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4 November 2020

【冠状病毒19】11月04日新增七例确诊 五例入境病例

根据卫生部文告,截至本月4日中午12时,本地新增七例冠病19确诊, 其中包括五例入境病例,两例本土感染病例,均为客工宿舍病例。 五例入境病例在抵境后遵守居家通知或被隔离。 本地累计确诊增至5万8036例。当局仍在收集病例详情并将在今晚公布更多细节。

【国会】康复病患是否存有症状? 卫生部:未接获相关报告

卫生部长颜金勇指出,目前没有接到任何有关冠状病毒19病患在康复后,身体仍然存有相关症状的报告。 他是在书面回答工人党议员何廷儒的询问时,如是指出。 他表示,此类个案的定义还在研究中,尚未有任何定论。 他也补充道,我国医疗团队都有和康复病患保持联系,密切跟进他们的情况,以监督他们是否持续出现冠毒症状,或出现任何晚期并发症等状况。当局会密切冠毒长期效应的相关研究报告。

【巴蒂案】素描师被查案官告知 犯罪现场素描画上三箱赃物

印尼籍前女佣巴蒂·莉雅妮(Parti Liyani),被指控盗窃樟宜机场集团前主席廖文良家属物品,不过在今年9月初终获高庭平反。 巴蒂被指控偷走雇主超过5万元的财物,包括两个Longchamp包包、一只Gerald Genta手表,一只Helix手表、两台iPhone、一个Prada包包,以及Gucci太阳眼镜等等。 据了解,案情显示巴蒂最终被指控偷走两箱“赃物”,但回溯两年前的法庭审讯,犯罪素描师(forensic artist)曾表示,他被查案官告知,在描绘犯罪现场,即廖家住处的情形时,在“赃物”所在处画上三个箱子。 名为Goh See Kiat的犯罪素描师,在2018年4月再庭上接受巴蒂辩护律师阿尼尔盘问。前者坦承他当时不太确定究竟再廖文良住处置放的“赃物”箱子,究竟是两箱还是三箱。 巴蒂是在2016年10月28日被解雇,雇主廖文良儿子廖启龙,给他箱子限他两小时内收拾东西,当天即送返印尼。不料廖文良父子却在两日后报警,指巴蒂盗窃。 然而吊诡当时,迟至2016年12月3日,也就是廖文良报警五周后,调查官Tang Ru Long和Goh See Kiat才前往廖文良家取证。不过,Goh See Kiat坦言,自己仅针对赃物摄影,但没有拍下廖文良住处。他也表示,是在咨询过调查官的意见后,才在犯罪现场素描画上三个箱子。 对此,阿尼尔曾在庭上要求,应质询调查官Tang Ru Long,素描师所言是否属实?不过当时的承审法官Olivia ...

遭抛出车后昏迷11天 八岁女童醒了!

车祸中被抛出车外,昏迷了将近11天的八岁女童终于醒了! 女童父亲陈先生于昨午(11月3日)在脸书发贴文宣布这项好消息,写到“1656,仪萱醒了”,而1656相信就是女童醒来的时间点,即下午4时56分。 https://www.facebook.com/eric.tansp/posts/10215042372852098 他今天(4日)也在脸书上发文分享女童的情况,指女童目前还在加护病房,脑补肿胀情况稍微有好转,大脑的血块逐渐散开但未溶解完毕,因此会影响到其右眼和身体行动不便。“需要进一步的具体观察。” https://www.facebook.com/eric.tansp/posts/10215046993927622 他表示,女童醒来后只能睁开左眼,不能说话或做出反应,并估计需要较长的康复时间。他也补充道,虽然女儿醒了,但是他和妻子会继续留在女儿身边注意她的情况,不会因此而松懈。 此外,陈先生也在脸书上感谢多名善心人士的捐款和帮助,未他目前尚不清楚所需要支付的医药费,一切等到女儿情况安稳了后才做打算。据悉,陈先生目前已经获得超过10万元款项。 八岁女童是于10月23日晚上,和表哥乘坐由姑丈驾驶的货车,在兀兰12道一带发生车祸意外时,被抛出车外。该货车当时进行U转,却和直路来的奥迪轿车相撞,货车遭强力撞击后旋转了数圈。而除了女童,另外有三人在此意外中受伤。女童的姑丈也在事后被逮捕。

前女佣巴蒂针对部分警员行为发表声明 要求警方展开调查

今日(4日),内政暨律政部长尚穆根,将在国会针对前女佣巴蒂案发表部长声明,说明此案的经过、调查和检控过程是否受到任何影响等。 与此同时,前女佣巴蒂也透过本地客工组织情义之家(HOME ),在今早针对部分来自东陵警署数名警员的行为,发表声明。声明翻译如下: 2020年11月4日 在2020年7月3日,我针对东陵警署数名警员提交投诉。针对他们在调查和审讯我的过程之行为,我要求新加坡警察部队内部事务处(Singapore Police Force Internal Affairs Office),展开调查。我的投诉涉及以下事项: 证据有可能遭篡改,以便让我在法庭上显得不诚实。在交叉盘问时,当副检察官(DPP)要求警员交给我涉案的Gerald Genta手表,我的律师观察到手表在警员手上时,对方开始摇动手表。之后我被质询有关手表是否能运作。当时手表在庭中传递,指针还会走动。在复问(re-examination)时我的律师特别要求,警员别再摇动手表,手表指针才静止不动。 向我录了四次口供,都没有印尼语的传译员。录供时我也不被获准亲眼检视那些被指遭窃的物品。 在取证上出现延缓,那些用以指控我的证据之可信度引起关注。 调查官向犯罪现场专家发出错误指示,对于所谓三箱被窃物品的描述存有谬误 对于以上事项提及的警员行为之检讨,我仍静待当局提供实质的更新信息。 我很欣慰涉及我官司的各单位,已表明有意纠正在此案中涉及的问题,并有意改善刑事司法机制。这也是我向警员提出投诉,以及对副检察官行为提出检讨的用意。发生在我身上的事,也可能发生在其他处于弱势的人士身上。我期许依据我提出的投诉,能有助更透明和全面地解决更广泛的问题,并改善刑事司法制度对于众人的公正。   巴蒂莉雅妮   敬启

Page 4 of 4 1 3 4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