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性侵害受害者同在 这五句话别对他们说

大专学府传出性侵害(sexual assault)、骚扰或偷拍事件,敲响保护女性安全的警钟,其中国大生马芸曾申诉,国大与受害者沟通有不足之处,未给予受害人适当协助,亦引起全国关注。

亦有议员在国会提议,制定可以被所有教育机构采用,以解决校园性侵害的国家法案或条例。

然而,若身边有亲人朋友,不幸成为事件受害者,我们能够给予怎样的陪伴和扶持?国大校园安全联盟(Students for a Safer NUS),昨午(11月10日)在脸书发帖,根据美国心理健康网站《今日心理学》的资讯,整理了懒人包,提醒有五句话,千万不能对受害者这么说:

 

一, “你当时就应该报警的!”(You should have reported it!):

不能说出这句话,因为受害者在遭受性侵害后,第一件想到的事情就是寻求安全感,且在受到巨大创伤后,很多人也无法冷静到能即刻报警。因为他们必须回忆,并证明自己的遭遇,而且若司法制度无法将嫌犯定罪,那么他们几乎面对着如同重新面对有关创伤般难受。因此,与其催促受害者报警,倒不如支持他们所做的决定,毕竟他们才能决定是否就此事报警。

二, “你当时穿着怎样”(what were you wearing?):

这是另一种把受害者遭遇的原因,归咎于他们自身的方式。受害者的穿着并没有错,穿着端正或朴素与否,都不应成为施暴者非礼或强奸的理由。

三. “为什么你不更强烈反抗”(Why didn’t you fight back harder?):

在大多数时候,当人们被攻击时都会陷入震惊之中。若他们在孩童时期就遭到性虐待,他们会出现和目前发生事情脱节的情况,而这些出体体验(out-of-body experience)使他们所无法控制的。很多受害者会自问之后为何不更加努力反抗,而震惊和逃避或脱节的状况,往往都是肇因。性侵者应该为自己的恐怖行为负责,而不是要求受害者更努力地去反抗。

四, “是时候放下了或前进了” (It’s time for you to move on):

在遭受性侵以及整个恢复过程中,受害者可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甚至无法回到往常那样。因为被性侵所造成的创伤并不能像骨折一样地痊愈,而创伤后所带来的应激障碍、抑郁和焦虑等精神问题,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生命中的一部分。尝试去了解、研究遭性伤害带来的影响,将有助于寻获帮助受害者的方法,但是不要试图强迫受害者恢复到和事发前一样。

五, “至少比我之前听到的案件来得好”(Oh well, at least it wasn’t as bad as this one story I heard…)

当有人诉说自己的经历时,不要将性侵害和强奸案件作比较,这对受害者而言,是非常不人道的,并且会忽视了他们所受到的伤害和痛苦。听到另一起性侵事件,也可能会引发他们的恐惧和焦虑。因此在向受害者提及类似案件时,不要抱着轻视的态度。

For just US$7.50 a month, sign up as a subscriber on Patreon (and enjoy ads-free experience on our site) to support our mission to transform TOC into an alternative mainstream press in Singapore.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