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0 September 2020

女佣被指偷窃翻案胜诉 律师阿尼尔:巴蒂决心令我感震撼

印尼籍前女佣巴蒂胜诉一事在我国引起关注,成为热门话题。原本被判两年监禁的巴蒂,因坚持自己并未盗窃,坚持上诉,最终在上周获得成功,改判无罪。而她也总算摆脱四年缠身的官司。 这场史无前例的官司证明了正义虽然会迟到,但不会缺席。在长达四年的“抗战“中,除了仰赖巴蒂坚定无比的信念,还有一群”功臣”,包括客工组织情义之家(HOME),以及辩护律师阿尼尔。 阿尼尔在近日接受情义之家的访问,而访问在裁决前一周录制,在判决后播出。在采访中,阿尼尔以谦卑谨慎的态度回应了巴蒂的案件,除了提到在巴蒂案件面临的种种挑战,也提到现今客工所面临的不公。 审判时间、对方优势,巴蒂处下风 说起巴蒂的控诉时,他已经明白自己要面对种种挑战,因为不仅是长期抗战,而且还是一场难打的持久战。 他解释,“我们需要处理大量的事务,或者至少是我需要处理大量的事务。在没有任何的助手下,我必须井然有序、运筹帷幄,清楚了解巴蒂的叙述。” 此外,面对顽强的对手,即检察官以及一个来自上层的家庭,阿尼尔表示,“这是我们的弱势,没有强而有力的证据。尤其是我们没有证明巴蒂的照片,事实上我们的弱点在于巴蒂没有拍很多照片证明我买了这些物品。” 然而,在独自面对各种挑战时,仍有庆幸的事发生 。阿尼尔说,“我认为比较庆幸的是,我们要求将所有物品呈现在庭上,一般的程序会在审判庭(Trial level)就完成,而到了上诉庭则改以口头呈现。然而,法庭同意我们,即指我们能够看见照片以外的证物。” “…慢慢地我们才能够前进,并质疑为何有人要偷垃圾?” 巴蒂的决心 但整起案件中令人感到震惊的,反而是巴蒂的决心。阿尼尔表示,巴蒂原本可以在被控时认罪,无需经历折磨的过程,但却一人独自扛起,坚决不低头。 “但让我说,撇除法律方面,我对巴蒂的决心感到意外地惊讶,因为她的压力不仅仅是来自法律,她还有家庭需要照顾,加上在新加坡的生活费用。在面临诉讼期间,可能无法与人交谈,甚至是没有朋友,没有人可以明白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阿尼尔坦言,若巴蒂在一早就认罪,或许在完成刑期后,仍能在其他国家重新开始。 巴蒂非特例,认罪只是“技术上”解决 谈及客工在面临不公时,阿尼尔表示许多客工并无法如同巴蒂有相同的决心和毅力,完成所有的审判过程。因此也赞赏情义之家的力挺。 “我认为大部分客工在与这些事情打交道时,关键之处在于他们必须呈现自己的故事。很多人并没有信心,或者说没有任何准备下,被要求说自己的陈述。这是一场令人相当疲惫的过程,所以一句“我不知道,我忘了”,比什么都更容易。” 阿尼尔认为,客工在政治层面并未有任何代表,每当问题爆发时,这些问题将会回归到司法系统,外籍客工在无法寻求协助之下,只有透过认罪和道歉解决了事,而人们也认为案件“技术上”得以解决。 “对他们来说,道歉或认罪是最简便的方式,他们在经过一小段的审讯后也会被送回家,这本身就是一种不公正,也意味着,这只要“技术上”解决一个案件,这听起来很不错。请让我澄清,当我说“技术上”时,我说的是,试图找到有罪的人。” ...

【冠状病毒19】无需再依据身份证尾号 环境局放宽湿巴刹人流管制

自本周末(9月12日)开始,将放宽的四家本地巴刹人数管制,人们无需再依据身份证号码的尾数进入巴刹。 有关的四家湿巴刹为芽笼士乃巴刹、义顺环路第104/105栋的忠邦城湿巴刹、马西岭巷第20/21栋组屋的湿巴刹,以及位于裕廊西52街第505栋的湿巴刹。 虽然无需再根据身份证号码尾数进入湿巴刹,但是民众还是必须使用SafeEntry访客登记系统,以及遵守一米的安全社交距离。 根据身份证尾数限定进入湿巴刹的措施,是于今年4月22日开始实施。而环境局指出,当限制措施于8月13日开始,在工作日开始放缓后,湿巴刹外的人群管理和排队情况一直维持在可控制范围内。 尤其是在马西岭和芽笼士乃的湿巴刹外,工作日几乎看不到有排队的情况出现。 据当局调查,四个湿巴刹在工作日的平均客流量有显着增加,增幅约18巴仙至48巴仙之间。“这为湿巴刹摊贩带来更多生意,同时也为到来的客户提供更大的灵活性。” 当局也察觉到,周末的人流和过去三周相比并没有很大变化,且很少客户从周末转改到工作日进行购物。 芽笼士乃湿巴刹的人流量最多,甚至有逾百人在湿巴刹外排队的情况出现,;而马西岭的人流也不少,排队人数可多达70人,。另外两个湿巴刹则没有出现排队的现象。 在高峰时段,排队进入芽笼士乃湿巴刹的客户需耗时约20分钟,在马西岭湿巴刹排队则需花费15分钟。然而,环境局认为这都是在可“控制的排队时间”内。 https://www.facebook.com/NEASingapore/posts/2706193139602016

2016年曾有本地雇主诬陷女佣偷窃 遭判监七周

樟宜机场集团主席前廖文良,指控印尼籍女佣偷窃,惟案件最终获平反,五项控状都获撤销。 案件引起社会关注,高庭法官陈成安在判词中提及,廖文良一家举报女佣偷窃,背后动机有疑点,存在“不当意图”。对于高庭判决也促使总检察署表示,将再研究廖举报女佣的行为和动机,再决定是否采取进一步行动。 由于不希望女佣案判决影响公司,廖文良已在昨晚(10日)宣布卸下樟宜机场集团主席等职务。他在声明中解释,当初报警是因为“若对方有犯罪嫌疑,报警让有关当局调查,是在尽公民义务。”   他也指过程中积极配合调查, 如今总检察署将检讨此案,他也表示和家人仍会给予配合。 回溯2016年,曾有一名幼教老师,因诬陷家庭女佣投了她的金饰,结果被检控,最终判坐牢七周。 这名雇主名为德赛(Desai Asti Amit ),不满她家中印度籍女佣金梅(Kinmei)的表现,但后者曾两度要求离职都不被允许。 而一次金梅陪同雇主儿子到游乐场玩,德赛变乘机把金饰和一个金属的祭祀杯,偷偷塞进金梅的行李箱中,有意栽赃嫁祸。隔日,金梅逃离雇主前往福利机构。当时她也只戴了钱包、手机和护照,行李箱还留在雇主家中。 但雇主却把行李带到女佣机构检查,结果发现里面有金饰等物品,便报警,结果金梅被捕。 然而两周后,雇主德赛才向警方承认,自己是栽赃嫁祸女佣,此事令她感到懊悔。

防疫措施、资源不足 导致投票站大排长龙

在本届大选投票日当天,部分投票站出现大排长龙现象。对此选举局于今日(10日)发声明表示,包括防疫措施和一些较大投票站资源不足,都影响了投票过程的效率。 此次选举当局安排了1097个投票站,但有199个(约18巴仙)投票站,当天早上出现排长龙现象,有47个投票站一整天都持续有人龙。 当局在检讨中指出,一些较大投票站资源不足。比起2015年投入多20巴仙工作人员,即3万6000人手。平均一个投票站负责2400位选民,但有25个投票站,选民人数超过4400人,其中22个都有出现人龙。一些地点甚至还同时有两个投票站。 再者,选民未根据所分配的投票时段来投票;工作人员、选民对电子登记系统不熟悉,也使得投票过程延长。 此次选举也落实防疫措施,但为了减少等候时间,选举局不得不免去选民戴手套程序,此后一些投票站排队的情况在11点后才有所改善。

见邻居家着火即拿桶装水协助 英勇阿嬷获社区先遣急救员奖!

见义勇为的行动值得嘉奖,驼背阿嬷林女士(81岁)在邻居家着火时,立即拿起水桶救火的行动令人敬佩,获得民防部队颁发社区先遣急救员奖(Community First Responder Award)。 民防部队在脸书上分享采访林女士的短片,林女士笑着说,“我给他(邻居)看(奖状),他讲我好脸(炫耀)”。 裕廊西91街第917栋组屋的住宅单位于8月9日晚上发生火灾,很多人本能地逃离现场。然而住在火灾住宅旁边的林女士从屋内拿出水桶,装好水后放到门边,方便另外两名一起救火的邻居进行灭火行动。三人合作无间,直到火势成功被控制为止。 事发单位住户的电动踏板车在客厅充电时,忽然爆炸并冒出滚滚浓烟,客厅也陷入火海中。住户发现火灾后,立刻逃到屋外,并联系民防部队。住户的父亲和弟弟则未能及时逃出,因火势而受困屋内,只能不停拿水灭火。 受访短片中,林女士说到当时心情,“会怕,火大当然会怕”,还说“很大勒,隔壁那个火很大”。然而她和同一层邻居的义举,成功让火势在民防部队抵达前就扑灭了。 西海岸国会议员洪维能作为代表,颁发社区先遣急救员奖给林女士。 他指出,林女士虽然年长,但是她仍毫不犹豫地参与灭火行动。“她的无私举动有助于减轻火灾所造成的伤害和损失……颁发社区先遣急救员奖给林女士,我感到很荣幸。” 民防部队赞扬林女士的义举,“就像她说得甘榜精神(𝘬𝘢𝘮𝘱𝘶𝘯𝘨 𝘴𝘱𝘪𝘳𝘪𝘵)”,希望可以成为民众的模范之一。 https://www.facebook.com/SCDFpage/videos/324847905393386/?__so__=channel_tab&__rv__=latest_videos_card&_rdc=1&_rdr

Page 4 of 5 1 3 4 5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