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9 November 2020

人民行动党增补黄志明、赖添发为中委

人民行动党在11月8日,召开两年一度的中委会选举及干部大会。李显龙仍是该党秘书长、王瑞杰和陈振声则任第一助理秘书长和第二助理秘书长。 当时,改选中委名单中,两年前任中委的前总理公署部长黄志明却未入选,反之教育部长黄循财和国家发展部长李智陞则成功入选。 不过,在今日(19日)该党最高决策机关开会,把包括黄志明等四位党员,都增补入中央执行委员会。 其他三人是:西北区市长任梓铭、阿裕尼基层组织顾问赖添发和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兼律政部第二部长唐振辉。 值得注意的是,黄志明和赖添发,分别随同团队代表行动党在上届选举,在盛港集选区和阿裕尼集选区,对垒工人党团队,不过竞选失利。 唐振辉和赖添发则是首次出任行动党中委。 黄志明原是总理公署部长,2009年至2013年任空军总长、2015年8月18日,卸下三军总长职。8月22日,行动党就宣布黄志明入党。 9月11日2015年大选之后,黄志明进入内阁,短短13个月内从代部长职位获擢升为正部长,一度被视作“潜能接班人选”的征兆。 然而,在2020选举,偕同原交通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蓝彬明医生、内政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次长安宁·阿敏等人,上阵盛港集选区,惟不敌工人党何廷儒团队败选。 赖添发则率领蔡荣良和山水·卡玛尔、陈惠意和杨陞才组成的团队,在选举中攻打由工人党守土的阿裕尼集选区。

疑遭霸凌选择轻生 马国母亲拟越堤为爱女讨公道

爱女疑遭遇职场霸凌,不堪压力走上绝路,马国母亲拟越堤展开民事诉讼。人力部表示目前正在介入调查此事。 事情要回到去年8月时,20岁马国女子邱玉莉为了能够减轻家里负担,来到我国工作,并受聘于一家本地视力治疗服务公司工作,担任治疗师。 然而,母亲周爱玉接受《新明日报》电访时称,女儿生前在工作期间,多次遭老板用羞辱性刺眼侮辱,骂她“笨、智障、脑残”,还被指责自己在上班时间睡觉。 与此同时,老板还要求女儿做非份内职务的工作,例如派传单、规划旅行行程,并以病假扣除其周末假期。 然而,最终导火线是她两次请假回马国,一次是为了葬礼,另一次则是婚礼。 请假期间遭解雇还欠下税钱 周爱玉表示,女儿在申请假期参加葬礼时,虽然已经获得老板妻子的批准,却在参加葬礼期间不断接到老板电话轰炸,要求他返新上班。 而另一次则是原本欲参加婚礼,申请了六天假期,却最后被减至四天。女儿最后不得已接受了安排,不料在假期期间被通知解雇,指因为她没有履行合约做满期限,因此需额外支付1千新元税钱。 周爱玉表示,女儿当初选择去新加坡是为了减轻父亲的负担,补贴弟弟的学费,岂料钱没赚到,反而欠下债务。 回国后的邱玉莉疑似不堪压力下,于去年12月19日趁家人不在时,上吊轻生。 母亲伤心欲绝,发誓要为女儿讨回公道 “我没有给女儿好的生活,才让她这么辛苦,我还用了女儿葬礼的帛金去看心理医生,我一度想和她一起离开。但我不能这么做,我要为她讨回公道。” 对于女儿走上绝路,周爱玉表示愿意到新加坡为女儿讨回公道,但碍于没有护照和钱,加上疫情锁国,只能在家以泪洗面。 后来,她发现了干女儿认识该公司的前员工杜女士,便将女儿的遭遇告诉杜女士。 杜女士在听了周爱玉的故事后,表示愿代对方在新加坡向人力部投诉,而周爱玉则在马国报警备案。 对此,人力部也证实,周爱玉于今年10月29日与人力部联系,目前正在调查相关指控。 去世一年后才道歉 母亲无法原谅 周爱玉在爱女去世一年后,爱女21岁冥诞时在网上公开此事,并称老板也因为网民的挞伐向她致歉,试图化解纠纷。 但对于失去爱女的周爱玉来说,一切已来的太晚。她也提供了一段将近17分钟的音频,称老板在沟通过程中道歉,还询问应如何才能化解纠纷。 ...

今年上半年比去年全年多 涉职场歧视行为雇主暴增

单单在今年上半年,有约70名雇主涉及职场歧视行为,比2019年全年的人数高出了近一半。 人力部最新雇用标准报告显示,这些雇主的违规行为,也导致他们的客工工作准证特权受当局限制。 其中,这些违例的雇主中,有约57%是来自劳资政公平与良好雇佣联盟,以及人力部接到的投诉,而剩余的43%则是当局在进行数据分析时所发现的。 而在今年上半年,劳资政雇佣联盟调查涉及歧视招聘的案例也有所提升,比去年同期多了100起,达到约260起。 上个月,本社发布一篇有关金融与保险公司涉嫌不公平招聘的案例。该公司预选一名外籍人士担任管理职务,然而却遭人资经理踢爆,向劳资政公平与良好雇佣联盟(TAFEP)投诉。 尽管该公司的招聘广告已经发布了14天,符合劳资政公平与良好雇佣联盟的规定,但该公司却私底下和预选的外籍人士签署合同,甚至是在发布招聘广告前。 此外,还被踢爆该名预选的外籍人士的工作经验和教育资格,均不符合招聘要求,而且在招聘过程收到了逾60份申请,其中有28份广告符合要求却无一受邀面试。 案件随后转交人力部,但人力部最后的裁决也仅仅是暂停违规公司为外国人申请工作证6个月。

逾300元在星耀樟宜豪华露营? 网民称助贫户街友更佳

樟宜机场于周二(11月17日)在脸书发文,宣布与今年年底举办的一系列新活动,包括在星耀樟宜内推出全新豪华露营体验,广受民众欢迎。但也有网民认为,这活动价格太贵且划不来,简直是“在羊身上拔毛”,亦忽略冠状病毒19的感染风险。 受冠病19疫情影响,机场或旅游景点之前都变得冷清清的,而为了能随着逐步解封而让更多人潮回流,樟宜机场集团和新加坡航空推出了多项活动。 民众可选择营地 而其中的豪华露营活动,让民众可在两个地点选择所要的营地,分别为星空花园“Cloud9 Piazza”和资生堂森林谷(Shiseido Forest Valley)。而不同的营地,竟会提供不同的床位设置、入住和退房时间,以及沐浴地点。 例如在星空花园营地中,民众可欣赏到室内瀑布(Rain Vortex)的景点,配备一张大号床和一张单人床。若帐篷内有超过人,则可以选择添加多一张床。入住时段始于晚上7时,退房时间则定在早上10时,民众可使用樟宜休息室(Changi Lounge)的淋浴设施。 两个营地都有提供其他的优惠,如星空花园、樟宜时空体验馆或天空之网的门票,以及购物折扣和免费停车。 豪华露营活动的价格为周一至周四为每晚320元;周五至周日、公共假期和公共假期前夕为每晚360元,并于11月23日至26日期间提供特别优惠价,即每晚288元。 过夜配套已被预订一空 若不想过夜,民众也可选择三小时豪华帐篷野餐配套,分别为上午11时15分至2时15分,以及下午3时至6时这两个时段。场地提供了餐桌、桌布、一次性盘子、餐具和就被、坐垫以及带冰的保温箱。价格分别为周一至周四160元;周五至周日、公共假期和公共假期前夕为180元。 活动从11月20日开始至来年的1月3日,但是截至昨晚(11月18日),价值320元至360元的豪华露营配套已经被预定一空了。 https://www.facebook.com/changiairport/posts/10159210351458598 此贴文至今已经吸引了1100个反应,40个评论和64人转发。大部分网民都表示很“想念”重返星耀樟宜,包括它的景点等,也对樟宜机场推出豪华露营活动表示赞赏,认为是非常吸引人的圣诞活动。 网民:320元购街友体验? 在另一边厢,在《亚洲新闻台》发出有关樟宜机场豪华露营活动的报导后,却引来不少网民的批评,认为这是一个要“自羊身上取羊毛的活动”,且收费太昂贵了。 网民认为我国因为边境管制等措施,导致国民需要为这些观光景点和旅行泡泡付费了。 ...

上周新增355骨痛热症病例 今年累计病例3万3844例

根据环境局官网的骨痛热症数据,本月15日至本月18日下午3时,本地新增147例骨痛热症病例,今年累计总病例已达到3万3844例。 仅仅在上周,就有355例新增骨痛热症病例,这意味着每周的病例仍居高,比起过去三年同期平均病例,高出两倍左右。 环境局采用的Gravitrap监视系统,显示住宅区的伊蚊数量仍居高。 截至昨日,活跃骨痛热症黑区就多达106个。 环境局重申,有地住宅比政府组屋和私人公寓更容易滋生伊蚊,为此仍持续进行防蚊工作,包括向多达7万5000户有地住宅住户派发居家防蚊工具包。

没有及时呈报更新住址 28岁男子被控

28岁本地男子因没有呈报更新地址,今日(19日)援引国民注册法令下被控。同时,该名男子亦面临另项刑法控诉,正接受警方调查。 据了解,警方于去年11月25日接获举报,指被告在搬出原本的地址后,并没有注册更新新住址。警方随后将案件转交关卡局,当局在调查的过程发现男子于2018年已搬离前住址,指示被告呈报新住址,但被被告拒绝。 根据《国民注册法令》,所有身份证持有者都必须在更换国内外住所的28天,内呈报新住址。未及时呈报者,将可被判处最高5千元罚款,最高五年监禁,或两者兼施。 当局也提醒国人,更换住址后需及时更新,确保他们能够及时被联系上。一旦被发现,将严正以待。 居民若需呈报换住址,可上网到关卡局网站更新。

不堪雇主长期虐待 女佣冒着生命危险爬窗15楼逃跑

不堪女雇主长达4个月的折磨,女佣不顾生命危险,从15楼阳台爬窗逃到1楼。法官训斥女雇主行为残忍,本月18日判处她监禁10个月2周。 被告努尔是一名人力部客服人员,涉嫌蓄意伤人和恶作剧控状等15项控状。控方将以其中六项提控,其余则交由法官下判时一并考虑。 案情显示,受害者为24岁印尼籍女佣,于2017年12月至2018年5月为被告工作。期间曾因没有帮被告女儿涂药膏而被掌掴,类似的事情不止一次。 随后受害者要求更换雇主,为了不让女佣更换雇主,被告曾一度答应不再对她施暴,甚至帮女佣举报前雇主,让女佣感激不尽。 好景不常,努尔随后又再度施暴,用一串钥匙割伤受害者的颈项,并威胁她就算是哭也不会有人会帮她,因为门是锁着。 用雨伞、梳子等物品殴打受害者 施暴次数不仅一次,被告也曾因受害者没帮男雇主清理电单车和头盔,拿雨伞打受害者的头部和戳他的腹部。 2018年4月,努尔发现受害者竟有手机,并打开浏览,发现女佣将她孩子的照片上传至脸书,像是把孩子们当作自己的孩子。 此举惹怒了努尔,抽了受害者一记耳光,并将手机扔到地上,没收了手机。此后一周,她几乎每天都要打受害者,还要拉扯她的头发。 随后,受害者再度要求更换雇主,但却被被告掌掴,并斥责她已经为了受害者花了不少钱。 同年4月29日,受害者为了能够更换雇主,设法取回手机,并藏在公寓内,但被告却发现手机不见了,一怒之下扇了一记耳光,还用梳子戳了受害者的额头,要求她找到手机。 为了防止受害者逃走,她还锁上所有的门。 对她拳打脚踢,还羞辱受害者是妓女 施暴的情况日益加重,即使不是受害者所犯的错,受害者都会遭受雇主的虐待,如扯着头发强行将她拖到厕所内、仅仅因为找不到戒指而对他拳打脚踢。 甚至被告还羞辱受害者是妓女,欲勾引她的老公,用扫把打她。女佣不堪折磨,当晚凌晨2点决定逃跑。 由于单位被反锁,女佣从阳台爬入房间后,把衣服丢到楼下,再爬窗逃。她花了一整个清晨的时间,从15楼攀爬到一楼,最后才到警局报案。 被告于9月28日认罪。控方表示,受害者身上多处伤口,事发后没工作,因此要求被告支付7千元的赔偿金。 然而,被告的代表律师则称被告孩子患有疾病,需要大笔资金动手术,没有能力对受害者进行赔偿。 针对被告的种种行为,法官在下判时,训斥被告的残忍行为,造成女佣身心受创,受害者为了逃离,竟在深夜冒着生命危险爬窗逃跑。 对于这种残忍的行为,法官表示是无法容忍的,需以严惩达到警示的作用,因此判处监禁10个月又2周。

Page 3 of 4 1 2 3 4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