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佣照顾老人至情绪失控 照护工作缺乏支援当局应正视

25岁缅甸籍女佣女佣因称独自照顾92岁阿嫲和104岁阿公,凌晨时候需要每半小时起床协助阿公上厕所,甚至以方便照顾阿公为由被迫与阿公同床。女佣苦忍近一年时间,最后情绪失控痛哭,甚至不愿再进入雇主家,在门外嚷要换雇主,惊动警方到场调解。

据《联合早报》报道,65岁雇主苏先生表示,女佣到父母家工作已有一年左右,而在上个月推着母亲外出散步时,突然爆哭不愿返家,当时正好碰上刚来探望的弟弟,担心女佣想不开之下,报警处理。

称被要求与阿公同床,方便照顾

近日,不愿具名的女佣在中介公司的安排下受访揭露情绪失控的理由。她表示,自去年12月到苏先生家工作,必须一力承担照顾他年迈父母的责任,而雇主为92岁的阿嫲。

她续指,“阿公身体不好,在半夜时需要每半小时起床协助他上厕所。工作数月后,阿公因为身体不好而入院。在出院后,雇主家人表示因为担心阿公跌倒,因此要求跟阿公同床,方便我照顾。我也拒绝,可是他们坚称不能拒绝。”

不仅如此,女佣还称每当阿公不愿运动、吃东西太慢或如厕不顺时,苏先生的33岁儿子就会大骂她,让她饱受精神压力。

对此,苏先生则解释,都非常清楚照顾两老并非易事,于是他的儿子也会从旁协助,但可能因为语言不通,难免在沟通时会不耐烦,但绝对没有怪罪女佣。

“我们知道她工作辛苦,所以上个月有给她加薪200元。”

至于与阿公同床一事,苏先生则澄清在作出安排前,已征求女佣同意,当时她并没有拒绝。

为保护父母及女佣隐私,苏先生和女佣都拒绝拍照。

受到中介职员威胁 雇主母亲压力过大

事后,女佣也被送回中介公司,苏先生表示,他们在两天后接获来自中介公司女职员的来电,对方称女佣是以母亲的名义申请,所以当时坚持与母亲通话。

然而,在通话过程,女职员不断声称苏先生一家虐待女佣,并以“扯上法律问题”而恐吓母亲,而且通话过程不仅一次,导致母亲压力过大,最后喘不过气而入院,苏先生也到警局报案。

据人力部向《联合早报》透露,表示已获悉此事,且案件如今正在侦办中。警方也证实接获上述报案。

人力部受询时表示已获悉此事,案件目前还在调查中。警方受询时则证实接获上述报案。

雇主反驳:没有不让她看医生

除了上述种种控诉,女佣也称自己在生病时,雇主家人不让她去看医生,且自己也没有银行账户的密码,导致自己无法汇钱回国。

对此,苏先生则反驳,女佣当时并没有把身体不适的情况告知他们。他说,“今年冠病19肆虐,若有发现发烧我们也很怕,怎么可能不让她看医生?”

至于女佣两度向雇主讨银行密码不果一事,苏先生则解释,当时女佣确实说要外出汇钱回国,可是儿子也告诉她可以通过电子汇款,但碍于她在家乡没有银行户口,于是与她商量,等她薪水累积多一点再带她去汇钱,当时她也答应。

消息一出也引发网友的关注,网友纷纷表示,老人照护本身并非易事,而且长时间的体力和精神消耗,势必会击溃女佣,并不是单单加薪就能解决。

还有网友也表示能理解双方的无奈,且根据老人的情况,已非普通女佣能够负担得起,建议将老人送到疗养院接受正规专业的照护。

部分网友则针对雇主提出与阿公同床,与其他行为而感到疑虑,质问为何要逼迫女佣与老人同床,并表示女佣也应该获得相应的尊重

近日针对帮佣的课题也掀起各界的议论,根据妇女行动及研究协会(AWARE)最新调查指出,近五分之一的家庭聘雇帮佣,以照顾年长者,可见我国对于帮佣的需求相当大。然而,调查也指出另一面,55巴仙的帮佣需要忍受患者的辱骂,36巴仙的人则面临身体虐待。

不仅如此,大部分的女佣每天必须工作14.5小时,逾八成的女佣甚至没有办法每周获得休息,即使是休息也未超过24小时。客工组织情义之家(HOME)也曾在《海峡时报论坛》发表文章,指女佣经常面临不够吃或伙食质量欠佳,是目前外籍帮佣经常投诉的问题之一。由此可见,女佣所承担的压力并不比一般劳工来得少。

在长时间照顾年长者之下,外籍女佣往往缺乏情感和资讯支援。值得关注的是,大多数的中介或雇主也鲜少能提供支持,且迄今未有针对外籍女佣如何看护老年人制定相关标准。

妇女行动及研究协会就女佣的情况,也曾罗列一份建议清单,建议政府应该加强对帮佣的立法保护,提供更佳的服务。

For just US$7.50 a month, sign up as a subscriber on Patreon (and enjoy ads-free experience on our site) to support our mission to transform TOC into an alternative mainstream press in Singapore.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