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1 November 2020

公园连道飙脚车撞倒夫妻! 妇女头破一度昏迷

罔顾其他民众安危,飙脚车的恶行必须制止!一对夫妇原本到东海岸连道骑脚踏车休闲,却遭五名竞逐的“飙车”骑士双双撞倒在地,妻子甚至一度昏迷,头部流血。 据《联合晚报》报导,52岁的餐饮业者刘先生,以及同龄的妻子上周日(8日)心血来潮,决定到东海岸骑脚车。两人租了脚车后,就在东海岸公园一前一后地骑行。 孰不知在公园连道尽头、靠近国民服役人员消闲与乡村俱乐部(NSRCC)的附近路段,遇到五名脚车骑士以赛车骑士车队模式,列成直线得向他们快速冲过来。 首名脚车骑士成功避开刘太太,但是第二名脚车骑士就直接和她迎面相撞,在后面的刘先生也被撞倒了。 刘先生的脚部被撞伤了,而刘太太被撞飞,摔在地上时甚至一度昏迷过去。“太太摔倒后头部受伤流血,有路人经过见状,立刻拨点召救伤车。” 救护人员到场后对刘太太进行急救工作,并把她送入医院。 刘太太住院一天后,已经于9日出院,但是头部就被缝了五针,伤口还很痛,连饭都吃不下去。“在公园连道骑赛用脚车,真的是非常不适合。” 警方受询时表示,曾于8日下午5时16分接获有关鲁莽行事致伤他人的通报,一名52岁的妇女被送入樟宜医院,而一名25岁的男子正在协助案件调查。 《活跃通勤法令》都有规定脚车的速度限制。在脚车道和公园连道,脚车的速限不得超过时速25公里;在人行道,脚车时速更是不得超过10公里。至于脚车是不能上高速公路的,这个早前陆路交通管理局已经发文警告过。

和性侵害受害者同在 这五句话别对他们说

大专学府传出性侵害(sexual assault)、骚扰或偷拍事件,敲响保护女性安全的警钟,其中国大生马芸曾申诉,国大与受害者沟通有不足之处,未给予受害人适当协助,亦引起全国关注。 亦有议员在国会提议,制定可以被所有教育机构采用,以解决校园性侵害的国家法案或条例。 然而,若身边有亲人朋友,不幸成为事件受害者,我们能够给予怎样的陪伴和扶持?国大校园安全联盟(Students for a Safer NUS),昨午(11月10日)在脸书发帖,根据美国心理健康网站《今日心理学》的资讯,整理了懒人包,提醒有五句话,千万不能对受害者这么说: https://www.facebook.com/safenus/posts/371878740897878   一, “你当时就应该报警的!”(You should have reported it!): 不能说出这句话,因为受害者在遭受性侵害后,第一件想到的事情就是寻求安全感,且在受到巨大创伤后,很多人也无法冷静到能即刻报警。因为他们必须回忆,并证明自己的遭遇,而且若司法制度无法将嫌犯定罪,那么他们几乎面对着如同重新面对有关创伤般难受。因此,与其催促受害者报警,倒不如支持他们所做的决定,毕竟他们才能决定是否就此事报警。 二, “你当时穿着怎样”(what were ...

【冠状病毒19】包括10外籍女佣 11月11日新增18病例

卫生部指出,截至今日(11月11日)中午12时,我国新增了18起冠状病毒19病例,全都是入境病例。 据卫生部文告,今天没有本土病例。所有入境病例在抵达我国后,已经履行居家通知了。 而18起入境病例中,有10名外籍女佣,以及四名工作证件持有者和两名本地永久居民。 目前,我国已经累计了5万8091起确诊病例。

电工为筹儿子医药费 铤而走险盗电线 判监15周

为能筹集儿子的医药费,电工在无奈之下联手友人到前雇主的工作地点行窃,偷走电线套现,被判监禁15周。 据报道指出,该名被告为36岁萨满迪(音译),被指控一项破门行窃罪,昨日(10日)已认罪。 除了被告以外,还有另一涉案者为46岁的阿鲁穆根(音译)。 案情显示,被告于今年8月20日与阿鲁穆根宣称,要去以前的工作地点拿电线,请求他将罗厘开到驳船码头一带。 由于被告曾在偷窃地点工作,知道该公司二楼门锁密码,顺利潜入承包商所放置的物品房内。 当时他发现装有电线的贴合被梯子压着,于是召朋友帮忙,将3卷各19元的电线、6卷各29元的电线和多一袋电线,总值约231元。 随后将这些电线转卖给位于芽笼的二手商,将其中的100元用于支付友人并请他吃饭。 公司在翌日发现了电线不见,根据电眼画面发现了被告与友人的干案行径,报警处理。被告迄今未作出任何赔偿。 被告在没有代表律师的情况下,向法官求情,指他在本地12年内一直循规蹈矩,对于犯案而感到后悔。 他也解释,由于8岁儿子正接受肾治疗,身为家庭经济支柱的他无奈下才犯案,恳请法官轻判。法官最终判被告坐牢15周。

“其实圣淘沙也一样棒!” 马国旅游局破天荒推广狮城旅游

“尽管我们想念热浪岛的海边,但其实新加坡的圣淘沙一样是很棒的选择”。 为了声援新加坡本地的旅游业同行,马来西亚旅游局竟破天荒感性发文,帮忙跨界“推销”狮城的旅游业,希望在地狮城民众能多多支持。 今年一整年遭受疫情的影响,边境管制也需要谨慎重开,给了旅游业一记重击。 马来西亚旅游局在帖文打趣形容,从没想到会像汉堡王一样,帮忙死敌麦当劳为公益打广告;不过疫情冲击下,狮城许多旅游业同行亟需消费者的支持。 也许游客会想念热浪岛的海阔天空,但其实沐浴在我国圣淘沙的阳光下,也是一样棒的选择。 马来西亚旅游局的动容贴文也打动了不少网民,有本地民众高喊想念马来西亚景点;同时也有一些马国网民表达思乡情。 希望能够尽早结束一切,恢复以往的生活日常! https://www.facebook.com/malaysia.travel.sg/posts/3555713817801092

“新证据”未经法庭验证 尚穆根疑把国会当“最终上诉庭”?

今年9月初,高庭已针对前女佣巴蒂案作出判决。由于案件中女佣和前雇主廖文良之间的悬殊身份引起坊间关注,迫使律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需在国会发表部长声明。 不过,前政治拘留者、人权律师张素兰认为,尚穆根似乎借此机会,提出仍未带到法庭检验的所谓“新证据”,欠公允地影射辩方律师提出的质疑,致使高庭法官得出廖家动机不良的结论。 对此张素兰质疑,尚穆根是否有意佐证初审法官的判决,也试图为廖家挽回名声?他失望政府与其借此机会检视现有机制,仍选择相信刑事司法体制没有系统性的缺陷、毫无偏见、不会受不当的影响,只是个别官员犯了错。 张素兰指出,其中一项尚穆根提出的所谓“新证据”,来自女佣中介之口。尚穆根称,中介指在巴蒂被廖家解雇时,曾申诉解雇通知太仓促,要投诉到人力部。还声称中介曾两度主动表示,可协助巴蒂提出投诉,但巴蒂拒绝。 然而,张素兰提醒,这些证据都未在法庭获得验证。再者,两名涉案检控官的纪律检讨程序,还在进行中。 今年7月,巴蒂针对东陵警局部分警员行为操守,作出投诉。对此国会反对党领袖毕丹星,曾在上周询问尚穆根,目前是否有针对巴蒂的投诉进行调查? 巴蒂的其中一项投诉,指在交叉盘问时,他的律师观察到,警员曾摇动作为呈堂证供的Gerald Genta手表,当时手表在庭中传递,指针还会走动。在复问(re-examination)时律师阿尼尔特别要求,警员别再摇动手表,手表指针才静止不动。 也有律师经验的张素兰就指出,这些指控有不诚实检控之嫌,“我对部长的问题是:内部调查中是否提到了这一事件?如果是这样,他所说的事件是否属于纪律处分程序中?” 尽管巴蒂已获法庭平反,宣判无罪,但张素兰认为,“新证据”似乎要强调现有司法机制运作良好,没有体制的缺失,也似乎有意把巴蒂描绘为涉嫌偷窃者,为廖家开脱。 不过,尚穆根申诉警力面对人手不足问题,为此张素兰也建议,不妨把一些不危害公众的行为除罪化,例如“非法集会”、刑事诽谤等。张素兰形容,曾调查她在冷静日发表文章案件的警员,也表示宁可去调查一些真正的罪案,而不是公民社会一些琐碎事。 PARLIAMENT - THE FINAL COURT OF APPEAL? by Teo ...

Page 3 of 4 1 2 3 4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