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状病毒19】因疫情受困房间内 客工只求“被当人看待”

英国广播公司BBC最近采访了住在宿舍的客工们,并于9月18日发布名为《新加坡:暴露了不平等的疫情》的文章,揭露客工在我国所面对的严峻情况,一些客工只求“把我们当人看待”。

其中一名受访者是来自孟加拉国的Zakir Hossain Khokan。他曾感染了冠状病毒,并被送入医院就医,之后被安置在临时住所休养,被送回宿舍后,才开始重新上班。

Zakir的宿舍之后也被当局宣布自冠病感染名单中剔除,所以他认为自己已经过了最糟糕的时段。

但是在今年8月,客工宿舍内出现新感染群,而他就和其他客工一样,被下令回到房间内进行隔离。

他和11名客工共处一房间,但在42平方米的房间内,除了六张双层床,别无其他。为了保持一些隐私,他们将衣服和毛巾挂在床前。

Zakir指出,“无论白天黑夜,我们都呆在房间内……这实在很折磨我们。就像坐牢一样”。“而且我们无法保持社交距离,因为这里没有多余的空间。”

当被询及宿舍条件时,他说道,“我自4月17日离开宿舍(入院),到7月9日才回来,但是没有看到任何改善” 。“他们说我们必须保持社交距离,但对我们来说,这就是个笑话……我们如何在这么小的房间内保持距离?”

Zakir宿舍内的每个楼层有15个房间,可容纳180人,但是他们共享六个盥洗盆、淋浴间、厕所和小便池。 “他们要求我们保持清洁,但是皂液器内没有肥皂。”

他也指出,曾看见宿舍内的一些客工联络了家人,表示他们不能够接受这种环境。“他们哭了,说想要回家。”

而Zakir自己也不知晓几时能够脱离当前情况,复工成为他的最大希望。“我们许多人都在这里住了很长一段时间。我就在这里呆了17年,我们就像新加坡的一部分。”

“我们没有要求要获得国民的待遇。但是请对待我们就像对待人类一项,就像我们也是社会的一份子。如果可以那样做,那会非常好。”

我国客工在冠状病毒19肆虐之前,一些时候20人共享一间宿舍单位属正常现象。但是在3月下旬,客工权益组织“客工亦重” (Transient Workers Count Too,简称TWC2)提醒政府,正视客工群体新感染群的风险。而在提醒发出不久后,我国的宿舍内爆发了多宗冠病确诊病例。

截至8月11日,人力部才发文告宣布,我国客工宿舍已属安全区域。人力部发文告指出,除了六个专用隔离宿舍中的17个独立块隔离设施外,所有宿舍宣布已成为安全区域。这表示所有宿舍的客工们已康复,或者已检测且呈证实没有被感染。

但是不久后,少数宿舍再次传出新病例。

李显龙:不可能做出完美决定

李显龙总理于本月2日在国会上曾指出,虽然并非没有缺点,但是新加坡在处理冠病方面做得很好。然而,后见之明,我国政府在某些事件上可以有所不同。

李总理指出,“任何形式的公共生活都会存在风险” 。“我们加强了预防措施。短时间内,看似已经足够,但是随着更大的感染群在宿舍爆发后,则严重打击了我们。”

虽然他承认犯了错误,但是他最后还是说道,“在战争迷雾中,我们不可能总是做出完美的决定”。

For just US$7.50 a month, sign up as a subscriber on Patreon (and enjoy ads-free experience on our site) to support our mission to transform TOC into an alternative mainstream press in Singapore.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