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5 November 2020

【国会】确保人人得诉诸司法体系 何廷儒建议巩固优化四单位

工人党盛港集选区议员何廷儒指出,要确保无辜的人们在司法体系中获得公平待遇,四个关键单位必须良好运作,坚持立场,更应该时时做出改善、监督和审核,避免弱势群体的权益被忽略。 她昨日(11月4日)在国会中指出,支持林瑞莲所提呈的议案主题,即“司法途径众人享有”。刑事司法在人们普遍认知中,就是将罪犯绳之于法,依法处置,而这也是我国司法体系所需要达到的重要目标和成就。 她指出,司法途径拥有四个单位占据非常重要的“分量”,即负责根据程序展开调查的警方、审核案件的总检察署、树立定罪标准的法庭法官,还有就是代表被告的律师公会辩护律师,确保法官不会只听到单方面的证词。 要达到“司法途径众人共享”,何廷儒认为这四个单位必须要足够“坚硬”和“扎实”,更以以印尼籍前女佣平反案为例指出,唯有司法体系“扎实”了,才能确保无辜的民众获得公平的待遇。 司法体系将影响社会分歧 “新加坡的司法体系在国内国外享有好评,这是我国众多法官、警察、检察官在维护公共利益的领域中,所做出的极大贡献。我们没有任何轻视他们多年努力的意向。在此,我们也重申,工人党没有影射司法体系残缺无效的任何意图。不过,我们依然坚决认为,必须确保司法体系能够在公平、无障碍、独立的环境下继续发展。” 何廷儒认为,这对我国司法途径非常重要,对弱势群体而言亦然,因为这能下一个“巴蒂”可以更顺利地争取到正义。“我们需要谨慎的意识到,司法体系大楼的屋檐若建得太狭窄,要进入的人不免会觉得门槛太高,甚至挤不进去。久而久之,就会扩大社会的分歧。” 她披露,我国弱势群体或许是没能力聘请代表律师、或缺乏相关的知识,在面临控状时不知所措且慌张,都让他们曝光在被错误定罪的风险和挑战中。而就算他们有能力诉诸法律,也会因经济能力不足无法提交保释金,导致自己被扣押候审,被迫失业,甚至遭家人朋友排斥。 此外,她认为辩护律师的处境也非常地不平坦和友善,因为辩护律师没有任何扣押证据、或要求证人提供证词的权力。 建议数项改善措施 为了确保资源不足的弱势群体在司法体系内,拥有同等争取公道的机会,何廷儒建议了数项改善措施。 她所提出的建议包括,建设平衡检察官提控的决定权、审核警方调查过车、立法监督总检察署起诉被告权力等。“林瑞莲也曾提到用分期贷款的方式偿还罚款、设立非金钱保释条件,并且允许被告用我国其他官方语言,如马来语、华语或坦米尔语为警方提供书面供词。” 何廷儒也表示,在为自己辩护的途径方面,也不能忽略司法体系的平衡,即司法机构和法院必须拥有足够的执法权,不让罪犯逍遥法外,同时也要保障无辜人士拥有伸冤的机会。 她重申,“公正”和“公平”是我国建国心约的基础理念,国家领袖承诺为民打造的社会基石,因此扩大司法体系的大门、持续巩固体系下的四个单位,才能够确保国人生活在法律庇护的环境中。而人人都得以伸张公义的情况下,才算得上“司法途径众人共享”,也是我国民主制度的基石。

涉嫌提供假资料伪证 廖启龙面控

樟宜机场集团前主席廖文良之子,廖启龙(Karl Liew)被控提供假资料和假供证。 43岁的廖启龙于今天早上(11月5日)在国家法院,被控涉嫌向警方提供假资料,以及在法庭审讯中提供假证词这两项罪名。 他也是指控前女佣巴蒂盗窃的主要证人之一。此案耗时将近四年,而前女佣巴蒂也被判偷窃逾三万元财物罪名成立,被判坐牢26个月,并于今年9月份成功上诉得直。 最高法院在下判巴蒂无罪时,曾指廖启龙的供词出现多处疑点,不可信任,因此不采纳其供词。总检察署指示警方进行调查,评估廖家是否涉违法。 警方于昨晚(4日)发文告指出,已经调查完毕,廖启龙涉嫌提供假证词和假消息,向总检察署咨询后,决定提控廖启龙。 若提供假资料罪名成立,廖启龙将有可能入狱不超过三年,或罚款,或两者兼施;而在审讯中提供假证词一旦罪成,他也可能面对不超过七年的监刑、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廖启龙目前获准以1万5000元保释外出,案件将于12月17日过堂。

红点同心党:政府不应该回避低薪工友人数的问题

红点同心党认为,“政府不应回避国会中提出的低薪工友的重要问题。” 日前,职总副秘书长许宝琨医生在国会中首次公开数据,指月收入少于1千300元的人士,约5万6000人,其中有3万2000人是全职员工。 但此数据却与近日国防部兼人力部高级政务部长扎吉哈所提及的数据,共5万2000元人有所差异。 对此,红点同心党提出质疑,并质问,“难道这4千人之间的差异不重要吗?” 此外,红点同心党也指出,扎吉哈在国会中也称如果仅照看林志蔚的提问参数来看待工资,既不精准也没有意义。此番解释有意驳回有关实得工资少于1千300元以下的正确人数。 红点同心党质问,“为什么扎吉哈回避此问题?难道企图淡化新加坡低薪工友的人数吗?” 该党,此举已开创了不良先例,并强调政府应对国会或公众开放相关信息,只有在不符合公众利益时才拒绝透露相关信息。 另一方面,政府之前也强调在意识形态上不反对最低工资,但强调渐进式薪金模式(PWM)能够呈现更好的成效。 然而,渐进式薪金模式却只在三种领域中实施,仅占低薪工友的15%。 对此,红点同心党表示,“鉴于渐进式薪金模式的复杂结构,致使它只能解决最底层,最迫切的20% 低薪工友的问题。“ 红点同心党也强调在制定工资政策上,绝对需要做出“重要的变革“,敦促政府要保护最弱势的工人免受贫困之苦。 研究显示,我国作为亚洲国家内老龄化最快的国家之一,应该要减少对外籍人士的过度依赖,而且不应该忽视最低工资等政策的建议。 因此,红点同心党也表明,支持最低工资制,确保普遍低薪工友能够得到保障。 红点同心党也引述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LKYSPP)助理教授黄国和(Ng Kok Hoe)针对55岁及以上人士每月所需收入做的研究。研究表明,一名65岁及以上的单身男性或女性,每月的生活消费至少需要花费1千379元。 这也是最低工资制为何建议将最低工资设限在1千300元,仅仅是为了让低薪工友能够获得尊严的生活。 红点同心党也表示,考虑到现如今许多企业陷入困难,可能并非是制定最低工资制的最佳时机,因此该党也提出了一项临时工资信贷计划,支援中小型企业帮助他们达到工资标准。 红点同心党秘书长拉维说,“我知道有关于为何现在并非是实行最低工资制的最佳时间,但最低工资才能在危机时刻呈现它的重要性,展现其神圣功能。“ ...

当着特需收银员面前偷手提袋! 社企冀民众助寻涉盗窃女子

社会企业“厨尊”(Dignity Kitchen)旗下的二手书店Dignity Mama ,竟发生偷窃事件。 “厨尊”昨日(4日)在脸书上发文表示,二手书店DignityMama位于国立大学医院的分店发生盗窃事件,一名女子在未付钱的情况下,拿走了一个红色花纹的手提袋。 “厨尊”也根据闭路电视画面拍下女子的行为,并将其在脸书公开,贴文表示,当时的收银员是一名特需人士(special needs)。厨尊斥责该名女子,是否以为自己的行为能够瞒天过海。 “她是否以为因为收银员是一名特需人士,以为这样就能够瞒天过海吗?” “厨尊”表示因为此举而感到相当难过,并指出已经报警处理,呼吁民众能够协助办案,认出女子身份。 偷窃案也引发网友的关注,斥责女子行为,也有网友表示希望能够为收银员支付所造成的损失,而“厨尊”也除了感谢网友的热心,也声明此事无需收银员承担。 “厨尊”(Dignity Kitchen)于2010年成立,是新加坡首个结合美食的社会企业,旨在为弱势群体、障友提供培训,让他们也能参与餐饮服务,有尊严地自力更生。 2012年10月-厨尊得到中区社理会(Central Community Development Council) 颁发的优异奖,表扬他们对弱势群体的贡献。 https://www.facebook.com/proj.dignity/posts/3766578103373220

涉嫌拥有儿童猥亵照 余澎杉遭美大陪审团裁定起诉

本地博客余澎杉正式被美国的大陪审团裁定起诉了,陪审团认为他涉及索取和拥有儿童猥亵照片,因此决定提审。 现年21岁的余澎杉已经在美国洛杉矶居住约三年,于上个月15日被警方逮捕,指他涉嫌和一名14岁的德克萨斯州少女交换裸照以及上千条简讯,被控上庭。 检察官员表示,获得了余澎杉和涉案少女于去年4月至7月间的交流简讯,其中内容包括余澎杉向少女索取裸照,以及他传给少女的裸照。而少女曾在简讯中,重复提起自己的年龄,余澎杉却指示少女把年龄自WhatsApp简讯中删除。 两人之后闹僵,少女便联系“有兴趣揭发恋童癖”的组织求助。 民权人士携受害者举报 而之前曾帮助余澎杉寻求美国庇护的民权人士梅丽莎陈上个月也在脸书发文指出,她于一年前曾接获美国当地“恋童癖猎人”组织的匿名通知,揭发余澎杉的行为。梅丽莎陈认真看待并着手调查,甚至和未成年的受害者交谈后,决定要尽全力还给受害者一个公道。 “我和受害者向美国国土安全部做出举报,当局展开调查,并将案件交给芝加哥警方处理。” 她表示在接获通知的一年多来,一直默默协助调查此事,因此可能成为证人,更坦言后悔曾经支持和帮助过余澎杉。 https://www.facebook.com/MsMelChen/posts/10108281087181710 余澎杉自2017年9月获得美国提供的政治庇护,目前被还押在芝加哥监狱,保释金高达100万美元,而在等待圣训期间禁止使用互联网。若拥有儿童猥亵照罪名成立,他的政治庇护资格将被终止。

行动党穆仁理修改林瑞莲动议 删除“检讨司法制度”字眼

昨日(4日),工人党主席林瑞莲以及盛港集选区议员何廷儒,针对前女佣巴蒂案,提呈全面动议(Full Motion)。 林瑞莲提出的全面动议,原意如下: 此国会将阐明公平、独立性以及可诉诸正义(fairness, access and independence),仍是新加坡司法系统的基石。同时要求政府认识到其中缺失并弥补之,促进对司法机制的检讨,以增强服务全民、不分贵贱、社会地位的司法公正。 不过,经过一整天的辩论,在结束国会会议前,人民行动党议员穆仁理,却提出要修改有关动议,删除了检讨司法机制的字眼。 被修改后的动议大意如下: 此国会将认可(RECOGNISES)公平、独立性以及可诉诸正义,仍是新加坡司法系统的基石。同时阐明政府自独立以来建设平等公正社会的持续努力,以及弥补任何缺失,促进服务全民、不分贵贱、社会地位的司法公正。 林瑞莲对此提出强烈反对,指出工人党无法支持被修改的动议,修改后动议并未认可有存在缺失,也不提检讨现有司法机制。 林瑞莲也提醒,即便政府和执政党不认为现有机制存缺失,但民众已经提出质疑,她也遗憾辩论了一整天,执政政府似乎不愿承认现有机制存在问题。 至于穆仁理较后解释,他言辞中乃是强调,过去确实有出现一些疏失,但重点是政府仍持续改善机制,确保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他在此前致词时强调,自身拥有担任前警察和现任律师的30载经验,指出新加坡法律的“招牌”,就是自建国以来的“司法机构的独立和透明”。他指出尽管现有系统仍有改善空间,但在受害者和国家资源两者间,也需要取得平衡。 不过,最终国会大多数议员还是通过了穆仁理倡议修改的动议,反对党领袖毕丹星,则要求议长陈川仁把工人党全体议员的举手反对记录在案,两名前进党非选区议员潘群勤和梁文辉,也反对动议被修改。 Which motion better captures the ...

【国会】人民对巴蒂案感困惑 梁文辉促设独立调查委会

针对印尼籍前女佣巴蒂案件,前进党助理秘书长梁文辉呼吁政府为此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我国刑事司法制度是否出现了系统性的问题。 “经由此案件,我国刑事司法各机构的个别内部调查,不足以挽回人民对于司法公正的信心。” 梁文辉指出,在这起涉及弱势群体的盗窃案中,看似简单,却耗费了四年多才能过洗脱冤情,让很多人感到无法理解。而这名弱势群体需要耗费很多支援才能进行诉讼。 他昨晚(11月4日)在脸书上发文时指出,虽然说法律的依据在于程序和证据,但在巴蒂案,双方是处于社会的两极端,一方是生活在社会的最高阶层,而另一方则是在社会的低阶层。 高庭法官陈成安在判决书中对原告报案的动机,也特别提出了一些疑问。 对此,他认为政府应该正视,并采取行动消除人民对此的种种疑问。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并现场直播调查过程,以便向民众证明并坚定我国政府在维护正义上的立场。 https://www.facebook.com/leongmwofficial/posts/195642625459775

Page 3 of 4 1 2 3 4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