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言语攻击到肢体霸凌 14岁女听闻开学企图吞药自杀

“我想死”、“我很奇怪”、“我不应该活下去”,这些话语是出自一名有阅读障碍的14岁女学生婕西(Jessie Tan,假名),她之前曾遭本地学校男孩们的恶毒霸凌。

婕西于2019年1月开始接受中学教育,当时她只有12、13岁,但是她的学习障碍情况很快引起一些人的注意,并于两个月内,她开始遭到霸凌,且情况非常严重。

Instagram动态故事上分享到有关要求14岁女子自杀的截图。

一开始,霸凌者时开始使用匿名讯息应用程序Tellonym进行嘲讽,甚至要求婕西自杀。渐渐地,这些嘲讽演变成了人身和口头攻击,甚至曾有一次,她直接被朝脸部扔东西,导致满脸是血。其中一名霸凌者甚至打婕西的头部,还尝试用脚踢她的下体,还有人在经过她身边时,喊道“去他的阅读障碍!(dyslexic f**k!)”。

此事是婕西父母透露英语媒体《慈母舰》才被揭发,陈氏夫妇都表示,学生们的霸凌行为已经严重影响了婕西的心理健康。他们也要求不要透露学校的名字,以保护自己的女儿。

于3月份开始的匿名嘲讽事件所演变的霸凌事件,并没有停止困扰过婕西。而校方无法确定霸凌事件背后的罪魁祸首,令婕西一直充满疑惑,怀疑身边坐着的同学就是那个想要她死的人。这些导致婕西睡不好觉,停止在学校食堂用餐,最后甚至离开了同学们。对她而言,学校不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

陈太太指出,霸凌事件令女儿失去信心,“她开始觉得自己不好,自己很奇怪”。

居家上课缓和女儿情绪

而冠状病毒19疫情在此时袭击我国,也缓解了婕西的情况。我国校方于4月转为居家上课,婕西当时的情况就所有改善,因为她不必再到校,面对那些霸凌者。

陈氏于5月21日接到消息要恢复学校上课时,婕西当时并没有什么特殊反应,却在四天后,她企图自杀了。

陈太太在讲述于5月25日发生的事件时,她的声音都颤抖着。当时已经很夜了,但是婕西的姐姐冲入陈氏夫妇的睡房内并叫醒他们,求他们救救婕西。

他们当时懵懵懂懂地走入小女儿婕西的房间时,发现令他们窒息的一幕,婕西尝试服用过量的潘拿多(Panadol)药丸。于是,他们紧急将女儿送入医院,而小女儿之后也住院了12天。

陈先生指出,“我们几乎失去了小女儿,这几乎摧毁了我们”,尤其是对妻子而言,这是严重打击。陈太太也表示,“我们不能接受我们几乎因为霸凌事件而失去了孩子,这还是在不知不觉中”。“我们绝不幻想存在着没有欺负事件发生的学校,但仍然必须采取必要的行动去解决这个问题。”

陈氏夫妇在获悉校方没有采取行动制止霸凌后,都感到失望。

校方并没有采取实际行动

这不禁令人质疑,难道校方都没有采取行动,保护婕西吗?答案是,做的并不多。

霸凌行动于2019年3月开始时,婕西及其父母曾向婕西的老师报告此事,而后者反复向他们保证,会将此事告知校方,并展开调查。但是一整年了,生门都没有发生。

婕西的老师于2019年年底离开学校,而陈氏夫妇收到了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校方表示并没有从教师处受到任何报告。

陈氏夫妇在婕西被殴打后,和学校训导主任会面时,对方曾三次告诉他们,这训导主任没有找到适当的时间和施暴男学生交流。第一次,训导主任说学生的父亲生病了,第二次说是考试,而当陈氏夫妇第三次和训导主任会面时,对方说该男学生的父亲去世了,现在不是交流的好时机。

更令他们感到难以置信的是,校方似乎将这些霸凌事件当做学生之间的“恶作剧”和“无恶意的伤害”,令他们误以为自己反应过度了。

而在婕西住院时,夫妇会见了校方代表,商讨如何让校园变得更安全,让他们的女儿能够回校上课。他们特别担心,因为婕西遭霸凌事件并非独立一个案件。陈太太在会面中曾表示要把此事带到学校部门主任(school’s Department Head)时,代表指出,“孩子们都是来来去去的”。

陈太太惊呼,“他好像说这不是问题一样”,“他说的好像有问题的是我们的女儿,而不是学校”。

致函李总理引起关注

婕西虽然有阅读障碍,但是她非常喜欢写作。陈女士说道,“她真的很喜欢写作”,甚至指小女儿在小学时曾参与写作比赛并取得胜利。从此,写作便成为了婕西在医院里接受心理医生和心理学治疗后,她抒发的另一方法。

陈太太指出,“我认为这对她的治疗有帮助,能帮助她组织思维”,“她(婕西)说她想要把这件事说出来。她认为学校没有保护她,是真的,真的不妥当的”。

因此,她致函李显龙总理。信中,婕西都有详细说明这些事情,促请他能够改善校方和教育部在应对霸凌事件的措施。而有关信函随后也在脸书上,流传开来。 “想到要面对那些霸凌者时,我实在难以忍受……而且不知道接下来,谁会攻击我。”

而这封信获得了教育部的回应,声称“涉事学校已经认真关注你做提出的事件,他们已经向学生们传达坚定的信息,任何形式的欺凌行为都是不能被接受的”。

目前,婕西已转校,离开这个“有毒的环境”并且在另一所学校中表现良好。她的转校获得了心理学家、精神科医生和医院义工们的支持。

陈太太指出,婕西的状况变的更好了,但是没有任何孩子必须经历她所经历过的一切。“必须要做出改变。学校和教师必须可以成为学生信赖的对象。”

若你也面对了问题,可联系以下组织求助或接受辅导

求助热线

国民保健热线:1800-202-6868

新加坡援人协会(Samaritans of Singapore):1800-221-4444

新加坡心理健康协会(SAMH):1800-283-7019

心理卫生学院(IMH)热线服务:6389-2222

关怀辅导热线(中文):1800-353-5800

银丝带组织:6386-1928

叮铃朋友(新加坡儿童会):1800-274-4788

AWARE妇女行动与研究协会热线:1800-777-555(周一至周五,早上10时至下午6时)

For just US$7.50 a month, sign up as a subscriber on Patreon (and enjoy ads-free experience on our site) to support our mission to transform TOC into an alternative mainstream press in Singapore.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