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8 August 2020

【冠状病毒19】8月28日 94例新增确诊病例 10例入境病例

根据卫生部文告,截至本月28日中午12时,本地新增94例冠病19确诊,10例入境病例,四例社区病例,均为本地公民或永久居民 本地累计确诊已增至5万6666例。 其余80例新增病例为住在宿舍的客工,当中有58名是已经被隔离的双溪登加客工宿舍(Sungei Tengah Lodge)住户。他们大多数都是在隔离期间接受检测,或是通过例行检测发现的。 目前被隔离的4500名双溪登加客工宿舍住户已有大约3千人完成检测。 入境病例在入境我国后履行居家通知。 当局表示,未来数日内的新增宿舍病例数字仍会偏高,直到被隔离的客工都完成检测。 当局正在搜集新病例的详情,并会在今晚提供更多细节。

【工人党市镇会诉讼】高庭驳回诉方部分修改诉状内容申请

阿裕尼集选区议员毕丹星,在脸书更新有关阿裕尼-后港市镇会诉讼的情况,指出上周高庭已发布口头裁决,驳回了诉方部分修改和新增诉状内容的申请。 尽管高庭已在去年10月11日作出判决,不过阿裕尼后港市镇会(AHTC)代表律师,在今年5月向法庭申请,修改针对工人党毕丹星和其他四人的诉状内容。 针对第三至第五答辩方(即毕丹星、市镇会理事蔡誌泓和符策涫),诉方要求新增的诉状内容包括,指责他们涉嫌“在行使适当技术与审慎义务上失责”(breaches of a duty to exercise due skill and care)。 高庭法官加南拉美斯(Kannan Ramesh)是在本月3日聆讯诉辩双方说词。针对诉方的要求,遭到毕丹星等人的代表律师的反对。他们认为诉方AHTC代表律师未阐明,为何没有更早提出要求修改诉状?也不应让诉方为了符合早前的判决,而允许他们这么做。 至于针对第一至第二位答辩方(即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和前党魁刘程强)的修改诉状要求,法官则批准修改。 诉方有意在诉状中,在指控林瑞莲和刘程强“违反公平的看管和技能职务”(breaching equitable duties of care ...

过了21年才被揭发! 51岁永久居民谎报学历

外籍人士的就业课题闹得沸沸扬扬,近日被爆出,一名51岁永久居民日前涉嫌伪造学历通过永久居民申请,法院判处三周监禁。 被告索海尔(译音,Mohammad Sohail)在20年前,欲申请成为永久居民,于是伪造自己的学历,谎称自己获得旁遮普大学(University of Punjab)的文学士学位。 但事实上索海尔的最高学历如同新加坡A水准考试(GCE“A”LEVEL) 。 被告不满地方法院的判处,于周四(27日)向高等法院提出上诉,然而却遭法官驳回。法官表示,根据此类案件的量刑准则,一般都在两至四周内。 考量到索海尔对自己的不当行为未表现出悔恨,法官表示地方法院也据此作出三周监禁的判刑。 经过21年,才赫然发现被告伪造学历 据《海峡时报》报导,被告于1995年第一次持有就业准证抵达新加坡,次年与一名本地女子结婚。1997年9月至10月,他申请永久居留权,并谎称自己获得旁遮普大学的文学学士学位。为了让申请通过,他向远在巴基斯坦的表弟,获得一份伪造的学位,并将其递交申请。 根据法院文件指出,申请永久居留证时,学历的考量是通过申请的实质性因素之一,因此索海尔的申请也在1997年12月获得批准。 一直到移民与关卡局在进行内部检查时才赫然发现索海尔伪造学历,并已历时21年之久。去年9月,索海尔首次出庭受审。 地方法官也强调,这些伪造文件难以察觉,因为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获得外国学术当局的核实。 然而,据辩方律师的陈词,被告当时是因为想要和刚出生的孩子一起生活,才会作出不当行为,婚后他也育有两名孩子,均为新加坡公民。而在长居新加坡的日子以来,他也没有使用永久居民的身份寻找工作或获得任何好处。 至于被告的永久居民身份,移民与关卡局表示将慎重考虑,再决定是否撤销其永久居民身份。

邱宝忠:依赖廉价雇员非长久之计 国人专才就业机会才是主旨!

人力部周三(8月26日)宣布有意调高S准证和就业准证的薪金门槛,以刺激陷入低糜的劳动力市场,确保雇主遵守公平考量框架。 之前,就业准证持有者的最低薪金为3900元,而S准证持有者的最低薪金则达2400元。根据昨日(27日)的人力部声明,从9月1日起,就业准证薪金门槛将调至4500元,S准证也调至2500元。 新加坡前进党邱宝忠,昨日(8月27日)在脸书帖文,他始终坚持一点,即为新加坡的PMET创造更高薪的就业机会。 他强调,从长远来看,依靠廉价劳动力非长久之计。他以外籍专才薪资较优渥的金融领域为例,认为与其实施就业准证或S准证薪资门槛,倒不如更加细化和依据行业来落实薪资条件。 “我们可以研究每个行业的外籍员工比例,并采用合适的薪金标准来管控雇员人数?或许可以考虑看看。” 邱宝忠曾在本届选举,随同陈清木医生攻打西海岸集选区。虽然了解到有些公司在聘请国人时承受了较高的成本,但是他们必须重新检讨起商业模式和成本开销。 “对于国人不感兴趣的工作,我们仍欢迎外国人才,且不应阻拦他们承担这些工作。但无论是员工或雇主,应先着重国人的权益。” https://www.facebook.com/JeffreyKhooPT/posts/171317447862790

【就业准证薪金门槛调高】人力部要有街头智慧 对付顽劣雇主

本社报道,人力部将提高S准证和就业准证的薪金门槛,尽管这是好消息,但也引发各界的忧虑,特别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一些老练圆滑的雇主,总有方法规避这些僵化的政府政策。 例如人民党成员欧斯曼(Khan Osman Sulaiman)就表示,若不愿去限制就业准证在本地劳动市场的比例,仍是治标不治本;雇主懂得滥用、迂回就业准证薪金门槛,已是老生常谈。 一些网民担忧,一些雇主仍能透过“报大数”,同样高薪资聘请外籍人士,但与外籍雇员协商,领取较少薪资,不失为业界的“潜规则”。 应区分本地人和永久居民 人民之声成员林启超(Simon Lim),也指虽支持政府的薪金门槛提高举措,但也应将“本地人”更仔细区分。 林启超于26日在脸书上发文表示,对于政府的薪金门槛提高举措无任欢迎,但政府应该也要将“本地人”更仔细地区分,例如本国人和永久居民的区别。 “或许通过新的税赋、调整公积金缴费率,甚至某种形式的税收以此区分。” 他也提醒政府,人民之所以投票支持现任政府,旨在获得更好的保障。 “新加坡政府绝对不能忘记,它欠所有新加坡人一个最基本的保障。首先,新加坡人确实应该获得优先的就业机会,比起永久居民。” 此外,林启超也建议,应该对任意使用S准证和就业准证的雇主进行惩处,例如要求申请者秘密退还部分工资给雇主。 “这些行为应该予以惩处,包括对于首次犯罪实施监禁之重刑。” 他坦言,政府希望能够进一步阻止不择手段的雇主玩弄法律,“只有政府法律持有灵活和街头智慧,才能确保其有效性。想想吧。” https://www.facebook.com/simon.lim.129/posts/3136908826423124

【冠状病毒19】五例入境病例皆无症状

昨日本地新增77例冠状病毒19确诊病例,其中包括五例入境病例,两例社区病例。 根据卫生部发布的文告,五例入境病例包括一名本地人和一名本地永久居民,分别于本月14日和15日从印度回国;另一名则持有家属准证,于15日从印度入境;一名长期准证持有者,于15日从中国入境。 四人均在入境后开始履行居家通知,并在隔离期间接受冠病检测。 此外,还有一例入境病例为特别准证持有者,于本月8日抵境的船员,但并未曾下船,且在确诊前已经接受隔离。 所有入境病例皆无症状。 另一方面,我国的两例社区病例均为本国公民,分别是31岁的女子和13岁的男子。他们是在出现急性呼吸道症状后进行冠病检测才发现染病。 其余70例新增病例均住在宿舍的工作准证持有者,其中66人被列为确诊病患密切接触者,早前已经被隔离。 本地又有41座客工宿舍从感染群名单移除,被列为安全宿舍。 截至昨日,我国又有168人出院或离开社区隔离设施,其康复总人数增加到5万5139个。 目前仍有66人尚未出院,转入社区设施的有1千340人。死亡病例则维持在27例。

就业准证薪金门槛调至4500元

根据人力部声明,从9月1日起,本地就业准证(EP)最低薪金门槛,将从现有的3900元,再调至4500元。 至于S准证薪资门槛,也会从10月1日起,调至2500元。 政府也会调整金融服务领域就业准证新申请者的薪金门槛,至5千元。 年长、富经验申请者,则需符合更高最低薪金标准。若明年准证持有者更新准证,也需符合上述薪金标准。 此外,即使是申请S准证的雇主,10月1日起也许遵守公平考量框架!他们同样要到全国职库刊登招聘广告。刊登招聘广告的时间也将从目前的14天延长到28天。 人力部长杨莉明也呼吁,雇主应为本地人提供公平就业机会,并强调企业应努力建立和保留新加坡人核心。

新达新加坡裁85雇员 其中60人是本地人!

新达国际会议与展览中心(Suntec Singapore Convention & Exhibition Centre),27日突然宣布将裁退85名雇员,其中60人都是本地人! 这批85雇员几乎占了该公司雇员总数近半。除了被裁的60名本地员工,还有25名外籍雇员,他们主要来自财务、销售、营运、人事等部门。 被裁和符合条件雇员,遣散费将按每服务一年领取一个月的工资,也可按比例领取常年工资补贴(Annual Wage Supplement),并将剩余的年假兑现。 新达新加坡宣称,留下的员工有最佳经验、能力等,引领公司度过后冠病疫情的发展。 职总秘书长黄志明在脸书表示,将协助被裁本地雇员找新工作。

贸工部:CECA没开方便之门! 让印度国民自动成狮城公民

贸工部发言人重申,新印全面经济合作协议(CECA),并没有让印度国民能自动成为新加坡公民、永久居民,或是自动发出就业准证等。 贸工部称有关说法具误导性,任何通过CECA或其他自贸协议,前来我国工作的外籍人士,都需要符合本地的就业准证条例。 在CECA下,允许跨国公司内部人员调动专才入境,但都要符合本地的条例。 贸工部发言人称,通过该途径来新的就业准证持有者不到五巴仙,通过企业内部调动,到我国工作的外籍人士来自不同国家,印籍人士只占一小部分。 事实上,这已不是该部第一次作出这种澄清声明。早在去年11月,贸工部长陈振声就声称,CECA没给印度国民“开方便之门”,然而为何他的说词至今无法说服国人? 再者,即便故总理兼经济政策统筹部长王瑞杰,也在之前的一次对话会上,承认居民关注樟宜商业园充斥外籍人士的情况。 但即便如此,王瑞杰仍坚称,签署CECA协议是为了创造更多美好生活和工作给新加坡人。

【冠状病毒19】确诊患者曾到访地点再增两处

冠状病毒19确诊病例曾到访地点再增两处,包括白沙伊莱雅购物中心的咖啡店和超市,以及淡滨尼天地。 根据卫生部文告,新列出的地点和时间如下: 1) 白沙伊莱雅购物中心(Elias Mall)内的623 F&B Pte Ltd和昇菘超市:8月19日早上7点45分至9点05分 2)淡滨尼天地(Our Tampines Hub):8月22日下午3点至3点45分 当局表示,曾与确诊病例密切接触的人已接获通知。民众在同一时段到访上述地点的人应密切留意自己的身体状况。若出现急性呼吸道感染症状,或有发烧或失去味觉或嗅觉,应尽快求医,并告知医生曾到访的地点。

Page 4 of 5 1 3 4 5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