做了一件好事,我也祈求上帝能够让我能够好好工作”,他写道。 https://www.facebook.com/das.dipto/posts/2834711256808828 贴文中也晒出他当时救下小孩的截图,当时由于有许多民众在围观,也将他的“英雄事迹”记录下来,并上传至脸书上。 对于Kûâšhâ Ďâš的发文,许多网友也纷纷向他道谢,截至目前已获得6千次赞、4千200次转载,感谢他能够将孩童救下,并将他称之为英雄。 Kûâšhâ Ďâš事后也接受了《8视界新闻》报道,原名为Das Dipto,目前是一名锯树工人。 他忆述,当天早晨7点35分左右在抵达后港22街第243座组屋附近,正准备启动公司的升降机开工。 然而,在大约15分钟后,一名40岁左右的女居民告诉他,组屋三楼有一名男童需要援救。女居民同时也报了警。 “经过观察,我认为我可以救他。我上到三楼时,看见他在哭,我就告诉他:‘不必害怕,我可以救你’。” 从视频中可见,客工利用升降机慢慢地靠近孩童,孩童当时则紧抓住窗外的洗衣杆,站在窗台上,惊心动魄。当升降机逐渐靠近孩童后,客工将孩童抱回升降机内,全场欢呼。 医护人员也随后赶往现场检查孩童,但不必送往医院。 Dipto表示,他救下男童后如常工作,到了早上11点30分左右,孩童的母亲下来向他道谢。随后在警方的要求下,前往警局录口供。据知,这名孩童目前就读幼儿园。 他也表示,在事后也获得老板致电赞赏,直指“这是他在新加坡工作八年以来,做过最有意义的一件事情,因为自己能够救了一名男孩的性命。” Dipto所属的永益建筑公司透露,他们将会想一想要如何奖励这名工人。 https://www.facebook.com/wangluogongming/posts/3542755255771638 ...

两个月未公开现身? 马云行踪引揣测

两个月未公开现身? 马云行踪引揣测

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已逾两月未在公开场合现身,也缺席了他曾担任评委的真人秀决赛,引发媒体的普遍关注,纷纷猜测其行踪。 针对马云的“玩失踪”,英语媒体《金融时报》于1月1日发表文章,称马云从他自创的“非洲创业者真人秀”的决赛圈评审团中“消失”,暗示着他在中国失宠后陷入困境。 报道指出,在2020年11月所举行的第二届决赛中,评委已由阿里巴巴高管彭蕾所取代。对此,阿里巴巴的发言人周一向路透表示,评委换人是因为日程安排冲突,但没有做进一步评论。 然而,值得关注的是,在“非洲创业者”决赛前几周,马云还曾在推特上表示,“迫不及待想见参赛者”。 《每日邮报》则称,马云缺席决赛很神秘。该报认为,考虑到他从前极为高调,突然的转变反而更引人注目,现在马云是“彻底在公众视线中消失”。 “我认为是有人告诉他要低调些,”北京的科技咨询公司BDA China董事长Duncan Clark说。“这种情况非常特殊,更多是和蚂蚁集团的庞大规模以及金融监管的敏感性有关,”他说。 阿里巴巴在香港市场周一股价跌2.15%。 根据马云微博最后一册更新,是在去年10月17日,当时马云发布一则在2020年中国基础教育创新发展论坛上的发言。 一周后,马云在上海的一场金融论坛上称中国没有系统性金融风险,因为中国金融基本上没有系统。此番言论意味着,与通过视频致辞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公开唱反调。 马云当时还表示,必须改掉金融的"当铺思想",且批评旨在降低金融风险的国际间"巴塞尔协议"是老人俱乐部,并表示"好的创新不怕监管,但是怕用昨天的方式去监管"。 此番言论引起轩然大波,从那时便再无看见马云的身影,迎接他的是一连串遭到罚款和“约谈”。 去年11月2日,中国四个金融监管部门约谈蚂蚁集团创始人马云、集团董事长井贤栋。翌日,蚂蚁集团首次公开募股(IPO)紧急叫停。 12月14日,阿里巴巴旗下的阿里巴巴投资有限公司,以及其他两家公司涉嫌违反反垄断法,处以50万元人民币罚款的行政处罚。 12月30日,阿里巴巴旗下的电商公司,天猫与其他两家公司再被罚款50万元。

过去五年  四成上班族曾遭性骚扰!仅30%受害者举报

27组织冀巴蒂案设调查委员会 未被没列入1月国会议程辩论

2021年伊始,国会会议除了审核新法案、卫生部长和教育部长的部长声明之外,还有99个口头问答和52个书面问题将被提起。 惟,值得注意的是,早前27个民间组织向哈莉玛总统提呈,要求设立调查委员会,审查我国司法制度,却未见有被列入国会议程。 印尼籍前女佣巴蒂(Parti Liyani)案件于去年9月上诉得直,引起人们质疑警方调查程序,以及检控的潜在差距。这案件也暴露了令人不安的实施,即人脉关系良好的公民可能将国家资源用于个人议程上、处于社会中间层的穷人和受教育程度较低者,则在法律咨询和援助上面对较不利的情况。 换句话说,巴蒂案件不仅涉及一名外籍女佣,相反地,这是一个审核及改善司法机制的机会。 或许有人会说,巴蒂能够含冤得雪,是我国司法系统正常运作的标志。但是巴蒂在“推翻控诉”时克服了一切困难,包括坚持立场,并获得客工援助组织“情义之家(HOME)”和代表律师阿尼尔(Anil Balchandani)的坚定支持。 “如果她不够坚韧,怎么办?如果HOME没有了解她的困境并提供援助,她怎么办?如果没有获得公益律师援助,怎么办?在这些假设中可能发生的事件,是无法想象的。” 然而,巴蒂案件,只是高庭审讯的诸多案件之一,还有多少无辜的人可能因为太累了或太害怕了,而没有成功为自己申诉?还有多少人没有获得情义之家那有限资源的援助。 从这角度而言,巴蒂案件在很大程度上,可说是公共利益问题,不能因为律政部长尚穆根认为这是相关当局“秘密进行”的内部调查结果而不了了之,因为这其中没有第三方或民众进行的独立验证。 但是,似乎没有任何国会议员对此提出质疑。这不禁让人质疑,难道他们准备让这件事情就这样告终?如果我们不极力争取设立调查委员会,是否会有任何持久的改变,以确保类似案件不会重演?

Page 3 of 4 1 2 3 4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