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7 November 2020

德国聘国民当建筑工 徐顺全冀跳出井底审视现行制度

徐顺全表示,最低工资的实施并非是单独运作,而是需要配合其他政策变化一同运作,让雇主与员工能够从中受惠。 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今日(17日)在脸书上提及,有读者质询民主党提出的最低工资提案,是否会纳入外籍客工?若按该党的提案实施,会如何影响建筑行业或房价? 徐顺全解释,最低工资若仅适用于新加坡工友的话,有违最低工资本身的主旨,反而可能会激励雇主转向聘雇更多外籍人士,以降低工资成本。 然而,若支付外籍人士最低工资亦可能会带给中小企业更大的负担。因此最低工资需要配合降低地价或租金,以此弥补工资成本。 此外,降低外籍客工的相关税收,因为它增加了企业庞大且不必要的成本。与此同时,最低工资制也意味着劳工的消费能力提高,本地企业也会因此受惠,因为不是所有客工收入都会汇返家乡,导致资金流入其他国家。 “除了让政府增加收入外,这项税收并没有任何益处。” 因此,他强调,民主党所倡议的最低工资制度并非是单独运作,而是需要配合其他的政策变化一同实施,让雇主和员工都能取得双赢局面。 降低地价随之而来的是组屋价格下降 徐顺全续指,降低地价随之而来会是组屋价格的下降,这将解决当前许多严峻问题。 其中包括让组屋维持在实惠价格内,开放成本。他表示,如今的年轻夫妇都认为预购组屋(BTO)的价格过于繁重,并将自己所有的储蓄绑定在房屋上,成为房奴。 徐顺全也劝说,新加坡人必须为退休留足足够的储蓄。他发现整整几代的退休人士经常在退休之际时,才发现自己的退休金不足,因为他们将所有公积金投入在买房贷款。这也能消除“组屋就是我们的备用金”的想法,随着公寓老化与屋契到期,组屋也会较难出售。 此外,徐顺全也鼓励生育,高昂的生活成本,导致许多年轻夫妇不愿生育更多的孩子,也让人民行动党有更多借口引入更多外籍人士。 难道降低组屋价格不会对转售市场更多负面影响吗?徐顺全则认为,随着旧楼老化,其价值会下降,这也意味着无论如何都难以有市场,并以今年需无偿将房子交还政府的芽笼191户为例。 而且组屋不应被当作营利性行业,因此徐顺全表示可参考民主党提出的“非公开市场计划”(Non-Open Market )计划,处理租赁期合约届满的租赁房屋。 在这计划下,建屋发展局仅仅就以房子的成本造价,即人工、建材和行政管理开支计算。由于房子建筑占地是属于国有土地,不构成任何建造成本,因此它应不包含地价。 新加坡人民一直被灌输没有客工就无法生存的观点 徐顺全文末再回到客工的课题上,並以德国和斯坎纳维亚为例,指虽然他们聘雇的客工均为本土国民,但不同的是,他们的员工均是经过适当的培训和教育,所以收入可观,受到社会重视,并以自己的工作为荣。 反观,在我国的客工的待遇并没有如同德国和斯坎纳维亚,他们与被“轻视、挤在拥挤和不干净的宿舍内“等画上等号。 ...

女子坐引擎盖上随车滑坡 司机被罚200元、扣六分!

日前,两名女子半夜坐在车子引擎盖上,让车主开车的视频引发争议。该名32岁 司机被罚款200元,并将扣6分。 本社报道,该事件发生与上周六(14日)凌晨,当时两名年轻女子坐在一辆自斜坡上下滑的白色奥迪引擎车盖上,虽然奥迪的前进速度并不快,但是女子们还是大喊了出来,甚至尝试抓住车子的两边。 女子的身体紧贴着车前的挡风镜,也影响了司机的视线,所幸当时并没有任何车子或人在车前经过。而在视频尾端,也能听到一阵轻笑声,相信是视频拍摄者或女子友人在旁边所传出。 视频传出后,网民纷纷炮轰这些年轻人的行为不可取,简直是“无脑”和“太无聊”了。他们也认为这些年轻人不重视生命,这危险动作分分钟会引起意外事故,因此促请相关当局采取行动,对他们提出警告或罚款。 警方后来也回应,证实32岁司机被罚款200元,并扣六分。 对于司机所予以的惩处,网友纷纷表示罚得过轻,尤其是在可能危及生命的情况下,竟然只有仅仅200元罚款,以及扣去六分。 ”哇,好幸运啊只扣了六分,闯红绿灯都要扣12分了。为什么这么危险只扣了六分“ ”这让当局很爱社交媒体,这样为他们带来“新收入”,所以200元是进口袋了吗?“ 还有网友则认为惩处应该要对症下药,给予更严格的惩罚,以及除了司机以外,两名涉案女子也不应该从轻处理,因为他们的行为已经危及到生命安全。 ”应该要禁止驾驶,已经威胁到两名女子的危险,不管他们是不是愿意,为什么现在法律这么宽容。“ ”什么?司机竟然才200元,为什么不是去社区服务,用正确的惩处对待不同的人,如果真的要有人从中学习应该要给予对的惩处。“ "我们新加坡的法律真的很有问题!司机竟然只有这样的罚款,那两名女子呢?他们没有带口罩!我能说他们是不是鲁莽驾驶的行为之一吗?难道只有口头警告?真的很双标,然后一直给我一种“我阿公的路”的感觉。“ ”这些女子会因为没有戴口罩而被调查吗?或者是因为没有“绑带”,不管她们是在车外与否。“ ”200元真的太少了,应该要罚他至少一个月的薪水,还有那两名女子。“

欣慰小贩文化有望申遗 惟司徒国辉也提醒别忘了“私人”小贩

新加坡小贩文化有望申请成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此事固然可喜,惟名厨司徒国辉询问道也提醒,别忘了超过2万非国家环境局直接管辖的“私人”小贩,他们同样在国际平台让本地美食扬名立万,不该被边缘化。 据《联合早报》报导,国际评估团建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将我国小贩文化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 对于这一喜讯,也是本地美食指南”食尊“(Makansutra)作者司徒国辉在脸书分享,回顾去年,他和其他美食家,包括厨师温美玉(Violet Oon)、Koh Seng Choon和餐馆老板Aziza Ali等,一起成为国家遗产委员会焦点小组成员后,在一起商讨要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世界遗产的代表名录。 我国的植物园在2015年7月成功申遗后,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了认可。而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IGC)所为人的12名评估团成员,在今天提呈包括,指我国小贩文化符合五项条件,因此建议将其列入视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单。 所谓的五项条件即,小贩文化是我国国民生活的一部分,具有多元文化特色,也是我国世代人们提供身份认同感和延续心,更是所造包容社会的主要角色;而申遗后,将会推动人们继续保存和维护小贩文化;获得政府和不同社群的支持,已进行推广及保存;获得国内不同群体的积极参与和支持,其中包括在2019年3月19日,获得超过85万人来自网络和活动所表达的支持;以及最后,小贩文化已经在前年,被列入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清单。 司徒国辉表示,他当时提议了小贩文化(不是食物,是文化),而小组就开始展开了热烈讨论。“因此,在今年8月,李总理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推荐了我们的小贩文化。” 他指出,于2019年初被告知,大约需要等待一年半的时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才会做出提名。 他指出,可以感觉到我国正处于领奖“临门一脚”,也听闻政府机构,如国家环境局传出了“提醒声”,据悉,该机构正在为获奖准备庆祝活动,“但若是我们没有获得呢?”。 他也提到,为我国小贩中心内约6千名小贩提供支持和公开发言的环境局,的确拥有“自豪的权力”。 “我绝对支持他们的行动,我也希望他们可以拥护同是环境局客户,也是小贩业的湿巴刹小贩。” “其实很多人仍然喜欢向这些湿巴刹的小贩购物,和他们聊天,这已经成为我们和父母成长过程中的一个重要成分。他们会交到我们很多用料,以及使用方法。” 他促请环境局强调这些小贩的特点,以免它随着人们不再感兴趣后,逐渐消失了。 促政府支持“私人”小贩 司徒国辉也提到遍布整个城市,却不在国家环境局管辖范围内的咖啡店、食堂、餐点中心、食品店以及分行。 “我也好奇,是否有其他机构如建屋局或市区重建局对这些‘私人’小贩感到自豪,并通过一个平台,让他们能够有自己的竞选活动。” “毕竟,这些普通而谦逊的人们使得我们的生活变地更生动和有意义……他们也在我们总理自豪的小贩文化中,占据了很大的部分。” ...

未经同意拥抱女职员 国大指郑永年违反行为守则

今年9月4日,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前所长郑永年,透过代表律师许廷芳发表声明,断然否认所有性骚扰的指控,也指警方发出的严厉警告,“并没有构成罪责或事实的裁断”。 不过,新加坡国立大学今日(17日)公布内部调查结果,指郑永年在工作会议上,未经同意拥抱东亚所女职员,专业上是不恰当的,违反了国大职员行为守则。 当事人获得的处分,是书面警告,内部调查结果也记录在案和通知郑永年。 郑永年被指控,在2018年5月9日,在一个会议上,将手放在东亚研究所一名女职员的肩膀和头上。 第二项指控:2018年5月30日在会议上,拥抱女职员,并拍臀部 第三项指控:2018年10月在拍群体照时,撑住东亚研究所职员的背部。 有关报告指郑永年承认,在2018年5月30日,曾拥抱女职员,但否认曾拍或触摸臀部。但调查委会称,其他指控因缺少证据而无法核实。 今年4月,因被指涉及两年多前涉“非礼”女职员,郑永年被警方严厉警告。 警方称2019年5月13日,接获一起非礼报案,指,一名57岁男子,于2018年5月30日非礼一女子。 “警方经调查、咨询总检察署的意见后,今年4月23日向该男子发出严厉警告。” 郑永年现年58岁,1997年到国大东亚研究所当研究院,2008年升任所长,2019年5月卸任,任期长达11年。 郑永年今年8月离开新加坡,目前是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

Page 2 of 3 1 2 3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