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4 November 2020

【国会】颜金勇:解封第三阶段或持续逾一年

卫生部长颜金勇表示,解封第三阶段或许会持续一年,或更久。 颜金勇今日(4日)答复议员质询时表示,政府在考量放宽人数限制时,会将各类的风险如活动性质、举办的次数,以及是否能有效落实安全措施等因素考虑在内。 颜金勇也举例裕廊战备军人协会俱乐部的私人晚宴,以及美苑通道公寓家庭聚会,指出冠状病毒19 更易在社交场合上传播,而人们在聚餐期间会松懈下来,例如摘下口罩,以及会每天与不同的人外出用餐,加大了风险。 而颜金勇也表示,解封第三阶段旨在让我国疫苗面世前,让社会进行稳定的经济和社交活动。早前政府也宣布进入解封第三阶段,聚会和用餐人数也将从五人放宽至八人。 然而,当局也会在必要时采取更多措施降低传播风险,让更多活动逐步恢复。不过,如果疫情进一步恶化,政府将采取针对性的防疫措施。

【国会】助无法负担律师费人士 政府拟设公设辩护人办公室

有鉴于印尼籍前女佣巴蒂·莉雅妮(Parti Liyani)面对的处境,让政府开始关注那些付不起律师费的群体,考虑设立公设辩护人办公室(Public Defender’s Office),为他们提供公费律师。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今日(11月4日)在国会上发表部长声明时,宣布这项消息。 他指出,政府将会咨询新加坡法律协会和刑事律师,谨慎考虑公社辩护人办公室的执行方案,因为设立该办公室也有可能会加重纳税人的税务,也可能会出现一些管理问题。 针对无法负担律师费的民众,目前只能透过刑事法律援助计划(Criminal Legal Aid Scheme),寻求低收费(low bono)或无偿(pro bono)的律师服务,由政府和私营部门共同进行律师资助。 然而,尚穆根表示,他并不是很赞成该计划的现有模式。

兀兰组屋走廊淹水 市镇会称消防管接头垫圈脱落

兀兰一带组屋内日前走廊内发生突发性淹水,马西岭—油池市镇理事会也表示,这是因为衔接消防管的接头垫圈脱落所导致。 上周日(1日),在兀兰13街第185A座组屋七楼发生突发性水灾,大量的水从消防栓不停流入组屋走廊内,水位甚至达到脚踝高度。 与此同时,水还流入电梯和住屋内。 马西岭—油池市镇理事会向《8视界新闻》透露,证实确有此事,而且在下午4点03分接获通知,已立即通知消防技工和必要维护服务单位(EMSU)到该单位处理,同时还有派遣清洁工到现场清理积水。 发言人表示,消防技工在抵达现场后,暂时将消防管的阀门关闭,让水停止流出,而且受损的接头垫圈已经在本周一(2日)更换。 发言人补充,市镇会人员也在星期一早上拜访受影响的居民,协助他们记录下受到损坏的个人物品,如地毯和食品。 https://www.facebook.com/779082855472239/videos/1235578610157750

【前女佣巴蒂案】证词不一致 廖启龙遭总检察署调查

被指盗窃的印尼籍前女佣巴蒂·莉雅妮(Parti Liyani)成功平反,然而起雇主之子,廖文良之子廖启龙(Karl Liew)则被指责,有部分证词不一致,必须接受总检察署调查,以便确定他是否涉及作伪证等刑事罪行。 今日(11月4日)在国会上发表部长声明时,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指出,廖启龙在作证时,针对一些事情无法给出一致答案,包括无法清除分辨一些衣物,如黑裙子、奶油色翻领T恤和红色衬衫。而他的证词,即对高庭声称自己穿女装T恤一事存有疑点。 高庭指廖启龙在多个证词中出现疑点,影响了其可信度和声称对物品的所有权,导致其证词不被采纳,甚至还编造假证词。 有关的疑点包括: 在廖启龙证词中,他指“赃物”中的Gucci和Braun Buffel名牌钱包、以及一个Helix手表,都是家人送给她的礼物,但是其家人中,没人能够回想起曾送他这些东西,而廖文良也表示不曾拥有相关手表; 廖启龙承认,之前声称于2002年之前购买的一把粉红色小刀,有可能是在该年份之后才制作; 廖启龙曾指一条床单是购置英国Habitat商店的证词,也被高庭发现和一条印有宜家(IKEA)标志的被套花纹一致。此外,廖启龙妻子在作证时指出,从未在自己的房间或床上见过有关床单; 廖启龙指一个原价为2万5000元的Gerald Genta手表,被辩方专家评估后指出,手表估计值500元,且“手表计时盘上的按钮已经丢失,无法明确显示日期,需要更换表带”。 案件审理期间,廖启龙是在国家法院供词,部分证词被采纳,然而高庭确认为廖启龙“不可靠”,其证词对案件几乎没有帮助。 总检察署于数日内采取行动 尚穆根表示,在法律程序中,若有人作伪证或任何严重违例行为干扰判决公正,总检察署将会认真考虑是否要采取进一步调查或诉讼。 基于案件审判结果会影响巴蒂的自由,尚穆根认为有很多律师都可以理解廖启龙证词不被采纳的原因,而同样地,高庭觉得廖启龙不诚实,所以不采纳其证词。“总检察署将会根据法律程序的判断,决定是否对廖启龙提出刑事诉讼。” 他指出,总检察署已获得廖启龙针对两件事情的陈述,即物品拥有权,以及对有关物品证词不一致的解释,结束了调查,将会在数日内决定所要采取的行动。

“应在第一时间取证” 尚穆根坦言警方处理巴蒂案存疏失

内政暨律政部长尚穆根坦言,警方在处理前女佣巴蒂案中存在疏失。廖文良一家报案后,理应第一时间就前往查看物证,但办案警员却没有这么做。 巴蒂是在2016年10月28日被解雇,雇主廖文良儿子廖启龙,给他箱子限他两小时内收拾东西,当天即送返印尼。不料廖文良父子却在两日后报警,指巴蒂盗窃。 然而吊诡当时,迟至2016年12月3日,也就是廖文良报警五周后,才前往廖家取证。据了解是因为负责警员“工作忙碌和私人原因”。这段期间,廖家仍能继续使用这些物证。尚穆根称,这已违反法律要求的办案程序,也没能确保证据的完整、进行适当的记录。 尚穆根指涉事警员已被内部调查,并采取必要行动,惟未透露是否对其作出惩处。 对于高庭指责,警方在庭上向巴蒂展示的物证照片是黑白照、警方录取口供也出现文法错误,尚穆根指警方已接受高庭的建议。

黎明终将到来 带你一探前女佣巴蒂案来龙去脉

9月4日,印尼籍前女佣巴蒂上诉得直,原被指控偷窃雇主樟宜机场集团主席廖文良的5万元财物,不仅改判无罪,廖文良父子反成众矢之的,在判决结果出炉不到一周,廖文良便卸下集团与其他公共服务和商界相关职务。 然而,正义的到来往往是来之不易的,到底巴蒂如何被指控,并经怎样的调查和司法程序。四年来的心酸也一一为你揭开。 事情要从2016年说起,当时仍任职凯德集团(CapitaLand)创始总裁的廖文良控诉,家中遭印尼籍女佣巴蒂盗窃,偷走了约5万元的财物包括,名牌包、手表等。 廖家人指多年来陆续发现家中物品不见,怀疑女佣将其偷走。在10月28日,当新女佣到廖家工作后,他们决定当天辞退巴蒂。 当时廖文良身在国外,廖文良太太和儿子廖启龙在场。廖启龙指责家里一些东西不见,家里只有廖氏夫妇,以及女佣巴蒂。 巴蒂要求箱子,廖家人限她两到三个小时的时间收拾行李。她在廖家其他员工的帮助下打包物件,廖家也同意会帮忙寄箱子到巴蒂家乡,后者也在中介陪同下离开廖家,当晚离开狮城返印尼。 廖启龙后来告诉妻子林美恩(Heather Lim)辞退巴蒂一事,但林美恩则提醒,在不知箱子里东西前,别寄出去。 较后,廖文良夫妇打开箱子检查,声称发现他们多年来遗失的物品,其中包括家人许多珍贵的,有纪念价值的物品。廖文良称为了不让其他雇主也遭受一样的经历,于是他们将其拍照录像并报警处理。 巴蒂被辞退后先回国,为了能够找到新工作,巴蒂只能返新寻找中介,希望能够找到新的工作,却在2016年12月2日,抵达樟宜机场时被捕,并被控四项偷窃罪和一项触犯杂项(公共秩序和滋扰)法令的罪状。 对此,巴蒂坚决否认指控,也展开了长达四年的司法程序。 为何要“诬陷”巴蒂? 根据廖文良的供词,巴蒂疑似长期有偷窃的习惯,并因陆续出现家中物品不见的情况,家中也只有廖文良、妻子以及女佣,如果东西不是他和妻子偷的,女佣嫌疑最大,因此将其辞退。然而,巴蒂却否认一切指控,并强调是廖文良父子诬陷,指廖文良父子此举是为了阻止她向人力部投诉。 那为何巴蒂需要向人力部投诉?原来巴蒂早在2007年开始在廖文良家中工作,期间不仅需照顾一家人起居饮食,还需负责廖文良儿子廖启龙( Karl Liew)与儿媳林美恩(Heather Lim)的家中和办公室打扫。 在巴蒂得知自己被辞退后,巴蒂扬言要向人力部告发,据法官陈成安表示,不排除廖文良在得知巴蒂要报警后“先发制人”,制止巴蒂通报人力部。巴蒂是在2017年8月,向人力部通报。 事实上,巴蒂被辞退送回印尼后,廖家父子才向警方报案,而且警方也未立即前往正式搜索调查,却在报案后隔天出逮捕令。 巴蒂在被控期间获得非政府组织“情义之家”(Humanitarian ...

【前女佣巴蒂案】尚穆根指廖家成员证词不一致 辨认财物时似乎“漫不经心”

内政暨律政部长尚穆根,今日(4日)在国会针对前女佣巴蒂案发表国会声明。他提及廖文良儿子廖启龙(Karl Liew),部分证词前后不一致。 廖启龙也将接受总检察署调查,确定他是否犯下任何刑事罪行,包括作伪证。 尚穆根则指出,廖启龙的行为和证词,很大程度上不尽入人意,致使审讯时他所说的话令人感到怀疑,“看起来并非一名可靠证人。” 此前,法官也点名廖启龙为“不诚实的控方证人”。 在一些部分廖家一名成员证词,与其他成员的说法互相矛盾,或是有差别。他提醒,若民众向警方报案、辨认私有财物时,都应以严肃态度对待。 “廖家在辨认一些属于他们的财物、给财物估值时,似乎抱着漫不经心(cavalier)的态度。” 廖启龙供证时,也没能够识别所拥有过的女性衣物。(他称失窃女性衣物属于他的,甚至自称有穿女性衣物的习惯)。在复问时,廖启龙忘记是否穿过一些衣物,如黑裙、红衬衫和一件太小而穿不下的女装T-恤。 廖氏夫妇称不曾看过儿子穿女装 但是,廖文良夫妇表示,不曾看过、也不知道儿子会穿女装。 再者,廖启龙虽宣称,涉案中有两个钱包和手表,是家人送给他的,但也没得到其他廖家成员证实,甚至都不记得有送这些礼物给他。 廖启龙还指被“偷”的Gerald Genta名表,价值2.5万元,结果一经辩方专家坚定,发现手表一些部件早已不见或损坏,只值500元。钟表师也鉴定指另一只Helix手表根本不值钱;Vancheron Constantin手表和Swatch手表,都是假货。 但部长声明也指前女佣巴蒂,在2016年3月录口供时,曾被问及10至15件男性衣物的来源。他当时回答这些衣物属于女雇主,她以为是廖启龙因尺寸太小而舍弃,但未询问廖是否能拿走。 据尚穆根指出,巴蒂此后改口,称得到廖家人允许才拿走,廖家则否认。

Page 3 of 4 1 2 3 4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