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证据”未经法庭验证 尚穆根疑把国会当“最终上诉庭”?

今年9月初,高庭已针对前女佣巴蒂案作出判决。由于案件中女佣和前雇主廖文良之间的悬殊身份引起坊间关注,迫使律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需在国会发表部长声明。

不过,前政治拘留者、人权律师张素兰认为,尚穆根似乎借此机会,提出仍未带到法庭检验的所谓“新证据”,欠公允地影射辩方律师提出的质疑,致使高庭法官得出廖家动机不良的结论。

对此张素兰质疑,尚穆根是否有意佐证初审法官的判决,也试图为廖家挽回名声?他失望政府与其借此机会检视现有机制,仍选择相信刑事司法体制没有系统性的缺陷、毫无偏见、不会受不当的影响,只是个别官员犯了错。

张素兰指出,其中一项尚穆根提出的所谓“新证据”,来自女佣中介之口。尚穆根称,中介指在巴蒂被廖家解雇时,曾申诉解雇通知太仓促,要投诉到人力部。还声称中介曾两度主动表示,可协助巴蒂提出投诉,但巴蒂拒绝。

然而,张素兰提醒,这些证据都未在法庭获得验证。再者,两名涉案检控官的纪律检讨程序,还在进行中。

今年7月,巴蒂针对东陵警局部分警员行为操守,作出投诉。对此国会反对党领袖毕丹星,曾在上周询问尚穆根,目前是否有针对巴蒂的投诉进行调查?

巴蒂的其中一项投诉,指在交叉盘问时,他的律师观察到,警员曾摇动作为呈堂证供的Gerald Genta手表,当时手表在庭中传递,指针还会走动。在复问(re-examination)时律师阿尼尔特别要求,警员别再摇动手表,手表指针才静止不动。

也有律师经验的张素兰就指出,这些指控有不诚实检控之嫌,“我对部长的问题是:内部调查中是否提到了这一事件?如果是这样,他所说的事件是否属于纪律处分程序中?”

尽管巴蒂已获法庭平反,宣判无罪,但张素兰认为,“新证据”似乎要强调现有司法机制运作良好,没有体制的缺失,也似乎有意把巴蒂描绘为涉嫌偷窃者,为廖家开脱。

不过,尚穆根申诉警力面对人手不足问题,为此张素兰也建议,不妨把一些不危害公众的行为除罪化,例如“非法集会”、刑事诽谤等。张素兰形容,曾调查她在冷静日发表文章案件的警员,也表示宁可去调查一些真正的罪案,而不是公民社会一些琐碎事。

PARLIAMENT – THE FINAL COURT OF APPEAL? by Teo Soh Lung

Last week, Singaporeans witnessed how our Parliament was used…

Posted by Function 8 on Tuesday, 10 November 2020

For just US$7.50 a month, sign up as a subscriber on Patreon (and enjoy ads-free experience on our site) to support our mission to transform TOC into an alternative mainstream press in Singapore.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