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2 November 2020

抵香港冠病检测只需87新元 樟宜机场检测需耗300元

我国和香港两地将于11月22日正式启动“航空泡泡”,但是我国飞香港的乘客在抵步后需进行耗资87元的冠毒检测,而自香港来到我国的乘客则不需要。但若要在樟宜机场进行冠毒检测服务,则至少需耗费300元。 基于狮城和香港两地的冠状病毒19疫情已成功获得控制,交通部长王乙康昨日(11月11日)宣布将于本月22日正式启动“航空泡泡”,每日将提供一趟往返航班,乘客数量限制于每趟班机200人。但是所有乘客都必须在出发前72小时,在各自的城市进行冠毒检测,且必须取得阴性反应,以替代隔离措施。 在我国,乘客可以直接到超过600家的诊所或私人医疗中心进行冠毒检测,而到达想干后,他们将需要再次进行冠毒检测,并在检测结果出炉之前呆在香港机场等候,这过程大约需耗费四小时。 但是对于抵达我国的香港乘客,我国并没有要求他们在入境后进行任何冠毒检测,并指他们在出发前所做的检测就已经足够了。王乙康表示,有关措施并非旨在获得“对等”。 在香港发布的另一份通报中,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耀文指出,在香港机场进行冠病检测,旅客们只需耗费499元港币,即87新元。 而唯有透过“航空泡泡”抵达我国的香港旅客,入境后无需进行任何冠毒检测,透过其他方式入境者仍需要。 就如人力部之前曾指出,曾在澳洲、文莱、中国、新西兰和越南连续待上14天后前来我国的入境准证持有者,在抵达樟宜机场后必须进行冠毒检测。“雇主必须在准证持有者抵达我国之前,预订并支付冠毒检测费用(即包含消费税在内的300元)。” 而据人力部所提供有关预订和缴付冠毒检测的链接中,注明了樟宜机场内有提供冠毒检测服务。 检测后,准证持有者必须在机场外的设施内进行隔离,直到结果出炉。若检测结果呈阴性反应,他们就无须进行居家通知。 令人疑惑的是,人力部既然指出,12岁或以下的孩童,都无需进行冠毒检测。

曾陷入罗厘脚车争道官司 张胜仲成另一车祸受害者

两年前与脚车骑士相撞卷入官司的罗厘司机张胜仲,再次涉及另一宗车祸意外中,但是此次他也是受害者之一,而肇祸司机已在昨日(11月11日)认罪,被罚款2000元。 罗厘司机张胜仲曾于2018年12月22日在巴西立一带,碰撞英国籍脚车骑士,之后骑士倒在路旁草坪上,被判坐牢七周,并吊销执照两年和罚款500元。 据《今日报》报导,罗厘司机在被吊销执照前,于去年5月31日在淡滨尼快速公路遭追撞,更导致他的罗厘撞上前方的摩托。而摩托骑士Muhammad Syafiq Shah Azman Shah(26岁)和乘客Aqil Danial Bin Ahmadon(20岁)双双被撞得摔倒在地上,骑士成为此意外中的唯一伤者。 事发时,罗厘等车子的前方忽然有轿车切入车道,他们便紧急停车。然而在罗厘后方的轿车未能成功刹车,撞上了罗厘车,使得罗厘撞上了前方的摩托车。罗厘和摩托车都被撞凹,而后方轿车的前部位也被撞毁,有部分零件脱落。 摩托骑士受伤后,就和司机们交换了资料,随后被送入樟宜综合医院。 后方轿车司机Ong Kar Wee Jason(49岁)昨日被控疏忽驾驶导致他人严重受伤,他在认罪时表示,自己的确没有留意到前方的车子已经停车,才导致三车连环撞的意外。他因此被罚款2000元,并且被吊销各级驾驶执照长达九个月。若无法偿还罚款,他将以入狱两个星期来代替。

冒充中国公安诈骗案激增85% 警方吁勿随意提供个资

今年上半年,冒充中国公安诈骗案激增约85巴仙,至少224宗,其损失总额也增至55巴仙,逾1千100万元。 据警方文告表示,骗子一般会冒充快递公司、电信服务供应商或政府机构职员,声称受害者的手机或银行户头涉嫌罪案或犯法行为,很可能面临诉讼或接受调查。 而受害者自然会认为自己的账户被盗用,所以向骗子提供身份证、护照和网上银行等个人资料,以求脱罪。 他们接着被通知转账到另一个银行户头。在一些案件中,骗子会直接从受害者的户头提取款项。 另外,在近期的案件中,骗子甚至会要求受害者冒充警员,向其他受害者收取款项。 因此,警方也提醒民众,勿轻易提供个人资料如银行资料等,而且政府机构也不会向公众索取相关资料,及不会通过陌生人转交或收取任何文件或款项。

兀兰双尸案 前房屋经纪被判死刑

三年前在位于兀兰的组屋,杀39岁的怀孕妻子和四岁女儿,前房屋经纪藏尸9天,现年45岁的被告张锦兴(译音),两项谋杀罪名成立,在今日(12日)被判处死刑。 法官Kannan Ramesh在考量控辩双方辩词后,作出如上判决,并指出被告在勒死妻子时仍神智清醒,没有精神失常或患有严重抑郁症;法官也指被告将案发时归咎于女儿,是不可想象的。被告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法官形容这是家破人亡惨剧,被告闻判时显得冷静,他将对罪成裁决提出上诉。 张锦兴被控在2017年1月20日(大年初一),在兀兰52通道第619座组屋六楼的四房式单位,谋杀怀孕的妻子钟佩珊和四岁的女儿张芷宁,酿成两尸三命惨剧。 尽管过去他曾是一名房地产经纪,月入一度达到1万元至1万5000元,不过在2013年后,房地产业萧条,最后到装修公司上班,领1500元月薪。 他指女儿学费一个月需1000元,单靠他微薄的1500元月薪,是不足以应付家里的开销。被告欠卡债、银行贷款、汽车贷款、女儿学费共约15万元,觉得透不过气。 案发当天早上,被告担心被幼稚园追讨学费,有意不让女儿上学,结果与妻子产生争执。 张锦兴一气之下走进浴室拿出一条毛巾,回到卧室直接用毛巾勒住妻子的脖子,用力拉紧猛掐。约15分钟后,妻子看似没有动静,张锦兴一度松手,但因注意到妻子仍有微弱呼吸,他于是徒手大力掐死她。 当时,女儿在同一间卧房里看电视。张锦兴叫女儿过来坐在他怀里,女儿乖乖照做,身子背对他。张锦兴接着用毛巾大力勒住女儿的脖子。过了一会儿,女儿奄奄一息,张锦兴最后徒手猛掐,直至女儿完全断气。

未及时取证推托“警力吃紧” 惟林瑞莲在国会已多次质询警力问题

2016年10月底,樟宜机场集团前主席廖文良一家,报警指前女佣巴蒂涉嫌偷窃。但接获报案的警方,却没有尽快前往廖家搜证,过了五周才去犯罪现场处理。高庭法官陈成安在今年9月的判决,也认为此事影响了证物链的完整。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被迫就巴蒂案中的一些疏失,在上周发表部长声明。他解释这名警员当时手上还有其他案件、逮捕行动和私人问题要兼顾,“似乎承受很大的工作压力”。 “他身陷困境,这也是许多内政团队成员面对的情况,是我们的官员们经历的现实。” 尚穆根归咎“警力吃紧”,2016年有约6万6200起刑事案,却只有约1100名调查人员能负责侦办。他表示已只是警方检讨人力问题。 当义顺集选区议员黄国光询问,对于那些外籍女佣和工作准证持有者,若接受盘问能否参考“适当成年陪伴者计划”(Appropriate Adult Scheme),获得非法律人员陪同?然而,尚穆根也如是回应: “稍早我已提到,警方人力已经非常吃紧,我们别让情况变得紧张。”他也指,警察占人口比率仅0.23%,包括国民服役人员约13万2000警务人员。若要达到香港的比例(0.39%),还要增加9100警员。要达到和英国伦敦相等比例,则需增加6千警员等。 小印度骚乱  警察总监已提及警力问题 不过,尚穆根提到的警力吃紧课题,似乎似曾相识。还记得2014年,政府为小印度骚乱事件办听证会,警察总监黄裕喜在供证时,也同样反映警力的问题。他指截至2013年底,警察部队只有8784全职警察,对于一个人口540万的国家来说是非常少。 黄裕喜同样拿出香港、伦敦、纽约等城市的警民比例作比较,当时他已指出,警力短缺问题已到了“捉襟见肘”程度,也指要有效控制小印度和芽笼治安,至少需增聘1千名警员。 不过,再把时间回溯到2006年,当时作为非选区议员的林瑞莲,在国会发表演说。 曾在警队服务的林瑞莲,关注在新加坡人口增长变得“拥挤”的情况下,警察部队的服务能否负荷。 林瑞莲曾质询警力是否跟得上人口 她当时就已提出,每个新增的居民都需要为资源、空间竞争,对于医疗保健服务、公共交通和治安的需求都在增加。 八年后,针对小印度骚乱的听证会,林瑞莲再次提及警力短缺的问题,她当时质问究竟多少内政团队的服务,被迫透过外包来解决人力短缺的问题?据知警力的问题此后都成为林一再在国会提起的议题之一。 这也不禁令我们质疑,若政府未能妥善处理警力服务和人口的比例,何以执政政府仍合理化每年批准至少2万的新公民和3万永久居民加入?这岂不进一步让尚穆根更为头痛---警力更为吃紧?究竟政府有没有方案,确保人口增长之际,警力能跟得上?    

新增三功能加强公平招聘机会 但真能遏制”幌子广告?

本社报道,人力部10日发布最新文告,称在职业配对网站(MyCareersFuture.sg)更新了三种功能,加强招聘做法,以提供求职者更多公平招聘机会。 其中包括雇主在撰写职位空缺和刊登招聘广告前,系统会跳出弹窗加以提醒;为雇主提供更完整的指导,提醒雇主歧视性的雇佣条件;以及新增举报歧视性广告的功能,让求职者能够更直接通过网站举报。 此外,人力部自今年1月起,就劳资政公平雇佣指导原则,暂禁90名雇主为外籍员工申请或更新工作证件,其中半数涉嫌刊登歧视性征聘广告。 然而,这些“新功能”仍未能从根本解决,阻止公司发布“幌子广告”,让他们能够持续有聘雇外籍人士的资格。 上个月,本社发布一篇有关金融与保险公司涉嫌不公平招聘的案例。该公司预选一名外籍人士担任管理职务,然而却遭人资经理踢爆,向劳资政公平与良好雇佣联盟(TAFEP)投诉。 尽管该公司的招聘广告已经发布了14天,符合劳资政公平与良好雇佣联盟的规定,但该公司却私底下和预选的外籍人士签署合同,甚至是在发布招聘广告前。 此外,还被踢爆该名预选的外籍人士的工作经验和教育资格,均不符合招聘要求,而且在招聘过程收到了逾60份申请,其中有28份广告符合要求却无一受邀面试。 案件随后转交人力部,但人力部最后的裁决也仅仅是暂停违规公司为外国人申请工作证6个月。 此案若非该名人资经理向TAFEP投诉,相信公司也顺利将该名拥有英国籍的,并且一直位于伦敦办事处工作的外籍人士转调到新加坡。 无法理解为何这名英国籍的外籍人才会被公司如此“重视“,即使他的条件未符合招聘广告上所提出的要求,但公司仍费心”邀请“他过来。如果公司在这6个月间,表现“良好”,那么该名外籍人士是否会再次被公司雇佣,这就不得而知了。

Page 3 of 4 1 2 3 4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