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 梁文辉质疑起电费不能缓一缓?陈诗龙称新能源未从中受惠

电费上涨,到底谁才是坐收渔翁之利?近日因电费上涨课题引发朝野交锋,总理公署部长兼人力部和贸工部第二部长陈诗龙医生反驳,新加坡能源有限公司(SP Group)不能直接从电价上涨中受惠。因为近期燃油价格回弹,才造成更高的发电成本。

本社报道,前进党非选区议员梁文辉在国会中提出质询,指政府一方面出台应付冠病危机的措施,但同时又急着增加税收和水电等收费,这无助于坚定民众对政府领导的信念。

尽管电力价格上涨是因为成本相对提高,但梁文辉认为,新加坡能源公司理应能轻易地从过去赚取的利润中吸收,而不是将增加成本的费用推到消费者身上。

对此,陈诗龙反驳道,新能源是无法从电价上涨中受惠,而新能源作为全国电网基础设施的经营者,会向用户收取电费是因为新能源必须以同样价格向发电厂购买电力。

然而近期燃油价格回弹,才会造成更高的成本。

陈诗龙也就第四季度调高9.3巴仙一事作出解释,虽然原油价格在2020年4月跌至20年来最低水平,但随着全球经济活动逐渐恢复,今年第三季度已上涨46.6巴仙。

其中燃油价格成本已占三分之一到一半。

“发电的企业也需要某种形式的回报,因为它们为在基础设施进行了大量投资。”

此外,针对梁文辉提及的经营公司可轻易地从过去赚取的利润中吸收,而不是将增加成本的费用推到消费者身上,陈诗龙也回应,指政府在疫情期间提供国人具针对性的援助。

他举例,每户有至少一名新加坡公民的家庭均在7月或8月的新能源水电账单中,获得100元的一次性“同舟共济”水电费补贴。符合资格家庭的消费税补助券——水电费回扣(U-Save)今年也翻倍。

这些援助至少能够帮助一房式或二房式住户应付平均六至八个月的水电费;三房式及四房式住户也可至少抵消两至四个月的水电费。

“我活了50多岁,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政府花这么多钱来支持这个国家的所有人。”

曾任职能源市场管理局局长,如今为外交部兼交通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也发言澄清,指新加坡能源公司负责提供基础设施,将电力从发电厂输送给用户。

而能源局作为监管者,也会考虑新加坡能源公司投入的资产并将联合这些资产,一同计算公平回报率。

“我们要先弄清楚各个实体的商业模式是什么,才来评论‘为什么他们赚这么高利润,又不将其中一部分转移给消费者’。”

For just US$7.50 a month, sign up as a subscriber on Patreon (and enjoy ads-free experience on our site) to support our mission to transform TOC into an alternative mainstream press in Singapore.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