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雇前人力部客服员后挨打不断 女佣不堪受虐爬下15层楼逃

一名前人力部客服职员涉嫌虐待她家的女佣数个月,将后者锁在公寓内,甚至打耳光至脸部出血,女佣被吓得爬下15层楼逃跑。

31岁的被告努尔奥迪达(Nuur Audadi Yusoff)今天(9月28日)面对六项伤害女佣的控状,她对此表示认罪,另外还有九项控状将在判刑时列入考量。

据法院文件指出,被告和家人自2017年12月1日至2018年5月1日,雇佣24岁的印度尼西亚籍女佣,月薪为580元。但是女佣在工作了一个月后,就开始遭到雇主虐待。

《亚洲新闻台》报导,被告于2018年1月时曾在晚上被女儿的哭声吵醒,发现女佣忘记为女儿涂上婴儿药膏,就质问女佣,对着她吐口水并打了对方耳光两次。

事后的数周,被告因女佣没准备早餐而朝她甩玻璃杯盖;因女佣没有帮孩子洗澡而抓着对方的头发,将她拖到浴室,更抓着女佣的头发要求她为孩子唱歌。

控方指出,女佣在经常被责骂、偶尔被吐口水等各种虐待后,哭着要求转换雇主。被告因此答应不再打她,而女佣就留下来继续工作,因为她需要寄钱回乡养孩子。

被告在2018年4月11日,还曾将女佣带到人力部,帮助她向其前雇主提出欠薪通报。据法庭文件指出,女佣当时非常感谢被告的帮助。

上传孩子照片导致再被虐待

但,在同年的4月21日,被告发现女佣持有一副手机,于是就点开并游览其聊天记录和储存照片。当被告发现自己孩子的照片被上传到脸书时,她感到不高兴,并用手机拍打女佣的脸部,导致女佣脸部红肿出血。

被告没收了手机,并在接下来的一周中,几乎每天都扇女佣耳光,并抓她的头发。

一周后,女佣对被告表示,已经向代理人申请转换雇主。被告再次扇女佣耳光,表示自己花了很多钱来雇用她。女佣后来自被告的卧室中取回遭没收的手机,并将它藏起来,以便找机会联络代理公司。

但是,当被告发现卧室内的手机不见时,就用梳子戳女佣的额头并质问。女佣当时否认拿了手机,被告就要求被告寻找手机至半夜。被告当晚更让女佣在客厅睡觉,还锁住女佣的房门和单位大门,避免女佣逃跑。

被告在事发隔日拉着被告的头发,并踢她的头部。被告当晚再拉着女佣的头发时,觉得女佣的头发很油,就将女仆拉到厨房并朝她喷水,然后叫女佣去洗澡。被告之后又觉得女佣为孩子冲奶的时间太长,就质问她。

侮辱女佣是妓女

据法庭文件指出,被告曾询问女佣是否是妓女且试图和她的丈夫调情等,她还多次用扫帚打女佣,辱骂女佣是妓女。

在2018年5月1日的清晨2时许,女佣自阳台爬入自己的房间内,收起个人物件。她先将衣服扔出单位,自15层楼,依着逐个楼层的阳台往下爬,成功抵达地面后,就向她的经纪人求助,并且报警。

控方指出,这样的攀爬几乎要了她的命。然而,女佣之后被送到医院,以医治挨巴掌后造成的脸部擦伤、抓痕和被抓头发时做造成的损伤。

据悉,女佣目前仍留在印尼大使馆内,且仍然非常害怕被告。

控方要求对被告下判10个月的有期徒刑,并指她“恶意虐待”。“她对受害者施加的无端暴力随着不满而增加……被告决定将受害者锁在单位内。为了逃离被虐待,受害者甘愿冒着生命危险,在夜深人静时从15层楼爬下来。”

控方指出,被告的以轻率的理由展开的暴力行为,已经造成受害者身体和心理的伤害。而被告甚至侮辱受害者为妓女,游览和没收手机来侵犯她的隐私,更将她锁在屋内,表示没有人会听到她的求救声。

检控官指出,“被告是一名人力部客服人员,她应该更了解这些”。“相反地,她一再地虐待受害者。尽管如此,她其实意识到自己在做错事,因为她曾承诺不会再伤害受害者。”

虽然被告认罪,但控方表示,这距离开审才刚刚过一周,而被告必须在11月返回法院进行判决。

对于每项造成他人伤害的控状,被告可能会被判入狱两年,最高罚款不超过5000元或两者兼施。由于有关的罪行是针对家佣,因此判决可能还会倍增。

For just US$7.50 a month, sign up as a subscriber on Patreon (and enjoy ads-free experience on our site) to support our mission to transform TOC into an alternative mainstream press in Singapore.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ending posts

September 2020
MTWTFSS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