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30 September 2020

【冠状病毒19】9月30日新增23例确诊 四例入境病例

根据卫生部文告,截至本月30日中午12时,本地新增23例冠病19确诊,三例社区病例,均为工作证持有者;四例入境病例。 本地累计总确诊人数已增至5万7765例。 四例入境病例在入境我国后即履行居家通知。 当局正在搜集新病例的详情,并会在今晚提供更多细节。  

负担不起租金露宿街头 吴家和揭马劳滞留狮城窘境

随着疫情爆发后,不少马国劳工被滞留在新难以返回家园,他们的落脚去处也成为了一大难处。 本地社运人士吴家和在进行物资分发时,遇到一名滞留本地的马国劳工,叙述他如今的窘境。 吴家和在29日脸书上发文分享他在助人过程,遇到的马国劳工的情况。他表示,自己在物资分发时遇到了一名“马国安哥”,他自吴家和分发物资开始,一直都是他们的“常客”。 据吴家和形容,“马国安哥”领着我国的永久居留证,而且自边境限制实施后,一直滞留在我国。在这期间,因付不起租金而沦落为无家可归的人。 吴家和表示,“高租金的住所,已然超出他的能力范围,所以他只能一直露宿街头” “尽管无法回国,历经苦难,但仍不阻止他的乐观。然而,最近的边境政策大转弯,却让他感到了一丝沮丧。” 吴家和续指,尽管在回家路上历经磨难,但他仍然感激自己还保有一份工作,公司获得了75巴仙的政府补贴,给他工资继续雇佣他。 本社报道,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在国会发表330亿元的“坚毅向前”预算案(Fortitude Budget),协助保障人民生活、提供企业和工友适应或转型。对于在6月1日后仍不准复工的企业,能获得75巴仙的雇佣补贴。 吴家和也相信,除了上述的“马国安哥“以外,本地仍有许多受到边境政策限制影响的马国劳工。 因此他呼吁能够尽快开通边境限制,让马国劳工能够早日回家,与家人团圆。 “我们也希望能够早日开放边境政策,让他们回家和家人团圆,许多人已经有半年没有见孩子。” https://www.facebook.com/goh.gilbert/posts/10160417651008975 今年7月新马达成共识,通过两国互惠绿色通道,惟互惠绿色通道和周期性通勤安排通关的民众,都需要接受冠状病毒检测、进行隔离等手续。 外交部长维文指出,8月份将开始接受民众跨境申请,前提是有关申请必须与公务、商务等工作需要为主。随着互惠绿色通道的开放,《诗华日报》报道,马国亚航也在8月17日恢复吉隆坡飞往我国的航班,而柔佛公共交通公司也为跨境旅客安排巴士。 9月11日,马来西亚卫生部正探讨在明年1月全面开放马新边界,让民众每天往返两地工作。 马国卫生部长表示,未来四个月将会是行动管制令(MCO)的重要时期,因为它将对重新开放与新加坡边界有着重要的决定。

疑袭击女子并自残 男子被捕送往医院!

疑袭击女子受伤,男子在光天化日下,组屋区停车场拿刀自残,最后被警方逮捕。 案件发生于昨日(29日)中午12点02分,位于蔡厝港3道第409座组屋。 据网上视频显示,一名年轻男子在组屋区停车场内怒吼,并用刀子自残,不断划伤自己的手臂。 这名黑衣男子据称是一名休班警员,当时手持一把锄头,正在劝导男子,而男子不听还拿刀划伤自己的手臂,众人见状后,立马上前阻止男子,以免他继续自残。 而另一段视频则拍到,一名女子脸上有血跑向路人求助。据悉,女子是被男子袭击所伤。 警方随后也证实接获相关通报,透露一名23岁男子在意识清醒的状态下被捕,并送往黄廷方综合医院,而27岁女子则被送往国大医院。 案件目前仍在侦办中。  

林瑞莲动议未选中 陈川仁斥“避谈”巴蒂案是假论述

工人党主席林瑞莲,本月中旬针对前女佣巴蒂案判决,提出休会动议申请。 不过,昨日(29日)国会议长陈川仁更新贴文,表示来临国会会议有多达五项休会动议申请,经过抽签决定,林瑞莲的动议未被选中,反之议员黄国光探讨家中二手烟的议题,将在来临国会议事上讨论。 与此同时,陈川仁也在贴文的留言,指坊间对于林的动议未被选中,出现一些假论述,也澄清一项动议现在没被抽中,不代表下次不会被选中。 “例如有关讨论刑事司法制度的动议未被抽中,不代表在国会就完全不提。事实上也有针对此案的议员提问,律政和内政部长尚穆根也会就此发表部长声明,相信届时也会有全面和实质的辩论。” 他指尽管有者对他们感兴趣的课题有热诚,但贬低其他议员提出的议题就显得不敬,也对其他受相关议题影响的国人不敬。 “我宁可这些喧嚣是出于热诚或无知,而不是故意为之。” I had to draw from 5 possible Adjournment Motions for the next sitting in ...

二手烟和刑事正义,孰轻孰重?

工人党主席林瑞莲,本月中旬就10月份的国会会议提呈休会动议(adjournment motion)申请,有意针对近期前女佣巴蒂的判决,讨论刑事司法制度问题。 林瑞莲提呈的动议题为《众人的正义:增强刑事司法系统中的平等》。不过根据国会议长陈川仁脸书贴文,来临国会会议有多达五项休会动议申请,经过抽签决定,林瑞莲的动议未被选中,反之议员黄国光探讨家中二手烟的议题,将在来临国会议事上讨论。 国会将在下周一(10月5日)复会。 前女佣巴蒂案的最新判决,犹如抛下震撼弹,例如法官陈成安点名廖家父子报警“存不良意图”、警方移交赃物的疑点等等,都迫使警方、总检察署等各造需要对事件彻查,民众也期待此案能有个交代。 前进党非选区议员梁文辉直言,现有议会程序似乎未能优先处理更重要议题,未来该党仍会探讨这些缺失。对于巴蒂案,梁文辉也对律政和内政部长尚穆根提出国会提问。 梁文辉询问尚穆根,会否委任一个涵括非政府成员的独立调查委员会,针对巴蒂案的调查和检控,对总检察署和警方发起公共咨询? 梁文辉也关注弱势群体诉诸正义的管道。他询问,对于经济上弱势的外籍人士,是否能设立快捷审讯程序?再者,也应增加高级全职无偿服务律师(CLAS)的报酬,认可他们的贡献。 他也建议,可仿效英国的公设辩护人服务(Public Defender Service),为一些被告提供法律援助;以及增加新加坡警方内部的翻译服务素质 梁文辉表示,该党呼吁针对巴蒂案应设立独立的调查委员会,以检讨此案并建议有效方案,只有如此才能重新赢得民众对刑事司法体制的信任。 𝐒𝐞𝐜𝐨𝐧𝐝-𝐡𝐚𝐧𝐝 𝐬𝐦𝐨𝐤𝐞 𝐦𝐨𝐫𝐞 𝐢𝐦𝐩𝐨𝐫𝐭𝐚𝐧𝐭 𝐭𝐡𝐚𝐧 𝐜𝐫𝐢𝐦𝐢𝐧𝐚𝐥 𝐣𝐮𝐬𝐭𝐢𝐜𝐞 Following ...

感叹机场空荡荡反差大 毕丹星冀早日恢复昔日热闹光景

毕丹星感叹樟宜机场空空荡荡,期待机场能够恢复昔日热闹繁华的场景。 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于29日在脸书上发文表示,自己在周末时段带着女儿前往樟宜机场,感叹机场在疫情下显得冷清清的情况。 他坦言自己一直对航空业非常感兴趣,忆述儿时母亲带着他和姐姐前往樟宜机场的场景,同时见证了樟宜机场的发展。 “1981年樟宜机场开业时,我母亲带着5岁的我和7岁的姐姐到樟宜机场附近。仅仅几年内,还曾搭乘伊留申-62客机,前往新德里探访祖父母。 看着昔日水泄不通的机场,变成如今只有寥寥无几的旅客,他感叹,对于飞机的起降仍记忆犹新,宛如近日才发生,然而如今跑道却已被关闭。于是他也带着女儿开始逛机场。 “我们在享用完了冰淇淋后,从星耀樟宜开始逛,第一航厦到人烟稀少的第三航厦,那种体验让人感到不真实/” 他也用手机记录下眼前的景象,拍下这历史性的一刻。毕丹星在文末也补充,希望能够很快回到这里,看见截然不同的场景。 https://www.facebook.com/pritam.eunos/posts/3527258253963129

因路线意见不同 司机乘客争执不断

透过第三方进行召车服务,有时会遇到司机说要“要跟我的路”,而乘客说“我还钱要听我的”的情况,但是网民认为其实大家要多体谅和互相尊重,更不应该故意刁难司机,“他们的收入在这困难时期已经变的更少了”。 网民Kenneth Chan昨早(9月28日)在脸书上帖文,分享发生在德士上的司机和乘客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事件。 Kenneth指出,乘客当时通过德士公司或第三方的召车程序召车,虽然车费便宜,但是必须根据GPS导航系统所制定的路线,非常复杂。 帖文中,网民分析道,类似情况对乘客来说较为有利,因为车票便宜,可以最大限度地“驱使”司机,路途长。但是对司机而言,却是花时间和汽车燃料的。“看看这乘客如何欺负德士司机……就因为是他付款……他其实可以不用这样要求的,可以很好的询问是否能够解决问题。” Kenneth Chan表示,他了解司机的状况,他若通过第三方应用程序或召车应用程序接受载客,就必须遵守导航上的中央高速公路(CTE)路线。但是,德士司机在接到这名乘客之前,似乎刚刚经过中央高速公路时看见该处塞车或交通拥挤,因此决定在接到乘客后,因意见不合而发生争执。 乘客要求使用中央高速公路,完全不考虑司机的意见,就算司机已经尝试解释说该处塞车。“很显然的,乘客并没有将司机的困难放在眼里,对司机而言,时间就是金钱,而塞车将导致司机付出沉重的代价。” “如果是现场召车或用德士计程表计费,或许乘客就会同意司机所建议的,没有堵车的路线了。这能造就双赢局面,乘客提早抵达目的地,而司机也能够有时间赚取更多收入。” 网民同时批评道,似乎很多本地人都有这种态度,都是‘我’、‘我’、‘我的’的心理。而且对于短片中乘客的“我付钱,我有权拒绝”一席话,他认为司机在面对如此无礼对待时,也有权利取消订单,拒绝任何付款方式并请乘客下车。 他希望司机能够获得和一般人同样的对待和尊敬,更何况若他一天下来都面对类似的刁难客,心情怎么不会差?“最重要的是,他们需要注意路况,还要面对其他的无礼驾驶者和乘客、长时间待在车龙中,尤其是人有三急的时候,这些种种都是为了应付房租和车油费,收入也因这困难时期而变得更少。” 他坦承难以责怪这些脾气暴躁的司机,因为他们都受困于这些烦躁的框架中。“他们之中,有些也是很友善的人士,甚至是很好的谈话对象。” 帖文在至今已经获得116个评论,60人转发。 有网民认为,其实不要担心这么多,用Grab召车就是“一口价”,没得吵。也有网民表示不认同Kenneth的意见,因为乘客至上。 “我也曾面对类似的情况,因此要求减2元的车费,依据司机的路线省了10分钟路程。” 然而,更多的网民都表示,竟然已经是制定的车费,那么就根据司机的路线,毕竟司机一定更希望能够节省时间,赚更多。 https://www.facebook.com/kenneth.chan.908347/posts/1249982485378733

Page 3 of 4 1 2 3 4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