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0 August 2020

【冠状病毒19】8月20日新增68确诊 两例入境病例

根据卫生部文告,截至本月20日中午12时,本地新增68例冠病19确诊,无社区病例,惟新增入境病例两例。 入境病例在抵境后已遵守居家通知,至于其他新增病例都是隔离中的客工。 本地累计确诊已增至5万6099例。 当局仍在收集病例详情并将在今晚公布细节。

印度司法程序严重延宕 新印商贸关系是否应更谨慎?

日前,《彭博社》于周二发表一篇文章,强调在印度做生意是多么困难,尤其是他们臭名昭著的司法程序,更是出了名的延宕。这样的延宕严重影响了企业的发展,甚至是损毁了双方的交易。 到底印度在司法程序上,其延宕程度到什么地步?印度最高法院最近颁布一项裁决,也揭示了其严重的延宕程度。一个于1982年将涉嫌伪造姜黄的案件,竟然拖至38年后才完成所有的司法程序,更离奇的是,最终仅被判一个月监禁和500元卢比(约6.70元新币)的罚款。 据了解,该案件在十年后,最高法院撤销了被告的定罪,而且两个下级法院花了约14年的时间才作出判决。 尽管该案看似相当离谱的司法程序,但它也非特别案例。目前印度的三级司法系统中,有近4千万个案件仍在待审中。而在印度的25个邦中的各个高级法院,已有逾17万3千个案例已超过20年,即每个州属平均可能将会有7千宗案例是逾20年以上的待审案件。甚至有近一半的案件已待定逾30年,这还不包括少于20年的待定案件。 印度也被世界银行列为倒数第15位,比巴基斯坦、叙利亚和塞内加尔还要糟糕。若没有一个良好有效的法律制度监督合同的进行,合同的法律效益等于无效,而且当有人违反合同时,也无法即时得到反响。 印度的延宕臭名昭彰,为何我国仍坚决加入CECA? 长期的司法延宕让印度最大的公司趁虚而入,完成许多大规模的交易,如综合健保控股(IHH Healthcare)试图取代印度富通医疗服务集团(Fortis Healthcare Ltd),却因日本制药公司第一三共株式会社(Daiichi Sankyo)申请的庭令而遇阻。 第一三共和富通保健的创办人辛格兄弟对簿公堂,印度最高法院下令IHH暂缓收购交易。辛格兄弟当时也接受印度当局的欺诈调查。 人民行动党陈诗龙曾是综合健保控股的前首席执行官,在他的经营下,综合健保控股进行了多项收购,包括对富通医疗服务集团。2018年11月,综合健保控股成功收购了31.17巴仙的董事会控股股份,引发了公司强制收购,然而在同年12月,却因最高法院的判决下,停止收购行动。 根据德里高等法院的指令,富通因为没有完成承诺支付第一三共,进而申请庭令要求暂停对富通的出售。据悉,富通的前业者使第一三共的股票受到影响。如今他们也因诈欺罪受到印度当局的调查。 由于富通的种种麻烦事,也间接影响到综合保健控股。但神奇的是,2019年陈诗龙离开时,审计公司KPMG却称综合健保控股的财务报表“符合资格”。 陈诗龙也在去年年尾离开综合保健控股,并加入到人民行动党,参与了本届大选,以57.7巴仙拿下马林百列集选区,获任命为一名全职部长。 总理李显龙对此表示,陈诗龙的生意经营经验能够从私营部门的视角出发。 无论如何,长期的司法延宕必然会对外国公司在印度展开业务带来许多不便,同时无法给予投资者更多信心。 但显然,对我国政府而言并非如此。在2005年与印度签署综合经济合作协议(CECA)后,我国开始向印度企业投入数十亿元的资金,然而一旦涉及任何商业交易,或许要进行长期的司法延宕,甚至可能要等上38年才能得以解决,到时,即便是第四代领导人,可能也已不在人世了吧!

雇主申诉 旗下客工所住宿舍房间臭虫肆虐

有雇主向本社申诉,他旗下的客工住在客工宿舍,但所住房间却臭虫肆虐,客工不堪其扰。 这名雇主的客工住在卓源路的西雅卓源宿舍(Westlite Toh Guan),据了解上周这名雇主就已向有关当局投诉,客工所住房间有臭虫问题,但迟至本月13日才有行动。 这名雇主分享给本社的一些照片,可看出房间墙上有臭虫留下的痕迹,是在本月3日拍摄的。这可能意味着他们从本月初就得忍受臭虫的叮咬! 这名雇主也曾向非政府组织 Raining Raincoats反映后者同样也投诉到人力部,直到上周四才有处理。不过,也只有其中两间客工住的房间有用天那水(俗称“火水”)喷洒灭臭虫,其他的房间仍未处理,直到前日才全部获得灭虫。 房间获涂抹天那水,但客工不被允许离开 然而,在宿舍经营者进行灭虫工作时,客工仍不被允许离开房间,结果必须忍受难闻的天那水气味。要知道天那水会刺激眼、鼻、喉, 长期高浓度接触该品出现眩晕,灼烧感,咽炎,支气管炎,乏力,易激动等。吸入过多都会造成肝肾损伤。 雇主为他的员工发声,指出在宿舍封锁期间,客工的健康引起他的关注,再者还有其他公司的员工,也同样待在同一座宿舍。尽管他的员工会保持房间整洁,但健康还是变得更糟。甚至其中一名客工,被安排与两名确诊客工住一起! 如下图显示,可见客工宿舍房间内很难保持社交距离,若有确诊者同住,则风险更大。“想象一个普通三房式组屋的房间,挤进了七、八个人同睡。” 雇主也反映,在武吉巴督的客工宿舍Acacia Lodge,客工房间内的床铺排得很近,这名雇主其中一名S 准证员工就住在这房内。由于房内曾有两人确诊,为此这名员工仍未能复工。 本社也已联系西雅卓源宿舍经营者,以了解进一步详情。

【冠状病毒19】新增六例入境病例 包括三及七岁印度女童

根据卫生部文告,新增六例入境病例,分别从印度、阿联酋、中国和越南抵境。 两名新加坡人在8月7日和8日,从印度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返回我国。 本月10日,持家属准证的三岁和七岁女童,从印度抵达新加坡。 本月7日,一名工作准证持有者从中国抵新;另一名学生证持有者,从越南抵境。 这六例入境病例都没出现症状,入境后遵守居家通知也接受冠病检测。 社区病例方面,两名印度籍工作证持有者,在8月19日确诊,一人与早前病例有关联。 本地累计确诊已增至5万6031例。尚有87人仍在住院,转入社区设施的多达3107人。 此外有再有277人出院或离开社区隔离设施,累计康复人数增至5万2810个。本地累计死亡病例维持27例。  

Page 2 of 2 1 2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