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3 September 2020

350万工作机会? 余振忠:理论上正确,却未对症下药!

贸工部长陈振声称,国人不需担心没工作,250万个新加坡人,就业机会就有350万个。 对此,工人党成员余振忠表示,尽管陈振声这种说法,理论上是正确的,但并未对症下药,特别是未深究本地PMET失业的原因。 随着外籍人才课题愈炒愈热,贸工部长陈振声日前表示,对于250万国人,就有350万就业机会。余振忠于21日在脸书上发文表示,此番言论理论上未发现漏洞,但事实上,它并没有实质证据或统计数据,解决本地专业人士、经理、执行员与技师(PMET)失业的问题。 余振忠指出,在逾100万个工作准证和SPass当中,其中有30万人则在建筑行业中工作。 “在其他发达国家,这些工作有一部分是由本地人从事,但其薪资却是我国的三倍。工资的提高能够产生巨大的生产力,尤其是在建筑行业与零售行业。 他续指,因此部分建筑行业和零售也的工作也会由本地人从事,但很遗憾的是,新加坡部分行业中,其生产动力仍处于80至90年代。 余振忠也提及,国人不断与PMET领域和高薪工作失之交臂。 “我们拥有全球最好的大学,但我们仍然在聘雇问题上失利。为何这么多新加坡人仍需要为自己的工作挣扎,只为求得足以生存下去的一点薪资? 他也提及,甚至一名人民行动党的议员(指洪维能),也开始意识到樟宜商业园的情况,形容到那里“恍若异客”。 西海岸集选区人民行动党议员洪维能,于8月31日的国会中称,在走访樟宜商业园后,在那里感受到,明明身在自己国土,“却恍若异客”。 他形容自己在走入樟宜商业园时,发现身边都是穿着“光鲜亮丽“的人们,而且这些人显然是外国人,对着他说外语。 “我第一次感觉到,身在自己的国家,自己却像外国人一样”,他指出。 余振忠也在帖文中写道,创造和提供就业是一码事,但为国人创造就业机会又是另一码事。 “如同理论上正确与实质执行有所落差一样。是的,确实有350万和更多的就业机会供250万本地人,但创造贴近本地人属性的工作,又是另一回事。” https://www.facebook.com/yeejj.wp/posts/3336628406404910

五个月偷拍469裙底视频! 大学生被判入狱39周

26岁大学生偷拍成性,五个多月来偷拍469个分别来自335名女子的裙底视频,面对包括侮辱女性尊严和拥有猥亵影片等四项控状。 被告Shaun Ho Yan Liang今日(9月23日)被判罪名成立,将入狱39周,即九个月又三周。 当时仍是南洋理工大学心理学系学生的被告,于2018年7月22日晚上,在四美东福坊偷拍一名和男友一起用餐后逛超市的女子。被告当时尾随女子,并用手机偷拍她的臀部,也透过女子宽松衬衫偷拍内衣。 被告的行径引起女子注意,就告知男友并暗中注意被告的行为,在被告企图偷拍时直接揭发他。随后发现被告在短短15分钟内,偷拍了10个裙底视频。 警方在逮捕了被告后,从被告手机中发现459个视频,分别来自另外334名身份不详的女子,并发现被告自2018年2月2日至7月22日期间,几乎每天都进行偷拍,而且地点不限。被告的手提电脑内也被发现106个色情影片和158个违法影片。 被告进行偷拍的地点不限,包括有在天桥、上课地点、学生活动中心、南大的实验室及其他未查清的地点,并透过视频得到快感和满足感。 据案情指出,穿短裤或裙子的漂亮女子是被告的目标,而偷拍部位除了裙底,也包括胸部和私密部位。 为了避免被发现偷拍,被告下载了一个应用程序,让手机在进行偷拍时呈现空白画面,而不是拍摄画面。

【冠状病毒19】9月25日起 客工宿舍增额外检测

人力部和卫生部联手,从9月25日开始,为回利阁客工宿舍(Toh Guan Dormitory)的客工进行为期四周的冠病检测。 据人力部文告指出,了解客工们的身体状况,并且尽早发现客工群体中的无症状感染者,所以展开更频密的检测行动。 当局表示,如果能够更早发现新病例,就不需要当宿舍出现新病例时将整个宿舍楼隔离期开,甚至还可以实施针对性隔离措施,以防影响没被感染的客工和雇主。 然而为了尽量避免影响客工的工作和生活作息,有关的实验性检测将在客工宿舍进行,且采用新的口咽拭子检测。 住在回利阁客工宿舍的客工们原定每14天就要进行一次冠病例行监测,而随着人力部增加的这次额外检测,客工们平均每七天就要接受一次检测。

前女佣拟对检控官 发起纪律研讯

因被前雇主廖文良指偷窃,卷入四年官司的印尼籍前女佣巴蒂,将透过代表律师,申请向涉及检控其案件的检控官,发起纪律研讯。 巴蒂代表律师阿尼尔(Anil Balchandani),今早(23日)出席在高庭的审前会议,这是援引律师专业法令(Legal Profession Act)第82A条文下,针对司法官员的纪律研讯(disciplinary proceeding)。 被要求答辩的是两名署理检控官 Tan Wee Hao和Tan Yanying,他们由总检察署的Kristy Tan Ruyan等人代表。 若巴蒂对司法官员不当行为的申诉,获得大法官允准进行调查,当局将设立纪律审裁庭,以调查相关申诉并提成给大法官,后者有权作出惩处,或驳回有关申诉。 若违反律师专业法令下,一些相关惩处包括被剔除职务、罚款最高2万元,或任何纪律审裁庭认为合适的处罚。 巴蒂再去年被国家法院判监禁26个月,惟在本月4日,终获高庭推翻判决,沉冤得雪。巴蒂一案近两周来引起国人议论,并关注女佣在整个审讯中处于弱势的地位。高庭法官陈成安判决中,更形容廖家父子报警可能存在“不当意图”,被告有充分理由投诉人力部,而廖家“先下手为强”将他开除。 高庭法官陈成安,在判决中也点出所谓“赃物”移交警局过程存在疑点。包括廖家声称开箱检查女佣留下的三大箱子,并报警后,警方未立即取走证物。由于高庭法官的判词,也针对警方的调查工作,这也致使警方需出面回应此事,表示将展开调查。 再者,控方在聆讯时提呈的证物,竟包括故障的DVD播放机,而在初审时并没有提出来播放机是故障的。

Page 2 of 3 1 2 3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