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7 November 2020

打造联系街坊“甘榜角落” 独居老妪反被投诉占用公共空间

老妪善用组屋走廊空间,打造能联系邻里街坊感情的“甘榜角落”,不料却被投诉占用公共空间,所做的摆设也被市镇理事会清理了。 据《Stomp》报导,网友投诉在圣乔治路(St.George’s Road)第14座组屋的走廊处,有邻居占用公共空间,摆放私人物品如座椅、鱼缸、盆栽、脚踏车等。 他指出,有关情况已持续了数年,还在走廊上摆放盆栽、数桶沙以及施肥用的臭鸡蛋。“她的‘甘榜精神’可能发挥过头了。在栏杆上摆放盆栽也太危险了。” 被投诉者,邹女士(83岁)之后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楼梯处常常有年长或行动不便的邻居在该处坐着谈天,因此打算将走廊角落打造成聊天休闲的“甘榜角落”。 丈夫自三年前离世,目前独居的她表示,起初是觉得走廊较屋内凉快,屋内空间狭小、杂乱又闷热,因此将桌椅摆放在走廊的一个角落,以供写字、画画,还可以和邻居聊天。在邻居也会停下来一起聊天后,就觉得要打造这一空间。 “桌椅是半年前从搬走的邻居处获得,之后将它摆放在靠墙的走廊上,摆张桌子放上鱼缸,就是邻居可坐下放松聊天的温馨角落了。” 针对其他物件,邹女士指出,脚踏车并非她所有,而被放入水中的鸡蛋壳则是她制作的有机肥料,但是在发现鸡蛋壳会发出臭味后,已经加盖,且不会放置超过两天,所以完全没有臭味了。 休闲聊天的一角被清空后。(取自脸书Ivan Ho) 她也意识到在走廊围栏摆放小盆栽有危险,因此将盆栽全部搬走了。 邻居惋惜休闲空间没了 然而,在当局将走廊上的桌椅清空后,她感到很生气即难过,认为这个空间应该被善用,否则就是浪费,但是现在也只能呆在屋内了。“当局指出,这里可能会有火患等安全隐患,因此需要清空。” 而邹女士的邻居指出,对方在做出任何摆设之前,都曾先询问邻居并取得同意。“她的物品都靠墙摆放,不会阻挡走道。” 其他邻居也指出,邹女士之前都会坐在走廊上乘凉,邻居也会到该处坐下聊天,但是这个休闲一角被清理了,实在可惜。 惹兰勿刹市镇会在受询时指出,已经于上周二(11月10日)将楼梯处的桌椅等物品清理了,但并没发现有装着鸡蛋壳的桶。他们表示会继续跟进,和该名邻居沟通,以帮助她清理摆放在公共走廊的剩余物品。 ...

七人在圣淘沙名胜世界办私人聚会! 旅游局介入调查

为了庆祝怀孕33周,六名女子与一男子在圣淘沙名胜世界(Resort World Sentosa)举办私人聚会,涉嫌违反安全管理措施。 尽管我国疫情逐渐平稳,但仍未任何放宽的迹象,截至目前,尚禁止逾五人的聚会。 显然,该七人的私人聚会已违反安全管理措施。据了解,部分女子将在房内用枕头打闹的视频,以及聚会的照片上传至社交媒体Instagram。 据悉,其中一名涉案女子在社交媒体Instagram上拥有5万7000追踪者。目前照片和视频已被删除。 这已是圣淘沙名胜世界第二次被发现违反安全管理措施。上月,据报道,该酒店有10人在酒店套房内聚会,目前案件正在侦办中。 对此,新加坡旅游局向《The New Paper》透露,目前已知悉相关案件,案件也正在调查中。 旅游局也强调,对于任何违反行为将会严正以待,并强调酒店必须遵守所有安全管理措施,包括聚会人数不应逾五人(非同一住处)。 圣淘沙名胜世界也表示,针对不符合规格的行为,酒店将会严肃看待,并要求所有客人必须在入住前登记。 该酒店也强调,酒店在顾客入住前也会向他们再次强调安全管理措施,并在公共区域展示相关标志作为提醒。 “我们强烈呼吁所有顾客应严格遵守和实施所有安全管理措施,以保障社会的健康和安全。” 安全管理措施违反者最高可罚款1万元,或监禁6个月,或两者兼施。如为累犯,其刑期将会加重。 不遵守规定的企业,将可能会被取消获得政府援助、贷款、退税和其他形式的援助,而涉案的酒店,若被发现再次违反,也可能会面临关闭。 截至目前,无论是私人空间内或邻近的聚会,其聚会人数仅在五人以内,除非五人均来自同一住户。 当局也强调,酒店必须严格遵守现行的安全管理措施,如佩戴口罩和在公共场合保持社交距离。 所有入驻酒店的顾客则需要登记在SafeEntry的追踪程式。

小笼包内藏“螺丝” 口福食阁称正介入调查

日前,兀兰一带的口福食阁被曝出小笼包内藏“螺丝”,顾客发现后将“附赠螺丝”小笼包拍照发到网上。据知口福食阁负责人表示已在调查此案件。 据了解,该“螺丝”小笼包事件发生在兀兰6道第768座组屋兀兰坊(Woodlands Mart)的口福食阁。网友 Ah Bian Bian在吃到“螺丝”后,将照片上传至脸书上,并写道,“点小笼包,送螺丝”,还写下口福食阁的店名。 对此,口福集团发言人则称已得知此事,并在当天展开调查,目前也与该摊主及与顾客取得联系。 此外,公司也会派遣内部卫生人员就该事件进行更深入的调查。 口福集团续指,顾客向摊位反映问题后,摊位也在第一时间向顾客道歉,并立即做出退款。口福还强调,公司非常重视卫生问题,并会毫不犹豫地对任何卫生疏漏的摊贩采取纪律处分。 该集团也鼓励顾客若遇到任何问题,可向食阁的经理求助或发电邮至 [email protected]

总理称关注香港局势进展 “示威抗议不可能持续下去”

李显龙总理日前接受彭博社总编辑米思伟(John Micklethwait)采访。针对美国当选总统拜登、中美关系、新加坡疫情和经济等,发表看法。 本月12日,香港民主党议员集体辞职。米思伟特别抛出此议题,试探李显龙对于香港局势的立场。米思伟指多数人认为,上述议员辞职事件,被解读为对香港自由的打压。 “新加坡作为民主国家,你又如何看待香港目前的情况呢?”米思伟如是问道。 李显龙则指新加坡政府密切关注香港局势进展,认为“一些事将发生,是无可避免的”,他指示威和抗议行为不可能无限持续下去,也不可能延续到2047年(一国两制期限结束)。 他也指,中国政府已明确表态,透过人民代表大会立法,而香港政府也已贯彻执行这些新条例。 人大常委会上周三(11日)通过一项涉港决定,内容涉及立法会议员的资格问题,不符合资格者,将由港府宣布取消议席;港府随后依据有关决定,宣布取消四名泛民议员的资格。 彭博社报导指上述条例形同中国“扼杀异议”的最新举措,也引发人们对香港未来的担忧,包括会否引来美国制裁香港或中国政府高层。 不过,李显龙则指希望中国政府能在不影响国际社会的信心下,解决香港问题,同时维持香港体制,作为中国有价值、繁荣区域的一部分。 李显龙认为,香港不会回到原来状态,但希望她能适应“新局势”,建设可持续发展的未来,让港人安居乐业、经济重回正轨。

叙述本土年长贫者困境过于敏感? 《好公民》仍待电影审查委会评级

本地电影《好公民》原订在下个月5日,在新加坡国际电影节上映,不过迄今仍待电影审查委员会的评级。 《好公民》叙述一对原在双溪路(Sungei Road)跳蚤市场摆摊的小贩夫妇。2017年跳蚤市场关闭断了生计;但当他们试图申请社会福利,却面对官僚和语言等障碍,但他们只希望能与政府对话,希望生活获得改善。 https://www.facebook.com/zming.cik/posts/10159306417700530 文化遗产学博士黄子明对此质问,新加坡是否对贫困老人此课题如此的“敏感”,以至于审查委员会审批拖沓至今。 《好公民》导演,碧云(Tan Biyun)表示,电影内并没有任何裸露或粗口,顶多也就只有提到粗口一次,而且是用来表达沮丧,因此导演质疑到底是哪一部分很可能展现“暴力”,导致审批延迟。 “我的纪录片是记录了一对老夫妇,从最初被逐出市场后,在他们60岁时失去了生计(经济暴力?),在被转介到社会福利中心时,反而面临着官僚主义和语言障碍。” 她也提到,贫困老人的课题并非新鲜事,主流媒体也经常报道老人作为洗碗工、清洁工、卖冰淇淋和其他低薪工作。 “即使是福利受惠者的挣扎引起曝光率,让我注意到,但这些新闻往往以受惠者对政府的感激之情结束,尽管他们的每月收入(约450元至850元)并不足以应付生活上的开销。” 导演也表明,她的电影确实不走温情路线(docile types)。 导演说明,“他们极力表达了愤怒和沮丧,拒绝只待在家中,将所有开支省下。他们持续(按法律定义)违法贩卖商品,然后去每一个官方机构寻求协助”,他们也希望能够拥有好的生活。 导演也表示,此次电影是首次以福利受惠者的角度,如何在我国反福利状态中挣扎的生活。尽管并没有非常正面,但却真实发生的故事,且不仅仅会在贫困老人的血液里重复发生,也将会将中产阶级家庭掏空。 最后,该导演也直指,“拜托,就不能让审批赶快通过吗?这些故事非常值得被公开。”

女佣因弃婴判五个月监禁 刑满后带男婴回印尼

外籍女佣早前因生下男婴后,将其弃在回收桶内,犯下弃婴罪,被判处监禁五个月。如今已刑满出狱,并已携带男婴回国。 本月5日,女佣在法庭上被判监禁五个月,法庭也指示媒体不得公布女佣和男婴身份。法庭把女佣监禁刑期,追溯到今年7月底,女佣被捕拘留迄今的时间。 这名女佣于2018年到我国工作,曾与一名孟加拉籍客工交往,两人分手后,今年5月才惊觉自己怀孕。试图服药堕胎不果,于7月27日下午1点左右,在雇主家厕所内诞下男婴。 随后,她即自行为男婴剪脐带,并将男婴冲洗干净,喂他喝水后,用白色的毛巾将其包裹起来放入纸袋内。由于担心雇主会发现男婴,女佣于是将男婴带出门,并步行在巴耶利峇路一带,最后将男婴放入排屋外的回收桶内。 民隐约听到哭声 男婴才获救 当天傍晚6点左右,雇主曾和另名女佣路过,但并未发现异状,直至当晚7点45分左右,一名居民在屋外抽烟时,隐约听到婴儿的哭泣声,才发现男婴被遗弃在回收桶内。 男婴随后立即被送入医院,被告也在两天后被捕,并在7月30日被提控。 控方表示,女佣虽然试图将男婴弃至回收桶内,降低窒息风险,但并不代表没有风险,若有人倒垃圾、没人及时发现,男婴都可能因此面临生命危险。 女佣在视频聆讯时也潸然泪下,声称没有意图伤害男婴,为了能让它被发现,她还刻意以打开回收桶的盖子,让人发现男婴。 代表律师则表示,在得知怀孕后,让女佣不知所措,也不知可向谁求助,同时非常担心自己会因为怀孕而失去工作,因此才会隐瞒雇主。 他在绝望和紧张下,只能自行生产,强调没有伤害男婴的意图。 “当时只有她独自面对所有的困难,很难想象她当时的处境,她也相当的绝望。” 另一方面,据《联合早报》报导,移民与关卡局与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透露,女佣在出狱后,与印尼大使馆合作,处理回国事宜。而社会及家庭发展部旗下的儿童保护服务处也负责男婴的安全,若女佣欲返新,须事先获得移民总监书面批准。 被告事后未见孩子一面,但她希望可获得孩子抚养权,并带他回印尼开展新生活。有关29岁印尼女佣,如今已与男婴回到印尼,展开新生活。

聆听客工与障友用诗与艺术 叙述疫情下的异化体验

驱动本土多元艺术社群,本地艺术空间电力站(Substation)联手社会企业Access Path Productions,这次请来客工诗人与障友文艺创作者,透过诗与视觉艺术,叙述弱势群体疫情下的异化经历与坐困宿舍的困境。 两大文艺组织,将在2月12日至13日,即国际身心障碍日(IDPD),与聋哑与身障人士合作,为民众呈现“alieNATION project”。 该项目旨在呈现疫情前弱势族群遭社会异化(alienation)的经验,无论是国际、职业或身体障碍,以及在疫情期间社会如何面对这些弱势族群。 例如,该项目也邀请了客工Razib 和Tabangura,为他们在被封锁在客工宿舍内期间的体验赋诗;以及身障艺术者Cavan Chang和Tung Ka Wai,呈现视觉艺术、诗歌等。 导演邱子睿也将以客工的诗词为主,发展成为视觉艺术以及舞台剧表演,希望能够将客工的生活体验呈现给受众。 “我们一直想要抓住这样的机会,透过诗歌艺术、视觉艺术突出边缘群体的生活体验。” 邱子睿表示,希望能够透过次机会向世人展示社会主流可能期待的另一种反应,将“异化“的族群通过各种对话变成盟友,也让人们能够对弱势族群的关注。 “alieNATION project”是“电力站“所提供的平台,旨在提供艺术家空间,让他们能够尝试各项艺术,借此获得更多艺术成长,支持本地艺术工作者创作艺术,以及让艺术工作者能够有机会与观众交流。

Page 3 of 3 1 2 3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