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疫情影响外国PMET减1.47万  惟截至六月近八万国人失业

受疫情影响外国PMET减1.47万 惟截至六月近八万国人失业

人力部长杨莉明日前宣布,将会提高外国PMET(专业人士、经理和行政人员)的S准证和就业准证的薪金门槛,就业准证从原本每月3千900元提升至4千500元,金融行业就业准证,也需达至每月5千元的薪资。

自10月1日起,公司也规定必须在将招聘公布至少28天以上,才能开始申请新的就业准证,准备招聘外籍人士。

然而人力部长杨莉明也强调,在努力打造以新加坡人为核心劳动力的同时,也必须持续保持开放的态度,与国际持续联系。

她指出,“我们确实重视外国劳动力的贡献,因为他们补足了本地的劳动力缺失,使新加坡能够吸引更多投资者。”

根据人力部最新的数据公布,截至2020年6月,我国已有约19万名就业准证持有者,以及18万9千名S准证持有者,共37万9千名外国PMET。而去年的数据显示,去年共占了19万3千700名就业准证持有者,以及20万名S准证持有者。

这意味着,在今年前6个月因为疫情的爆发,所以我国的就业准证持有者下降至3千700名,而S准证持有者则下降至1万1千名,共1万4千700名外国PMET。

与此同时,我国的失业率却不减反增。截至今年6月,本地人的失业率则已飙升4巴仙,共7万9千600人失业。

许多被裁员的新加坡人只能靠开Grab为生,而且通常需要长时间待命。在今年早前,一名52岁本地人Alan向媒体透露,自己在两年前被星河电信(Starhub)所裁员,而事实上,他在星河已工作了20年,担任高级客户经理一职,月薪也有1万元左右。

然而,在被裁员后,他也曾面试好几家公司,却被告知因为年纪的关系,而且要求月薪太高。尽管他开出的条件只有4千元左右,比起在星河的时候还低了六成。

经历数次被拒绝后,Alan最后只能选择开Grab。他表示,自己不想再花费更多时间在寻找工作,因为这也是属于他们(年长工作者)唯一的选择。

虽然开Grab的日子能够让他达到每月3千500元至5千元的收入,但他却需要待命至少10小时以上,加上受到疫情的影响,他的收入也随之减低。

类似的情况,发生在更多资深员工身上。54岁的刘先生(译音)在去年7月被裁员前,一直在一家跨国物流公司担任重型运输专家,然而这已经是三年来第二次遭到裁员。至此之后,他又只能回到开Grab的生活。

第一次裁员前,他曾是一家外国物流公司的区域经理,他表示自己曾差点被另一家物流公司接受,但几经考量后,他们最终只想要雇佣一个新的更年轻的人。因为他们认为年轻人更有活力。

“尽管你有资历和经验,但最终年龄才是工作的一切”,他无奈的表示。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