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1 September 2020

盛港市镇会标志设计比赛 昨公布20入围名单

盛港市镇会日前为学生举办了设计标志比赛,于昨日(20日)公布20入围者的标志设计。 盛港市镇会昨日(20日)在脸书上公布20名入围者的名单,并表示自比赛宣布以来,已收到419个作品,感谢民众踊跃参与。最终成绩也将日后公布。 新成立的盛港市镇会,公开让13岁以上国人来参与该市镇会的标志设计比赛,以便评选出最能代表该市镇会的标志。 该市镇会强调标志设计比赛开放于业余爱好者或对设计有兴趣的学生,而不是专业的设计公司。盛港市镇会提及,希望新标志能代表盛港这个市镇,以及工人党的价值观。 得奖者除了所设计标志,将获盛港市镇会采用以外,也能获得500元奖励,以及来自本地设计师Jackson Tan的指导。 此外,盛港市镇会也将20名参赛者的作品,欲知更多详情可参阅盛港市镇会脸书。 https://www.facebook.com/WPSengkang/posts/3436654816392649

疫情冲击下的“新穷人” 多为年轻夫妇或私人住宅住户

冠状病毒19疫情不仅冲击危害人们的生命,也同时带来恶劣的经济状态。根据非盈利组织发现,在疫情的冲击下出现了许多“新穷人”,他们一般为年轻夫妇或私人住宅住户,但鲜少向慈善组织求助。 《今日报》报道,非盈利慈善组织善粮社(Food from Heart)认为,截至9月份,该组织的食物分派项目中,受惠的家庭增加了五成,从1月份的6千户增加至9千户。 此外,本地慈善组织新加坡食物银行(Food Bank Singapore)也表示,在阻断期间(即4月至5月),该组织已发出了560吨食品,要知道去年全年共发出的食品也才802吨。 该慈善组织也表示,受到冠病19的影响,社会也开始出现“新穷人”(New Poor),例如年轻夫妇或私人住宅住户。他们一般不会向组织求助。 不仅如此,新加坡管理大学连氏社会创新中心的研究团队,日前也发布《2019年饥饿报告》(The Hunger Report 2019),其结果显示,2019年本地约一成的家庭没有或不确定能否获得营养食物,有些甚至一天只有一餐可享用。 其中四成的家庭每月至少会经历一次粮食不足的问题,但只有两成的家庭获得该方面的协助。 对此,社会及家庭发展部于16日表示,将持续与慈善组织合作,解决食物不足的问题。 针对家庭不寻求援助一事,新加坡管理大学研究中心也表示,逾六成的家庭是因为不好意思、对食物援助一无所知,以及认为其他家庭更需要帮助,才不寻求协助。 该结果亦获得善粮社执行总裁沈美霞的认同,她表示,有些人觉得获取食物捐赠是一种耻辱,因此不敢寻求帮助。 沈美霞认为寻求援助的案例激增,而需要帮助的人群也逐渐扩大。根据外展工作可发现,目前已有约500例受惠家庭是居住在五房式组屋、共管公寓或有地住宅,是寻求援助案例的10巴仙。 善粮社执行总裁沈美霞也观察到类似的趋势,而称这些案例为“新穷人” 。她说,自己遇到过一对年轻夫妇在疫情爆发前,把所有积蓄都花在翻新新的组屋上。当疫情加剧时,丈夫失业,妻子面临减薪。当夫妻俩的积蓄枯竭时,他们负担不起三餐。

赞潘群勤提建设性政策 杨南强:有效社会安全网需国家资源参与

在本月的国会会议上,前进党非选区议员潘群勤在现有政府扶助措施上,再建议两项提案,希望能减轻国民面对疫情的负担。 她呼吁,应允许因疫情影响而失业的国民,能从公积金户头中借出款项,解燃眉之急。再者,探讨公积金终身入息,与通货膨胀挂钩。 政府投资公司(GIC)前首席经济师杨南强,赞扬国会在野党议员也能提出建设性的政策提案! 他解释,退休金与通货膨胀挂钩,乃是确保退休入息充足的一项重要改革,且大多数先进国家采用的标准大体一致。 随着寿命延长,大多数人退休生活可能还会延长20年,这使得退休金额入息实则比实际价值减少近半。 为了弥补这损失,公积金入息至少与两巴仙通膨值挂钩,但对于许多退休后仰赖公积金入息的人士,这意味着退休金额不足,或可能面对绝对贫穷、晚年无法满足基本需求的窘境。 更糟糕的是,好些贫困者的退休户头(RA)基本存款,少过6万元。杨南强也提醒,一些低收入者通常也难有应急的储蓄,特别是在面对此次疫情时,许多人都从事零工、不稳定的工作(如送餐员、私召车司机等)。 他认为,这些群体会更需要失业时可借款的机制,搭配基本风险共担(pooled)的失业保险制度。 要保护贫困者的公积金储蓄,例如上述失业借款机制,可限制在借三个月薪资,找到工作后再逐步还款。再者,也应了解他们经济情况,再给予补贴。而这些补贴应来自公共资源,而不仅仅是由穷人自己承担。 早在10年前,包括他本人、许荣达教授和刘浩典,都曾就此提呈给政府内部研究机构和政府接受反馈的阻止REACH,但迄今似乎都未有任何成果。 杨南强认为,有效和可持续的社会安全网,不仅仅是依靠风险分担或个体的财力资金,而且还需要适当整合国家资源。 Excellent NCMP maiden policy speech by Hazel Poa, PSP. ...

疑找不到路崩溃 德士司机对女佣咆哮“我真的要死了!”

相信是为了路线起争执,一名德士司机不仅对试图引路的女佣咆哮,还说“想自杀”,被乘客欺负等。 《All Singapore Stuff 》昨日上传了司机与女佣吵架的视频,根据视频显示,乘客相信为一名女佣,正和一名老妇共乘。而视频开始便可见司机在大声咆哮,指责女佣的引路指示不清楚,尽管女佣回应,但司机已显然烦躁不安,吆喝女佣,并重复说道,“你说什么了!” 随后司机开始抓狂,指女佣毁了他一整天的心情,甚至扬言自己想死。期间还以中英夹杂崩溃表示,“我真的要死了,如果可以我现在就自杀!每天都被乘客欺负!” 尽管女佣耐心引路,但司机依旧非常崩溃,不停大声吆喝女佣,最后甚至扬言要报警处理。女佣当下也忍不住怒火,怒呛司机不懂路还拒绝别人帮忙,还要骂人。 视频共长达3分多钟,期间司机数度崩溃抓狂,并咆哮斥责女佣欺负老人,女佣则反击司机没有权利可以任意咆哮人,俩人的战火愈发猛烈,情绪也愈发崩溃。最后车子在经过好几分钟的争执后来到目的地,女佣带着老妇付了钱下车,这才结束了这场闹剧。 在长达好几分钟的视频中,尚未了解个中原因,也无法得知争端起源。一些网友为女佣打抱不平;但有者ue表示,未了解争执原因,无法判断孰是孰非,也有人站在司机的角度称司机也只是想要安心接客,或许在沟通过程中女佣的态度让司机稍感不适而引发争执。 https://www.facebook.com/allsgstuff/videos/1476074282603379/

回应选举局报警之举 《新叙事》谴责当局试图打击言论自由

本月18日,选举局发文指责,本地网络媒体《新叙事》(New Naratif)未经授权,发布与选举相关的付费广告,助理选举官已就此事报警。 对此,《新叙事》于本月19日发文谴责当局滥用法令,骚扰独立媒体和异议者。上述报案似乎试图恐吓独立媒体的存续、在批评政府者和公民之间产生恐惧。 《新叙事》认为,这是当局利用惯用的手段来对付异议者或独立媒体。 “人民行动党的论战在选票失利,而总理李显龙也承诺放低身段。然而,总理办公室却选择报复异议者和独立媒体。他们滥用国会选举法令,使用惯用的旧策略,犹如2015年和2016年选举之后,对异议者展开调查。” 《新叙事》也表示,新加坡理应获得更好的,因此该媒体也呼吁政府勿滥用权力。 选举局18日曾发文指责,《新叙事》于竞选期间,未经授权下发布与选举相关的付费广告,助理选举官已就此事报警。 选举局解释,根据国会选举法令,任何选举活动,都需要得到相关候选人或其代理的书面授权。否则形同非法进行竞选活动,抵触国会选举法令。因此,选举局是在竞选期间的7月3日、7日和8日,要求新叙事撤下在该专页的五则付费广告。 未经授权下进行竞选活动,若罪名成立,可罚款最高2000元或坐牢12个月,或两者兼施。

【冠状病毒19】和其他病例无关 孟籍工作证件持有者为唯一社区病例

昨日(9月20日)新增的18起冠状病毒19确诊病例,病患全都没有出现症状,且只有一起社区病例。 据卫生部文告指出,唯一的新增社区病例是一名29岁的孟加拉籍工作证件持有者,暂时确定和其他病例没有关联。 昨日的新增病例中,有四起入境病例,他们分别来自德国、菲律宾和伊朗。 来自德国的是一名学生证持有者,他于本月9日入境我国;来自菲律宾的是一名工作证和一名工作准证持有者,于本月8日入境;而来自伊朗的是一名眷属准证持有者,于本月15日入境。他们在入境后履行14天居家通知时,进行冠病检测时证实被感染。 新增病例中有13起来自客工宿舍,其中有五名患者已被隔离,剩余的八名患者则是在接受当局监控监测时确诊的。 昨日并没有新增的感染群体,但是在现有的刘个感染群内曲线了新病例。 截至昨日,我国已经累计了5万7576起确诊病例,康复人数累计了5万7181个,累计死亡人数保持在27人。出院或离开社区隔离设施的人数达39人,目前仍有30人住院。

Page 3 of 4 1 2 3 4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