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7 August 2020

准妈妈曾以为能保住饭碗 《海时》报导揭被裁白领境遇

冠状病毒19疫情来袭,影响人们的生计绝对不是玩笑话,不少人在我国阻断措施实施前,就面对了被裁员的命运,如何保住工作也成了民众的忧虑。 副总理王瑞杰等领袖,甚至直言预料未来数月会有更多人失业,然而这也让更多人开始质问,政府对于保障本地人就业的努力,就连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长黄志明方才警觉,对于外籍人士在本地就业情况,国人焦虑提升,而建议政府应缩紧就业准证(Employment Pass)政策。 《海峡时报》今日的报导,也正好反映新加坡白领阶层在疫情下面对的冲击。其中一位受访的29岁年轻准妈妈,还是在发现自己怀孕后,接到公司的裁员指示!还有身为设计总监被裁员,结果只好暂时改行骑脚踏车送餐,收入剧减四分之一,至2千元左右。 准妈妈曾以为能保住饭碗 29岁的前销售工程师Shermin Ho(简称何女士),今年五月份,自己检测获悉已怀胎两月,却在一周后接获裁员指示。 丈夫是一名全职教师的何女士表示,当时正是艰难时期,而怀孕在意料之外,“因此在接到裁员通知时,就好像承受着双重打击”。 她之后曾向就职的软件公司人事部门知会怀孕一事,而公司就撤回了不包括产假福利的裁员信。这让何女士松了一口气,并认为这自去年12月开始的工作,可以让她继续到明年为止。 惟,当第二波裁员潮在6月掀起时,她再次接到了解雇信,而这次的解雇方案中包括了产妇津贴。 这波裁员潮也是总部设立于美国的公司所做出的决定,对40个办事处的15巴仙员工被裁退,包括新加坡分公司有15人。 “第二次接到消息,我已经很平静,因为都是相同的程序。我已经知道公司表现不佳……当然,这仍然令我感到意外,因为我从没想过到了这个年纪还会被裁退。” 她开始求职,疯狂发送申请、参与网上面试和书写测试等,最终她于上个月末在一家制药公司担任业务分析员。“我知道,作为一名孕妇,要和他人竞争将是一个挑战,尤其是在现在的状况下。” 她表示,这种“忽高忽低”的经历教会了她如何度过艰难的时期。“尽管一开始充满了自我怀疑和不确定性,但是我获得了其他同样被解雇的同事的支持。我们互相支持这。” 工作不在高低,有钱回家最好 40岁的Andy Yap(后简称叶先生)曾经担任一项活动策划公司的数码设计总监,但是在2月份被解雇,现在每周六天都在义顺,使用越野脚踏车送外卖。 也受到公司裁员潮影响的叶先生,他目前若“生意好”,收入可达2000元,是之前薪水的四分之一。 在数码设计领域工作了两年的叶先生指出,公司在今年年初就开始没有项目,他当时和至少两名员工一起被裁退。“我被告知解雇时还没反应过来。我很镇定地就去收拾东西,直到数天后才开始消沉了。” 他在数周后尝试在各个领域觅职,包括超市、议员和清洁公司,但是都没有成功。“有时候我会生发这种恐惧感,意识到全球经济已经收到了严重影响,甚至影响到工作。” ...

【冠状病毒19】逾20人群聚包厢 火锅餐馆停业10天罚2000元!

违反防疫措施,允许超过20人在包厢内群聚,海鲜捞火锅餐馆遭新加坡旅游局下令停业10天,并罚款2000元。   旅游局执法人员于8月14日,发现有超过20人同时离开该家位于乌节路邵氏大厦内的一家海鲜火锅餐厅,因此展开调查。   当局发现,餐厅并没有确保客户群聚人数不能超过五人,且该客户群甚至坐在餐厅内一间可上锁的私人包厢内。   餐厅员工在执法人员到来时,并没有给予合作调查,甚至反应过激,企图阻止执法人员们进入餐厅和私人包厢。   当局指出,该餐厅公然违反了阻断措施复苏时期的禁令,即允许顾客在晚上10时半后饮酒,客户群之间没有保持一米距离、以及客户群人数必须限制在五人以内。   当局指出,已经加强复苏时期的旅游区和场所监控,并将会在需要时,部署更多执法人员和安全距离大使。

不曾与外籍人士竞争过工作 “纸将军”有资格谈不公雇佣现象?

犹记得今年初,工人党党魁毕丹星在国会询问,从2015至2018年,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就业率的对比。他也提及通常政府把“本地人”都涵括公民和永久居民。 对此,贸工部长陈振声直言:“我可以给你数据,但这么问背后意义又是什么?” 如今他应该知道其意义所在,有关不公平雇佣现象,和外国人在部分企业中占据优势的争议愈发增加,甚至连全国职工总会的秘书长黄志明也已警觉而现身表态,指政府需要缩紧就业准证(Employment Pass)政策。 讽刺的是,陈振声和黄志明都不曾与任何外国人竞争过任何工作,他们在军旅稳健建功勋,但他们是否能够感同身受,经历新加坡劳工的担忧和恐惧,而且这些焦虑长期笼罩着工友们的生活? 陈振声也在表示,必须为新加坡疫情后的发展规划新的方向。但除了帮助企业适应以外,我们也必须直面体制的问题,包括是否还要继续委派前将领们,打理国家经济?这么做仍凑效,或已不合时宜? 是什么让前将领自居国家领导职务? 为何部队俨然成了未来国家高级领导的重大培育平台?这是需要重新思考并彻底进行改革。 不少人民行动党的成员都有军旅背景,其中包括政务部长陈国明和严晓芳,还有精英阶层的高级政治官员,均未面对过与外籍人士的就业竞争。 除了内阁以外,数十年来,这些将领们一直渗透到人民的生活中,包括人民协会、全国职工总会、行政机构甚至是淡马锡控股等相关组织。 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即为前将军伍逸松,在他从部队退役后,加入淡马锡控股,随后还成为东方海皇(Neptune Orient Lines)的首席执行官。 据报道,东方海皇航运在他的管理下损失了15亿美元,随后被转卖。随后,他空降成为新加坡报业控股的首席执行官。 新加坡报业控股如今正苦苦挣扎,已经历几轮裁员风波。尽管经过几轮裁员风波后,伍逸松的工作仍无所动摇,因为在这个国家,将军不会有做错事的机会。 经过这么多前将领的领导,我们都清楚了解,他们都是“从同一块布上剪下来的”,所以我们只能一直生活在潜藏着顺从和集体思想的风险。因此,当部长谈到要为冠病19后续的未来作出准备,当务之急应该要先摒弃旧有模式,在思考和问题解决上采取分歧意见。 事实上,这样的“习俗”可从总理李显龙看见,因为他也是一名前将军。他甚至在2017年与工会领袖举行的讨论会上,告诉新加坡人要去“偷走别人的午餐”。问题是,这些年他是否一直允许别人在“偷新加坡人的午餐”。

王瑞杰:再推出80亿元援助措施 10亿元鼓励有潜能企业聘本地员工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在今午(8月17日)的部长声明透露,政府为应对疫情,再次推出的援助措施总值80亿元。不过当局不打算动用国家储备。 也是经济政策统筹部长的王瑞杰表示,政府将从其他领域抽调资金,例如因疫情延迟的发展开支。他也重申疫情改变当今格局,呼吁应适应新常态。 他在今日宣布的一系列措施,冠病疫情薪金补贴(COVID-19 Support Grant)的申请,将再延长至今年12月。上述计划自5月推出,已逾6万人受惠。10月1日起,薪金补贴将开放给现有受益人和新申请者。 符合条件的中低收入国人,能每月领取最多800元,长达三个月。 政府也将放宽就业入息特别补助(Workfare Special Payment)的申请条件,协助更多低薪工友。 此外,政府将推出总值10亿元的招聘奖励计划(Jobs Growth Incentive),鼓励有潜能、前景的企业聘用本地员工。 尽管疫情下经济形势仍严峻,惟诸如金融服务、生物医学、资讯科技等仍有发展和增长空间。为此未来半年,政府希望能鼓励这些有发展潜能的企业,招聘本地员工! 王瑞杰称,希望此举能为本地员工创造就业机会,尤其是年长员工。若企业聘请40岁或以上本地员工,政府将支付这些员工,高达50巴仙薪金长达一年。40岁以下员工则资助达25巴仙。 再者,还有1亿5000万元的起步新加坡-先锋计划,继续鼓励创新和创业精神。 3亿2千万元“重新探索新加坡消费券”,鼓励国人到国内景点游玩。 政府拨出额外1亿8千700万元,将航空业援助配套延长到明年3月,协助减轻航空、地勤、货运代理和机场租户的成本负担。 王瑞杰重申“政府三大策略”,包括继续支持雇员就业、创造新工作;其二,为受重创行业给予更多支持和进军新兴领域抓住新机遇。 雇佣补贴计划(Jobs Support ...

Page 3 of 4 1 2 3 4

Trending posts